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双程 第30章 选择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比如在茫茫人海中遇到真爱,又或者在许多导线中剪刀对的那根,这都是在电影里才有的桥段。    但电影的主演总是超级英雄,黄泽想,那一定不是他,他运气没有那么好。    早些时候,把林辰赶走后,他再次陷入一种难言的情绪中。    他并不后悔,哪怕他现在蹲在一枚定时炸丨弹前面,被迫面对或许即将到来的死亡,他也不觉得后悔,毕竟如林辰所说,既定事实的发生,并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他之所以觉得有种莫名情绪,是因为他发现,原来他真的会因为林辰,而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情绪化、不理智,甚至思考方式都变得丑陋,这与他一贯所受的精英教育完全违背,这一切,都因为林辰。    那么现在,当林辰再次要求他做不理智的事情时,他又该怎么做呢?    近百公里外,监控大厅内,林辰静立在大屏幕前方,似乎在等待着黄泽思考后的结果。    “你应该知道,这很危险,而且也有可能,当他剪除那根火线的同时,这枚炸丨弹会瞬间引爆。”刑从连微微侧首,靠在林辰耳边,低声说道。    “我知道,但在还剩10分钟的情况下,让他排去一根雷丨管,也同样危险。”林辰按住话筒,似乎并不想让黄泽听到接下来的话:“而且我很怀疑,那个司机在说谎。”    “怎么说?”    “有三个问题。第一,人在说谎时,会不经意将主语‘我’去掉,他说‘在抽烟的时候’而不是‘我在抽烟的时候’,‘让中途停车’而不是‘让我中途停车’……因为这些事件并非他亲身经历,所以在编造谎言时,这些句子失去失去主语‘我’。”    “这也太牵强了吧,他也有说道‘我’啊。”未等刑从连开口,一直在旁关注事态发展的董事长开口。    林辰点了点头,然后逡巡全场,他的视线落在正拼命敲打键盘的技术宅头顶,说:“王朝,回答我你的年龄,第一次说谎,第二次讲真话。”    “啊?”被点名的技术宅抬起头,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你今年几岁?”    问题来得很快,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时间。    “16啊!”王朝昂首,理直气壮答道。    “我问你今年几岁?”林辰加重了语气,再次重复。    “好吧……我今年18了。”    王朝说完,忽然噤声,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用了主语。    听到这个回答,林辰转头看向刑从连,有些不可思议:“童工?”    刑队长略显尴尬,却只好“他成年了啊。”    董事长还想反驳,刑从连看他一眼,示意他噤声。    “继续讲。”刑从连对林辰说。    “第二,谎言和真实事件的回忆不同,谎言往往有更多的细节并且非常清晰,当我在问他嫌犯是如何劫车时,他的回答非常清晰,并且能很快回忆出‘饮川’这个地名,反观我问询枫景学校老师时,也是用了一些方法,才让他回忆起具体地名。”    “但也不排除,师傅特地记住了他们下车的位置的可能!”    “确实。”林辰点头,然后说:“所以,还有第三丨点,当人们说完一句谎言后,会倾向于认为自己已经蒙混过关,所以当你间隔一段时间,再次询问他这件事时,他会两种反应,愤怒或者是一不小心吐露真言。”    “可是在那么紧张的情况下,你问他已经回答过的问题,他难道不应该生气吗!”    这次,质疑林辰的人,换成了一直在后方观看大屏幕的客运公司经理,杨典峰很气愤地问道,而在他周围,许多工作人员望向林辰的眼神里,也有相同的意味。那是一个被定时炸丨弹绑在客车座位上,只想回家吃一顿热饭的客车司机,对这样的受害者的质疑,总显得太冷漠也太讨厌。    林辰并没有分毫动容,他像是也很认同这些人的观点,所以只是看向刑从连,说话声音很轻也很平淡:“哪是测谎仪的结果,都无法作为呈堂证供,一切对于谎言的判读都不可能百分百正确。”    “假定司机在说谎,也就假定他是劫车犯的同伙,他不会让自己真的被炸死,所以剪断火线反比排除雷丨管更安全。”    “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为什么不告诉黄泽?”刑从连注意到林辰按住话筒的手,忽然问了个与之无关的问题。    “你看,就算在这里,我说司机在说谎,也有这么多人不认同,那又何况是黄泽听到呢?”林辰微微仰头,看着屏幕中,警服笔挺的青年。    “然后?”    “然后……我很确定,如果我认真和他讲道理,他一定不会听,但如果我要求他必须冒生命危险,他一定非常乐意,因为可能让我后悔和痛苦一辈子的事,他一定不会错过。”    刑从连眉头轻蹙,很认真思考了林辰说的话,然后用同样认真的眼神,看着林辰:“但如果我是黄泽,无论如何,我都想知道你所说的这些信息。”    “哪怕你会因为做出错误的选择?”    “对,关于生和死,我希望能自己做出抉择,而不是由别人帮我做出合理的决定。”    林辰回望刑从连,其实他并不很明白这句话的意义,但混血青年的眼神太过坚定,他于是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    屏幕中,黄泽正蹲在司机腿边,仔细研究那颗炸丨弹的构造。    此时,已经有工作人员发来信号,清洗干净的修理工具已被送至车外。    当黄泽转身迈出大巴后,林辰松开按住话筒的手,然后说:“黄泽,继续走,不要回头,我想和你说一些事。”    “林辰,你开着公放是吗?”黄泽走到地上的管钳与铣切工具前面,蹲下丨身,问。    “对。”    “关掉公放,我有话和你说。”    刑从连听到这话,有些不可思议看着林辰。    “嗯。”林辰回望着刑从连,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将通话转为听筒播放,说:“关了。”    “你让我剪火线对吗?”黄泽微微挑眉,轻声问。    “是的,你听我说,我很怀疑……”    画面中,黄泽轻轻笑了笑,他面朝停车场监控,似乎说了一句什么话,下一刻,他摘下耳机,很轻松地放在口袋里,然后弯腰拿起剪刀。    监控大厅内,所有工作人员都倒吸一口凉气。    黄泽的身影很快再次出现,他左手提着再简单不过的修理剪刀,定时器上的红色数字还在不停跳动,时间还有将近9分钟。    “快别让他剪,还有时间,为什么要现在动手!”    监控大厅的人群中,不知有谁喊了这么一句,周围人纷纷响应。    “对啊,对啊,还有时间啊!”    私下低语声声渐渐汇集成洪流。    然而刑从连没有动,他单手按在林辰肩头,    屏幕中,黄泽当然再听不到那些话,也看不到那样的场景。    他没有再看镜头,他非常平静,面容与衣着还是那般一丝不苟,他拿起修理剪,毫不犹豫地,将之卡入繁复的导线中。    有些胆小的女孩直接双手掩面,不敢再看。    咔嚓一声轻响,火线应声而断。    事实上,在监控大厅的所有人,都没有听见这极细微的响声,他们目光所注视的,是巨大屏幕中,那双干燥而稳定的手。    导线断成两截,铜线裸丨露,没有火光与冲天烟尘,炸丨弹并没有发生爆炸,但未等人们悄悄松气,就在下一秒,黄泽退了一步,所有人脑海中都爆发出轰隆巨响。    仿佛江水入海中仿佛大坝泄洪,定时器上的数字正在迅倒退,时间很快从9分钟减少到7分,读秒用的红点疯狂闪烁。    黄泽甚至来不及再多看一眼镜头,就返回车门边,冲在隔离线外守候的记者与少数工作人员大喊。    他的嘴张得很大,手挥得也非常用力,在模糊的监控镜头中,可以看见远处所有人纷纷趴倒,双手用力抱紧头颅。    但是这些,都没有声音,因为黄泽关掉了唯一的通讯设备。所以,停车场发生的所有,都仿佛一场盛大的默片,在数百公里外的大屏幕中上演。    监控大厅内,有人紧闭双眼,有人开始落泪。    时间过得很快,时间又过得很慢。    黄泽再次出现在高清摄像机镜头范围内,他慢慢靠近镜头,画面中,他衣料的纹理逐渐清晰,然而因为靠得太近,他的面容始终不在画框范围。    忽然间,黄泽抬起干燥而稳定的手,下一刻,画面变成了静止的黑暗。    他关掉了摄像机。    空间里,出现了隐约的哭声,林辰怡然静立,他的呼吸和面容一样,都没有任何紊乱。而刑从连按在他肩头的手,也没有重半分。    “王朝,把摄像机最后的画面调出来。”刑从连的声音依旧很稳定,在悲伤的氛围中,显得太过不近人情。    屏幕中,再次出现了黄泽笔挺的衣角,透过他的手与身体间的缝隙,可以依稀看见,司机身上的定时炸丨弹,已读秒完成。    现场似乎有人也意识到这点,他们交谈声逐渐变大,开始是入桑蚕啃叶般的交头接耳声,尔后,声音逐渐变大,从疑惑到庆幸,有人开始鼓掌,有人开始欢呼。    与此同时,原本全黑的画面忽然亮起,只见打开镜头,然后愤怒地扔掉手中的剪刀,三下五除二就把绑在司机身上的炸丨弹拆卸下来。    就在定时器断电的刹那,闪耀着液晶屏突然嘭地一声弹开,黄泽吓得差点坐在地上,许多五颜六色的小彩带溅射开来,在彩带中,刚蹦出的小丑晃晃悠悠,手指几乎要戳到黄泽脸上,黄泽面色铁青,手却伸向了小丑的另一只小手,在那里,摆着一块甜蜜的、有柠檬黄包装的糖果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