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67.五浮 104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v章购买比例:50%,防盗时间1小时他说不由分说,就把车开向与市实验小学相反的方向。    望着窗外流逝的霓虹灯影,林辰总有种被警察绑架的感觉。    等车再次停下时,他们已到了市里最著名的大排档一条街。    “今天冒昧请您到警局协助调查,我内心万分愧疚,请千万答应让我请您吃顿便饭。”警官先生扭头,极为真挚地对他说道。    林辰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任谁面对那般诚恳的言辞,在短时间内都找不到恰当的拒绝理由。    反倒是付郝用了拍着椅背,嚷道:“今天你耽误我师兄一天时间,光吃大排档赔罪,老刑你能不能要点脸?”    “大排档怎么了,现在小龙虾都要6块钱一只了。”刑从连满脸肉痛地说道,“案子没破啊,这个月的奖金都没了,必须提前省点。”    上回是请喝茶,这回是请吃饭,但幸好不是牢饭。    虽然台风将至,但宏景的夜市依旧开得很好。    霓虹灯下,烟雾都被着上了迷离的光色。    虽然嘴上吐槽近来小龙虾价格飞涨,但刑警队长还是很豪气地要了6斤麻小。    一时间,白色塑料桌被鲜红的麻辣小龙虾占满。    四周是杯盏交错的热闹声响,大排档老板在油锅里撒了一大把辣椒,呛人的白烟飘得到处都是。    付郝环顾四周,被呛得连连咳嗽:“好歹是有身份的人,你能有点品位吗?”    林辰抬眼,只见刑从连岿然不动地与小龙虾战斗,非常认真专注。    听到付郝的质疑,刑从连只是端起啤酒瓶,与之轻轻碰了下,严肃道:“麻小是国粹,再吐槽麻小和你翻脸啊。”    林辰闻言挑了挑眉,伸手剥了个花生,然后端起一次性塑料杯,喝了口啤酒。    从刑从连的角度看过去,林辰好像也没那么难搞。    他剥虾壳的动作很认真细致,喝啤酒的姿势也没有半点故作的矜持,街灯昏黄,他眼神清澈明亮,嘴唇因为麻辣小龙虾变得有些红润。    “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刑从连举起杯,与他轻轻一碰,问道。    “我不知道。”林辰喝了口酒,回答得很干脆。    “医院的事情无所谓,就算是有些神经病把死人摆个pose,这种案子都够不上立案标准,可如果再加上菜场的尸体和刚才摔死的市民,这些事情加起来,可就不那么简单了吧?”    林辰被盯得有些吃不消。    毕竟刑从连的眼睛本来就好看,睫毛长度又有天生种族优势,因为仰起了头,还勉强可以在他胡茬覆盖的脸上,分辨出侧脸的轮廓来。    不得不说,刑从连确实非常英俊。    林辰移开视线,刑从连见他没有回应,依旧锲而不舍:“那你能给我讲讲,怎样的人,会喜欢玩弄尸体?”    “心理变态。”林辰很理所当然地答道。    “当然是变态,不变态还能搞这?”刑从连敲了敲桌。    “所谓心理变态,是指人的行为偏离社会认可的准则,你必须追溯行为背后的产生机制。”大概是倍轻微的酒气侵袭了神经,林辰鬼使神差给刑从连解释起来:“造成这样行为的原因,大概有三种。第一种是仪式,它代表了某种诉求。第二种是幻觉,出自于大脑错乱的神经元活动。”林辰顿了顿,好像在考虑第三种可能性,“第三种,也是最难以捉摸的一种,这是犯罪行为本身的一个环节。”    “犯罪行为本身的环节,什么意思?”    林辰看向原初,厨师在油锅里倒下细密的配菜,香气翻腾:“或许是土豆丝,或许是青椒,谁知道这盘菜,到底是什么呢?”    他的话十分隐晦,刑从连却像得到了点拨。    警官先生拎起外套,说走就走:“走,去医院看看。”    付郝反应更快,刑从连还跑出没两步,他就冲上去勾住刑从连的脖子,大喊:“又想逃单是不是!”    “付老师付老师,我真没钱啊!”    “老子明明在你钱包里那张黑色信用卡呢,别以为我不知道,金卡往上才是黑卡,你这个死土豪!”    “那是马克笔涂黑的道具啊!”刑从连很无辜地说。    刑从连被付教授强硬地拽回酒桌,可等他们回到桌边时,周围已经没有了林辰的身影。    付郝要去找人,刑从连却一把按住他:“老付,你老实告诉我,那到底是谁?”    “我师兄啊!”付教授理所当然地答道。    总之,这个问题,基本上问了等于没问。    刑从连当然也很想深入问一些诸如:为什么你已经评上副教授了你师兄还在小学当宿管,或者你师兄明明很牛逼的样子为什么还扭扭捏捏不提供破案线索之类的问题。    但他终于还是没有问,毕竟这么刨根问底实在是太八卦了!    在付教授的威逼下,他终于还是付了小龙虾的钱。    夜晚的天气已比白天差了许多。    树影幢幢,或许是台风将至,气候变化极快,空气中有湿润的水意,雨也似乎要淅淅沥沥下起。    林辰回到学校,和门卫打过招呼,移门喀拉喀拉挪开,他的手机声也随之响起。    屏幕上是个陌生号码,林辰看了眼来电地址,接电话的动作有些许迟疑。    电话接通前三秒,两边都有数秒沉默。    “陈先生,您好。”林辰靠在门卫室后墙上,单手提着电话。    “林辰,你还是这么不安分啊。”电话那头声音很冷,并且拖长了语调,因此听起来非常残酷。    “如果向您汇报的人足够仔细,一定会提到,我是戴着手铐被带到警局‘协助调查’的,这说明我并非自愿,希望您能够理解。”    “听说你现在在做宿管?”    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理睬林辰的解释,反而变换话题,显得更加居高临下。    “是,在您的施压下,这是我勉强能找到的,最体面的工作。”林辰微微垂首,他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    “哈,没想到当年永川大学的林辰也会有今天,你现在,过得苦吗?”    “是,我现在过得很苦、很穷,失去了梦想和人生目标,每天像一只卑贱的蝼蚁,如您所愿。”    林辰熟知男人想要听的话,他每说一个形容词,电话那头的喘息声便粗重上一分。    但他虽然那样说,表情反而很轻松。从门卫室传出的稀薄灯光轻轻落在他身上,他的衣衫宛若透明。    “你不能再害人了!”    “是啊,也是多亏了您。”    “啊,说起来,你最好离你愚蠢的警察朋友和你的好师弟远一点,万一你又害死他们,岂不是又要忏悔很多年,你这样的人,怎么配有朋友呢?”    “好。”    他话音未落,电话便被挂断。    雨下了起来,落在他的发丝和肩膀上,带着初秋的凉意。    像是掐着点一样,在他走进宿舍楼后,暴雨就如期而至。    雨很大,噼里啪啦的雨点落在树木和叶片上,发出巨大的,仿佛野兽呼嚎般的声响。    林辰转身上楼,按照管理预案,准备将学生们统一安置起来。    实验小学的寄宿学生本就不多,并且大部分孩子都被担忧的父母们提前接走,所以留下来的孩子也就十几个。    他和另外的宿管挨个宿舍敲了门,清点好人数,帮孩子们整理好书包及换洗衣物,一起带到早已准备好的大宿舍里。    宏景的孩子,也不是第一次遭遇台风,因此没人显得过分担忧。    大大小小的孩子聚集在两间大宿舍里,或许是宿舍一角摆放的零食和饮用水,让窗外不见五指的黑夜和怒号的风声,都显得不那么可怕了。    将近天亮时,孩子们都才再次安睡,林辰与值班的宿管打过招呼,回到自己的房间。    风越来越大,雨却好像暂时停了。    屋外,芭蕉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硕大的绿色叶片哗啦啦抖动,在墙壁上投下凌乱的阴影。    他打开灯,白色的光瞬间照亮这片狭小空间。    这里除了书桌和床,便再没有其他任何家具。    书桌前的窗不知何时打开了,书面被雨水打得湿透,变成汪洋一片。    然而,就在那片汪洋里,似乎飘着一艘粉色的小船。    那似乎是一封信,被折成了爱心形状,林辰快走几步,从水里捞起那封信。    信封被雨水浸得湿漉漉的,林辰看了眼信封上自己的名字,内心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摸索着信封边缘,想要将之拆开,然后他摸到信封里面,似乎有团**的东西。    那东西很硬,又似乎很绵软……    林辰飞快拆开信,映入眼帘的,是一团粘附在信纸上的沙。    沙的颜色洁白无瑕,却在被雨水浸泡后丑陋地凝固在一起。    林辰皱了皱眉,在房间里找了个塑料袋,轻轻将信纸里的白沙掸落,底下模糊的字迹逐渐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首诗,字迹边缘早已模糊,黑字柔软化开,好像丝丝雾气卷缠在整张信纸上。    望着那些模糊的字体,林辰突然感到,有一股凉气顺着他脊柱,缓缓弥漫到头顶。    临走时,林辰又被他拉着说教半天,最后,还是刑从连出手,强行将人拖下车,送入车站。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