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132章 四声 44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也难怪卢旭四年来都没有任何身份信息记录,因为在出狱后后,他早就不叫卢旭了……しw0。    林辰估计,刑从连已经在盘算下楼后该怎么整治王朝了,不过他面色倒是如常,唯独在进总经理办公室之前,他从门口秘书小姐的办台上拿了卷塑料胶带,随后就大大方方的推门进去。    办公室里确实空无一人。    刑从连仿佛早已料到这点,他啪地摔上门,顺便之反锁上,仍由秘书小姐在外狂吼,也不理睬。    在办公室门大门被摔上的瞬间,有一个很安静的空白段,一些细微的声音在办公室内回响着。    林辰在办公室里环视一圈,目光从半开的玻璃窗落到办公室角落的酒水柜,最后落在房间另一侧的欧式真皮沙发上。    其实,像李高强或者说像卢旭这样的人,并不是特别聪明的类型,但他们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他们生活在社会最为肮脏的烂泥阶层,最擅长虚与委蛇,为了生存下去,干尽了世界上的丑恶勾当。    并且,因为在烂泥里摸爬滚打的时间很长,他们又往往确实掌握了很强的生存技能,他们能活的很好。    不过,如果对手是刑从连的话,大概就真的不够看了。    林辰走到酒柜边,给自己冲了杯热咖啡,用小银勺搅动着杯里的糖块,然后坐到那张真皮沙发上。    刑从连在办公室里转了半圈,在走到资料柜边的时候,他很随意踢了踢资料柜的铁门。    巨响过后,柜内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出来吧。”刑从连淡淡道。    资料柜大门哗地打开,小山似的胖子顺势滚了出来,仰面躺在地上。    果然是卢旭。    卢旭口鼻上泛着青肿,他故伎重演,直接一把抱住刑从连大腿,开始哭:“刑队长啊,昨天我是真不知道您的在真实身份啊,所以才做错了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    林辰抿了口咖啡。    “把头抬起头。”刑从连淡淡道。    卢旭很乖巧地仰起头,整张脸像是冲了气的癞□□,他仰头同时还紧张地闭上眼,一副任打任骂绝不还口的样子。    刑从连刷地拉开胶带,顺手将卢旭的嘴封了起来。    卢旭猛地睁眼,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呜呜地叫了两声,然后像是想起那些黑帮片中经典桥段,他猛地瞪大眼睛,目光中流露出真正的恐惧来,不过刑从连却没有给他思考时间,在卢旭要伸手把胶带撕下前,刑警队长就用一个漂亮的擒拿术将人反扣住,然后拖着这位小山似的中年人,走到窗边上。    下面发生的事情,就有些限制级。    刑从连先是将25层楼的玻璃窗向外推得更大了些,然后将卢旭先生提起,压到窗口上。    其实,具体来说,这并不算一个太危险的动作,因为卢旭先生的体格问题,他基本上没可能从这个窗口翻出去,但高层呼啸的风向刀子一样撞得门窗直响,楼下是很清晰喇叭声随着打开的窗户猛地灌入室内,被人压在25层高楼窗口向外探去仿佛马上要坠楼的的恐惧感远远压过理智。    卢旭挣扎地非常厉害,窗棱被他撞得砰砰直响,不过刑从连的手还是稳稳地制住卢旭。    “卢先生啊。”刑从连压在他耳边,轻声道,“不管你相不相信,就算今天我真把你推出去,我顶多也是坐几年牢,而像你这样的人,死了也就死了。”    对付滚刀肉,当然要比他更狠,林辰又抿了口咖啡。    卢旭呜呜地喊着什么,然后拼命点头,终于,像是吹够了外头的风,刑从连终于松开手,卢旭扑通一声翻倒在地。    他瑟瑟发抖,脸色已经白得像张宣纸,甚至已经做不出那些恶心人的讨好动作来。    林辰看了刑从连一眼。    刑从连蹲下身,拍了拍卢旭的肩,很客气地说道:“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还是之前的游戏。”    卢旭点头如捣蒜,刑从连伸手,将他脸上的胶带摘下,卢旭猛地大喘气,却连喊叫也不敢。    刑从连掏出手机,念了一段东西。    “三周前,也就是4月15日晚,你以李高强的身份,在皇家一号会所共计刷卡消费184115元,请问这笔刷卡消费,是否用于支付当晚ca公司艺人和员工在皇家一号会所的所有娱乐消费活动。”    卢旭大概是被封住嘴的时间有点长,此刻他只会点头,甚至连说话的技能都忘记了。    “其中是否有款项用于支付皇家一号会所提供的性丨服务?”    卢旭的眼珠转了半圈,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这这……”    “有还是没有,可以干脆点吗,卢先生。”    “都是正常酒水消费,您得相信我,虽然您看我这样,但是我们公司……”    林辰终于将白瓷杯在茶几上放下,他身体微微前倾,盯着不远处地面上那张肥硕的脸孔,对刑从连说:“刚才的三个回答,都是假话。”    刑从连耸了耸肩,二话不说,直接提起卢旭就要继续往窗边走,卢旭吓得再次抱住刑从连的腰,并且绝不松手。    刑从连很不满地说:“我说卢先生,您能别占我便宜吗?”    卢旭赶忙松手,非常非常惶恐,他瘫软在地,再没有任何犯奸耍滑的念头:“其……其实,那不是……那笔钱不是ca公司付的钱……”    听到这话,饶是刑从连也非常意外。    “那是什么?”刑从连问。    “那……那是ca的人……”卢旭抬头,小心翼翼看了刑从连一眼,很尴尬地说,“那是ca的小艺人,卖……卖那个的钱。”    刑从连揉了揉耳朵,很不可思议地反问:“卖哪个的钱?”    “卖,就是卖屁股嘛。”    林辰也难得感到吃惊,他望着刑从连,见对方指了指地上摊成一团的胖子,问他:“我耳朵没出问题吧?”    “好像没有?”    “到底怎么回事?”刑从连说着,踢了一脚卢旭,很烦躁地说,“讲清楚。”    “您看,这不就是行业内的潜规则嘛,这么大个娱乐公司,男团女团十几个,总有人没有活干又想出头,当然就……”卢旭瑟瑟发抖,将两只手的大拇指对了对,做了个亲吻的动作,“还有些练习生也没穷,既可以赚点小钱,又能认识大老板,多好啊,但这可不是逼良为奸啊,特别你情我愿,真的。”    卢旭一席话落。    卢旭话里的意思是,他其实是在介绍ca艺人为皇家一号的顾客提供性丨服务,并从赚取中介服务费?    林辰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有些震颤。    虽然他大概也听说过一些关于潜规则和行业□□的事情,但那些东西实在离他的生活很远,就算报纸上、电视上他也经常会看见什么某某艺人酒店会大款的故事,但那也是浮光掠影般的新闻,令人没有任何真实感。    总之,大概是因为娱乐圈实在太光鲜亮丽,令人感觉那仿佛和正常生活隔着一层戳不破的膜似得。    薄膜的一侧是演戏的人,另一侧是看戏的人,大致如此。    但现在,因为这整个案件,他们仿佛渐渐将手伸入了另一个世界里,虽然依旧戳不破其中的隔膜,但也能触碰其中的光怪陆离。    刑从连的反应于是更快一些:“卢先生真是业务繁忙啊,每天晚上都在两头牵线搭桥,也是不易?”    “这不都是为了讨生活嘛。”卢旭讪笑。    可就算卢旭在两头牵线搭桥,可为什么所谓的嫖丨资是由卢旭支付给会所方?    “ca娱乐和皇家一号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完全是同一家公司旗下?”刑从连问。    “这,这我们哪高攀得上ca啊,人家是跨国大企业啊,搞这个娱乐业特别厉害,只是在咱这里有点小生意而已,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谁家不这么干啊。”    “那笔钱为什么由你来付?”    “您看,这其实就是过个帐,我也不知道您是怎么查到的,但如果直接由皇家一号支付给ca,那查起来大家不都知道怎么回事了吗,我这就是个中间人,老板们把钱给我,我这里转一手,再由别人那再转一手,这不就很难查了嘛,但这里面水可深,您要真有查的意思,我给您当卧底啊?”    或许是见刑从连突然态度良好,卢旭再次变得油滑起来。    刑从连看他一眼,说:“经济犯罪,这倒是不归我管。”    “我知道,您是为许染的案子来的,许染这事吧,也是活该我倒霉啊真的,您要问的不是许染,我昨天晚上那是真不会出卖您啊。”    刑从连还是很客气:“那还是我犯了禁忌?”    “许染啊,那可真是禁忌。”卢旭神秘兮兮地从地上爬起来,想凑近刑从连耳边,不过最终,他还是扶住桌子,不敢再凑上去:“您想啊,虽然我不是老板,可老板能开这么大的会所,搞这些生意,什么最重要?”    “请卢先生赐教。”    “当然是客人**啊!”卢旭摇了摇头,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您得让客人有安全感,别人才会来你这儿消费不是,所以许染居然去状告客人,这可是触了底线了,要是一个会所连客人**都保护不了,老板怎么开店啊?”    卢旭越绕越深,他谄媚地看着刑从连,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样子。    但刑从连却思路很清晰,根本没有纠缠于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他很干脆地问道:“直接回答我,李景天当晚,有没有去过皇家一号。”    卢旭抖了个激灵,讪笑着问道:“您是希望我回答有,还是没有呢?”    狗改不了吃屎真是至理名言。    “说真话。”    “真话就是我确实不知道点单的人究竟是谁,但您要我出庭作证的话,那也没问题啊,我保证说得天衣无缝,一定能帮您弄死李景天这个小贱人。”    望着卢旭狡诈油滑的脸孔,林辰很失望地看向刑从连,摇了摇头。    他之所以摇头是因为,卢旭的所有反应都在说:我说的是实话,我确实不知道,当晚那间房间内究竟是谁在等着许染。    虽然一切线索都指向李景天,但是会所已经所谓的生意、为了保护客人**,将所有可能的证据清除干净,所以,他们依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能将李景天钉死的东西。    林辰忽然觉得,卢旭刚才的建议,真是令人非常心动。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更不了了,今天下午就要出门,周五才回家    还是希望能多写点一起发。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