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65.五浮 102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v章购买比例:50%,防盗时间1小时    这种信任的来源倒是很奇怪,那时刑从连只是认为,他之所以信任林辰,完全是觉得这个宿管人不错。    于是他安排手下在全城布控,搜寻于燕青。    但于燕青一未犯案,二未被报告失踪,所谓的布控也只是监视她的身份证和各种市民卡、银行卡信息,并通知她暂住地和公司附近的民警注意,一有情况便向上级汇报,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但这确实也是刑从连能做到极限。    刑从连撂下电话,回望林辰。    林辰微微垂首,双手捧着姜茶,小口小口缀饮,仿佛感受到刑从连的目光,他抬起头,说:“带我去医院看看。”    宏景市第三人民医院,是一切故事的开端。    如果想要完整这个故事,那么必须回到这里。    因为台风的关系,医院里没有什么人,狂风一下下撞击着大门,送入一张又一张担架。    四周是冰冷的白墙和比白色更暗些的烟灰色地砖,因台风意外受伤的病人被安排在急诊大厅内外,那些低沉的哀嚎在空间里回荡,极度痛苦烦躁又极度冰凉可怖。    林辰放下伞,掸了掸肩上的雨。    医务人员在病患间忙碌,所以接待他们的,是医院保安科科长。    保安科长体型巨大,在最前方引路,将近楼梯拐角时,林辰没由来感到一阵寒意。    他身后的电梯门突然打开,穿白大褂的医生第一个冲出电梯,两个护士推着仪器,紧随其后。    医生迅速冲入一间病房,不多时,心脏起搏警报器的尖锐声音响起,死神的呼唤几乎要刺破人耳膜。    病房外有人开始哭泣,有人安静坐着。    唯独有一人,他施施然地离开了纷乱的人群,若无其事地四处看了看,然后找了排蓝色长椅,继续躺下睡觉。    在上楼梯前一刻,林辰的目光,便停留在那张排长椅上。    “那是医院的护工。”像是看出了他的疑虑,刑从连解释道。    “很奇怪。”    “奇怪什么?”    “有人即将离去,他却没有任何悲伤情绪。”林辰说。    “看多了,当然就麻木了。”一旁陪同的保安科长回头看了眼那护工,不以为意道。    “看得多了?”    “那是当然,我们医院和劳务公司签约,清洁工、护工一类都是长期工,他们在医院时间比有些医生还长……”    林辰忽然停下脚步,他与刑从连心有灵犀般地互看一眼,刑警队长敏锐地问道:“和你们医院签约的劳务公司,是哪家?”    “‘好家’啊,市里最大劳务公司就他们家了。”    林辰收回视线,刑从连果断打起电话,向手下吩咐:“把于燕青的照片同曾出入三院太平间的嫌疑人作比对。”    他电话打得极快,挂断后,他便和保安科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然而,大医院的科长,又怎会对一个女孩有太多印象,他并没有得到什么同于燕青有关的信息。    刑从连下意识搜寻林辰,发现林辰在他身后,走得很慢,并且林辰真的只是很认真在走路,甚至没有东张西望,窥探四周。    “想什么呢?”刑从连简直想戳戳他,“想于燕青是不是那个在医院摆弄尸体的人?”    “不。”林辰摇了摇头,说,“我在想,为什么是这里?”    “选这里肯定是因为这个地方很特别。”刑从连答。    林辰点头,抬头问道:“那么,特别在哪里呢?”    “我不知道啊,可能是这里的某个人、曾经发生的某件事、甚至他就是看上这里了,这个答案太宽泛了……”    “也并没有那么宽。”    说话间,他们停下脚步。    在他们面前,是扇普通白色木门,门牌上写着“太平间”三个字。    他们头顶的白炽灯轻微闪烁,哭泣声在望不到头的空间内幽幽沉浮。    保安队长取出钥匙,小心开门。    凉气扑面而来。    整个停放尸体的地方不过两百平大小,床与床之间挨得极紧,白床单垂到地上,仿佛无际的雪原,明明此间并不宽广,但生与死之间的距离,却比天堑更难逾越。    出现过古怪男尸的床铺都空着,林辰迅速走到一张空床边,围着它绕了一圈。    因为空间狭窄,他还不小心碰到了旁边一位死者的手,他看了眼那僵硬而惨白的手背,忽然想起付郝曾说过,停尸床下曾被睡过。    又为什么要躺在一具尸体下呢?    躺在一具尸体下,是什么感觉?    无法用理性分析,那就闭上眼睛,好好感受。    林辰蓦地掀开垂下的床单,弯腰钻进床下,平躺在地。    地面很凉,四周一片黑暗,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到,好像所有感官都被封闭起来,唯独思维清醒。    你可以想象到周围那一具具尸体,你可以想象他们有或悲或喜的一生,想象他们是如何出生又如何死亡。    那时心跳会因为恐惧而不由自主地加快,大脑却会因为恐惧而冷静下来。    在那样幽冷、安静、闭塞的空间里,你才会发现,似乎死亡真的离你很近很近……    到底,是什么感觉?    林辰猛然睁眼。    轻快的铃声在房间内响起。    刑从连掏出手机,赶忙按下接听键。    等他接完电话,林辰已经从床下爬了出来,他捏着手机,对林辰说:“有线索了。”    发现线索的人,是刑从连手下的技术员。    技术员名叫王朝,王朝小同志拥有技术宅的一切优良秉性,手快、话唠、以及会卖萌。    见到林辰的第一眼时,戴着鸭舌帽的少年人就掏出口袋里的所有糖果排在桌上,然后快速挑选了里面的巧克力全部送了出去,嘴上还说个不停:“阿酱、白菜、马玉玉,你更喜欢谁?魔兽、dota、lol你更喜欢玩那个,有空单挑一盘怎么样?”    林辰头一回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看着王朝纯真的眼神,只得向刑从连求救。    刑从连吸了口烟,淡淡道:“还想报打车费吗?”    正在吹泡泡糖的少年一脸卧槽你太无耻的表情,但还是乖乖在桌前坐下,摊开笔记本电脑。    因为下雨,颜家巷6号泛着轻微的霉味。    少年打了个喷嚏,边开机边说:“头啊,不是我说你,为什么要住这里,我奶奶才住这种房子,老了容易得老寒腿……”    “你奶奶真有品位。”刑从连说着,敲了敲王朝的脑袋,问,“别闲扯了,什么线索?”    “你早上不是让找一女人么,我刚看到她,你猜她在哪?”王朝脸上挂着浓重的黑眼圈,边快进边说,“当当,就是你说的,医院第一次发现,有尸体自己会穿衣服的那段时间里,她曾经推清洁车进过太平间。”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娇小的女子,王朝按下暂停,将图片放大。    那是一张干枯瘦小的面孔,五官也小得似乎要挤作一团,那张脸上无悲无喜,似乎被生活折磨得失去了棱角。    林辰看着那干枯瘦小的女子,点了点头,确认那是总给他递情书的园丁。    “这妞是叫于燕青吧。”王朝说着,快速调出一溜视频文件,然后选中一个,双击打开:“我利用了简易的人脸识别技术,在与今日案件相关的视频资料里搜了搜她的照片,你猜怎么着!”他说着,迅速按下暂停,画面定格在傍晚骚乱的街道,“她在这里!”    王朝伸手指了指一位站在街边近冷眼旁观的长发女人。    “最后,你猜怎么着,真神了。”王朝啧啧叹道,眼中有傲人的光彩,他飞快地点开列表中最后一个视频文件,说,“摄像头的位置在中心公园前十字路口,时间是案发前35分钟左右。”    监控视频中,于燕青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穿了条红裙,还抹了口红,整个人容光焕发,正神采飞扬地朝小公园走去。    巧合无法解释同一个人出现在三起看似乎并无关联的案件中,刑从连摸了摸下巴,望向林辰:“那我们不如请这位漂亮的女士来喝茶吧?”    “恐怕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再去春水街看看。”林辰摇了摇头,嗓音沙哑。    林辰站在车外,在同王朝说话。    “你是说,他拿走的车载平板,出现在市里?”    “对啊,奇怪吧,而且路线很诡异,看上去gps像坏了一样。”王朝看了眼跟在刑从连屁股后面的男人戳了戳他,“我怀疑,他们家车有问题。”    听了王朝的话,林辰眉头轻蹙:“有什么依据吗?”    “暂时还没有啊,就是看他的样子太谄媚了,一定有什么问题。”王朝同志很肯定道。    望着大巴里勘察现场的警员,林辰只觉得这件案子很奇怪,很危险。    那个少年可以为糖果劫车,可以让警方追踪十公里,可以完成不可能的偷运任务,这些都很厉害,可虽然很厉害,却毫无意义。    没有人会花这么大的代价做毫无意义的事情,这本身就此案最奇怪的地方,值得警惕。    忽然,远方传来引擎轰鸣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林辰回过头,发现对面车道异常空旷,有十几辆车正从远方高速逆向行驶而来。    领头的,是辆白色警车,其后跟着或大或小的商务车,那些商务车无一例外,都喷涂着各大电视台台标,显然是新闻采访车。而在车队最后,竟是有辆高速公路清障车。    转眼间,车队便行至眼前,白色警车猛一刹车,擦过白色分道线,发出尖锐声响,其后十几辆车纷纷停下,溅出无数烟尘,然而车上的人,都没有下车。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