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66.五浮 103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v章购买比例:50%,防盗时间1小时伴随琴声鸣响,电视画面逐渐转亮,一片翡翠色的河水缓缓出现在画面中。    河里有几只小鸭子在玩水,它们摇头晃脑,像是急着赶回家。    “一、二、三、四、五、六、七……”    稚嫩的童音压过了清脆的琴声,一位牵着孙儿的老人出现在石拱桥边,小男孩脚步未稳,一遍遍数着台阶上下,格外兴奋。    镜头移向小桥另一侧,有位背双肩包的旅人站在桥边,他愣了片刻,随后念出了拱桥石柱上的楹联:“春入船唇流水绿,秋归渡口夕阳红。”    旅人的声音悠远好听,令人只觉得齿颊都是香的。    尔后,旅人渐行渐远,镜头随着旅人的足迹,来到一片开阔江面边,江水气象万千,汹涌澎湃。    镜头扫过横跨江面的大桥,最后落在“太千桥”三个字上。    配乐骤停,女主播俏丽的脸庞再次出现。    “下面播报一条紧急新闻,本月10日,市区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事件,嫌犯冯沛林,男,37周岁,警方提醒,此人极度危险,如您见到此人,请及时报警。”    女主播嗓音肃然,冯沛林的照片,出现在屏幕左上方,他嘴角噙笑,好像在嘲讽什么。    这个短片,自然就是林辰用来诱捕冯沛林的陷阱。    对此,林辰的解释是,任何犯人都有他的“心理归属点”,就像人们去买东西,都下意识选择最便捷的地方,嫌犯作案,也会围绕着能让他们心安或者有特殊意义的地点。    冯沛林的作案地,都是在以市实小为圆心、半径15公里的区域内,太千桥恰好就在这个区域内。    更美妙的是,桥下江水充沛,水代表了生命最初的涌动,同样也与沙盘的意向有关。    为了满足对数字七有强迫症嫌犯,短片□□出现了7只小鸭子、数字七,这些无一例外会让冯沛林觉得舒适。    而太千桥又是七笔,在冯沛林潜意识中,他会认为这个地方很心。    如果说,安宁祥和的短片是为了勾起冯沛林的美好回忆,那么,紧接着播放追缉令则是让冯沛林得知警方正在通缉他,这会迫使他加快行动速度。    在无意识记忆和外部压力的双重魔法下,他一定会选择太千桥。    凝视着冯沛林苍白俊逸的脸庞,有人抬起遥控器,关闭了电视。    屏幕变得漆黑,桌上的台灯还散发着温暖的光,当然,还有一处地方也很亮。    那是头顶的反光。    “黄督查啊,您怎么突然想到,要找我老头子来喝茶了啊?”警队局长办公室里,老局长端着茶缸,喝了一大口,只口不提方才新闻里的宣传片。    黄泽坐在老局长对面,笑着斟了碗茶,又轻轻推到老局长面前:“我这次来,主要是想来见见您。”    老局长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他闭着眼,像是在享受黑夜里宁静悠远的茶香,更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他说的话。    但黄泽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无视而生气,他在等待,这样的等待,代表了恭敬。    时间又过了很久,久到屋里的茶香都淡了,久到桌前的老人都绷不住了:“黄少啊,太客气,太客气了啊。”    老局长捞过茶盏,一饮而尽,他动作随意,看上去,好像和在路边喝一块钱一杯的茶水,没有什么两样。    “这是应该的。”黄泽再次满上茶盏,“别家的朋友们想问问您,世叔,您究竟是什么意思?”黄泽没有给老人打哈哈的时间,他很直截了当:“没有您的默许,林辰不可能参与这次案件调查,您究竟是什么意思?”    黄泽问了两遍“什么意思”,这本身就很有意思。    像黄泽这样的身份的人,已经很少需要通过强调语句,来表达情绪和立场,但他却连问了两遍。    这说明,老人确实真的惹恼了他,纠其原因,当然还是林辰。    林辰是个小人物,他没有背景以及靠山,他们翻过手,就可以像拍死蚂蚁那样轻易拍死他。    他之所以现在还活着的原因,只是因为如果你恨一个人,那么看着他梦想尽碎跪地求饶如蝼蚁般苟且偷生,才是最美好的事情。    前两年,林辰也一直活得很苦。    直到数日前,林辰再次出现在他们视线中,并且以毫不屈服的态度坚持介入案件,如果没有老人的默许,无论那位刑警队长是多么信任林辰,像他这样的小宿管,是不可能在案件侦破中发表关键性意见,更不可能因为他的几句话,就让电视台在三个小时之内,制作出精美的电视广告,诱捕冯沛林。    因此,黄泽此行的主要目的,其实是想问问这位在背后推动这一切的老人: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能阻止陈董出手,又让他屈尊前来的老人,当然还是有些身份的,老人姓吴,周吴陈黄的吴。    “你之前和小林,不是还挺好的吗?”吴老局长挤了挤眼,很轻易就化解了她的质问。    “世叔,这并不好笑,那一夜死的人里,有我的亲妹妹,无论怎样,我和林辰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黄泽面色阴沉,认真且固执地回答着老人的问题。    “不做好朋友,也可以做朋友嘛。”    “我不会和一个杀人凶手成为朋友。”    “武断、武断了啊……”    “我说得难道有什么问题吗,他的口供和现场勘查情况一直有出入,他至今没有洗脱自己的嫌疑。”    听他这么说,吴老局长只是很无奈地叹了口气。    “世叔,请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黄泽依旧锲而不舍地问道。    “小林跟我说,这是一起非常危险的案件。”    “所以您同意了,您就不怕他害死更多人?”    “他说,这个案子结束,他一定会离开。”    ……    9月14号,星期日。    台风刚刚过去,硕大的云团尚未消散干净。    天蒙蒙亮,零星灯火点缀着尚在晨雾中的街道。    太千桥下卖早点的摊位,比往常足足多了一倍。    一座紧邻太千桥大楼的第六层被临时征用,刑从连和付郝在屋子里面,通过粗犷的黑色望远镜,密切观察太千桥的行人。    经过一夜守候,所有警员都到了最困倦的时候。    林辰在一旁靠背椅中和衣而睡,仿佛对抓捕冯沛林这件事并不在意。    “头,我们都守了整整一晚了,冯沛林也没出现,您找的心理学家真管用吗?”    将近6:30分,依旧没有可疑人员出现,刑从连按住对耳麦,不想让里面的声音传出。    但林辰还是听见了,他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缓缓坐起,说:“让我去桥上。”    “不行,太危险。”    “你布置了这么多警力,我会有什么危险?”林辰反问。    “你要是出现,他万一知道是陷阱,不上桥了怎么办?”    “你觉得对一个活着就是找死的人来说,陷阱有任何意义吗?”    不得不说,林辰总有令人哑口无言的能力。    在屋内所有警员的注目下,刑从连只好挥手,放林辰上桥。    林辰穿了件干净的白衬衫,一只手扶在汉白玉的桥栏上,江风扑面而来,桥下江水茫茫。    远处一片黛色屋顶,如巨兽的脊背,横亘在城市中央。    天渐渐亮了,桥面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也慢慢多了起来。    有父母骑着自行车送孩子上学,也有小贩推着三轮,艰难地骑上桥,老人拄着拐杖,向桥顶缓缓走去。    刑从连举着望远镜,注视着桥上的人,他总觉得心跳得很快。    “老付,我觉得有点问题。”    刑从连无法解释自己现在的感觉,从确认嫌犯到实施抓捕,这一切都太快了,快到他没有时间思索其中的关节,他觉得这里有问题,他也肯定这里有问题,但却无法抓住问题的关键。    “老刑,我师兄也是见过很多大阵仗的人,他能照顾好自己。”    付郝话音未落,刑从连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狂乱的钢琴音让人十分不安。    “头,有个问题,不知道现在说是不是方便。”电脑前,王朝咬着铅笔,按下暂停键。    “什么事?”    “阿辰的推理好像点问题啊,他不是说冯沛林去看于燕青自杀了吗,从程序上,我要查冯沛林那个时间段在哪里,然后我发现,在于燕青死亡的时间段里,冯沛林开车去她母亲坟前扫墓了啊,高速公路收费站拍下他的照片了,这事儿好像也不是很重要,但我好像还是得向您报告一声……”    王朝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刑从连猛地挂断电话。    他心下一沉,终于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究竟在哪。    林辰是那样缜密的人,冯沛林又是那样有强迫症的人。    林辰对死亡训练的步骤推理只有四步,于燕青也是严格践行这个步骤,那么既然冯沛林想自杀,也该执行这四个步骤,而并非林辰所说的五步。    靠近尸体→观察凶案→亲手杀人→帮助并观看于燕青自杀→自杀    那么如果,如果“观察并帮助于燕青自杀”这个步骤,本身就是林辰杜撰出来的呢?    大桥上,拄着拐杖的老人在离林辰不远处,停了下来。    像是感知到什么,桥上穿白衬衣的年轻人,也回过了头。    “还有不到30秒,最近的警员就会冲上来逮捕你。”他对老人说。    “对于一个传信人来说,30秒足够了!”老人激动地说道。    “说吧。”    “他说你会陪我死,你真的会陪我吗?”    “废话。”    离桥顶最近的便衣民警开始狂奔。    像被榔头重重敲了一下,刑从连的脑袋都要炸开了。    如果整个死亡训练的过程回到之前的四部曲,就并没有林辰所说的被警方“忽略”的谋杀案!    如果冯沛林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杀死过任何人!    那么桥上的林辰,就是最好的猎物,他要杀死林辰,然后自杀!    林辰已经知道冯沛林的目的!    他累了,想要结束一切,他根本不是用短片诱捕冯沛林,而是告诉冯沛林,他会在那等他!    刑从连想到了最坏的可能性。    桥面上,老人扔掉拐杖,突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扑向林辰。    他将林辰压在桥栏上,虔诚地吟诵道:“他就是想问问您,在这一粒沙的世界中,在这极微小与极宏大的对抗中,您会站哪一边?”    桥栏突然断裂开来。    “林辰!”刑从连凄厉的吼声响彻云霄。    天气晴朗时也好,阴雨如注时也罢,冯沛林总是安静地坐在窗前,看着对面宿管站里,比他更安静的那个年轻人。    他或许会看林辰读书写字,又或许会看林辰和小朋友们交谈。    不论林辰做什么,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总有一对目光如影随形,如芒刺在背,又或者比芒刺更可怖。    想到这里,刑从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带着一本书、一封信和一捧沙,他回到了警局。    警局里那场生硬的寒暄早已结束,气氛很冷也很平静。    林辰在椅子上浅眠,他的身上,盖着一件警服。    那件警服上银星闪耀,黄督查穿着白衬衣坐在旁边,左腿搭在右腿上,正翻着手里的笔记,而他另一只手里,则端着杯温水。    刑从连愣在门口,屋子里有那么多椅子,黄泽偏偏就坐在林辰身边。    黄督察偏偏又坐得如此自然,仿佛他理应就坐在那里。    刑从连有些不开心。    付郝从刑从连身后钻了出来,看了眼办公室里的情形,赶忙把愣在门口的人拉进了屋。    林辰恰好睁开了眼。    见他们回,他站了起来,顺势把身上搭着的衣服挂在扶手上,并没有看黄泽一眼。    “我发烧了,需要退烧药。”    林辰语气虚弱,请求也很生硬,想要离开警局的目的太过明显且毫不遮掩。    黄泽在座位上笑了起来,放下手边的笔记本。    就在刑从连以为黄泽会说“公务时间禁止处理私人事宜”一类的话的时候,他却听见黄泽说:“记得买阿司匹林,他对大部分抗生素过敏。”    刑从连于是更生气了。    ……    或许是台风即将登陆,整座城市笼罩在风眼之下,雨反而停了。    林辰脚步虚浮,却坚持步行,刑从连拗不过他,只得走在他身边,付郝很心虚地走在最后。    足音落在淌满雨水的青石板上,踢踢踏踏,粘粘腻腻。    虽然心里的疑问已如雪球般越滚越大,比如黄泽与林辰究竟是什么关系,又比如黄泽的态度为何有180度大转弯,但刑从连并没有问那些闲碎的八卦,他从怀里掏出证物袋,递给林辰:“冯沛林给你留了一本书、一封信和一把沙,你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    林辰有些怔愣。    但怔愣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冯沛林给他留了东西,而是因为刑从连居然没有问他与任何同黄泽有关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热爱探寻他人**,很少有人能按耐住心中对那些隐秘事情的好奇之心。    林辰抬头,望着刑从连,非常真诚地说:“谢谢。”    刑从摇了摇头,继续道:“从他办公桌窗口望出去,正好能看见你的房间。”    林辰听到这句话,当时站在原地。    “他在看我?”    “他应该就在看你。”    因为高烧,他脑海中的片段如蒙太奇般浮掠而过,那些洁白的沙盘、诡异的街市、雪白的床单、鲜红的血迹,一帧帧切换,令人非常混乱,也非常痛苦。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一切画面都回到最初的原点,久到檐上的雨滴都快落尽。    他把证物袋塞回刑从连手里,重新迈步。    刑从连看着林辰的背影,微微眯起眼。    林辰的样子,显然是想起了什么,又显然是什么都不愿说。    他于是只能冲着林辰的背影开口,虽然不愿意,但也必须装作咄咄逼人起来:“于燕青给你写信,冯沛林每天看着你,我可以不问你的过往,但与这件案子有关的事,你都必须说清楚。”    他的话很直白,林辰的脚步也理所当然停下:“刑队长需要我交代什么?”    林辰背对着他,在前方问道问。    “你是否认识冯沛林?”    “不认识?”    “那他为什么留这封信给你,信里的白沙到底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因为我房间里有沙盘,他想让我知道,我所作的一切分析,只不过是他想让我看到的东西而已,他在向我挑衅。”    “他为什么要向你挑衅呢?”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刑从连很无语,“三年多了,他每天偷窥你,制造谋杀案,向你挑衅,你却不知道为什么?”    刑从连的话很不客气,他也做好了林辰很不客气回应地准备,林辰微微转身,脸上却出现了笑容。    那不是嘲讽、生气时的讥笑,而只是很单纯的在笑,仿佛刑从连刚才的问题,非常非常有趣。    “刑队长,您可能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想挑衅我的人,无论是心理变态者也好高智商罪犯也罢,真的非常非常多,如果我需要在乎他们每次向我挑衅背后的动机,那我可以不用活了。”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刑从连顿时哑口无言。    “为什么?”他于是只能问出这三个字。    “因为我曾经,真的非常有名。”    这是一句骄傲的话,但从林辰嘴里说出来,却没有任何夸耀意味。    反而显得很诚实,诚实得可爱。    如果是一般人,听到这样的话,大概会大笑,但刑从连确实不一般,他点点头,很认真地说:“我想也是,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聪明的人。”    他的眼睛很好看,低垂着眼凝望你的时候,湖绿色的眼眸仿佛深邃如海。    毕竟是有异国血统的男人,夸人的时候,有特殊的种族优势。    林辰的脸,很没意外地红了。    这是件尴尬的事,毕竟前几秒,他的语气还很冲,差点和刑从连吵起来,几秒后,却被夸得脸红,显然太没有定力了些。    自己开的话题只能自己扯开,所以,他轻咳了一声,问:“时间很紧迫,我想冯沛林恐怕要自杀。”    “于燕青自杀了,冯沛林也要自杀?”    “于燕青只是受冯沛林操控的一枚棋子,冯沛林恐怕是利用她完善自己的想法。”    “什么想法?”    “人可以通过关于死亡的训练,来克服死亡的恐惧,这是我们先前得出的推论。”林辰顿了顿,接着说:“而我之所以认为于燕青不是幕后凶手,是因为她并没有充足的作案动机。”    “但是冯沛林有?”    “对,男孩都有恋母情结。如果我没有猜错,冯沛林应该成长于单亲家庭,他的母亲冯雪娟一手将他带大。你知道,孩子的扭曲,往往与家庭脱不了干系。如果我还没猜错的话,冯雪娟应该有极强的控制欲,必须要求儿子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    “说起来,你们学校的老师好像是说,冯沛林每到规定时间,都会给母亲打电话,这是因为冯雪娟的要求?”    林辰点了点头:“这样的控制会导致两种结果。”    “什么结果?”    “第一种是极度叛逆,第二种,是极度顺从,将母亲当做神,尊崇她的话如同尊崇神的旨意。”    刑从连都忍不住打寒颤。    “如果你是冯沛林,你的女神临死前摔成肉泥的惨状被别人看到,你会有什么想法?”没等他表示这太重口,林辰又接着问道。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