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137章 四声 49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李景天爱死宋声声了啊。”林辰很平静说道。    他说完后,房间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一阵微风拂起窗边纱帘,仿佛是房屋主人的喟叹。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刑从连才一字一句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爱啊。”林辰望着刑从连深邃眼眸,这么说道。    单这么讲,听上去有那么些奇怪,所以他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下去,“那种爱,当然也不能说是爱吧,只能说种肮脏龌龊情绪构成的欲念吧,你看,这世界上很多人都会说‘我爱你’三个字,但有多少人对另一人的所作所为能称上是爱呢?”    “不是,这跳得有点快,李景天很爱宋声声,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了,那不算是爱。”    “恩恩,那种肮脏龌龊的欲念,又是怎么回事?”刑从连很主动纠正了自己的说法。    “其实就《夜莺与玫瑰》这个童话来说,宋声声和李景天两个人对它截然不同的态度折射出他们两人不同的心理状态,比方说,宋声声很爱这个故事,虽然我从未听宋声声阐释过任何对于这个故事的看法,但我可以从他爱这个故事上看出最浅显的一点,他认同王尔德作为唯美主义者的精神诉求,如果非要用上精神分析的观点,夜莺本身就是李景天自我的化身,他为爱生、为爱死,他并不畏惧爱这件事甚至可以为了爱献出自己的生命,他欣赏其中的悲剧主义情结,他活得潇洒坦荡,这就是宋声声……”林辰站直身体,看着刑从说,“那么,看到那束玫瑰花,看到那只死去的夜莺的尸体的时候,你觉得李景天对这个童话是怎么样的看法呢?”    “李景天觉得,宋声声这只夜莺蠢得要死。”刑从连一字一句说道,“再美好的东西有什么用,你还不是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刑从连真通透至极,林辰点了点头,继续道:“精神分析的观点虽然总和□□联系在一起,但放在这里用来分析李景天的心理还算适宜,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只夜莺是被玫瑰花的根茎刺死,而不是被烧死或者遭受随便什么别的死法?”    听他这么说,刑从连脸色瞬间不好看起来,显然,刑从连也想到了其中的隐喻。    “精神分析理论中会将这类利刃、细长物看做是性丨器的象征,如果,那束花真是李景天的杰作,那么在李景天心目中宋声声就是那只蠢到死的夜莺,依次分析李景天对宋声声的欲念是什么,谜底应该昭然若揭了吧?”    等他说完,房间内再次静得落针可闻。    因为王朝在场,林辰有件事情没办法说。    他之所能做出这些推断也全赖于李景天在强丨奸许染时说的那些话。    李景天说:宋声声就是受丨虐狂,宋声声爱他爱得要死甚至自愿替他去坐牢。    对于李景天这样的人格障碍患者,他阐述的事实只能是他头脑中所认为扭曲变形的事实,而并非具体客观事实。    所以将李景天那些扭曲妄想还原后,林辰所能看到的只有李景天对宋声声超乎寻常的**,像李景天这样的反社会人格障碍者,他是无法正确认识和理解自己情感,他爱慕宋声声所以要得到宋声声,他想对宋声声发丨泄自己的欲丨望,他就要对宋声声发泄自己的欲丨望,关键问题是,他居然幻想着宋声声爱着他,这多么可笑。    “老大……这个话题是不是十丨八禁我要不要回避下?”最后,还是王朝颤颤巍巍开口。    “我记得你已经成年了。”刑从连冷冷道。    “但是好可怕啊,我已经要被这种变态之气伤及肺腑了。”王朝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说,“所以李景天就是守序邪恶,宋声声就是混沌善良,李景天喜欢宋声声喜欢得死去活来,因为求而不得所以只能毁灭他?”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吧,具体怎么求而不得有待商榷,不过李景天对宋声声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或者说是极端对立的。李景天本身的人格缺陷让他无法明白自己对宋声声的情感,同时别忘了,李景天是表演型人格障碍患者,如果放到九年前的环境中,那样光彩夺目几乎吸引所有人视线的宋声声同样也是他极度憎恨的对象。”林辰深深吸了口气,说,“极端的爱丨欲同极端的恨意交织,正常人都受不了,又何况是李景天呢?”    “所以呢,李景天最后选择毁了宋声声吗?”刑从连问。    林辰说:“他毁了宋声声只是一个结果,那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结果,而李景天对宋声声的爱恨是一切的开端,在这开始和结果之间是我们需要推断的过程。”    “在这‘过程’之间有让慕卓慌乱无章的东西,也就是我们要找的证据。”刑从连说。    林辰点了点头。    “又回到原点了阿辰,那这个证据到底是什么玩意呢?”王朝挠了挠脑袋说。    林辰宽慰似地拍了拍他,缓缓道:“你刚才问我弄清李景天在想什么是不是跑题,这当然不跑题,一旦你明白李景天对于宋声声的情感,他对宋声声所做的一切就变得有迹可循。”    “比如呢,李景天确实是联合慕卓诬陷宋声声是强丨奸犯。”王朝问,“这里能看出什么吗?”    “这么说吧,如果宋声声是无辜的,那么慕卓体内为什么会出现宋声声的精丨液呢,换句话说,精丨液是哪里来的?”    “这个话题又变得十八丨禁了啊阿辰。”王朝很胆怯地说。    “你看,事实一、慕卓同李景天合谋陷害宋声声;事实二、李景天爱死宋声声了。那么,李景天真的会让宋声声去碰慕卓吗?”    “总不会是李景天自己搞到了宋声声的精丨液吧?”王朝试探着问道,“靠,李景天这个大变态不会真的伤害过宋声声吧?”    “问你个问题,你知道李景天和宋声声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吗?”    “额?”王朝愣了愣。    林辰不再卖关子:“从李景天加入ca公司到宋声声出事期间有三年时间。在你给我整理的资料中,2005年8月的《逢春晚报》登载过一张他们两人出席同一活动的照片,就算他们在2005年8月相识,从2005年8月到2007年宋声声出事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像李景天这样的人可能忍受自己的欲念一年多无从发泄吗?”    王朝变得目瞪口呆,他张大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林辰望向刑从连,在刑从连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难以言说的悲哀情绪,很显然,刑从连也同他一样再次想起了李景天那封信。    李景天说对许染说过:你喜欢的那个宋声声,也被我这么操丨的,他特别喜欢,他比你还脏。    刨除出李景天说宋声声他喜欢这件事情之外,李景天所透露的其他信息恐怕是事实,宋声声应该遭遇了最惨无人道的折磨,只是,没有人知道罢了。    那么问题来了,李景天凭什么能够控制宋声声呢?    “一个人能够威胁和控制另一个人的东西,总是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东西,问题是,宋声声既然爱王尔德,那么他很有可能连死都不怕,他怕什么?”刑从连问。    “他怕永失所爱吧。”林辰说。    “难道说有什么宋声声深爱的人,李景天用那个人威胁宋声声,这好像越来越复杂了,abc之间的故事,突然又出现一个d?”    “d本来就是一直存在着的啊。”林辰缓缓走到沙发后的那堵照片墙前,微微仰头,看着眼前那些蒙尘的相框。    片刻后,他跪坐在沙发上,用手背一点一点擦干净了其中一幅照片。    照片里不是两个人,而是许多人。    那张照片因年代久远而褪色发黄,那大概是宋声声某次粉丝见面会或者演唱会,黑暗的背景上密布着许多荧光绿的小灯,仿佛夜空中的星海,画面正中是位闭眼倾听的少女,少女睫毛纤长,一滴泪水挂在她眼角。    就是这幅照片。    “是粉丝?”刑从连问。    “是粉丝们。”林辰说。    宋声声如此放荡不羁,他总是和那些超模呀女星呀保持着超越寻常男女关系,他看上去很难爱上一个人,可他又认同王尔德的悲剧爱情观,认同这种至死不渝之爱,这看上去如此矛盾,可当林辰看到这整堵照片墙时,他忽然就又释然了。    虽然不清楚什么叫混沌善良,但宋声声概就是这种类型。    追求自由、厌恶约束、按照自我道德准则行事,是高度融合自由精神与善良心灵的结合体,这就是宋声声,与李景天鲜明对立着的宋声声。    “你让我觉得,李景天拥有宋声声的色丨情视频或者宋声声无法启齿的黑历史,李景天威胁要将之公之于众,宋声声害怕伤害到自己的粉丝,所以他只好屈从,我们要找的就是这类东西,是么?”    林辰点了点头。    刑从连沉吟片刻,显得冷静极了:“假设存在这样的东西,那也该在李景天手上,我们要去哪里找呢?”    “当然,是去李景天手上找了。”林辰淡淡道。    作者有话要说:cp说这章好沉重要我在作者有话说里给大家卖个萌?    好啦,让王朝戴上毛茸茸的兔子耳朵跳圈圈舞给大家看~    感谢: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121:28:32    我是吃货abc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6-2123:03:56    ruini9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123:08:13    娑椤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123:30:02    谜一样的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210:52:49    谜一样的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305:51:15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307:19:39    ruini9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309:17:36    tok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313:08:59    叫我总攻机智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421:17:09    沐羽之乔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6-2422:14:56    展拒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423:08:55    ruini9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500:58:56    依旧起舞生是爱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506:57:07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