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双程 第35章 推断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个世界很大,这里的故事也很多,你要在万千故事中,寻找一个答案,这本就比大海捞针更困难些。    林辰跟在刑从连身后,原想对方说得这么有理,又步履匆匆,大概是要急着去寻找答案,没想到,刑从连却带着他绕过停车场,径直走向管理中心的食堂。    时间过了饭点,食堂打饭的窗口早已关闭,门口的小超市里,猫和看店的老阿姨在一起打瞌睡,连灯都没有开。    刑从连进小超市里转了一圈,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碗刚加了热水的泡面,又是红烧牛肉口味的。    林辰想过去帮忙,刑从连却用手肘敲了敲口袋。    林辰于是会意,把手伸进混血青年长风衣的口袋里,不出意外,摸到了一盒未拆封的烟。    人在烦躁时,大约烟瘾确实会变大很多。他于是耐心地拆开塑料包装,抽出一根,塞进刑从连嘴里,刑从连又转了半圈,让他在另外的口袋里,拿打火机然后微微低头,把烟凑到他手边。    咔擦一声,火苗点燃卷烟,昏暗的空间里,混血青年眼眸低垂,显得睫毛有些长,而被纤长睫毛覆盖着的眼眸,绿意盎然,澄澈如水,这本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动作,林辰觉得心跳突然加快了一些。    他收回手,很自然地,将打火机放回他的口袋。    刑从连深深吸了口烟,忽然就满足起来。他没有说话,很认真在抽烟,然后带着林辰,回到车边。    他把两碗泡面放下,拍了拍引擎盖,拍了拍,问:“自己上得去吗。”    刑从连开的是越野车,底盘很高,林辰有些无语,心想我上不去,你难道还能抱我上去不成,他这样想着,单手撑着盖子,脚踩在保险杠上,坐了引擎盖。    等他坐稳才发现,刑从连为什么要选这处地方。    吉普车所停之出,正对着漫天芦苇,远处有白鹭掠过天际,午后阳光温暖,清风拂面,很适宜很舒适也很惬意。他拿起身旁的泡面,挪了挪位置,让刑从连也跳坐上来。    泡面还是烫的,掀开碗盖时,热气扑面而来,刑从连很贴心递来叉子,两个人就谁也没有说话,开始默默吃迟来的午餐。    等真的吃上两口东西,林辰才发现,自己真得已经饿过了头,鲜辣的汤水和柔韧的面条进入肠胃,紧张和疲惫感,终于被抚平了一些。    “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刑从连吃了两口,忽然开口问道。    风很软,芦苇很青,这句话,也像是再平常不过的闲聊。    “我家在逢春。”    林辰答完这句,忽然想起,对方其实拿出手机,打一个电话,等几分钟,便可以知道他的全部讯息,那么,这个看似不经意的问句,其实是想告诉他,他并没有通过那些调查手段,探寻过他的过往。    果不其然,说完这句话后,刑从连便很安静地继续吃面,没有再说任何话。林辰也这才注意到,虽然只是吃一碗泡面,但刑从连脊背笔挺,他端着食物的手很稳,进食频率也很稳,自有一种不动如山的意味。林辰忽然想起,很早之前老师开玩笑时曾说,吃饭和做丨爱,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那么林辰想,刑从连这个人,确实很可怕。    但是,林辰的感慨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因为刑从连很快就吃完了面,连面汤都喝得一干二净。他把面碗一放,顺势躺倒在引擎盖上,看上去,好像真的要睡觉。    “你们心理学家是不是说过,如果想不明白一件事,就要换换脑子?”    林辰看他一眼,点了点头:“因为思维定式有时会阻碍人产生新的想法,所以……”    他还没有说完,手肘就被拉住,刑从连不知何时支起上身,把他手里的泡面碗拿了下来,放在雨刮器边上,然后不由分说,拉着他一起躺下。    “那来睡一觉吧。”刑从连说。    就这样,林辰很莫名其妙地,被迫躺在引擎盖上,更莫名其妙地是,他身旁还躺着一个男人。    引擎盖还是很凉,吹来的风里,混合着熟悉的薄荷烟草与泡面气息,很干净也很温暖,甚至令人安心,安心到,可以什么都不用想。    林辰觉得有些昏昏欲睡,耳边,却突然想起熟悉的低沉嗓音。    “你不会真的要睡着了吧。”    废话……    “我刚忽然在想,既然他让我们找答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其实是在走投无路后,在寻找警方的帮助?”    林辰微微睁眼:“好像,也可以这么认为。”    “既然他要寻求警方帮助,那么他在报警时,其实就已经把他想表达的事情表达清楚了,按你的话说就是,他已经把所有线索摆在我们面前了。”    “对,是这样。”    “他交给我们的线索,第一是宏景高速,因为毫无疑问的,所有事件都是发生在这条高速路上。”    “嗯。”    “你又分析说,如果他能说服那些人,那么他的理由一定沉重,那么,这个世界上能令人感到沉重的东西,必定关乎生死。所以,在公路上发生又关乎生死的事情……。”    “车祸?”林辰瞬间清醒,“你是说,他想让我们寻找某次车祸事件的真相?”    “如果我的思路是正确的,那他之所以要寻找记者,就是为了公开复仇,他要让那次车祸的始作俑者或者说是幕后黑手身败名裂。”    林辰想了想,觉得这个思路实在很清晰,他于是说:“很有道理,那又要麻烦王朝了。”    “这是他的荣幸。”刑从连说着,掏出手机,再次拨通了技术宅的电话。    王朝很郁闷,真的很郁闷。    “你查一下,到现在为止一年之内,宏景高速上发生了多少起车祸。”刑从连的声音从手机内传来,王朝本就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听到这话,他觉得心更加累,“头,你造吗,就算一天3起车祸,一年内这条高速上就要发生上千起车祸啦。”    “你安静点,听我说。”刑从连盘腿坐起,“首先,排除其中没有任何人员伤亡的事故。”    “嗯……”    “然后,过滤一遍伤亡人士名单,看看里面是否有枫景学校的学生或者老师。”    “诶,头,调数据和排查需要时间,你要稍等我下的。”    “我知道,最后,你还要再过滤一遍所有车祸伤亡人士家属名单,看看家属里是否有15-18周岁少年,如果有,看看他们中,是否有枫景学校的学生。”    “哦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我在高速上啦,无线信号不是很好,你要多等一会。”    话筒里传出了刑从连敏锐察觉到一些异常:“你没有跟老彭他们的车吗?”    “没有啊,彭老大好像已经快到劫持人质的现场了,刚杨经理说反正他回去也没事,就借了辆车送我过去……”王朝随口汇报完,就挂了电话。    刑从连将手机移下耳旁,眉头轻蹙,没有说话。    “怎么了?”林辰问。    “我忽然想起,其实绑匪还送了我们一则线索。”    “嗯?”    “一块车载平板电脑。”    其实最早时候,那名少年,就以无比崎岖的手段,将一块车载平板送到警方手上。但王朝已经仔细查过,除了gps所记录下的行驶路线诡异外,这款车载平板电脑里,并没有任何异常信息。    “你不是曾经说,这块平板,经过了人力所不能完成的复杂诡异路线?”    刑从连与他对望一眼,突然揉了揉头上的板寸,跳下车:“一个人的力量,当然没有办法完成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导航是根据高速公路计算路线,但他却可以跳下高速超近路,然后他只需要将这款平板传递给什么人,然后由那个人传递给下一人,几次传递后,路线当然会变得诡异莫测。”    “有人在帮他。”林辰坐起身来,却没有动。    你究竟想做什么,而你又究竟用什么理由,说服了这些人,一起来帮助你呢?    ―――    刑从连再次将车开上了高速,这次不用赶路,他纯粹是以踏青的姿态慢悠悠开车。    该流逝的时间还是会一分一秒过去,离约定的九十分钟,又近了许多,在时间的洪流面前,再多的努力和思索,总显得杯水车薪。    春风和着青草香气,令人的身心不合时宜地放松下来,窗外是比人还高的芦苇,那名少年,说不定正躲在其中的某一片草里,正和孩子们在一起玩游戏,然而或许下一刻,狙击手的子弹就会击穿他的头颅。    因为没有答案,就没有大团圆结局。    前方的路面被太阳晒出明亮的光泽,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