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103章 四声 15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在大厅尖叫的人,是正在整理座椅的一位女员工。    在公共场合发生的案件,总免不了被人围观,刑从连看她一眼,对方迅速噤声,尔后默默退开。    可似乎是因为按捺不住心中的惊恐,那名女员工拉住身边的另一位女同事,小声嘀咕:“刚才那束花动了,你看到没,它动了啊,吓死人啦!”    刑从连收回视线,没有再说什么。    他弯腰,从鉴证科警员的工具盒中抽出一副塑胶手套戴好,然后走上舞台,一把捞起地摊上那束绿玫瑰。    包装纸是特殊的丝光棉纸,刑从连拿起那束玫瑰花时,发现它的重量有些问题。    照理,任何花店在包扎花束时,都会在底部放上营养液,以期能让花束保存更长时间,但这束玫瑰花的底部,却似乎没有包上潮湿的营养液,故而重量很轻。    他勒紧玫瑰花下半部包装纸,单手解开细绳,然后再托住花束下部包装,想要将包装分离开来,可在摸向底部的刹那,他愣住了。    恰好这时,林辰从转角走来。    “里面,有什么东西?”大概是觉得他眼神不太对劲,林辰非常敏锐地问道。    刑从连感受花束底部柔软并且温暖的触觉,他想了想,对林辰说:“是很适合你的案子。”    “那一定不是什么好案子。”林辰答。    “林顾问的自我定位真是相当精准。”    刑从连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蹲下身,并招呼鉴证科警员上前。    舞台上很快铺上了一张塑料纸,他将轻轻花束放下,然后缓缓将之与底部包装抽离开来。    有几位警员走上前来,在他身后搭起人墙,以遮挡一些围观群众的视线。    在包装分离开的刹那,像是有人施了什么奇怪的凝固法术,周围所有人都定住了。    林辰皱了皱眉,目光从刑从连身旁的那些警员脸上扫过,他们有人扭头有人闭眼,都纷纷避开了地上的花束,在那些或年轻或并不年轻的脸上,都很明显显露出不忍的神色来,像是见到了少见的残忍场景。    那么,有什么场景,能让习惯了凶杀案的刑警们,都觉得无法接受?    周围忽然又静了下来,又似乎变得极度喧嚣,时间仿佛再次回到那位少女上台的那个时候,场下有人鼓掌、有人尖叫、而李景天,还在歌唱。    林辰踏上舞台,缓缓走到刑从连身旁。    刑从连抬头望着他,他低头,向那束玫瑰望去。    然而,当看到花纸里包裹的那样东西时,他第一反应是可笑,尔后很快,他觉得周围的空气都降了几度,变得非常非常寒冷。    在那束玫瑰花底部,原先该存放营养液的地方,躺着一只鸟。    虽然很可笑,但那确确实实是一只小鸟。    鸟的翅膀是灰褐色的,看上去很像只麻雀,但又似乎与麻雀不同,它的喙被透明胶带缠住,一条黑丝带绑在那只小鸟的身体上,末端还系了个小蝴蝶结,仿佛是一个美好的礼物。    只是那样的礼物,实在残酷过头了。    因为在那只小鸟瘦弱的身躯上,扎着几支玫瑰花,买过玫瑰花的人大概都知道,店家总会习惯将茎叶干末端修剪得很尖锐,为的是能让花朵吸收更多的养分,那么现在,那些娇弱的玫瑰便如利剑般,一根又一根地扎在那只小鸟的身上。    事实上,一只鸟的体内,也并没有太多的鲜血,所以哪怕被扎得遍体鳞伤,在洁白的灯光下,小鸟灰褐色的绒毛上,也只是覆盖着不深不浅的几团血迹。    像是感知到周围有许多人在看着它,突然间,那只小鸟再次抽搐了一下,但这更像是生物死后的自主神经反应,这个反应,也同时证明,这只可怜的小鸟,刚死去并没有太久。    想到这点,林辰再次望向绑在小鸟翅膀上的黑色丝带,那条丝带绑得非常有技巧,它不仅很美,而且恰好可以束缚住这只可怜的小鸟。还有那些尖锐的玫瑰茎,从那位少女上台至今,少说也要过去四十分钟,照理说,这只鸟早该死透,可就在刚才,它还抽搐过……    他心中,忽然有了非常非常不好的猜想,很有可能,这只鸟在被塞进玫瑰花底部时,仍然活着,它虽然被绑住翅膀和喙,却仍旧可以挣扎,而从现在已变得松垮的黑丝带可以推测,它实际上在这束玫瑰花中竭力挣扎了不少时间,那么正因为它可以挣扎着,所以,在它拼命求生的过程中,当有人举起花束时,当这束花摔落在地时,那些绿玫瑰的根茎会刺入它的体内,而它,就是这样,被活活扎死。    仿佛是有带着冰碴的水浸没心脏,林辰只觉得四肢都冰凉麻木起来。    他在刑从连身边,缓缓蹲下,一时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口。    “林顾问的想法,和我一样吗?”    忽然,林辰听到刑从连这么问他。    虽然刑从连只说了“想法”,但他不需要再问什么,就大概知道,刑从连是在问他,你也觉得,这只小鸟,是被用那样残忍的手法杀死的吗?    “是的。”他回答道。    刑从连冷冷笑起,说:“看起来,我们好像遇上了谋杀案?”    李景天生死未卜,那么刑从连说得谋杀案,当然不是指李景天被割喉的案件了,而是指关于一只鸟的谋杀。    这听起来有些可笑,但在这起算不得谋杀的谋杀案背后,却是精美的手法以及残忍到极点的心志,反社会人格、病态心理……    林辰可以用非常非常多的词汇来形容杀死这只鸟的那个人,但一切形容,都只是在做单纯的描述而已,描述有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谁都知道,那一定是个变态,一个极度危险的心理变态者。    那么,有意义的问题就变成,他或者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虽然我知道现在问很不恰当,但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有时,心灵感应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接下来,刑从连就在问他为什么。    林辰望着那只小鸟染着血污的绒毛,缓缓道:“我现在当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罪犯留下这束特殊的花,显然是希望我们发现它……”    “所以?”    “所以,与其说,这束花是送给李景天的,不如说,这束花和这只鸟,是送给我们的。”    刑从连听到这个回答,并不很意外,他很平静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将花和鸟一起放下,并站起身来。    林辰仰头,只见刑从连脱下手套,冲他伸出手,他愣了愣,将手搭了上去,然后被拉了起来。    他们相对而立,他和刑从连,甚至是四周的鉴证科警员,都无言了很长一段时间,像是明明有很多很多话可说很多分析可做,却因为一些太过悲哀残酷的事情,而短时间内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最后,还是刑从连再次开口,他说:“出去走走?”    林辰点了点头。    跟着刑从连下台阶的时候,林辰才发现,王朝一个人在舞台下呆立了很长时间,他伸手揉了揉少年的脑袋,对方才猛地回身。    明明只是一个死去的小鸟,可王朝在回神的刹那,眼眶霎时通红:“阿辰,求求你,我们一定要抓住她!”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