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71.五浮 108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v章购买比例:50%,防盗时间1小时三年来,冯沛林一直在观察林辰。    天气晴朗时也好,阴雨如注时也罢,冯沛林总是安静地坐在窗前,看着对面宿管站里,比他更安静的那个年轻人。    他或许会看林辰读书写字,又或许会看林辰和小朋友们交谈。    不论林辰做什么,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总有一对目光如影随形,如芒刺在背,又或者比芒刺更可怖。    想到这里,刑从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带着一本书、一封信和一捧沙,他回到了警局。    警局里那场生硬的寒暄早已结束,气氛很冷也很平静。    林辰在椅子上浅眠,他的身上,盖着一件警服。    那件警服上银星闪耀,黄督查穿着白衬衣坐在旁边,左腿搭在右腿上,正翻着手里的笔记,而他另一只手里,则端着杯温水。    刑从连愣在门口,屋子里有那么多椅子,黄泽偏偏就坐在林辰身边。    黄督察偏偏又坐得如此自然,仿佛他理应就坐在那里。    刑从连有些不开心。    付郝从刑从连身后钻了出来,看了眼办公室里的情形,赶忙把愣在门口的人拉进了屋。    林辰恰好睁开了眼。    见他们回,他站了起来,顺势把身上搭着的衣服挂在扶手上,并没有看黄泽一眼。    “我发烧了,需要退烧药。”    林辰语气虚弱,请求也很生硬,想要离开警局的目的太过明显且毫不遮掩。    黄泽在座位上笑了起来,放下手边的笔记本。    就在刑从连以为黄泽会说“公务时间禁止处理私人事宜”一类的话的时候,他却听见黄泽说:“记得买阿司匹林,他对大部分抗生素过敏。”    刑从连于是更生气了。    ……    或许是台风即将登陆,整座城市笼罩在风眼之下,雨反而停了。    林辰脚步虚浮,却坚持步行,刑从连拗不过他,只得走在他身边,付郝很心虚地走在最后。    足音落在淌满雨水的青石板上,踢踢踏踏,粘粘腻腻。    虽然心里的疑问已如雪球般越滚越大,比如黄泽与林辰究竟是什么关系,又比如黄泽的态度为何有180度大转弯,但刑从连并没有问那些闲碎的八卦,他从怀里掏出证物袋,递给林辰:“冯沛林给你留了一本书、一封信和一把沙,你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    林辰有些怔愣。    但怔愣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冯沛林给他留了东西,而是因为刑从连居然没有问他与任何同黄泽有关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热爱探寻他人**,很少有人能按耐住心中对那些隐秘事情的好奇之心。    林辰抬头,望着刑从连,非常真诚地说:“谢谢。”    刑从摇了摇头,继续道:“从他办公桌窗口望出去,正好能看见你的房间。”    林辰听到这句话,当时站在原地。    “他在看我?”    “他应该就在看你。”    因为高烧,他脑海中的片段如蒙太奇般浮掠而过,那些洁白的沙盘、诡异的街市、雪白的床单、鲜红的血迹,一帧帧切换,令人非常混乱,也非常痛苦。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一切画面都回到最初的原点,久到檐上的雨滴都快落尽。    他把证物袋塞回刑从连手里,重新迈步。    刑从连看着林辰的背影,微微眯起眼。    林辰的样子,显然是想起了什么,又显然是什么都不愿说。    他于是只能冲着林辰的背影开口,虽然不愿意,但也必须装作咄咄逼人起来:“于燕青给你写信,冯沛林每天看着你,我可以不问你的过往,但与这件案子有关的事,你都必须说清楚。”    他的话很直白,林辰的脚步也理所当然停下:“刑队长需要我交代什么?”    林辰背对着他,在前方问道问。    “你是否认识冯沛林?”    “不认识?”    “那他为什么留这封信给你,信里的白沙到底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因为我房间里有沙盘,他想让我知道,我所作的一切分析,只不过是他想让我看到的东西而已,他在向我挑衅。”    “他为什么要向你挑衅呢?”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刑从连很无语,“三年多了,他每天偷窥你,制造谋杀案,向你挑衅,你却不知道为什么?”    刑从连的话很不客气,他也做好了林辰很不客气回应地准备,林辰微微转身,脸上却出现了笑容。    那不是嘲讽、生气时的讥笑,而只是很单纯的在笑,仿佛刑从连刚才的问题,非常非常有趣。    “刑队长,您可能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想挑衅我的人,无论是心理变态者也好高智商罪犯也罢,真的非常非常多,如果我需要在乎他们每次向我挑衅背后的动机,那我可以不用活了。”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刑从连顿时哑口无言。    “为什么?”他于是只能问出这三个字。    “因为我曾经,真的非常有名。”    这是一句骄傲的话,但从林辰嘴里说出来,却没有任何夸耀意味。    反而显得很诚实,诚实得可爱。    如果是一般人,听到这样的话,大概会大笑,但刑从连确实不一般,他点点头,很认真地说:“我想也是,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聪明的人。”    他的眼睛很好看,低垂着眼凝望你的时候,湖绿色的眼眸仿佛深邃如海。    毕竟是有异国血统的男人,夸人的时候,有特殊的种族优势。    林辰的脸,很没意外地红了。    这是件尴尬的事,毕竟前几秒,他的语气还很冲,差点和刑从连吵起来,几秒后,却被夸得脸红,显然太没有定力了些。    自己开的话题只能自己扯开,所以,他轻咳了一声,问:“时间很紧迫,我想冯沛林恐怕要自杀。”    “于燕青自杀了,冯沛林也要自杀?”    “于燕青只是受冯沛林操控的一枚棋子,冯沛林恐怕是利用她完善自己的想法。”    “什么想法?”    “人可以通过关于死亡的训练,来克服死亡的恐惧,这是我们先前得出的推论。”林辰顿了顿,接着说:“而我之所以认为于燕青不是幕后凶手,是因为她并没有充足的作案动机。”    “但是冯沛林有?”    “对,男孩都有恋母情结。如果我没有猜错,冯沛林应该成长于单亲家庭,他的母亲冯雪娟一手将他带大。你知道,孩子的扭曲,往往与家庭脱不了干系。如果我还没猜错的话,冯雪娟应该有极强的控制欲,必须要求儿子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    “说起来,你们学校的老师好像是说,冯沛林每到规定时间,都会给母亲打电话,这是因为冯雪娟的要求?”    林辰点了点头:“这样的控制会导致两种结果。”    “什么结果?”    “第一种是极度叛逆,第二种,是极度顺从,将母亲当做神,尊崇她的话如同尊崇神的旨意。”    刑从连都忍不住打寒颤。    “如果你是冯沛林,你的女神临死前摔成肉泥的惨状被别人看到,你会有什么想法?”没等他表示这太重口,林辰又接着问道。    虽然很想吐,但刑从连必须承认,如果他是冯沛林,自己敬若神明的母亲惨死于他人面前,他确实有杀人的冲动。    “就算冯沛林是因为母亲死前惨状被无关人等看到,所以他想把这些人杀掉,但他为什么他要利用于燕青,为什么还要设计一个个步骤,克服死亡?”    “这当然是因为他怕死。”林辰看了刑从连一眼,好像在说你的问题太白痴了。    “冯沛林玩死人玩得不亦乐乎,还怕死?”    “准确地说,是冯沛林的母亲冯雪娟怕死。”林辰说了很多话,嗓音沙哑,音量也逐渐变轻,“还记得于燕青打扫的病房吗,那里是肿瘤科。而冯雪娟得的是胃癌,这是最令人痛苦不堪的疾病之一,她自杀,是因为她忍受不了癌症的折磨,更忍受不了一步步走向死亡的感觉……”    “所以他其实是在利用于燕青,研究怎么能让人减少面对死亡时的痛苦?”刑从连反应很快。    “这么看来,他的研究很成功啊。”付郝忍不住插嘴,“于燕青很干脆地自杀了。”    “那么,冯沛林呢?”刑从连问。    “他的一切研究,都是为了自己能平静地走向死亡。”林辰的视线落到很远的地方,“我们之前认为于燕青的死亡训练有四步:靠近尸体、观察凶案、亲手杀人、自杀,但如果换做冯沛林,这个训练应该是五步。”    “靠近尸体、观察凶案、亲手杀人、帮助并观看于燕青自杀、然后自杀?”刑从连脱口而出。    话既出口,他又觉得这里面有些问题:“可,冯沛林杀了谁呢?”    “你们可以查查,是否还有被警方遗漏的凶杀案。”林辰不以为意道。    如果林辰想让你相信一件事,那么你一定会深信不疑。    刑从连当然信任林辰,所以他迅速掏出电话,致电王朝,要求调查近几日内遗漏的凶杀案,并排查冯沛林可能出现地点的所有监控视频。    尔后,他又给交警部门打了电话,请求通力合作,在全市范围内布控,追捕冯沛林。    几通电话下来,刑从连落在了后面,林辰竟然在他身边陪着,反而是付郝,很缺心眼的一个人走在前面。    见他终于挂断电话,林辰问:“怎么样?”    “大海捞针啊,最近旅游节,警力本来就有限,我们需要更多时间。”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林辰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蓦然抬头,他说,“我可以负责让他出现,地点你定。”    他声音虚弱,却认真的可怕。    后来,刑从连想,如果那时他能发现林辰的异常,或许就不会有之后那么许多的故事。    但很可惜,林辰并不会给他这样的反应时间。    “不相信我可以请冯沛林现身,那我们做个试验吧,我中午想吃天星居,你请客。”林辰看了眼付郝的背影,对刑从连低声说道,说完,他迅速走到路边的小店。站在柜台前,花一块钱买了六个星球杯。    刑从连接到林辰递来的星球杯时,还呆立在原地,并没有搞懂林辰想做什么。    他却看见林辰快走两步,追上付郝,将剩下5个星球杯全放在付郝手里。    “诶,师兄?”付郝诧异地看着手里的小零食。    “你最近表现不错,这是给你的奖励。”    林辰眨了眨眼,见如此生动的表情出现在林辰脸上,付郝恍然大悟。    “你别这样啊师兄,搞得也想老爷子了,我要哭了啊。”付郝边说,边撕开星球杯,“你一块钱买了几个?”    “六个。”林辰说着,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颜,在阳光下,细微却艳丽。    刑从连在后面看呆了,他忍不住勾起付郝的脖子,凑过去问:“谁是老爷子啊,这是什么梗?”    “老爷子是我们的导师,他老人家最喜欢师兄了,每次我们论文写得好,他就给我们买星球杯做奖励,但是我们学校小店老板看他年纪大了,就欺负他,每次都卖他一块钱5个,老爷子还一直以为自己占到了便宜,其实那东西一块钱可以买6个。付郝边说边笑。    林辰依旧在笑,气氛很轻松很闲适:“等下去哪里吃饭?”他貌似不经意地问道。    “天星居。”付郝飞快回答。    付郝的回答很轻松,但这句话在刑从连听来,却不啻于一道惊雷,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林辰,戳了戳付教授的头顶,张了张嘴。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