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114章 四声 26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这时,王朝终于想起要拿回自己电脑。    林辰往后靠了靠,少年人把笔记本搬回自己腿上,用一种风卷残云的速度打开照片/放大检索,并用一些他说不上名字的奇怪软件,过滤完那张舞台上的照片。    最后,他见少年对他摇了摇头,意思是:这是原图,没有任何ps痕迹。    像是被戳破的气球,少年人很沮丧地靠在椅背上,像是想起什么,他从扔在地毯上的书包里翻出了一顶黑色鸭舌帽戴上,然后就不说话了。    “怎么了?”刑从连在驾驶室里这样问道,他们在后座闹出的大动静显然引起了司机先生的注意。    “老大,你骂我吧,我浪费你们调查时间了?”王朝扒着车窗,帽檐压得低低的,他看上去非常沮丧,像那种犯错后主动面壁的大型犬类。    “这孩子怎么青春期情绪波动这么大,要不要给他吃点药啊林顾问。”刑从连转头问他。    林辰只好解释道:“刚才微博上出现一张案发时的照片,有人拍到了那位上台行凶的歌迷,那位行凶者,确实非常非常像先前诬告李景天强丨奸的流莺小姐。”    “咦,终于有人放照片了啊。”刑从连倒是没有什么意外,他通过后视镜看了他们一眼,笑问,“我本来就在等这些照片啊流到网上啊,这不是有线索了么,臭小子为什么这么沮丧?”    “大概是觉得自己推理错误,所以非常沮丧吧。”    “你觉得呢?”刑从连又问。    “我觉得,很有趣。”    心有灵犀一般,刑从连也笑了起来,后视镜里,他的眼眸仿佛在阳光下闪烁的翠绿河水,充满了狡黠意味。    “怎么有趣了?”王朝很郁闷地插入他们的谈话中。    “这个故事讲得太离奇跌宕,总是在我们怀疑什么的时候,就出现证据澄清我们的怀疑。”    先前他们怀疑李景天会装伤情严重时,李景却自己走出了急诊室,当他们怀疑这是李景天雇佣的水军在炒作热度时,粉丝们就找到了割喉的凶手,这节奏实在控制得很棒。    “有人思考得非常周全啊。”刑从连笑答。    王朝于是更不明白了:“阿辰老大,你们是什么意思啊,所以这还是李景天做的吗,可是割喉的不是那个流莺吗,这不是她对李景天的报复行为吗?”    听王朝这么问,林辰只能很诚实地回答:“我也不清楚。”    “阴谋论阴谋论了啊,难道那只是一个很像流莺的姑娘,李景天故意安排他上台割自己的喉咙,炒作热点事件,然后再甩锅给可怜的妓丨女,这样就可以把告她强丨奸的人变成彻底的神经病了,卧槽这心机简直深似海了,但他这是有病吗,为什么要做这些啊?”    “他说不定,确实有病呢?”林辰淡淡道。    “有什么病?”王朝问。    这个问题,他现在确实无法回答,只能隔着鸭舌帽,揉了揉问题少年的脑袋,宽慰道:“其实你这么聪明,不该怀疑自己的。你的每则分析,都是基于切实存在的数据,比我们凭空推论更加可靠,你已经通过大数据得出结论,这背后有庞大的网络水军在推动事件发展,那么,你难道没有想过吗,一个流莺而已,她怎么有能力控制那些水军呢,更别说,你忘了吗,刚才可是有人盗取李景天的手机照片和微博发布了他被割喉的照片,对于一个靠卖身讨生活的妓丨女来说会这么多高端技术是不是太可怕了一些,探讨其中的技术问题,这该是你的强项才对啊?”    王朝忽然又来了精神:“这么说,我没错?”    “查案子嘛,本身也没有错不错一说。”刑从连按了下喇叭,然后开口,“对于我们来说,错误只有两种,第一是将无辜者送入监狱,第二是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哦。”王朝似懂非懂地答道,“老大,讲真你忽然蹦出一点真理的时候,还是有点帅气的。”    “林顾问,还是给他开点药吧。”刑从连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然后吩咐王朝,“少年人啊,还是发挥你的特长吧,首先监控那些发表关键言论和提供关键线索微博,看看发言人的立场和他们平时言论是否吻合,如果有水军号,不用我教你该怎么做吧?”刑从连在一转方向盘,在驾驶室中布置道。    “得令!”王朝捋了捋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帽檐,“但是我们不抓犯罪分子,跑去调查提供重要线索的热心市民,我们会不会被骂死啊老大。”    “你不说,谁知道你在干什么啊少年人?”刑从连踩了脚刹车,又说,“再说,谁说我们不抓犯罪嫌疑人了?既然流莺小姐是我们的首要嫌疑人,那么我们自然要监控她的身份证、□□信息。”    刑从连说道这里,旋即拨通了警队副队长的电话,将布控搜寻犯罪嫌疑人的任务布置了下去。    见刑从连挂断电话,王朝突然醒悟过来:“老大,你不是怕李景天他们会对流莺小姐做什么吧?”    “我这是按流程办事啊小王警官,请不要质疑你的上司。”    话说间,他已经将车拐入一条单行道内,市立医院已尽在咫尺。    虽然作为宏景市最大的医院,市立医院平时人也很多,但今天,医院内外的人流则显得格外密集一些。    李景天标志性的红衣粉丝们或蹲在路边或三三两两交谈,一些很明显是新闻采访车一类的车辆停靠在街边上,让原本就不算畅通的街道变得更加拥挤。    “卧槽老大,人好多啊,我很怕记者啊,阿辰你帮我看看我发型乱不乱?”    王朝就是天生唯恐天下不乱的典型,看见记者,他很快就忘了先前和刑从连的对话,赶忙对着后视镜整理起帽檐来。    林辰注视着前方的记者,来跑新闻的记者,大多是宏景本地媒体,那么记清楚本地刑警队长的车牌号当然是记者们的必备功课。    所以当刑从连的吉普车驶入路口的刹那,就有人反应过来,他们中不少人整装待发,迅速围到了医院大门口,就等着他们撞上包围圈。    “我们还进得去吗?”看着许多要围堵上来的记者朋友,林辰问。    刑从连笑着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已经有记者冲到他们车头前,林辰明显看到他们中有些人嘴里正喊着,“来了来了,警察来了!”    与此同时,刑从连的电话也拨通了,林辰只听他对电话那头的人这么说:“老陈啊,市里医院这里堵得挺厉害啊,好多车在,我们车都进不去了,我们调查其实是没什么关系啦,但万一有什么急救车进不去,这很麻烦啊是不是。”。    围堵的记者越来越多,他们的车速也因此越来越慢,在车库管理员的引导下,刑从连好不容易将车停如车位。    记者们见状,纷纷扑到车辆四周,那情形,让林辰不由得想起一些丧尸片里的场景。    但刑从连显然没有被丧失围城的担心:“老陈啊,那真是麻烦你了。”他说完,挂了电话,回头望着他们,说,“放心。”    林辰挑了挑了眉。    说完,刑从连就大大方方关掉引擎、拔出钥匙、推开车门走下车去。    在他开门的瞬间,记者们此起彼伏的问题已经透过门缝,疯狂地传入吉普车内。    “刑队长,请问警方该如何解释李景天先生屡次被袭事件。”    “刑队长,请问现场安保是否有不到位之处?”    “现在网上有传言,本次李景天先生遇袭事件是上次诬告李景天先生强丨奸的妓丨女所谓,请问两案是否真的有所关联呢?”    记者们的问题,总是这么犀利,但其实比起追查案件真相来,他们大概更关心怎样的报道能获得最大的社会关注度。    林辰推开一侧车门,准备下去,王朝满脸惊恐的抱住背包,紧紧拉着他的衣角。    在下车的瞬间,刑从连替他们挡开一部分记者,林辰听见他非常公式化地答道:“很抱歉啊,案件正在侦查过程中,无可奉告。”    除此之外,他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媒体朋,一定最烦警方这这样油盐不进的的态度,于是有位胆大的手持是宏景电视台话筒的新闻记者上前一步,嚷嚷道:“那我们可要写,警方发言人表示,警方调查毫无进展啦。”    刑从连还是笑:“这样啊,恐怕也不太好吧。”    “那您必须透露给我们一定消息啊,这样我们也好交差啊。”    “哎,也是啊……”刑从连拖长了最后一个啊声的调子,在远方道口,响起交警清道的警笛声。    不知谁在路边喊了一句:“别别贴单子,我们马上开走。”    原本围在它们身边的记者纷纷回过神,向院外的路边望去,毕竟现在事丨业单位都考虑开源节流,出门采访的记者大多是自己开车,要不就是摄影师兼任司机,所以不少违章停车的记者们见有人贴罚单,都赶忙跑回自己的车边,他们边跑边喊:“再停一会儿再一会儿行不行!”    “那我们把车挪一挪,别贴别贴!”    一时间,围堵它们的人少了一大半。    乘记者们分神的当口,刑从连非常灵巧地挡开剩下的一部分记者,带他们挣脱包围圈,进入了医院大楼。    “老大,这个仇我是必须要记李景天身上的!”    纵然刑从连已经把记者支走了一大半,但王朝的黑t仍旧被抓得乱七八糟,要不是他提前把帽子抓在手里,估计他心爱的黑色鸭舌帽一定无法幸免于难。    等真进了住院大楼其实很好办了,保安自然会以打扰病人休息为由,把记者朋友们挡在外面。    林辰站在电梯中,也觉得心有余悸。    老实说,方才围堵他们的虽然是得到消息宏景当地媒体,但无论网络上,还是现实社会中,一定有更多人在等待案件进展,他们讨论着、商议着并不断就此发表自己的观点。    想到这里,林辰再次感受到了那些无形的、却很有可能成为真正阻碍他们调查进展的外部压力。    作者有话要说:经过几天调整,争取把更新维持在晚八点。    感谢:    晃动的叉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5-1208:15:03    密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213:32:39    keats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216:35:27    keats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216:38:00    keats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216:41:30    越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216:51:29    1926378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222:19:29    夕恬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300:00:48    卷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300:05:55    小白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423:50:51    sl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03:13:44    ruini9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12:35:03    叶天阳家的师父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21:23:54    一直换昵称没满意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21:24:06    小白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22:37:59    一直换昵称没满意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721:22:56    番茄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721:35:36    ruini9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815:00:53    seu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821:49:46    叶天阳家的师父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000:20:29    ruini9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023:20:11    淡若晓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023:59:32    有只雀仔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5-2105:27:58    谜一样的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2115:22:41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