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双程 第37章 美丽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离5.11车祸,已经过去一年了,一年时间不算长,但足以抹平许多痕迹。    如果时间允许,他们现在该做的,就是回过头去,再次调查这场车祸,无论是排查过往车辆也好,回顾调查报告也罢,甚至可以一一核对现场救援人员口供,可是,时间又怎能允许呢?    前方人影绰绰,依稀可见,全副武装的特刑警正在疏导交通。    黄泽这样的人,在不明情况时,或许还会允许与绑匪谈判,但若真被他掌握局势,那么他一定会贯彻铁腕手段,不谈判、不同意、不妥协。    这样的原则,很没有道理,但这本身就是一种道理。无论你基于何种诉求,劫持人质,本身就已经违法,既然你已经违法,那么,你就必须清楚,当你将枪口对准他人时,这个世界上,也一定会有枪口将对准你。    这就是刑从连之所以要保持这种微妙平衡存在的原因,因为他必须保证,这样的威慑是存在的。    林辰想,你真是让我很难办啊,孩子。    车,已在路边停下。    身材颀长的刑警队长率先走下,与刑从连相识的特警走上前去与他交谈,远处的芦苇地里,隐约出现一条小路。    林辰坐在车里,他的手轻抚过屏幕。    过了一会儿,刑从连走过来,敲了敲车窗:“我们走吧。”    “过去要走多远?”    “大概一刻钟。”    林辰看了看时间,离约定的九十分钟时间,正好还剩下一刻钟。    ―――    广袤的芦苇地,是一个太过奇妙的世界。    周围寂静无声,青绿色叶穗在头顶飘荡,这里有鸟鸣,有流水,有新鲜的青草香和忽如其来的野花香气,但这样的寂静与安详,却是最虚伪的假象,因为在这片芦苇丛里某个地方,藏匿着许多枪口,或许下一刻,子弹便会击穿绑匪的头颅,流下满地滚烫鲜血。    时间太紧迫,刑从连甚至没有时间再抽一根烟,他一只手时不时搀扶林辰,另一只手拨开不停倒伏下的芦苇,并且还须在这种情况下,仔细翻阅车祸调查报告。    “刑队长啊,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觉得这次车祸有问题呢?你现在看的这个报告,是经过层层审阅,才会批准发布的。”小交警踩了满脚泥,跟在两人身后。言下之意是,那么多交通事故方面的专家看过,都认为这起车祸纯属意外,你难道比他们还要专业?    林辰跨过一片水洼,松开刑从连的手,站在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在这片芦苇丛深处,有个孩子拿着枪指着另外一些孩子,威胁我们,一定要找出他父亲死亡的真相。”    “这孩子有问题吧。”小交警拨开恼人的叶片,“每年高速车祸死这么多人,生死都是命,怎么就他这么偏执呢?”    “他的父亲,是一位缉毒警员。”刑从连回过头,冷冷说道。    “诶?”小交警提高音量,“你们不会是怀疑,有人想杀了那个警察,顺手就杀了车里其他人?”    “我们确实是这样怀疑。”刑从连答。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听说过,有些缉毒警员被曝光身份,然后全家都被毒贩追杀……”小交警打了个寒战。    听见这话,刑从连忽然回头。    “我们,大概忽略了一件事,他要那些记者到场,恐怕还有其他更重要的理由。”林辰说。    刑从连点了点头,打开手机浏览器窗口,用最简单的方式,在搜索框里,输入了“方志明”三个字。    随着滚动条缓缓推进,答案出现了。    那是一些旧新闻,搜索日期显示,新闻刊发的时间,是在2014年3月-4月间,所有新闻的标题都大致相同……    《永川警方成功破获一起特大制毒贩毒案,新闻频道专访专访缉毒神探方志明》    刑从连挑了其中一条,点了进去,最先出现的,是一张照片,照片中的男人面带笑容,身着警服,看上去憨厚可亲,谁也无法想到,就在这则新闻刊发后一个月,这名警员,便命丧于永川江上,而与他一同溺亡的,还有二十二条无辜生命。    林辰收回目光,望着刑从连刀削般的侧脸,只觉得喉头有些堵塞,很难说出话来。    “这不是意外,这是报复。”刑从连把手机递给跟在最后的小交警,说:“还有十分钟时间,请你仔细看一遍事故报告。”    小路很快便走到尽头,尽头是一片湖。飒飒春风拂过水面,水上野鸭凫水,水底草荇摇曳。    湖边有一幢白墙红瓦的小屋,像是早年看管湖泊的渔人留下的,因为长时间无人居住,小屋虽然看上去又脏又破,但周围毫无遮挡,视野开阔,因此,很难在不惊动屋里人的情况下强攻下来。    不得不说,那个孩子所选的藏身地点非常恰当。    王朝趴在地上,沉浸在与“公路安全分级预警系统”的搏斗当中,忽然间,他感到肩膀一重,有什么人搂着他的肩膀就坐了下来,他吓得差点叫出声,却看见刑从连那张严肃的面孔。    “怎样了?”刑从连没有与他寒暄,很直接了当地问道。    “卧槽,头,您能不能别这么吓我,我还小啊!”    “回答我的问题。”    刑从连声音低沉肃穆,王朝吓了一大跳,林辰恰好蹲下,他赶忙捅了捅林辰,问:“我们头这是怎么了?”    “方志明死因蹊跷,很有可能是因为照片泄密,他被贩毒集团蓄意报复。”    “我靠,一整车二十三条人命啊,交警调查报告里没有半点问题,这怎么做到的?”    听到这个问题,刑从连拍了拍小交警的脑袋,对他说:“问你呢。”    “我……我怎么知道!”小交警很委屈。    “你是我们中间,最熟悉交通事故的人,你刚才已经看过这份调查报告了,告诉我,如果你是凶手,你会如何完成这场谋杀?”    刑从连的目光深邃,令人生不起半点反抗念头,小交警想吐槽的话在嘴边转了一圈,却最终还是自己咽了下去:“我记得,事故报告认为,车辆坠江是因为司机操作失误和刹车系统所致,关于这两点,我们现在都没有任何办法回过头查证,但这两点,又是确定存在的,导致客车沉江的原因……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也有可能,司机并不是操作失误。如果我是凶手,我要制造这样天衣无缝的一场车祸,我就得逼司机自己把车开进江里……也就是说,我需要一辆重型卡车,在高速行驶中,将司机逼靠在最外面的车道上,然后,再用一辆车,在司机车前突然刹车,如果前面那辆车是危险品运输车辆就更完美了,在两车逼迫下,司机会下意识猛踩刹车猛打方向盘,大巴车身都不会有任何撞击痕迹,就会冲出护栏,翻到江里……”小交警闭着眼睛,拼命挠头,甚至显得有些痛苦:“但要完成这一切,我必须确保,大巴内所有乘客……乘客……”    “无一活口。”林辰神色冷淡,替他完成了这个回答。    王朝很快反应过来:“噢!所以阿辰你让我查有没有人篡改后台数据,因为大巴配有自主呼救系统,就算大巴坠江,乘客们都以为,很快会有人来救他们,可是黑心的王八蛋直接篡改了报警时间,他们就是要把所有乘客活活淹死在车里的!”王朝很激动,赶忙把笔记本屏幕移给林辰看,“阿辰你看哦,我早上就觉得,杨典峰他们那个系统用的gps定位有问题,因为没有时间-位置定位,我很难推算出,当时方警官乘坐的那辆大巴车的具体坠江时间,不过我查了系统日志,后台记录的报警时间确实被人为修改过!”    “能查到是谁做的吗?”林辰的目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