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双程 第24章 有钱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人和人,是不同的。    这是句废话,这句废话却告诉我们,对任何人和任何事都不要抱有成见。    刑从连当然不喜欢黄泽,但他对黄泽没有成见。    黄泽很年轻就身居高位,虽然与他的出身不无关系,但黄家是生意人家,并不会在仕途上对黄泽有太大助力,黄泽确实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上来的。    对刑从连来说,不想做纨绔子弟的人,总是值得尊重一下,这是他之所以还愿意找黄泽商谈的原因。    黄泽也确实在思考,他的目光从林辰脸上逡巡而过,问:“是你的意思?”    “这件事危险。”否则我根本懒得搭理你,林辰顿了顿,咽下了后半句话。    “我不可能因为你的看法,就封闭这段高速。”黄泽看了眼正接受采访的姜专家,说:“那才是真正的心里学专家,我需要听专家的意见。”他很认真地说道。    黄泽墨守成规、一丝不苟,这是他会尊重击败一干竞争对手,成为省厅督察的原因。这种个性并不是件坏事,但有时也不一定太好。    他向记者礼貌致歉,把带着姜哲带到林辰面前。    姜哲一听缘由,瞬间炸了:“这就是个青少年叛逆时期的恶作剧,因为恶作剧封闭高速,你开什么玩笑?”姜哲压低声音,不愿让远处记者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他冲林辰冷笑:“我知道,其实你就是想把事情闹大,好再出点名,你以为你还能回到以前的风光的日子?”    他说完,甩手就走,林辰却叫住他:“姜哲,你能为你所做的每一条分析负责吗?”    “林辰,怎么,你还想吓唬谁?”姜哲扭头,见鬼似地看着林辰,“我不能负责,难道你能吗?”    “我可以。”    那明明是句反讽,林辰却回答得很认真,他的声音并不响亮,却很郑重,很令人无话可说。    姜哲语塞:“神经病!”他憋了半天,只能憋出这句。    说完,满头糟乱卷发的心理学专家,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泽耸耸肩,对林辰和刑从连说:“很抱歉,我的专家告诉我,你么你的想法是无稽之谈。”    “黄泽,如果真出事,请一定要通知我。”林辰望着黄泽,这样说。    “你为什么很巴不得出事的样子。”    “不是我希望出事,而是一定会出事,事情的发生,并不会以我的意志为转移。”    林辰说完,他感到刑从连拍了拍他的肩,对他说:“走吧。”    ―――    如果你时间紧迫,又想封闭一条高速公路,那么最快的方式,就是直接去高速公路运输管理处。    刑从连坐在车里,一踩油门,吉普车便飞窜而走。    车里气氛压抑,没有人敢开口,林辰坐在副驾驶上,王朝和杨典峰则在后座,经理像是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黄少这样,您根本就没有必要和他谈!”他说话时,一直看着副驾驶的林辰,像是对提出此事的林辰很不满。    “职责所在嘛,我不说是我的问题,他不听是他的问题,没什么。”刑从连双手紧握方向盘,抽空捅了捅林辰,说:“给我根烟。”    林辰于是在车里看了看,并没见到烟盒。    “在我口袋里。”刑从连微微侧身示意。    后座上,杨典峰看着两人的一举一动,感到自己再次被无视了。    “您就这么走了,黄少这根本就是携私报复,您应该向上级申诉!”他微微加大音量,再次开口。    “我和他计较干嘛?”刑从连像是从头到位都没有把黄泽放在心上,他猛踩油门,迅速超过前方车辆,“生气浪费时间。”    如果黄泽在场,听到这样的话,大概会再次吐血。    宏景高速运管处距劫车案案发地约五十公里,就算刑从连全速行驶,也在将近半小时后,才到达运管处。    在车上时,他已经致电老局长,报告了最新案情进展,希望得到帮助。    所以,宏景高速运管处的人早早就等在停车场。    “刑队长您好,我是宏景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柳行。”    刑从连一行人下车后,一位戴金边眼睛的青年便迎了上来。    “你们董事长呢?”刑从连步履如飞,边走边问。    “董事长正在开会。”柳行打量着刑从连一行人,他虽然态度良好,但语气中还是透着一丝不以为意。    刚才,他在办公室接到电话,听说刑警队长想见公司管理层,并要求封锁高速,他就已经觉得可笑了,市刑警队长是什么级别,竟然敢提出这种要求。现在见了真人,看见那辆破吉普和对方朴素衣着,他就更确定这位刑警队长没有任何背景,既然没有背景,那也只是个普通的公务人员罢了。    刑从连当然感觉到,这位秘书很看不起他。遇到这种情况,以权势压人是一种解决方式,以道理压人,又是另一种解决方式。    “事急从权,就算董事长现在在上厕所,我们也只能硬闯了。”刑从连停下脚步,跟助理先生讲道理……    柳行很无语。    作为助理,柳行当然不能让老板那么尴尬,所以他将刑从连一行人请入办公室,然后借口请董事长,迅速离开。    刑从连一行四人,被晾在办公室里。    宏景高速横贯两省,利润极高,公司董事长的办公室也很是奢华。    橡木地板、红木家具,真皮沙发、玉石貔貅,里面的土豪四件套很是惹眼,唯独不同,是那张真皮老板椅背后,没有挂仿外国名画或是猛虎下山图,而是挂了张巨幅照片。    照片很旧,从各种意义来说都是,它边角泛黄,里面的人穿着八十年代末服饰,正在为高速公路奠基,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照片里的其中几位,已经从高位上退下,因此,照片里的人,也是旧的。    整张照片里,只有一处看上去很新,那是照片右下角一位美丽的女士,那位女士穿了件简单真丝旗袍,长发用一根乌木簪盘起,几缕黑发垂至鬓边,更显得她耳垂如玉、面容素净,她全身上下没有任何首饰,只是怡然静立,却气质高华,仿若天成。    整张照片,仿佛因为她的存在,而熠熠生辉。    杨典峰一进门,就发现这张占据半堵墙的巨幅旧照,他看着照片上的美丽女士,然后下意识地,看了眼刑从连。    刑从连在发现这张照片后,也有些怔愣。    杨典峰在看照片,刑从连在看照片,于是林辰和王朝,自然也一起在看照片。    所以,当柳行回来后,看到的便是四个人排排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照片的古怪情景。    “董事长说,他马上就到。”柳行轻咳一声,打断了认真观赏照片的四人。    “怎么,刑队长对这张照片很有兴趣?”室内一片静默,柳行勉强找了个话题,“这是当年我们宏景高速奠基时的照片,奠基仪式非很隆重,有数位高层领导亲临,更重要的是,公路出资方的一位重要人士,也亲临现场。”这段话柳行像是背了几千遍,他仰望着照片中的美丽女士,开始侃侃而谈。    作为国内第一批投建的高速公路,宏景高速在建设之初筹措资金时曾一度陷入困境,那时,民营资本刚刚兴起,所谓的南北世家也才刚起步……    时任宏景市长为了筹建高速,四处化缘,最后几经周折,来到了传说中的华人第一世家的门口。    据说那天,市长到了那家人门口,进去喝了一杯茶,出来时,就已经拿着可以完成高速建设的全部资金。    “这位美丽的lady,不会是邢小姐吧?”王朝突然举手,很兴奋地说道。    “不,那不是邢小姐,而是邢夫人。”柳行说着,忽然看了眼刑从连,笑道:“说来,刑队长也是姓邢呢。”    “没有啦,我们老大的刑是立刀旁的,和大土豪家读音一样而已。”王朝听了这话,重重拍了拍刑从连的肩膀,“老大,同样姓xing,你为什么就这么穷呢。”    刑从连被拍得一个踉跄,他望着照片中的女士,很意外地,沉默下来。    王朝固然是在开玩笑,但也以此可见,华人第一世家在普通人心中,除了有钱,大概就还是有钱了。    邢家自明末清初开始经商,已绵延数百年,它的触角,几乎遍布世界每一个角落。大至石油矿产,小至油烟柴米,邢家经营一切,但如果是这样,邢家也只是个有钱人家而已。    然而传说中,凡是有华人处,便会对邢家肃然起敬。    那是因为,自百年前战火纷飞时起,邢家便为无数海外华人提供庇佑,直至今日,它依旧经营着海外最大的华人慈善机构,为无数飘零异国他乡的海外华人提供各种便利与帮助。    因此,所有赞誉归结到最后,只剩下一句话:    邢家,真的很了不起。    在一片静默中,大门被突然推开,宏景高速有限公司董事长,大步跨入房内。    他没有理睬办公室里等候的诸人,而是径自在座位上坐下,然后开始接电话。    电话内容大约是等出国考察等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他有一搭没一搭和电话那头的人聊着,似乎并没有放下的意思。    就在这时,刑从连起身,走过去,按断了电话。    “你谁啊,谁让你进我办公室的?”董事长斥责道。    “刑从连,宏景市刑警大队队长。”    或许是因为刑警队长的眼神太过冰冷,董事长在僵持片刻后,终于软了下来:“哦,刑队长啊,请坐吧。”董事长挥了挥手,说:“听说你来找我,是想关掉这段高速?”    “我们判断,那位劫车少年恐怕在今天会有大动作,为了旅客生命安全,希望您能同意,暂时关闭宏景路段。”    “就因为你的判断,就要暂时关闭这条高速公路,你知道股东们要承担多大的损失么!”    “我不知道。”    “你懂什么?!”宏景高速董市长,几乎要把手指戳到刑从连脸上。    “我懂的并不多,但我知道,如果你不愿意在此刻承担责任,下一刻就要承担后果。”刑从连眼底尽是寒霜。    “后果?”董事长嗤笑起来,“刑队长,你不会以为这条公路是你家开的吧?”    听见这话,刑从连心中,莫名升起一种古怪感觉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