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89章 四声01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换季时的气候,总是很奇怪。    比如早上出门时还晴空万里,归家路上却被浇成落汤鸡,这种事是常有的。    前方是堵城长龙的车队,刑从连有些烦躁地敲了敲驾驶室边的窗,车窗上蒙着雾气,耳边是层出不穷的游戏电子音,雨还在下,并且没有停止的迹象。    “你就不能停一会儿?”刑从连猛然转头,对坐在副驾驶的少年很不耐烦地说道。    “那你就不能少抽点烟啊?”王朝只抬了抬眼,瞥了眼他手上夹的烟,然后不屑地说。    刑从连简直要气炸,但他还是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和叛逆期的青少年计较。    他于是深深吸了口烟,按照林辰曾经传授他的自我调节方式,吸气……呼气……    然后,他还是顺手抽了王朝一记头皮。    “嗷!虐童!”    少年的惨叫混合着手机游戏biubiubiu的电子音,在车内回荡。    没有林辰的下班路上,果然一切都令人烦躁啊……    刑从连按下了车载广播,和缓的钢琴曲流淌出来,他解了颗领扣,撸起衬衣袖口,降了点车窗,准备让音乐舒缓他烦躁的情绪。    但很快,具体来说,是在前方红灯转绿的瞬间,轻如流水般的钢琴音突然就变成了暴躁的摇滚乐,鼓点和嘶吼声震耳欲聋,刑从连吓了一跳,感觉一股滚烫的蒸汽仿佛顺着脊背窜上头顶,他赶忙看了眼车载音响,音响幸好没炸开,他研究了广播和控制面板,都没什么问题,正当他想召唤王朝研究时,才发现,王朝的手机不知何时插上了车载音响的连接线,而始作俑者本人,此刻正跟着暴躁的音乐上蹿下跳玩得正high。    刑从连再次深呼吸……    默默拔掉了连接线。    王朝突然定住,然后继续用那种“大哥你又搞什么鬼”的眼神盯着他。    他也真不是很想使用暴力,所以很大人有大量地移开了视线。    听音乐这种事,一个大叔和一个少年的口味当然是不同的。    但往常,这种矛盾都有人调和,比如林辰会从云歌单上挑选合自己口味的曲子,有时是轻音乐有时是粤语歌,林辰的口味一贯不错,他当然是没有什么意见。    如果王朝听了一会儿不耐烦,开始闹腾,那时候,林辰又会给王朝的手机插上音响连接线,调低音响的音量,然后陪他说话。    刑从连发现,归根结底,他现在暴躁的原因是没人在路上陪他说话了。    是不是应该提议林辰,适当少休几天病假呢……    他默默地这样想着,余光看见王朝的手竟然还在偷偷伸向连接线。    啪地一声脆响。    下一秒,胆大包天的臭小子捂着手猛地缩回座椅里,并且开始嘤嘤哭泣,他内心终于又舒爽了一些。    “刑先生,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像躁狂症发作啊!”王朝躲在角落里,这么对他嚷道。    “我是不是躁狂症你阿辰哥哥最清楚。”    “阿辰哥哥也是你叫的吗!”    “我叫又怎么了?”    “你不要脸!”    “我不仅可以叫阿辰哥哥还可以叫阿辰还可以叫辰,你可以吗?”    “辰辰辰辰辰!”    “王先森,请问你几岁了,这么幼稚,有种去你阿辰哥哥面前叫啊。”    “刑先森,我今年18了,已经过了会脑残到中激将法的年龄了!”    “那你怎么还没过要天天蹭监护人车的年龄?”    “因为监护人已经是过去式,我现在蹭的是我上司的车,请问您有什么意见吗?”    “作为一个民主并且体贴下属的上司,我对顺路稍下属回家并没有什么意见,但也希望我的下属能在我车上有乘客的自觉,不要总是挑衅他上司。”    “可是大家都在车上,凭什么听什么歌这种事情都要听你的?”    “这是老子的车,不爱坐下车走路啊。”    总之,他和王朝任何争吵的最后,必然以谁有钱谁是老大结束。    啧,有钱真不是件坏事啊,毕竟可以买车。    刑从连向左打过方向盘,终于看见了颜家巷外的停车场。    “老大,你说你有车有屁用,你记得带伞了吗?”    突然,副驾驶那个烦人的孩子又开始聒噪起来。    刑从连回忆了一下,似乎因为昨天下雨,他们撑了伞下车,而今天早晨天又很好,林辰在睡觉,所以没人提醒他们要把伞带上。    结论是,因为林辰没有提醒,所以他们忘记带伞了。    “你为什么不记得带?”他质问道。    “因为是这样的呢,我身上这件衣服呢,是防雨外套,而我又很喜欢带帽子,所以可以三分钟冲回家,不怕下雨。”王朝说着,从书包里抽出鸭舌帽戴上,然后他还特地指了指自己的书包,说:“书包也防雨,高级吧?不像有些人呵呵,非要住什么深宅老巷,家里修个园林有屁用啊,连车都开不到门口……”    刑从连继续深呼吸,打孩毕竟不是件太光彩的事情,要克制……    他控制住自己的手,耐着性子跟着车龙向前挪动,终于驶入了停车场里,在车横栏升起的时候,他忽然看见,停车场里那颗柳树下,有人在等。    那时雨帘朦朦胧胧,车窗又因为薄雾而变得模糊,但他瞬间认出树下站着的人。    林辰穿了件家居服,外面套了简单的薄外套,撑着一柄黑伞,在雨里等他们。    这是很奇怪的感觉,可在望见林辰的瞬间,他忽然觉得,像是空中忽然起了风又或者是有人对着他的心胸吹了口气,里面的一切烦躁情绪都突然消失不见了。    连王朝都突然不再说话。    他将车倒入车位,林辰撑着伞,缓缓向他们走来。    未等他把车停稳,副驾驶的烦人孩子就一把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冲了下去。    “阿辰阿辰阿辰,你怎么来了你是不是等了很久?我刚才已经帮你骂过老大了啊啊啊谁让他开车这么慢上了年纪的人就是不行!”    少年人嘹亮的嗓音在整个停车场内回荡,刑从连降下车窗,准备和林辰打个招呼。    林辰却只是揉了揉少年的黑发,将伞面移了过去,然后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不要随便说男人不行。”    啧,不愧是林辰,教育孩子真是特别有水准。    听到这话,刑从连很满意地拉上手刹,开门下车。    “等多久了,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    他伸手接过林辰递来的伞,然后撑开。    “没有多少时间,我提前看了交通路况,算好时间出门的。”    因为手伤的关系,林辰只能走在最外侧,王朝替他撑着伞,挡在他们中间。    “阿辰你太聪明了,不像我老大!”    听林辰这么说以后,王朝这臭小子迅速且狗腿地拍马屁,并且抢了他的台词。    刑从连握着伞柄,走在离他们稍前些的位置上,回头看了眼林辰。    不过林辰倒没有接着这话题说下去,他非常了然地瞥了他一眼,然后问王朝:“你们路上又怎么了?”    “没怎么了,就是老大老打我,还要让我下车走路!”    “喂喂,你这是恶人先告状好吗?”    “我年纪小你让我不是应该的吗?”    “王先森,虽然你在国外长大,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是尊老爱幼尊,我再给你划下重点,尊老再前!”    “你终于承认自己老了啊!”    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样了,不打不行了啊!    刑从连曲起手指,准备敲他脑袋,却突然发现,他身边走的人不知何时换成了林辰,又或者说,是他不知何时,下意识地撑着伞,走到了林辰身边。    “适当争吵有助于培养感情。”林辰挑了挑眉,说,“还挺有趣,你们继续,不用在意我。”    明明是让他们吵架,可林辰说完这句话后,王朝就闭嘴了,他小心翼翼看了眼瞄了眼林辰,眼神闪烁。    周围霎时安静下来,雨点扑洒在伞面上,小巷内宁静得仿佛有香气。    刑从连,也忽然就不想说话了。    “阿辰,我们晚饭吃什么啊?”    终于,王朝像是思考了半天,突然突然找到什么话题,又再次开口。    刑从连终于逮到机会,顺手抽了记王朝:“你不会做饭吗,你阿辰哥哥手还打着石膏,还要做饭给你吃吗,要你何用!”    “你不也是吗?”王朝反驳道。    只见林辰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问:“陈记炒面好不好?”    “不好。”    这回,变成他和王朝异口同声了。    “周阿姨馄饨呢?”    “如果今天再吃周阿姨的外卖,已经是我第一百一十七次吃周阿姨了!”王朝说。    “那□□红烧牛肉面呢,经典口味。”    “昨天晚上,最后一包被我吃完了。”刑从连默默举起了手。    “那怎么办?”    “cbd开了家新商场,阿辰我们去吃点好?”王朝说起这话时,眼睛都亮了,“老大刷卡老大刷卡!”    “人均不能超过100啊,这个月请了几天假,工资有点少。”他很苦逼地说。    “好。”    林辰最后总结陈词。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