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55. 五浮92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对啊,奇怪吧,而且路线很诡异,看上去gps像坏了一样。”王朝看了眼跟在刑从连屁股后面的男人戳了戳他,“我怀疑,他们家车有问题。”    听了王朝的话,林辰眉头轻蹙:“有什么依据吗?”    “暂时还没有啊,就是看他的样子太谄媚了,一定有什么问题。”王朝同志很肯定道。    望着大巴里勘察现场的警员,林辰只觉得这件案子很奇怪,很危险。    那个少年可以为糖果劫车,可以让警方追踪十公里,可以完成不可能的偷运任务,这些都很厉害,可虽然很厉害,却毫无意义。    没有人会花这么大的代价做毫无意义的事情,这本身就此案最奇怪的地方,值得警惕。    忽然,远方传来引擎轰鸣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林辰回过头,发现对面车道异常空旷,有十几辆车正从远方高速逆向行驶而来。    领头的,是辆白色警车,其后跟着或大或小的商务车,那些商务车无一例外,都喷涂着各大电视台台标,显然是新闻采访车。而在车队最后,竟是有辆高速公路清障车。    转眼间,车队便行至眼前,白色警车猛一刹车,擦过白色分道线,发出尖锐声响,其后十几辆车纷纷停下,溅出无数烟尘,然而车上的人,都没有下车。    就在这时,清障车上跳下几位工人,他们行动有致,迅速移开一段护栏,这十几辆车便从中穿过,最后,齐齐停在在黄色警戒线外。    望着近处的纯白警车,林辰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咔哒一声,车门开了,有人从车上跨下,皮靴光亮、裤料笔挺,正是黄泽。    林辰看到了黄泽,黄泽当然也看到了林辰,所以感慨阴魂不散的,就不止林辰一人。    然而黄泽并没理睬他。    因为看上去,黄督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转过身,走到警车后方,拉开车门,他举止端正,绅士非常,引来一片镁光灯闪。    然后,姜哲从后门走了下来。    林辰看呆了,但令他更吃惊的是,就在姜哲下车后,所有镁光灯、话筒,被迅速抽离黄泽身侧,尽数凑到满头糟乱卷发的年轻人面前。    “姜老师,请问您对凶案现场有何分析?”    “姜老师,您是认为劫案还会再次发生吗?”    “姜老师,您能对劫车少年的心理情况做一下分析吗?”    “姜老师……”    记者们问题很多,语速非常快。    姜哲刚从国外回来,在著名电视台担任一档情感谈话节目主持人,以犀利而不留情面的风格著称,这是他成为警队顾问后,第一次接手案件,所有记者都提前收到风声,姜老师会先去休息站询问受害者,然后进行现场勘察,并欢迎媒体全程跟踪访问,记者们当然非常兴奋。    更何况糖果大盗的案子本就十分有趣,劫车只为抢劫糖果的可爱少年,他行动果决他幽默风趣,他把所有警察都玩得团团转。他这一刻在嚼泡泡糖,下一刻说不定就混在休息站的乘客里面,谁知道呢?    糖果大盗再加上本身就很有话题的姜哲,媒体人们简直爱死这样的组合了。    “根据劫车少年的年龄分析,他应该处于青春叛逆期,反叛行为是为了吸引他们注意,和脱裤子的露阴癖一样,有人看他他就*。”姜哲一如既往犀利,自带爆点,现场气氛愈加热烈,快门声此起彼伏,每个记者脸上都写满兴奋。    “是这样吗?”看见大批人员到来,刑从连走下大巴,站在林辰身边。    “他说得很对。”望着采访现场,林辰说,“因为对,所以很可怕。”    “确实。”刑从连说。    王朝在旁边听得迷糊:“啊,你们说什么呢?”    “你看,如果他做这一切,是为了吸引关注,他无疑已经成功。”记者字正腔圆的播报声采访声随风飘来,姜哲神采飞扬,逗得记者们前仰后伏,林辰顿了顿,与刑从连对望一眼,“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要吸引关注?”    “青春期中二少年都这样。”王朝不以为意答道。    “没错,青春期的到来,会导致青少年急需社会关注,这个没有问题。但出现这种问题的年轻人,内心必然是不平衡、极端、偏执的,反应在行为上,是同样的状态。但那个少年没有,他行为果决、举止优雅、言语风趣……。    “你这么一说,人设有点萌啊!”。    “对,他会让你觉得可爱觉得很酷,他是个持枪抢劫犯,你却有这种想法,这不是最可怕的事吗?”    “他脑子不正常你别理他。”刑从连拽住技术宅的衣领,把人拖后。    “怎样?”林辰问。    “车上很干净。”刑从连脱下手套,塞在口袋里。    刑警队长口中所谓的干净,当然不是指客车里的卫生状态,而是指少年没有留下任何可以用于追踪的痕迹。    “没有指纹,没有毛发,他连糖果纸都一起带走。”    “胆大心细、处心积虑。”林辰说。    “他的目的,一定不是只为吸引关注那么简单。”刑从连看着姜哲和在采访现场外孤立的黄泽,冷冷道。    林辰远望着直至天地尽头的芦苇地,终于开口:“刑从连,封闭这一路段吧。”    他话音未落,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刚才一直在安静旁听的客运公司经理:“你开什么玩笑!”宏景高速全长三百十七公里,西起穹山,东至永川江,是连接两省的交通枢纽,日平均车流量在三万以上,哪怕只是封闭半小时,都会让高速公路出口排起一眼望不到头的长龙。更何况公路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为了已经发生公路抢劫而封闭整条高速,这是闻所未闻之事。    刑从连看着林辰不似在开玩笑的面容,事实上,他心中同林辰一样,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以他的经验,无论是全城乱跑的平板还是漫天芦苇地里的女士香水,都是为了分散警方注意,既然已开始分散警力,那就代表这个持续劫持客车的少年,要开始最终行动了。    然而,这一切又都只是猜想,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危险到来。    “这个问题,我做不了主。”他很诚恳道。    林辰却仿佛看出他心中的不安,他指了指远处的笔直挺立的督察,问:“那么他能做主吗?”    刑从连顺着他白皙手指看去,黄泽仿佛感知到什么,恰好转过了头。    “刑队长,您说阻止您调查的上级,是黄少?”杨典峰恍然大悟。    “嗯啊,就是他啊。”刑从连随口答道,继续和林辰说话,“要试试?”他问。    “黄少是出了名的强硬派,他对您有成见,您何必去自取其辱?”杨典峰有些着急地劝说道。    刑从连看他一眼,很无所谓地说:“说服黄泽是捷径,有捷径,总要试试。”    林辰点了点头,显然和他是一个态度。    这时,黄泽已走到他们面前,他没看林辰一眼,而是很目空一切地对他说:“刑队长,此案似乎已经不属您管辖范畴了吧,请您带无关人等,马上离开。”    黄泽所说的无关人等,当然是林辰了。    “黄泽,你这样很没意思。”    刑从连微微低头,看着黄泽,平静道。    “刑队长手头没有别的案子要查吗,为什么您还在这儿,纳税人可不是付钱让您上班观光旅游的。”    “我手头,没有案子比这个案子更重要。”    “呵,重要?你真觉得这个案子重要,为什么一个多月来,此案调查没有任何进展,现在你来谈重要性,不觉得有点晚吗……”    “吵架没有意义,要吵架我可以和你吵三天三夜而你一定输,你现在认真听我说话。”刑从连打断黄泽,“我们怀疑,罪犯很有可能有大动作,希望你能出力,向更高层反应,关闭高速,以防万一。”    黄泽这样的人,在不明情况时,或许还会允许与绑匪谈判,但若真被他掌握局势,那么他一定会贯彻铁腕手段,不谈判、不同意、不妥协。    这样的原则很没有道理,但这本身就是一种道理。    无论你基于何种诉求,劫持人质本身就已经违法,既然你已经违法,那么你就必须清楚,当你将枪口对准他人时,这个世界上也一定会有枪口将对准你。    这就是刑从连之所以要保持这种微妙平衡存在的原因,因为他必须保证,这样的威慑是存在的。    林辰想,你真是让我很难办啊,孩子。    车已在路边停下。    身材颀长的刑警队长率先走下,与刑从连相识的特警走上前去与他交谈,远处的芦苇地里,隐约出现一条小路。    林辰坐在车里,他的手轻抚过屏幕。    过了一会儿,刑从连走过来敲了敲车窗:“我们走吧。”    “过去要走多远?”    “大概一刻钟。”    林辰看了看时间,离约定的九十分钟时间,正好还剩下一刻钟。    ……    广袤的芦苇地是一个太过奇妙的世界。    周围寂静无声,青绿色叶穗在头顶飘荡,这里有鸟鸣,有流水,有新鲜的青草香和忽如其来的野花香气,但这样的寂静与安详却是最虚伪的假象,因为在这片芦苇丛里某个地方,藏匿着许多枪口,或许下一刻,子弹便会击穿绑匪的头颅,流下满地滚烫鲜血。    时间太紧迫,刑从连甚至没有时间再抽一根烟,他手拨开不停倒伏下的芦苇,并且还须在这种情况下仔细翻阅车祸调查报告。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