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124章 四声 36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从流程上说,在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的情况下,他仅凭李景天的人格状况就将之认定为嫌犯,再试图寻找线索来证明李景天的罪名,这并不太对。|林辰深知这可能会带来的问题,但人都是会有态度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觉得自己别无选择。    工作开始得很快。    他像王朝要了许染指控李景天强丨奸一案的全部卷宗,实际上,这些东西是需要一些繁琐的文书,才能从逢春警方那里调阅到。    但有王朝在的话,从他说要看卷宗到他真正看到卷宗,花费了大概不到一分钟时间。    警队休息室里就有打印机和碎纸机,王朝一股脑将上百页的卷宗打印出来,林辰就坐在台灯边上整理完纸张,没有急着翻阅。    “从李景天的病态人格来看,他不可能是第一次犯下类似的强丨奸案,因为像他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忍受得了与生俱来的那些**,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档案里一定会有蛛丝马迹。”林辰看向电脑前跃跃欲试的少年人,说,“王朝,我需要你彻查与李景天有关的所有档案,包括他在新尼的档案和在我国境内的记录,小到抽烟罚款,大到交通肇事,包括没有正式立案的犯罪记录,都彻底清查一遍,看看有没有曾被忽略的案件,那些记录或许可以帮助我们钉死李景天。”    “我明白了!”少年人点点头,转过身就要检索,他敲了没两个字,又突然转头问他,“那老大干什么呢?”    林辰望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心想对方是他的直属上司,也没有下属安排上司工作的道理。    “刑队……”但他想了想,还是对刑从连说。    “林顾问?”    “我们什么时候方便去逢春?”他试探着问道。    “随时可以。”    ……    于是,他的卷宗阅读工作和王朝的检索工作,很快就从警队休息室里搬到了刑从连的车上,期间大概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他们便已经向百公里外的逢春市驶去了。    林辰总觉得,每逢遇上什么案子,他们在刑从连那辆破吉普车上呆的时间,说不定比在家里的床上还要长一些。    因为手头卷宗太多,所以他坐在了后座,换王朝坐在了刑从连身边的副驾驶室里。    刑从连开车很稳,是那种放一杯水在驾驶台上,谁都可能晃不出来的类型。    到了晚上八点多,路上的人流已经渐渐减少,像宏景这样的城市和永川那样的城市,当然是完全不同的。    四周灯光寂灭,白天的喧嚣、网上的骂战,都对这座城市起不了太大作用,路面很暗,越向城外走便越暗,每到这时,林辰总会开始相信,就像白天总会到来、夜晚终将降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真正颠倒黑白。    “我们这么突然去逢春,没关系吗?”    虽然是他提议去逢春,而且刑从连也很坚定支持,但真正上了高速,林辰却忽然想起,他们这样突然的行动恐怕还是会给刑从连带去一些麻烦。    还是那句话,他们明明应该侦查的是安生国际商场的伤人案,现在却一反常态,跑去追查受害者李景天先前已经结案的疑似性丨侵案,这件事如果被人曝光上网,并且他认为,这一定会被人曝光上网,那么不要说是李景天的粉丝,就算普通网民也会对宏景警方此举进行口诛笔伐。    刑从连通过车内后视镜看他一眼,说:“林顾问既然说要去,我们就去,这并没什么。”    “安生国际的案子,没问题吗?”他问。    “痕迹检验有人在做,行凶者使用的人工血浆也有人在查,包括那只夜莺和玫瑰花的来源,都有人在跟着,你放心。”刑从连像是看出他心中的想法,很轻描淡写地说道,“况且,我们去逢春,也是要调查嫌疑人许染的社会关系的,王朝刚还给了两个许染最亲近朋友的电话记录,这是正经工作。”    林辰有些无语,这人确实别他想象的还要更不要脸一些。    虽然他担心刑从连的处境,但逢春确实必须去的。    究其原因,是李景天离开时,对他说得那句话。    他给他留了电话,并说会回国修养。    很显然,李景天这是在挑衅他,他胸有成竹,并笃定自己不会被抓住。    纵然他们找到能钉死李景天的罪名,但李景天人在使馆里,能享受外交保护,更可怕的是,如果问题严重,李景天可以马上买一张机票回国,一但李景天回国,那么他们就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逃脱制裁。    所以现在,每一分钟时间,对他们来说,都非常重要。    林辰揉了揉眉头,打开头顶的阅读灯,一页页翻看李景天性丨侵案的卷宗。    他看到了当日逢春警方为许染所做的检查,看到了密布在许染身上的可怕伤痕和她胸口鲜血淋漓绽开的皮肉,但很可惜的是,正因许染是一个性丨工作者,考虑到她的背景,她身上的伤痕可以被轻易解释为咎由自取或者金钱交易的结果,这本身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林辰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翻到了下一页。    将近十方休息站的时候,副驾驶的少年突然长长地“啊!”了一声。    刑从连吓得差点猛踩刹车,他对副驾驶的不安分子训斥道:“你这是发什么神经?”    “老大啊啊啊啊,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李景天这样的人啊,他明明是个变态啊,为什么一点犯罪记录都没有,这不科学啊!”    王朝把笔记本电脑搁上驾驶台,长长伸了个懒腰,然后转头,对他说:“阿辰,别说什么性骚扰记录了,李景天连违章停车的罚单都没有啊!”    黑暗的车厢内,林辰觉得很不可思议:“你确实查完了?”    “是啊,查完了,李景天他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就像是脱毛的白斩鸡啊,我怀疑他的档案比我们的都要干净!”    “谁都和你一样,档案上全是污点。”刑从连坐在驾驶室里冷冷道。    “老大,骂人不揭短,好歹有些污点还是替你背的锅啊。”王朝当迅速反击。    林辰皱了皱眉,打断他们:“这不太可能,像李景天这样的反社会人格障碍,在他幼年期一定会有所表现,会不会有被封存的未成年犯罪档案?”    王朝咋了咋嘴,像是想到什么,他低头,像是再检索了遍李景天的档案,然后说:“阿辰你等等……你这么一说的话,李景天的档案可能真有问题。”    他说着,把笔记本电脑穿过座椅间的缝隙,递了过来:“你看看,这些档案是不是太干净了一点,好像连版式都一模一样?”    林辰望着那些李景天幼年时的纸质档案扫描件,越看越觉得心惊。    虽然他不清楚新尼国的档案记录究竟是有着怎样的规范,但很显然,书写李景天7岁小学入学档案的人同书写他13岁初中档案的人字体一模一样,六年了,就算是同一人的笔迹都会发生变化,更何况是,李景天就读的小学、初中不同,档案书写人怎么可能是同一个。    林辰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他翻过那一系列的扫描件,发现李景天7岁-16岁的档案文件很有可能被人重新书写过。    他又看向了其中新尼国标准制式的电子档案,电子档案很简略,只是写明了李景天某年某月有什么重大经历,其中事项与纸质扫描件内容相互契合,除了字迹问题外,其实这份伪造档案做得非常漂亮,如果不是仔细调查,根本不会发现其中的异常。    更何况,像李景天这样的“守法公民”,如无意外,新尼怎会去调查他的幼年档案。    而其他国家的警员们,要看到这份档案,必须先向icpo提交申请,再费上九牛二虎之力等待新尼警方同意递交,甚至还有很大可能被拒绝,所以……    林辰看向副驾驶的少年人,林辰大概明白,王朝档案上的“污点”是怎么来的了。    “看来,李老为了孙子,还真是下了一番苦心啊。”听完他的叙述,刑从连在副驾驶里,又掉了根烟,很平静地说。    或许也只有李景天会用这么平和地语气评价一位受家族保护的特权阶级,但看上去,李景天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更难对付一些。    “下面要怎么办啊阿辰!”王朝伸了个懒腰,倒是没有半点沮丧。    “李景天很聪明,既然他的档案被修改过,那么扩大搜索范围吧,他行事不可能天衣无缝,你围绕着李景天曾经的同学、亲人、朋友,查看一下,他们中是否人曾经有过异常的报案记录。”    他把笔记本电脑递回去,对王朝说道。    “好嘞!”王朝干劲十足地点了点头。    于是车内再次安静下来,刑从连因为抽烟,微微开了些窗,车厢里的气味混合着他惯常抽的薄荷烟以及春夏交接的草木味道,令人有些困倦。    不知何时,刑从连打开了收音机。    电台男主播轻柔的嗓音和着夜色流畅出来,他说:“今天发生的流血事件,让大家内心都充满了创伤,虽然我们不知道事实究竟是怎样的,但依旧希望,音乐能抚慰你们,那么,下面一首歌,是李景天先生所在的illi乐队解散前的最后一首单曲,名叫peaceful,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男主播的声音渐渐隐去,柔和的歌声流淌出来。    收音机沙沙的底噪声上,吉他声蓦地亮起,那节奏真是温柔极了,一下一下,仿佛要弹拨进人的心里。    然后,林辰听到了非常清亮的男声响起,那并不是李景天的声音,因为李景天的歌声在柔和中带有隐藏的可怕爆发力,而这个歌手的声音,则透着少年人该有的锐利气息,想来,应该是illi组合的另一人。    李景天的声音,是随后才出现的,他非常低沉地哼唱着旋律,与主唱的声音近乎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不知不觉,他们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他在仔细分辨着歌词的意义,王朝则很认真倾听着那首歌,当然,刑从连依旧在开车。    在很平静的氛围中,突然曲声一变,那是一段极其突兀的□□,仿佛黑夜与白天的交接,背景音中出现了各种嘶吼声音,那是痛苦的反抗的,如同战争中正在遭受苦难人们的□□,又或者是正在平凡生活中遭受苦难的人们。    那段□□几乎没有唱词,只有尖叫,令人难受得无以加复。    林辰将手搭在胸口,他能很清楚感受到尖叫中的绝望与苦痛,仿佛是最真实的惨叫,他从车内的反光镜里可以清楚看到刑从连紧皱的眉头,王朝甚至伸手想要调低音量。    但就在王朝将要碰到旋钮的刹那,旋律又渐渐轻柔了下来,那一刻的来临,如同伤痛口相互抚慰的瞬间,伤口依旧清晰疼痛,但爱意绽现,仿佛枪口开出的玫瑰花。    这让林辰忽然想起,在许染病房前,刑从连紧紧抱着他的那个时候。    歌声不知何时结束。    在难耐的空白时间里,王朝回过头看着他,少年人的眼中,不知何时,溢满了泪水:“这歌真是听得人好难受,但是,确实很好听。”    林辰将手从心口放下。    驾驶室里,刑从连却仿佛不受这种情绪影响,他突然开口问道:“李景天曾经的乐队,是怎么回事?”    王朝被他吓得打了个激灵,然后开始啪啦啪啦敲了敲键盘,很快回答道:“好像是9年前的事情了,景天曾经呆过一支叫illi的地下乐队,那时候,李景天应该还完全在新人期,当时ca娱乐挖掘了他们,不过那支乐队似乎好景不长,在8年前解散,李景天就单飞了。”    王朝翻看着新闻记录,忽然间,一则资料像是引他的注意。    少年敲击键盘的声音都变大了许多,他用了按了两记回车键,突然转过头,用很不可思议地语气说:“阿辰,我好像找到,你让我查的,李景天身边人的异常报案记录了,但是……”    作者有话要说:怕有些朋友不看作者有话说,所以想再说下,113和123章有520和61小番外,大家可以看看……    就是些正文不会出现的剧情,不定期会写写。    (但是不看作者有话说,大概这段也看不到吧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