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151章 四声 63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电视中,记者正在采访一位居民。    那是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戴着红臂章,老太太很兴奋跟记者说:“哎呦,我昨天就是看了电视,你们不是都在号召寻找那个什么大明星嘛,我一看我就觉得,你们说的那个声什么声的,我很眼熟啊!我就觉得在哪见过,我就去想啊想,你猜后来怎么了,我睡觉前啊,老头子跟我说明天早上吃什么的时候,我就突然知道,我是在哪见过你们要找的那个大明星了。”    老人说完,开始步行起来,记者与她一打没一搭提问。    镜头跟随老人的步伐,扫过一片粉墙黛瓦,镜头有青砖和石板桥,路边是条碧绿色的小河,电视里出现的一砖一瓦都让林辰觉得份眼熟。    他也和王朝一样,木然转过头,看向刑从连,久久说不出话来。    因为老人正走过的那小巷叫颜家巷,他每天也都会走过。    宋声声一直生活在离他们很近的地方?    这怎么可能啊……    老太太沿河走了一会儿,并向左拐,进入另一条小巷,最后,他在一家门庭若市的大饼油条店门口停住。    摄像机镜头移向这间早餐店招牌,林辰再次震惊得几乎要忘记呼吸,他很清楚记得,就是前天早上、安生国际商场出事那天,他和刑从连还到过这家店里。    他们相对而坐,在油烟味很足的店堂里,吃了一份早餐。    摄像师拍了拍热气腾腾的油条还有雪白豆浆,最后将镜头对准店老板。    自家门口一下子围了那么多人,还有人举着话筒和摄像机,老板非常惊喜意外:“怎么了这是,我老陈的大饼油条终于做出名了?”    “陈老板啊,你家那个揉面的小工呢,就一直在后厨不出来那个?”老太太大神秘兮兮地问道。    老太太此言一出,林辰几乎咬到自己,他终于想起自己为何层觉得宋声声眼熟了。    他确实应该见过宋声声,老太太说得没错,就是那家饼店后厨,那里有位从来不说话的揉面工人。    有时,这位陈老板手头的面团不够,又忙得脱不开身,就会喊一声,后厨会出来个人,那人会把面团放下,然后低头再次走回厨房间里……    那位揉面工人的样貌同宋声声出狱后形销骨立的照片在他脑海里渐渐重叠起来。    林辰想,在那间熙熙攘攘的店堂里,他必然曾和宋声声有过那么一两次擦肩而过的机会,或许宋声声看了他一眼,或许他看了宋声声一眼,他为什么没有早点记起这件事呢?    不过,那真的是宋声声吗?    没有浑身上下的铆钉、没有特立独行的银发,那位揉面工的脸色黯淡、皮肤干裂,他就像是城市底层那些最繁忙的小工,除了年纪比那些人更大一些之外,他从头到脚都没有任何一丝从前的样子。    林辰真的设想过很多种宋声声现在的样子,他甚至宁愿宋声声像他所恐惧的那样成为一个像李景天复仇的疯狂侩子手,而不希望宋声声变成这个样子,平凡的、畏缩的、毫无生气……    曾经骄傲的灵魂被打入地狱,真会变得卑微佝偻,面目全非吗?    林辰用双手捂住脸,难受至极。    他感受到肩头一沉,刑从连不知何时将手搭在他的肩头,他抬头,刑从连按了按他的肩,仿若宽慰。    刑从连看着他,却对王朝说:“王朝,马上把陈老板的电话找出来。”    少年人光着上半身,点点头,冲到书桌上打开笔记本电脑:“阿辰哥哥,知道陈老板全名吗?”    “不知道。”林辰沉思片刻,说,“这家饼店一定有工商局和卫生局备案,你查查看。”    电视直播中,老板麻溜接过钞票,在找零空隙时,他才想着回答老太太刚才的问题:“你说他啊,走了啊。”    “什么,人走了?”记者拔高音量问道,“您确定吗,什么时候走的?”    “是走了啊,昨天下班走的啊,怎么了这是,电视台节目寻人节目啊?”老板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不明所以问道。    “老陈你没看昨天新闻啊,天大的事情啊!”老太太扯着嗓子喊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家电视我小孙子成天占着看熊出没,我能看什么新闻啊。”老板低下头,继续开始擀面。    老太太重重拍了记老板的手臂:“那是宋声声啊!!曾经顶顶有名的大明星,你用人的时候有没有看身份证,他是不是叫那个名字啊,是不是宋声声?”    陈老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什么大明星啊,我们阿关怎么可能是明星啦,你又不是没见过阿关……”    听老板这么说,记者有些失望:“真的不是吗,他叫阿关?可他为什么昨天下班就离开了,您知道这里面的详情吗?”    “啧。”老板突然停下手,有些疑惑地看着记者,“他说他叫阿关啊,不过说起来啊……他昨天走的确实挺急的,我说给他结工资他的没要,后来我追出去,他居然上了辆大奔……。”    听闻此言,记者眼睛又亮了,并且再次激动起来:“您真看过他身份证,他确实不是宋声声吗?”    陈老板砸了砸嘴,挥挥手:“我们这小店哪那么麻烦,老实肯干就好啊,他在我这儿上了得有三个月班了吧,特别老实本分,哪里像电视里那些明星的样子啊。”    “也就是说,您也不知道他是谁?”    “我当然知道啊,他是阿关啊!”    记者随后转身,对着直播镜头,非常激动地说道:“各位观众朋友们,宋声声先生的踪迹愈发扑朔迷离,饼店打工仔是否就是昔日歌王,请您锁定宏景电视台,我们将为您全程追踪。”    老板一脸困惑,他抓了抓脸,然后凑到镜头里,突然说:“哦对了,那个开大奔的人倒是给我留了个电话,你们要吗?”    “要要!谢谢您!”记者在电视前因即将到手的独家而几乎要高兴地失态。    与此同时,王朝在电脑前喊道:“老大,查到了!”    “打电话。”刑从连一字一句说道。    王朝赶忙拨通电话,新闻直播里,老板正很奇怪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纸条,铃声随后响起,他先是将纸条递给记者,随后才接的电话。    “陈老板您好,我是宏景警队队长,我叫刑从连,请您收回纸条,不要再向记者透露任何内容,等下会有我们的同事接您到警局陈述事情经过,请放心,只是例行询问。”    画面中,记者已经打开纸条。    陈老板闻言,赶紧伸手把纸条抢了回来,仿佛一出荒诞喜剧般,他大大咧咧在镜头前对刑从连说:“刑队长,我把纸抢回来了,您放心,除了警方我谁也不给!”    “谢谢,还有,请您尽快将纸上的电话发给我。”    刑从连说完,挂断电话,也同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纸上还有一圈汤碗印,那正是先前被他垫在碗下的通缉令。他缓缓将通缉令打开,那位名字很奇怪的美景先生,正在画中对着他们微笑。    林辰眉头紧锁,有人开着奔驰接走了宋声声,那个人是谁,千万不要是那位令人恐惧美景先生。    刑从连转头看他,问:你不会和我在担心同样的事情吧?”    林辰只能点头。    ……    宋声声就在他们偶尔会去吃早餐的饼店打工,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巧合,可如果这不是巧合,那这件事已经开始向惊悚片的范围靠近,林辰甚至不敢对此做出任何推测。    他们收拾得很快,刑从连和王朝以一种行军打仗的速度把所有东西塞进行背包里,在收拾期间,刑从连的电话一直没有断过,他不停向宏景的同事们布置任务,先是派人去颜家巷接陈老板,后又对电话那头的同事说:“带鉴证科的人去饼店,看看有没有那位阿关留下的指纹,扫一个检验一下。还有,我这里有张照片,你们等下见到陈老板就让人认一下,看是不是那个接走宋声声的人。”    他说完,再次挂断电话,给通缉令拍了张照片,又传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后,刑从连手机短信铃声这才响起,他点开信息,上面一串由13位数字组成的电话号码,正是由先前饼店老板发来的。    “林顾问觉得,我们要现在马上打这个电话吗?”刑从连望着号码,这样问他。    林辰陷入沉思,这实在是个很难判断的问题,因此饶是刑从连都有些犹豫。    从对方留电话这个举措来看,对方很显然是希望他们能联系他,而这从另一侧面说明,对方虽然可能接走了宋声声但并不畏惧他们知道这件事,而且宋声声也是自愿跟对方走的,这应该不是绑架,所以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呢?    “林顾问。”    刑从连又喊了他一声。    林辰想了想,还是说:“无论如何,那位记者已经看到了电话号码,他说不定现在就已经在打电话通那边联系了,所以,我们先等等看吧。”    刑从连点点头,似认可他的判断。    很快他们再次他们乘上刑从连那辆吉普车,匆匆向宏景赶去。    林辰同王朝坐在后座上,他已经顾不得看少年人套在身上的那件可爱粉色小草莓t恤。    车辆发动,王朝的双手放在键盘上,却一时间不知该干什么。    “阿辰哥哥,我……我要查什么?”    林辰捏了捏鼻梁,对王朝说:“先看看网上的情况吧,然后搜索下周边监控,试试看能不能确定饼店那位阿关就是我们要找的宋声声?”    刑从连将车载收音机频道调到宏景广播,主持人磁性温柔的嗓音流淌出来,他有些激动地说道:“关于昔日歌王宋声声的消息牵动我们亿万歌迷的心,就在刚才,我们宏景电视台的主持人已经拨通了那位带走宋声声的神秘先生的电话,我们的导播已经切了一路音频信息过来,让我们屏息凝神、静静等待。”    主持人几乎用吟诵般的语气这样说道,他念起宋声声这三个字时充满崇敬,跟红顶白、捧高踩低,永远是媒体人的天性。    通话等候音一声又一声响起。    电话终于被接通,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口。    非常平静谦和的声音从车载音响中流淌出来,他说:“喂,您好。”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还会再写一更的。    感谢: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011:54:13    吃着碗里望着锅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7-1012: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