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156章 四声 68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一】    到底,宋声声粉丝见面会还是采用了内部开票的模式,在见面会全部的1116张门票里,其中90%按比例分配给各大后援会,只有10%的余票向公众开放。    并且门票收入将全部捐给一项帮助性丨侵受害者康复的公益活动。    虽然公众票很少这点让普通民众非常不满,但大部分人都还非常钦佩宋声声的决定。粉丝们更加很高兴,因为按照开票公告里给出的细则,内部票也将按照粉丝在会年限分配,注册10年的会员比注册1年的会员有更大可能性抢到见面会门票,具体来说这里面涉及到复杂的比例分配问题,总之当林辰听王朝解释半天以后,只问了一句:“你到底能不能搞到?”    王朝瞪大眼睛看他:“阿辰哥哥你竟怀疑我!”    后来的事情就变成王朝在开票后一秒内秒了一百来张门票,刑从连不得不拎住少年人的耳朵逼他把抢到的票重新释出,又狠狠地揍了他一顿罚了半个月零用钱才算了结。    林辰看着刚刚发送到自己手机上的电子票。    见面会地点在在永川克里斯汀文化中心,那是他们发现能定罪李景天关键性证据的地方。    他们的位置在7排11/12/13座。    而见面会开始时间,是6月1日,那正是他们与新尼国商议好押解李景天来华的日子。    后来林辰才发现,这一切在冥冥之中或许自有天意。    …………    网络上关于李景天案的热度已渐趋减退,毕竟这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可能影响历史格局的大事,普通网民的注意力总会很快被这些事情吸引走。除了宋声声粉丝见面会开票那天他的名字和见面会话题又上了微博榜单外,他的名字好像正在渐渐淡去,这或许正是宋声声想要看到的。    而为了准备粉丝见面会,宋声声就更有理由不见他了。    据刑从连托着传话的警员说,他们给宋声声做二次笔录时,曾私下亲口询问过对方的意见,但宋声声依旧拒绝见他。    林辰终于不再执着于这件事。    不过,在等待见面会开始的那些时间里,他和刑从连还抽空做了另外一件事情,当然,他们也绝不会承认这件事同他们有关,毕竟那是王朝做的。    5月15日,许染头七那天。    刑从连在警局加班,早晨的时候,林辰和王朝先去了市郊公墓。    因为许染已经没有亲人了,所以林辰自作主张,在这处还算山清水秀的墓园里,给她买了一小块地方。    墓碑上,许染笑容明艳,她画着淡妆,像无忧无虑的小女孩,既无痛苦也无烦恼。    林辰将手中的百合放下,轻轻抚摸着墓碑,然后向王朝伸出手。    少年赶忙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纸出来,那是宋声声粉丝见面会门票,当日王朝抢票时,还特意在角落里给许染也抢了张票,他不仅电子票打印出来,还用了很厚的卡纸,做成很像门票的样子,仿佛真像那么一回事。    林辰看着墓碑上女孩的照片,拿出打火机,将纸点燃。    火焰吞噬纸面,卷起灰色的毛边,余烬落下,林辰带着王朝转身离开。    那天他们调休,在去完墓园后,林辰又带着王朝来到了宏景市公共图书馆内,少年人终于从有些说不出的悲伤中恢复出来,他背着包在图书馆大厅很兴奋地跟他说这说那,但只走了一会儿,王朝就又不肯走了,他抱着双肩包赖在图书馆公共休息区外,说:“阿辰哥哥我刚想起来我昨天和工会约了要开团啊,你帮我挑就行了。”    林辰会意,径自向借阅室走去。    他记得一周多前,他和刑从连还是以格外轻松的态度在讨论青少年教育问题,刑从连说把给王朝挑选阅读书目的重担交给他,他还想着下个休息日就可以带王朝来图书馆。可明明只过了一个礼拜,当他真带着王朝来到这里的时候,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站在林立的书柜前,很漫无目的走过一排拖拉机维修的专业书目,并随手抽出一本翻了起来,看着那些千奇百怪的图纸,他又走向下一处书架。    图书馆休息区内,王朝找了处背对监控的位置,在长桌上坐下。    少年人压了压帽檐,把装满各种零碎的红背包甩在桌上,他从中抽出笔记本电脑,按下开机键。    但事实上,王朝并没有打开战网,而是点开了某个视频网站。    林辰已经挑到了第五本书。    少年人面前电脑屏幕上的进度条缓缓推进,终于,文件上传到100%的时候,他迅速按下回车键,拍上笔记本,匆匆走出休息室。    林辰的手机轻轻震动了一下,他看了眼刚收到的短信,拿起第七本书,走到借阅台前。    今夏天气比往年更热。    林辰同王朝在公交站台等车。    而在许多空调房间里,刚打开最国外最著名在线视频网站metube的网民们,发现网站首页上出现了一则新上传视频。    有人随意将之点开,然后惊得无法言语,他把视频看了两遍,迅速把视频下载下来,然后上传到国内另一视频网站,最初的二次上传者按照原上传者的标题,将之改得更加耸人听闻――《逢春皇家一号惊现地下淫丨窝,惨烈景象如人间地狱》    不得不说,这位二次上传者天生是搞媒体工作的高手,因为标题太有煽动性,短短半小时内,该视频点击率已破五十万。    无数网民在手机上、台式机上、平板电脑中观看了这段惨无人道的影像。    视频昏暗,并且没有任何配音。    但那一看就是针孔摄像机拍摄的画面,一位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正在水床上折磨一个看起来很瘦弱的女孩。    女孩被拽着头发撞向床头柜,男人不停用手捶着她的肚子,视频中根本看不清女孩的的面容,可男人兴奋残忍的神情令许多人都不忍再看。    正因为这段视频太过挑战人类道德底线,只在瞬间便激起所有网友的滔天怒火,很快,施暴者的身份被人肉出来,那正是逢春市一位平日总是扮演好丈夫角色的著名企业家。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就不是任何人能够控制住的。    当刑从连接到逢春警队队长电话时,林辰和王朝正在离图书馆3公里开外的小店里吃咖喱饭。    少年人很高兴翻着他新借的书。    当看到《拖拉机维修指南》的时候,他更是兴奋地叫了起来:“阿辰,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拖拉机啊!”他边说,边又把一勺咖喱饭塞进嘴里,“我小时候跟我爸爸说,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拖拉机驾驶员。”    “然后呢?”    “然后我爸爸说好啊。”王朝很高兴道。    警局办公室内。    刑从连把手机拉开耳朵一米远,拼命否认刚刚占据各大视频网站榜首并在朋友圈内疯狂传播的的那段淫丨秽视频是他的杰作。    “老陈啊,怎么可能是我啊,真不是我啊,我在局里呢,你知道我面前的报告堆得有多高吗,命特别苦啊!”    “老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下那个技术员有多能干,不是你还能是谁,你这是捅了天大的篓子你知道吗!”    “天地良心啊,这世界上能干的人多了,你不能因为我的人能干就冤枉我吧,咱凡是都得讲证据是不是,我也想知道这谁干的,真是太漂亮了,要我说你们能容忍皇家一号这种毒瘤这么久,我都要开始怀疑我们队伍内部的纯洁性了……”    刑从连不停絮叨,终于,电话那头的人像是被烦的不行,猛地挂断电话。    刑从连对着手机屏幕,很冷地笑了起来。    咖喱店内。    林辰只是喝着配餐的饮料,一口未动面前的午饭,他给少年递了张纸巾,桌上的手机屏幕忽然亮起。    他接起电话,刑从连愉快声音传来:“午饭吃了吗?”    “在吃。”    在他对面,王朝猛地停下饭勺,朝他做着口型,少年塞了满嘴咖喱都快掉了出来。    林辰对着电话嗯了几声,然后放下手机,对王朝说:“你老大被逢春警队的老大不分青红皂白的训斥了一顿,他很生气。”    “什么,我干得这么漂亮吗,这简直是意外收获啊!”王朝兴奋道。    林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一开始的时候,网监部门想禁那段视频,但是没禁住,现在全网都炸开了。”    “灿烂!”少年举起可乐,和他轻轻碰杯。    林辰放下可乐,小声道:“不过事情牵涉太广,高层震动,据说已经在查上传者了。”    王朝笑嘻嘻地王朝大手一挥:“不用担心啦,公共图书馆的好处在于,就算他们真有实力爆种查到真实ip,那也是然并卵,全图书馆几百个人同时上网,能查到才有鬼了,而且我选择了延时上传,视频上传的时候我们在公交车上呢,有监控为证,是不是特别有计划性!”(*^__^*)    林辰再次举起饮料,与少年人轻轻一碰,说:“谢谢你。”    【二】    虽然关于皇家一号会所真正流出的视频其实只有那么一小段,但正是这么一小段视频却成为撬动逢春地上、地下世界的一个支点,不光是逢春市,全国上下都为之震动不已。    许染的案件被再次翻开,虽然林辰与李景天在阁楼对质时,观众们都看过许染那封亲笔信,但信件中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许染受害地点就在皇家一号会所之内,因此会所在历经调查后很离奇地侥幸逃过一劫,可现在的情形就完全不同了。    警察厅再次组成专案组开始调查逢春市皇家一号,这样的调查规模已经不是简单的个人可以阻止得了的。    伴随调查逐渐开展,一个个名字被挖掘出来,警方随后声称他们已经掌握了皇家一号公司的秘密账本,开始调查相关涉案人员。    那几天里,小道消息满天飞扬,逢春及其周边城市的精英巨贾们人人自危。    皇家一号与ca公司的关系被挖掘出来,ca公司一些练习生包括高层都开始接受调查,民众最乐意看这种连续剧似的戏码,一波未平一波未起的好戏令人目不暇接。    卢旭先生作为污点证人,在调查过程中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经由他的证词,警方终于可以大大方方调查涉案人员的通讯设备。    虽然大部分涉案人员在调查开始都已经提前删除手机里见不得人的那个软件,但如果卢旭所说的手机卖丨淫软件真的存在,那么这种软件必然会在使用者手机和服务器上留下痕迹,只要使用者没有聪明到把手机扔进无法打捞的大海里或者把内存给烧了,存在的数据总可以被复原。    刑从连于是用了一点办法,让逢春方面传递了一份数据过来。    王朝坐在电脑前,伸展了下筋骨,他一只手举起刚买的柠檬红茶,另一只手随意在键盘上敲打起来。    林辰看了看他,坐在他身边的办公桌上继续填写报告。    因为对皇家一号的调查逐渐深入,他和刑从连曾偷偷潜入皇家一号调查的事情到底也瞒不住了,于是,又是新一轮的质询和详细报告,他觉得自己再次回到高中痛苦的抄写生涯。    窗外阳光明媚,他写了一会儿,松开笔揉了揉手臂,在忽然间,他又再次看到手臂上的刀伤。    他当时在手上割自己的两刀已逐渐愈合结痂,虽然伤口现在看上去还有些狰狞,但当那些痂脱落的时候,也就只会留下很浅的疤痕。    林辰再次翻出手机里宋声声粉丝见面会电子票,希望你也一切都好,他这样默默想到。    就在这时,王朝突然开始疯狂敲击键盘。    “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年人随后大喊一声。    林辰还没反应过来,少年竟然疯了似得推开椅子,冲出屋子开始围着警局大院跑圈。林辰愣了一会儿,赶忙给正在开会的刑从连发了条短信,跟着追了下去。    王朝跑得很快,望着少年人疯狂的背影,他决定还是站在原地等他跑一圈回来。    刑从连也很快推门下来,他气喘吁吁眺望四周,王朝已经跑得看不见人影了,但风中还是传来少年人的嘶吼声音。    “这是怎么了,看个代码看成了失心疯?”刑从连问。    林辰眉头紧蹙,非常担心。    终于,王朝极速狂奔的身影再次出现,刑从连二话没说,直接从前方包抄过去,王朝像是完全沉浸在狂奔中,也没在意前方的人影,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来不及刹车,猛地撞上刑从连。    刑从连后退两步,没有站稳,还是被撞翻在地,但他倒地时还不忘护住少年人颈部和腰间。    砰地一声闷响传来,王朝躺在刑从连胸口,他揉着脑袋,一时没反应过来,等看清自己摔在谁的身上,他随即吓得向后坐去:“老大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林辰赶忙过去,在两人身边蹲下。    “没事吧?”他问刑从连。    刑从连很干脆撑着身子坐起,脸上甚至没有任何表情:“你怎么回事?”他很严厉质问王朝。    林辰看向刑从连的后背,夏天衣物单薄,刑从连后背上很明显被擦伤一大片。    王朝坐在地上,愣着不敢开口。    林辰过去很轻地拍了拍他的脊背,王朝受到抚触,这才开口:“老大,我就是觉得很眼熟,但想不起来啊啊啊啊。”    “什么眼熟?”    刑从连边问,边将手搭了过来,林辰会意,将人扶起。    刑从连拍了拍制服裤上的灰尘。    王朝说:“就是逢春那边传过来的卖丨淫软件的复原版本,我觉得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刑从连弯腰的动作猛然顿住:“说清楚。”    纵然他要求少年人说清楚,但实际上感觉的事情,并没有办法讲清楚。    王朝重新坐回电脑前,指着皇家一号自制卖丨淫软件源码,对他说们:“每个程序员写程序的时候,都有自己的风格,就像每个人说话或者写东西的风格都是不一样的,比如你写的代码和我写的源码肯定不一样。”    “当然,我又不会写代码。”刑从连冷冷道。    “就是这么个意思啊老大,虽然程序语言是相对固定的,但是,比如变量名啊注释啊反正每个人写东西的习惯是不一样的,我的意思是,我觉得这段源码很眼熟,我看过它的编写者写的别的东西”    刑从连皱了皱眉:“全国那么多手机软件编程人员写每天成千上万代码,你这都能看出来?”    “我就是觉得我看过啊!”王朝忍不住加大音量。    刑从连还想开口,林辰看他一眼,他于是不说话了。    其实刑从连说得没错,不算上网页,王朝曾看过的手机软件编程源码都是天文数字,让他从中分辨出哪些代码是同一人写的,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更何况全国上下的从业人员基数虽大,但每个人总是写过很多软件,而王朝总也会看到过同一人写得东西。    但看着少年人愁苦的面容,他只好说:“不要着急,你慢慢回忆一下。”    “我想不起来啊。”王朝很烦躁地随意点开各种软件,然后又不停将之关掉。    “有什么搜索算法可以用吗?”林辰又问。    “但我不知道要搜什么啊,没法搜,如果是文章还可以用跟音联系来建立统计学模型比对,但是源码我真的想不出啊,而且我电脑里也不可能存储所有看过的手机源码啊。”王朝愁得不停抓头发,“阿辰你说得没错,我为什么不留心一下的,这说不定就是我拯救世界的机会啊!”    少年人的话,让林辰心中升腾起很奇怪的不良预感。    他与刑从连对视一眼,对王朝说:“其实我们的大脑远比我们现在已知的任何计算机器更加强大,如果这是一份不重要的,由同一人撰写的源码你一定不会有这么大反应,你甚至很有可能像曾经无数次那样将之忽略过去,但刚才的时候,你的潜意识提醒你,你眼前的这段源码非常重要,与他相似的同一人撰写的源码也非常重要,所以你才会察觉到异常、停顿下来,所以曾经的源码也应该在你脑海里留下过非常深刻的印象,你往这个范围查查看吧。”    “我明白了……”王朝有气无力地说道,“但我还是先试试看搜索关键词吧,但你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喜欢把变量名命名为食物相关吗,吃货误我啊!”    林辰安抚性质地揉了揉少年人的脑袋,和刑从连一起出门。    “背没事吧?”林辰蹙眉问道。    刑从连却大大咧咧靠在墙上,点了根烟,对他说:“你在担心什么?”    “担心你。”    “不对。”    “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不管怎样,试试看对宋声声用强硬的办法吧,我必须见他一面。”    …………    林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王朝看到相熟源码的事情又联想到宋声声身上,那是一块他无法解开的心结,他恐怕自己如果没有办法见到宋声声,那么一有风吹草动他都要担心对方。    宋声声粉丝见面会前20小时。    5.31日夜里十一点。    他坐在家里的木沙发椅上,看着今天早些时候宋声声进入永川克里斯汀文艺中心彩排的画面。    王朝依旧在自己房间内琢磨皇家一号的卖丨淫软件源码,就算在客厅里他也间或可以听到少年人崩溃的喊声。    刑从连还没回家,皇家一号的事情越闹越大,甚至还牵涉到一些高层人物,刑从连又被专案组请去喝茶,因此深夜未回。    林辰握着遥控器,调大了一些音量。    巍峨的巨型建筑物耸立在永川市郊,镜头向前推进,赶来采访的记者和闻讯而来的粉丝挤在会展中心广场上,粉丝们举着各种声援横幅,非常有纪律地排成一排,那甚至更像是什么训练有素的军人而不是狂热的追星族,唯独在宋声声的保姆车开过的时候,她们才开始尖叫。    记者很兴奋道:“观众朋友们听见我身后的喊声了吗,在历经磨难后,宋声声先生终于决定举行一场小型粉丝见面会来回馈一直以来支持他的铁杆粉丝们,虽然见面会拒绝媒体采访,不过到时候我们电视台还是会在文艺中心门口为大家做直播,请大家锁定永川卫视。”    记者话音未落,保姆车径自驶向vip通道口停下。    相野戴着墨镜,从副驾驶位置下来给宋声声开门,宋声声的女助手最后下车。    今天宋声声特意做了造型,他穿了件戴骷髅的烧毁感t恤,头发用发胶梳到脑后,他依旧戴着口罩,只是看了场边的粉丝一眼,他便收回视线,向门内走去。    画面再次一闪而逝,尖叫声却不绝于耳。    林辰的眉头越皱越紧,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宋声声虽然起色看上去很好,但他看向镜头的目光中,却没有那日的坚定神色。    媒体记者却说:“我们看到宋声声先生好像恢复得很好,衷心希望明日的粉丝见面会能顺利召开。”    记者顺势将话筒凑到身后的歌迷会粉丝面前:“你们激动吗?”    “激动!”粉丝们整齐划一地喊道。    “有什么想对宋声声先生说的吗?”像是被那种快乐的气氛感染,记者笑着问道。    粉丝们面面相觑,然后其中一人做了个倒数三、二、一的手势。    那些年龄不同样貌不同但都同样快乐的姑娘们整齐划一地喊道:“声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永远都会守护你!”    那样光明而灿烂的声音,林辰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娱乐新闻开始播报另一则内容。    屋外传来吱呀一记开门声,林辰放下遥控器,推门出去。    刑从连满脸倦意,出现在门口。    林辰看着他略带微笑的面容,遥遥问道:“看你的表情,恐怕是有好消息吧?”    刑从连向他走来,说:“宋声声答应见你一面,不过时间在见面会后。”    “不能在见面会之前吗?”林辰突然问道。    刑从连停下脚步。    林辰心知自己的要求非常过分,宋声声松口见他一面,都不知刑从连在其中做了多少明里暗里的努力,按照刑从连的办事作风,他甚至很有可能委托逢春或者永川警方向宋声声施压。    但他还是非常坚定地看着刑从连:“我必须要见他,在见面会之前。”    刑从连用很疲倦的目光凝望着他,尔后点了点头:“好,我们马上走,你先去叫王朝。”    后来无数次,林辰推演着那些天里发生的事情,试图从中找出一种阻止事情发生的可能性。    比如说,他应该更相信自己的感觉,从一开始就去堵宋声声质问他究竟发生什么,而不是被一些看起来很好的表象蒙蔽住;又或者他根本不应该在那宝贵的十几天里策划对皇家一号的行动,以至于他和刑从连的大部分时间都被永无止境的官方调查和文书报告填满;甚至,如果刑从连能在那天把车开得更快一些的话,或许一切都会走向完全不同结局。    然而,用刑从连的话来说,既定事实的发生并不能已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他们不是神明,更没有扭转时间的能力,他们真的只能非常普通的人类,所以唯一能做的,只有带着悲伤和感激,继续走下去。    【三】    虽然出发很快,但他们真正到逢春的时间已将近是第二天凌晨四点。    一路上,他都强迫刑从连在车里放宋声声的歌,王朝和着歌声,在半梦半醒间还在在背诵者什么代码一类的东西。    就算在凌晨时分,永川依旧灯火通明,林辰在高架桥上俯瞰整座城市,突然在某一瞬间感到由衷而来的绝望。    灯光犹在,可浓重的黑色却从地底蔓延开来,仿佛将要吞噬一切有生之物,一切都再不会好起来,他在那时感受到漫无边际的绝望。    他捂着眼睛,毫无缘由地落下泪来。    4:13分。    他永远都会记得刑从连将车在永川宝力豪大酒店门口停下的时间。    酒店楼下是震耳欲聋的警笛声音,救护车和四辆警车依次排开,凄红和惨蓝的将夜空打成诡异的紫色,他非常茫然地向四处望去,甚至不知自己是怎样走向酒店门口。    在酒店大厅里,相野背对着他,却佝偻着身体,近乎脱力般地在和警员叙述着什么,而他身边的另一位女孩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在数小时前,林辰还在电视上看过那个女孩,那正是宋声声的助理小姐。    心中萦绕许多日的不良预感终于成真,林辰一步一步朝相野走去,他直接从后方伸手拽过那位精英的领口,用近乎颤抖的语气说道:“出什么事了。”    相野看到他的瞬间目呲欲裂,林辰反被对方一把拽住领口。    相野怒吼道:“林辰你怎么还有脸来这里,声声死了,被你害死了,他都说了不想见你,你为什么还要一遍遍逼他!”    相野的喊声极大,周围原本就有人用手机摄像在偷偷拍摄,闪光灯亮起,林辰只觉得有人用榔头狠狠锤了他一下。    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臂膀从斜侧伸出,反手制住相野。    林辰看到了刑从连。    相野疼得当场嚎叫起来,他叫声凄惨,却还在不停叙述:“我那么保护他,那么不想让再次受伤害,你为什么还要不停逼他,是,你有恩于他,可你凭什么在他不想见你的时候还一遍又一遍施压,他说他看到你就想到李景天,他说得一点都没有错,你们都是一样的人。”    水晶吊灯降下刺目的光,林辰胸中翻涌起无数情绪,他已经分不清楚眼前的色彩,但听到相野那么说之后,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用一种他自己都甚至觉得毫无人性的残酷语调说道:“首先,我不会谋杀宋声声,因为那是我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其次,我从未与宋声声接触,逼死他的人只有可能是你而不是我。最后,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    在他身边,女孩的尖利的哭声将要刺破耳膜,林辰扭头,冷冷看了一眼发声的位置,然后,女孩瞬间止住哭声。    “如果你的老板不回答,就由你来亲口回答我,告诉我,宋声声是怎么死的。”    “声声……声声……”女孩哭着坐在地上,“声声……在浴室里……浴室里……割……割开了自己的喉咙。”    听到这句话,林辰几乎无法站稳,他猛一踉跄,就在这时,刑从连稳稳托住他的后背。    他再次将喉咙口的血腥意味压制下去,用力掐着自己的掌心,环视四周,强迫自己继续清醒。    “带我去现场。”他对身旁那位警员这么说道。    “你凭什么去,声声活着的时候都不想见你!”相野近乎疯狂地喊道,完全不像是那个曾经彬彬有礼的绅士。    “相野先生,请配合警方调查,否则我将以妨碍公务罪逮捕你。”    刑从连在这种情况下,依旧保持着超然的冷静。他迅速向酒店大堂内的警员出示证件,公事公办道:“宏景大队,刑从连。”    那位警员赶忙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您和林顾问。”    “现在带我们去现场。”    见那位警员神色犹豫,刑从连点了点头,继续对他说:“你可以拒绝我,但我会拨通所有能让我们进入现场的人员电话,相信我,总有人会点头,所以不要浪费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四声进度68/70    死亡从来都不会是结局,明后两天会万更到四声完结。    已经做好充分的掉订阅的心理准备了,但这个故事,还是得这么写,否则前文的所有铺垫都没有意义。    对所有希望声声活下去的朋友们说声抱歉,对不起了。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