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83.五浮 120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v章购买比例:50%,防盗时间1小时    这些情形,都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林辰照例检查完学生宿舍,他将花名册上最后一个空格勾完,然后翻到前页,看着唯一一个未曾勾选的名字。    作为学校宿管,最怕遇见这种情况。    就在五分钟前,他接到学校老师电话,说一年三班的郑小明同学并没有出现在教室晨读,让他去寝室把赖床的小朋友叫起来。    可真正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在检查完寝室后,他并未看到有学生滞留。    宿舍里蓝底白花的窗帘被风吹起,林辰叹了口气,在这里工作了三年,他似乎是头一次遇上学生失踪。    他轻轻转了一圈笔,印象中,郑小明是个寡言少语的胖墩,并没有任何叛逆迹象,况且学校门禁森严,门卫也不会轻易放孩子独自出门,那么,似乎被家长领走或是被绑架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他拿出电话,屏幕上是个未明身份的手机号,归属地在宏景市里。    他接通电话,按下录音键,然后听见拖长调子的慵懒声音从听筒传出:“林先生是吗,请问您认识郑小明同学吗?”    “认识。”    “哦,小明现在在我手上,请戴好钱包,来颜家巷沧水桥认领,谢谢合作。”    对方说完,便干脆利落挂断电话。    林辰望着屏幕上那串号码,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比起头一回遇见学生失踪,他也是头一回遇见如此随心所欲的“绑匪”。    然而他只犹豫了片刻否应该报警,就拿上钱包,坐公共汽车出门。    绑匪挑选的日子很好,树很绿花很红,连沧水桥下的河水,都明亮得仿佛刚擦干净的玻璃。    像是被定位着行踪,他刚走上石板桥,电话铃声便再次响起。    绑匪先生的声音沙哑而镇静:“林先生,请左转,我在第六扇门内等您。”    大概所有绑匪都热爱指挥他人,未等林辰深思关于“六扇门”的冷笑话时,颜家巷六号的门牌就已经出现在他眼前。    粉墙黛瓦,老旧门窗。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他抬头,看见门框里站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    男人左手夹了支烟,右手撑着门框,阳光从天而降,他睡眼惺忪,眼窝却很深,那双眼睛依稀带着点湖水绿,目光很是肆无忌惮,也因为肆无忌惮,而显得潇洒不羁,仿佛这天,这水,这满城春光,都是可以轻易抛弃的玩意。    一个看什么都很无所谓的男人,大概也不会真去绑架一个80斤的小胖子。    林辰很平静地开口:“我来接您屋里的小鬼回去,谢谢您收留他。    他说完,缓缓欠身,但却没有听见想象中的客套回应,他抬头,只见对方把烟塞进嘴里,空出的三根手指贴在一起,并轻轻搓了搓。    显然,刚才那句“带好钱包”并不是在开玩笑。    林辰有些无语,但还是把手伸进工装裤的口袋里,掏出张缺了个角的暗紫色纸币,说:“正好五块钱。”    男人接过钱,再次揣进裤兜,半点不害臊,他抬手吸了口烟,然后朝旁边挪了挪,手却依旧撑在门框上。    林辰微微躬身致谢,从男人手臂下挤进屋内,径自向里面走去。    在靠河一侧的木板床上,他看到一个撅起的小屁股。    “逃学并不是件好事。”    他在床边坐下,伸手捞过装鸵鸟的郑小明同学,把人放在床上摆正,然后弯下腰,拿起地上的鞋子,套在小朋友脚上,继续说道:“当然是男人的话,偶尔犯点错误都可以理解。”他耐心地系着鞋带,并说:“但问题是,首先我不喜欢出门,其次我真的很穷,所以,比起打电话给我,偷偷溜走是更恰当的处理方式。”    他声音很轻,小胖子望着门口还在抽烟的男人,泫然欲泣。    林辰看了眼小胖子,又看了眼似笑非笑的男人,目光最后落在房间角落的一套藏青色制服上。    正常好心市民在捡到走失儿童时,第一反应应该是送去警察局,那么,一位能向小朋友拷问出宿管电话,还亲自等人上门来接的市民,显然并没安什么好心。    林辰收回视线,牵着小朋友的手,转身想走。    就在他要跨初房门的刹那,他听见咔擦一声,然后手腕一凉,腕上多了一副银色镣铐。    林辰看着腿边的小朋友,很无奈地说:“当然,如果你惹了警察,就不要溜了,撒娇卖萌抱大腿会更恰当。”    “林先生真是个妙人,不如一起喝杯茶怎样?”一旁的警官先生慢条斯理开口。    “我并不很适合去警局。”林辰认真想了想,这样回答。    “多去几次就习惯了。”对方笑着说。    ―――    有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进过警局,更恰当的说法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进过警局的审讯室。    所以,如果能靠撒娇卖萌解决问题,就千万不要把事情闹大,毕竟警局的审讯室,总是很阴森很压抑。    窗上会拦着铁条,正对你的墙上,会贴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几个大字,正气凛然的警察会要求你把事情交代清楚,同时,你还有可能被很多人悄悄看着。    张小笼是宏景市刑警队一名普通女警。    她此刻正站在单向玻璃外,监控审讯室里那名嫌犯的一举一动。    她时不时低头,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或许是因为太认真,直到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传来,她才意识到身边不知何时来了两个人。    “怎么样了?”    张小笼扭头,看着新队长英俊的侧脸,然后很没出息脸红了,但作为受过严格训练的警校学生,她迅速调整了心态,汇报道:“队长,您带来的人已经坐了一个小时十三分钟,他就那么看着照片!”张小笼赶忙看了下表,又唰唰翻了两页笔记,“按您的要求,没人跟他说话,就半小时前有人进去送过水,但他没喝。哦,他看得最多的照片是第三张,真的很奇怪,队长,这人一定有问题!”    小姑娘按了两下圆珠笔,看着审讯室里那个青年,有些激动地说道。    老实说,张小笼其实对那名青年没有任何恶感,毕竟对方是她很喜欢的斯文款。    青年人发色很黑,眼瞳更是黑得深不见底,他有些瘦,身材也并不高大,但或许是那平静的面容又或许是那认真的眼神,让他显得郑重而安稳,仿佛山间的松又或是湖边的竹,风一吹,便有干净至极的气息。    如果只是这样,那真的完全没什么可疑,可他在审讯室里坐了这么久,就真的只盯着三张照片看,不吵不闹,连头都不带抬,正常人哪有这么好的耐性?    所以果然还是不正常吧!    张小笼这样想着,她的目光也随之看向桌上的那三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上,是位面色安详的老人,老人躺在床上,穿宝蓝色寿衣,看上去好像只是陷入了沉睡。    第二张照片显示,老人所躺的位置是太平间,因为他身边还摆放着一具具蒙白被单的尸体。    如果说,前两张照片有些森冷,那第三张照片,则显得诡异。    前两张照片中的老人平躺在一间商铺里,老人双眼紧闭,穿一件藏青色旧制服,他躺在地上,身边是点点血迹,如果你仔细看照片便会发现,老人一侧的口袋里,流出了满地白沙。    ……    如果照片摆放是按时间顺序,那就是说,原本躺在医院太平间里的老人,不知因何原因,被人从医院抬到了闹事街头。    普通人显然不会有这种癖好,如果这不是医闹,那就是大麻烦。    但无论是什么麻烦,那都是警方的事情,好像和他这样的小宿管也扯不上什么关系?    林辰沉思着,审讯室大门被吱呀一声推开。    他抬头,只见一位女警在他面前坐下。    “林辰,9月7号下午1点到3点间,你在哪里?”    女警官嗓音清脆,甚至还没来得及翻开文件,她就已经把话问出了口。    “在市实小宿管站里。”林辰又看了眼照片,审视着面前的女警,缓缓答道。    女警官长得很漂亮,长发乌黑,耳垂白皙,而在那双圆润洁白的耳朵里,还塞着枚小巧的无线耳机。    “有人能作证吗?”女警赶忙打断了他,又继续补充道,“你说你在宿管站里,谁能作证?”    “你说的时间里,我一个人在宿管站,学生们都在上课,的确没人可以作证。”    林辰答完,很明显看见女警有些郁闷,她低头按了按笔,照着笔记本上的问题继续问询:“那,你近期没有去过第三医院?”    显然,这是有人提前写好了问题,派手下人来问口供,那么领导当然就站在单向玻璃后,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只是为了一具被移动的尸体,显然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    “告诉我,为什么抓我?”林辰打断了女警的问题。    女警眼神游移,下意识看向审讯室一侧的玻璃墙。    林辰向前靠了靠,大概明白这具体是为了什么:“我听说,最近在第三医院的太平间里,总会出现穿戴整齐的男尸,尸体边总会出现一把白沙。”他盯住女警的眼睛,然后靠回椅背,“这事情古怪之极,如果市局觉得棘手,大概会求助两种人――一种是道士,另一个是心理学家……所以,你们的合作单位是h大没错吧?”    张小笼瞪大眼,看变态似地瞪着林辰,忽然间,她按着耳麦,似乎从里接到了什么指令,她噌地站起来,掉头就走。    林辰侧了身子,对准单向玻璃,淡淡道:“出来吧,别藏着了。”    片刻后,审讯室的门被再次打开。    一个身材微胖的男子推门进来,他左手提着热水瓶,右手拿着刚洗干净的瓷杯,他把杯子放在桌上,从口袋里掏出纸包茶叶倒进杯中,然后迅速倒入热水,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做完这一切,他弯下腰,很恭敬地把茶杯递出,声音有些颤抖:“师……师兄……”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