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125章 四声 37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说话不要说一半,我心脏病要犯了。”    王朝迟迟没有讲清楚但是后面究竟是什么,刑从连很不耐烦地说。    “不是,老大,这个,我,但是,犯案的人并不是李景天啊,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罪犯被宣判入狱十年。”王朝说着,又停顿下来,“我……你们真确定李景天是坏人吗?”    像是看到了无法用言语来阐述的内容,王朝连说话时,都有些断断续续。    “说什么傻话呢?”刑从连蹙眉,瞥了王朝一眼。    “我,我好像,发现了另外一个可怕的案子啊,天呐,我要疯了啊啊啊!”    “什么样的案子?”见王朝整个人像火烧屁股一样急躁,林辰也忍不住问道reads;。    少年人的屁股不安分地在座椅上扭动:“靠靠靠!”他单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另一只手拼命在查看着什么东西。    最后,王朝像是确定了什么东西,林辰见他木然地看着转过头看着自己,说:“阿辰,我好像发现了,一个冤案,惊天的!冤案!”    林辰想,虽然他还不清楚王朝曾经到底经历过什么,但很显然,王朝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那么,在这个少年人心中都能算得上是惊天的冤案,到底会是怎样的故事?    没有再卖关子,王朝整理了下思路,问:“阿辰,你知道宋声声吗?”    林辰愣住了。    他没想到,王朝会提起宋声声,因为那实在是太如雷贯耳的一个名字。    他其实真不太了解娱乐圈,因为那是对他来说是太遥远的世界,比如第一次听见李景天名字时,他费尽全部力气,也无法把那个名字同正确的面孔对应起来,但是,宋声声的话,从他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大概没有人会不知道宋声声。    毕竟,九年前的时候,如王朝所说,那时,李景天还在新人期,但那时候所有的报纸娱乐新闻的版面上,普天盖里都是有关于宋声声的新闻。    与李景天这样风评绝佳的明星相比,宋声声完全是另一个反面典型。    他抽烟、酗酒、打架、泡吧,脸上打满耳钉鼻环,是那种奶奶会对着自己十六七岁的孙子说,乖孙你可千万不能像这个人一样的典型。    但与此同时,他又确实才华横溢,有一把能横跨数个八度的好嗓子,写过许多众口相传的好歌,那时的男孩女孩,都爱死这个叛逆儿了。    而林辰之所以能对宋声声有这么多了解,全赖宋声声本人实在是惹是生非的好手,今天为了某个女明星和某富二代大打出手,明天又把自己打扮成乞丐在街头卖唱,搞什么奇怪的行为艺术。    媒体最喜欢这样不安分的明星,关于宋声声的新闻,几乎每周都不会变样。    但突然有一天,一则爆炸性在全国引起了轩然大波,那简直是石破天惊的消息。    一名新出道的男性歌手,指控宋声声对他进行了长达20个小时的鸡丨奸。    林辰对此事的记忆,大抵就到此为止了。    具体的调查经过也好、审判过程也罢、毕竟时间过去太久,他已经无法回忆起来,他只记得,那段时间,一段又一段重磅证据被爆出,一记又一记,将宋声声钉死在耻辱柱上。    在十年前,社会对于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很低,更何况宋声声速来风评极差,此事之后,宋声声锒铛入狱,如石子投海,再无音讯,就连他曾经的单曲,都被全国封禁。    随着时间推进,再没人知道,宋声声是谁了。    今天的宠儿会变成明天的垃圾,像宋声声这样的人,甚至连垃圾也算不上了,除非他死了,否则永远无法被再度提起。    你看,其实公众都是这样,林辰想,就算是他,也只是一名普通民众,哪怕是曾经风靡全国次次都要占头版的明星,过了这么许多年,他对此再没有什么印象了。    “哦,所以呢,冤案在哪里?”    刑从连像是全然没有听过宋声声的名字,听完王朝的讲述后,他问了这么一个问题reads;。    而王朝,先前虽然很激动,但现在,也也开始恢复情绪,用一贯轻松活泼的语气说:“老大,你猜,控告宋声声的人是说?”    每当这种时候,林辰总会觉得,他们曾经大概并不和他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他们的过往,与他全然没有任何交集。    刑从连说:“总不会是李景天吧,好像网上也没人这么提起过。”    “当然不是李景天啦,但是……哎呀你猜猜看是谁,我的提示都这么明显了对不对!”    “和李景天同一个组合的那位?”刑从连问。    王朝打了个响指:“bingo,正是illi组合的另一位成员――慕卓。”王朝很兴奋地说道,“会不会,其实性丨侵慕卓的人,并不是宋声声,是李景天,慕卓搞错了,才会指控宋声声,一定有这样的可能性啊,对不对!”    林辰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王朝的推理,并没有什么问题,事实上,王朝能追踪到这起九年前的案件,完全是他的主意,但现在,真得突然出现了九年前的旧案,林辰总觉得,这里或许有什么更深层次的问题在。    但如果呢,如王朝所推论的一样,宋声声完全是蒙冤入狱,那么,这必然是能再次轰动全国的惊天冤案。    林辰觉得自己的手都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但他还是说:“就算是李景天,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也不能随意揣测此案是他所为。”他顿了顿,继续道,“我需要看一看宋声声卷宗,还有……如果能找到慕卓或者宋声声本人谈一谈,当然是更好。”    他说到这里,少年人眼神都亮了:“你猜这么着啊阿辰,巧了啊,慕卓今天在逢春市开演唱会呢,现在是演唱会结束的庆功宴时间,已经有狗仔拍到,他们在逢春皇家一号庆祝……皇家一号这个名字,你熟不熟呀?”    林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就是后来许染改口供后的第一案发现场?”    “就是这么巧,这算不算老天爷给我们弄死李景天的机会啊!”    ……    有时,你越竭力追查某事,总会遇到那么些巧合到你要相信鬼神的瞬间。    不管天道是不是好轮回,但在李景天这件事上,他们仿佛看到了一些新的线索和希望。    林辰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    等刑从连将要下高速、回望后视镜时,他的顾问先生正倚着车窗陷入睡眠。    林辰身边一侧的座位上摆着厚厚一叠卷宗,而他膝盖上是一只pad,想来,林辰是在阅读王朝刚整理出宋声声一案的卷宗时意外睡着的。    通常来说,会在读卷宗时睡着的,只有王朝了,但今天,睡着的人却变成了林辰,由此可知,林辰今天是过得真得很心累。    王朝也像是感应到什么,迅速回头望去,然后对他说:“老大,阿辰哥哥睡着了啊!”    刑从连和上车窗,轻声反问:“嗯,只许你平常坐车睡觉,不许你阿辰哥哥睡吗?”    “不是不是啊,我觉得平时阿辰哥哥才不会在你开车的时候睡觉,今天一定是心灵受到重创,太心累了,所以才睡过去的,你要好好开导他啊,听到没有……”    王朝在不停絮叨着诸如“开导啊”、“多聊天”啊一类的的词句,刑从连有些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句,王朝忽然就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听见话唠少年长长叹了口气,对他说:“我真觉得,阿辰哥哥好像一直在强撑着什么,活得非常非常累啊reads;。”    听王朝这么说,刑从连觉得有些好笑:“小王先森,您怎么突然有感而发了?”    王朝压低声音,悄悄说道:“你不觉得吗?我们之前也算是干大事的人对不对,但阿辰哥哥干得事情,好像和我们的完全不同,他遇到的人和事总觉得很容易让人绝望,今天阿辰哥哥还哭了,天呐,我阿辰哥哥居然会哭!”    王朝果然是刚才问林辰原因时被搪塞过去,所以现在在林辰听不到的时候,他做了一大段铺垫,实际上是要八卦林辰为什么要哭。    刑从连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现在这样了。    “人都会哭,也都会伤心痛苦绝望,很正常。”他说。    “老大,你这么说有点冷血啊。”    “毕竟,能解读人心的心理学家有他一个就够了,我们不需要像他一样。”    “啊?”    王朝张大嘴巴,似乎并不能理解他说的话。    “我们不需要永远满怀同情,他也不需要我们同情他,所以,在你把时间花在同情他同情这个世界的的时候,不如想想,怎样才能保护好他们并替他们分担责任。”    夜很深了,匝道上甚至一辆车都没有。    这纯粹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话,刑从连也并没有指望王朝能够迅速明白。    果然,王朝还是很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    “你的智商真的完蛋了啊。”刑从连空出手来,敲了敲王朝的脑门。    “那怎样才算承担起保护好这个世界的责任呢,比如要是我们没法光明正大将李景天绳之以法,就去把暗中把他做掉吗?”    “什么叫做掉,你能文明点吗,现在是法制社会。”    “你下过的类似命令还少吗?”    “会不会好好聊天,揭短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在教你怎么做个男人。”刑从连简直又想揍旁边那个不看脸色的臭小子一顿。    “说真的老大,你别扯开话题,就李景天那个背景,我们要是真查到他的实证,估计到时候一定会和老李硬碰硬啊,你是没看到老李他们家给李景天做的假档案,这种事情都做了,我觉得老李到时候一定不惜引起真・外交争端也要保护他孙子,到时候你准备怎么办?”    “王朝。”刑从连难得义正辞严了一把,“你不是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嘛?”    “我是这么说过呀。”    “那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啊。”    “老大,不是啊,我的意思是,老李这种护短狂魔知道你搞他孙子,你现在的身份处理这种事情会不会很麻烦吗?”    “哎……”刑从连长长叹了口气。    “又怎么了嘛?”    “小王先生啊……世界上,并不只有李景天一个王子。”    “啊?”    “做王子的经验,我比李景天,还是要丰富些的。”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