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121章 四声 33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林辰都在想,如果当时下车追赶许染的人是刑从连,他会怎么做呢?    他或许不会像他那样一言不发,以他的身手,或许早在许染撞翻那个报摊钱,他就会把她扣住,又或者他会大喊,用声音呵止前方追逐狂奔的人们,他会说什么呢,“不许动”还是“站住”?    如果是刑从连的话,或许有更好的方式也说不定……    如果有更好的方式,说不定许染现在正坐在她的对面,她会和他哭诉李景天的事情,他会给她递一张纸巾或者是一杯水,告诉她,一切都会过去,他会抓住那个坏人。    可是,现在呢,林辰的目光向重症监护室中望去。    其实,现在也是面对面的状况,只是现在,他站在窗外,她躺在床上。    一些导管和导线连接在许染身上,她毫无生机地躺在那里,一种浅黄色的药液顺着软管一滴滴注入她的体内,监护仪上的心跳、血压、呼吸指数都暂时平稳,但也只是暂时平稳而已,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命体征消失的警报会再次响起。    林辰望着许染被呼吸机遮住大半的面容,她眉眼边纹路深刻,是那种非常典型的被生活折磨得痛不欲生的长相,明明才25岁,年龄却仿佛真实岁数的倒转。    因为车祸手术,许染颅内压过高,她头上的一块颅骨古瓣被取下,脸上还有褐色血污和黄色呕吐物痕迹,仿佛是那种最粗制滥造的玩偶,因为小朋友在争抢过程中大打出手,而变得支离破碎。    但可惜的是,玩偶和人总是不同的,医生说,病人能否醒来都是未知数,因为卡车二次碾压,病人内脏随时面临衰竭。    总之,那些电影或者电视剧里的经典桥段,都是这样,医生总说,能否醒来要看病人的求生意志,因为在编剧和导演看来,那些故事里必然有这么一个令人绝望又充满希望的段落,才能凸显出戏剧冲突的张力。    但林辰很清楚,对于许染来说,或许不存在那么一个充满希望的瞬间了。    混合着药液的生理盐水一滴滴掉落,仿佛床上那个姑娘流逝的生命一般。    林辰感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木然转头,看到了王朝,少年人的眼眸中满是温柔而悲伤的黑色,他看见王朝张了张嘴,想对他说什么,又或许说什么什么,但是他好像听不清了。    很奇怪的是,看见王朝面孔的时候,在那条人行道上发生的每一幕都再次浮现出来,那时王朝因为要放下电脑,所以下车晚了一些,但他一直有感觉到,少年人在他身后不远处奔跑,风明明也没那么凛冽,可刮在他脸上的时候却透着血腥味道,这种清晰感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他可以回忆起那时的每一幕细节,比如比如天上飘着几张报纸又或者是路人被撞得晃荡的毛绒挂坠,当然,也包括许染被碾压的瞬间,如此循环往复,令人头疼欲裂。    林辰闭了闭眼,耳鸣让他听不清周围的任何声音。    他很清楚,自己正处于创伤后的应激反应期,其实伤害这个东西,对每个人是公平的,无论你阅读过多少书籍、掌握了多少心理治疗技术、会说多么伟大的道理,当伤害来临的时候,该觉得痛苦的时候,那些痛苦一丝也不会渐少。    等林辰再睁开时,他意识到王朝是要同他说什么话。    他看见刑从连带着鉴证科警员从走廊尽头而来,他仿佛在看一出与己无关的刑侦剧,他看着那些身穿制服的警察推开门、走进重症监护室里,他们严肃而认真地在做一些取证工作,闪光灯亮起,有人在拍照,有人在对许染指纹取证,有人简单翻检着许染的单肩包,也有人把先前进手术时医生从许染脱下的血衣放进证物袋里,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如同时间流逝那样有条不紊。    最后,林辰看到有人把一只屏幕破碎的手机交到王朝手里。    他没有抬头,但只是从那细长的指节和关节处因为持枪而磨出茧子上,他就知道,那是刑从连的手。    他低着头,不清楚刑从连有没有说话,耳鸣的症状又暂时消失,病房里安静得可怕。    后来,来人如流水般退走,整个过道里又都没有人了。    他开始听见换气扇发出嘶嘶的声音。    林辰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起码不是这么茫然地站在这里,深陷于ptsd的情节里,深陷于那些不停闪回的画面而无能无力。    他拿出手机,想要看看网络上是否有什么新的消息或者内容,哪怕只是一些很奇怪的娱乐新闻都是好的。    虽然他那么想,可是他潜意识里又非常清楚,自己想看的并不是那些,所以,在所有热门微博第一条里,他就再次看到了车祸现场的照片。    烦躁的柏油马路、堵塞的交通、停驻的人流……    那些褪色的场景又再次鲜明起来,许染躺在血泊里的照片被一张又一张放了出来,虽然那些照片有马赛克,可是记忆不会打码,那些马赛克移换位置,场景又被自动填充完整。    林辰甚至在照片里看到自己的身影。    这仿佛是很搞笑的一幕场景,他看着自己在车祸现场,远远的露出茫然的、空洞的眼神,像是还没有从不知所措中恢复过来,林辰第一次发现,原来他真是很脆弱而且无能,人啊,总是脆弱且无能的。    刑从连回到重症监护室前时,看到的便是那一幕场景。    林辰正用一种嘲讽的目光望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屏幕发出带着浅蓝色的白光,映得他脸色苍白。    他握紧了手里的纸杯,向他走了过去。    等走进了,他才发现,林辰看的根本就是在车祸现场他自己的照片,也是等走近了他才很清晰看到,林辰眼中的嘲讽甚至有了些鄙夷的意味,林辰在自我嘲讽,他觉得自己很无能。    刑从连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事实上,从他赶到车祸现场的时候,从许染被抬上救护车后,他就应该和林辰说些什么。    可他搜肠刮肚,他忽然发现自己真的不是很适合劝人的那种,毕竟,劝人的活,一直是林辰在做,而且林辰总是能做得很好,他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带着抚慰人心的气场,能让你暂时忘记伤痛。    他想了想,他当然可以对林辰说,不要伤心不要难过、这真的不怪你,如此苍白无力的言语他当然也能想到一大堆,但这些都是废话,亲眼目睹惨剧,再次看着生命在自己指尖飞逝,没有人会不痛苦,就算是林辰。    他叹了口气,举起手中的纸杯,碰了碰林辰的脸颊。    林辰感到脸颊一烫。    他抬起头,才发现刑从连不知何时又回来了,走廊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王朝不知去做些什么其他事情了,很有可能是去检测许染的手机。    “你在想什么呢?”刑从连把纸杯递给他,靠在一边的玻璃窗上,这么问他。    林辰凝望着刑从连深绿色的眼眸,他的回答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在想,你刚才为什么要遮我的眼睛。”    现在,他的想法当然是很不正常甚至根本就很不专业的,受害者就躺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可他还在问刑从连,你为什么不让我看车祸现场呢?    这根本就是一种脆弱的试探,这种试探在陷入恋爱中的人之间很常见,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们用这些问题来试探对方的心意,希冀得到什么突如其来的能让自己幸福到冒泡的回答,从前,他当然不会这么幼稚,现在,却像那些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小女生一样,妄图用试探获得希望,并且极度渴从刑从连那里得到一些爱情的回应。    哪怕从刑从连眼中看到一丝动摇或者爱意,对现在的他来说,都是莫大的慰藉,那些小女生才有的对爱情的渴望可以让他瞬间忘却痛苦,因为爱是最好的避难所。    但是啊,刑从连,如果是刑从连的话,当然不是这样。    他的目光依旧沉稳宁静,如同山间很深的水潭,他说:“因为,这次,你不需要看那些。”    “什么?”    “我来看就可以。”    刹那间,林辰明白了刑从连的意思,他说得是在上次许豪真自杀的时候,他来不及赶到他身边,代替他目睹惨剧,那么现在,这些东西应该由他来看。    这虽然不是情话,却胜似情话。    林辰觉得有些好笑,他打开他拿来的热饮,发现那是一杯热可可,他曾经为王朝点过的那种。    “我的一位朋友说,甜食能促进大脑分泌多巴胺,让你能好受些。”    “你那位朋友真有文化。”    “是啊。”刑从连看着他,认真道。    他喝了一口热可可,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你也不必如此,我也不是那种看到惨剧就念念不忘自我折磨的人,我没有拯救全世界的想法……”    “类似的话,我上一次已经听过了,你现在是怎么回事?”刑从连的话其实完全没有严厉的感觉,但大概他真正训斥下属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完全不用加重语气,光是他说“你怎么回事”时的眼神,就足够让人老老实实交代清楚。    “有些ptsd,缓缓就好。”他说。    “你在自责,很严重地自责。”    刑从连很严肃,他犀利极了,一眼就看穿了问题的关键。    “自责是必然的,如果不自责我就有反社会人格障碍了。”    林辰轻轻转动手上的纸杯,他脸上还带着故作轻松的笑意。    但刑从连确实笑不出来了。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林辰。    林辰穿着十年如一日的白衬衣,他袖口挽起,衬衣领扣解开了两颗,露出手腕和锁骨,显得有些瘦削,他颓唐地靠在他身边,握着纸杯,低着头,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    刑从连想起,上次许豪真自杀后,林辰还会跟他说,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圣人无法拯救世界上所有人,所以不会太过自责,可现在的情况与当日完全不同,他很自责非常自责自责到骨髓里都在发痛,如果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换病床上那个姑娘的一条命,他说不定也会非常愿意。    “你完全没有承担这种责任的义务。”他说。    “怎么没有?”林辰几乎是笑了起来,但那几乎不能称之为笑,因为他第一次看见,林辰的眼眶红了,“这完全是我的问题,和许豪真自杀的时候不一样,许豪真的心理问题是我那时无法判断的,但是李景天不一样啊,知道李景天性丨侵了许染以后,我应该第一时间阅读卷宗的,但是我没有,我在干什么呢,我坐在店里吃冰淇淋,我困惑于那些纷杂的网络言论,我完全没有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林辰虽然眼圈通红,但他说得每一句话都那么平静,仿佛是在隔空阐述什么事实,他指责的对象仿佛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平行空间的陌生人。    这种时候,任何的言语都失去效力,刑从连摇了摇头,他接过林辰手里的纸杯,然后单手将人抱住。    那当然是战友间的鼓励和拥抱,可是林辰却和他从前抱过的所有战友完全不同,林辰很恭顺地靠在他的怀里,身体冷得不像话,像一块冰或者没有生机的无机质,他只是听见他不停地在说叙说着自己的心情,如同感情的复读机一样。    “后来呢,后来我完全被李景天吸引了,你知道,对于心理学者来说,这种变态的异常个体仿佛天生对我们有着极端的吸引力,是的,我看着李景天,我不停地一遍又一遍地分析他,从他的指尖分析到他的每一根发丝,我很兴奋,我觉得我抓住了全部的关键,这种骄傲的兴奋感让我我完全完全忽略了许染,我忽略了真正的受害者,这怎么能不是我的错误呢,这就是我的错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林辰沉闷的声音依旧不停地在他耳侧,他听见林辰不停地不停地说,那些低语仿佛都要渗入他的心脏,但很奇怪的是,林辰明明是在自责,他明明是在忏悔那些他所认为的失误,但刑从连却觉得那些话很美,就像红玫瑰红如火,白玫瑰白如雪,善良的人也总是善良到了骨子里,林辰美得他心都快碎了。    最后,在林辰说了很多很多对不起后,沙哑的倾诉终于停止。    那是种非常奇怪的感觉,灯光明亮,四下寂静,他抱着一个同性,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本该是战友间鼓励性质的拥抱变得非常复杂,里面夹杂着心酸、痛苦、绝望、自责种种难以言说的情绪,甚至,还有那时他并没有察觉到的爱意。    刑从连感到自己的肩头一片濡湿,他低头,望着林辰的黑发。    后来很多很多次,刑从连独自回想起那时的的场景,他才意识到,在那个时刻,他应该是很想低下头,亲吻他的发顶。    但那时,他只是说:“我们会抓住他,我向你保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娑椤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722:36:24    娑椤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722:36:31    娑椤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722:37:05    娑椤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722:38:11    娑椤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722:38:36    路不近其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723:11:21    叶天阳家的师父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809:02:55    叶天阳家的师父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809:02:59    夏洛的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815:3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