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49.五浮 86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林辰躺在病床上,仿佛已然熟睡,或是陷入半昏迷状态。    刑从连裹住薄被侧躺,一只手从林辰腋下环绕过,另一只手扣住林辰腰际,细腻的汗水布满林辰从颈部到肩背的整片皮肤,他们紧紧贴和在一起,触感粘腻湿滑,体感温热,无比真实。    同样真实的,还有空气中汗液和血和味道。    他把林辰的黑发拨开一些,弓着身子,将下巴搁在林辰颈窝,一下又一下吻着林辰侧脸,从耳后到鬓角,从脖颈到发顶。老实说,他们今天都没有洗过澡,所以味道并不好闻,可这种乱七八糟的缺憾和不完美却让人感到真实。    刑从连莫名其妙,想到他记忆中第一次哭的伤心欲绝。    具体事件爆发原因他已经记不得,究其原因,是因为父母觉得他必须和从小抱到大的那只毛绒鸭子玩具分离。    因为那只鸭子已经很脏很旧,棉絮外露,被缝补了很多次。    可他却觉得,他只有抱着那只很脏很破的的鸭子睡觉才有安全感。    为此,父母把很多讲到儿童依恋的书籍都看了一遍,尝试过书上说的诸多方法,甚至还带他去看过心理医生,但没有任何方法能够解决他对一只破鸭子的依恋。    随着时间推移,终有一天,总不外乎是他又把同学揍了或者上房揭瓦这类原因,父亲终于忍不住让他必须把鸭子扔了。    这当然没什么联系,但对暴怒的家长来说,找点什么最关键的东西来惩罚儿子    那是非常昏暗的傍晚,父亲直接带他到湖边,母亲也在,他们划船到湖心,母亲抱着他,父亲把鸭子砸到湖里。    那对他来说简直是撕心裂肺的画面,秋冬寒风,蓝而阴郁的湖水,他心爱的东西一点点没入水中,那时的每一丝波纹他现在仍旧记得。    失去安全对每个孩子来说都极端痛苦的,尤其是最心爱的玩具,那时他简直恨不得一起跳河,如果不是母亲抱着的话,他大概真就死在那里了。    更过分的是,等他们回到岸上,父亲还抽了他一巴掌,告诉他什么诸如――    “你这辈子会有很多你喜欢的东西你深爱的人,但总有一天他们都会离开!”    “就算爸妈都会死,所以你要学会为你犯的错承担责任!”    “除了你自己,不许依赖任何东西!”    父亲说了很多类似的胡乱拼接、强行为教育而教育的话,对六七岁的孩子来讲,这简直是天大的哲学问题,他鼻涕眼泪一把抓,根本不明白这些,只觉得痛苦,在那之后的一段长段时间内,他都沉浸在这种痛苦中。    恢复非常缓慢,但总算还是恢复过来了。父亲后来也为那时的暴怒向他道歉,母亲则说她早就想那么做了。    他后来把这件事情讲给林辰听,那时候他和林辰还没谈恋爱,他当然是想听林顾问为他解开心结,或者给予这件事正确的心理学分析。    不过林辰沉默许久,最后说,世界上没有那么多道理,但对人类心灵来说,没有不表现为痛苦的成长。    这是林辰一贯的理论,甜蜜使人麻木,痛苦才有真实感。    其实刑从连早就觉得,他已经不需要成长了,毕竟他是退休人士,社会不该对老年人要求太多。    但就在现在,他再次想起林辰的话,忍不住将人在怀里搂的更紧了些。    就在刚才,在享受漫长甜蜜幸福的爱情后,他终于体会到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离别苦,理解苦,甚至顿悟都带着痛苦意味。    但所有的无法忍受,都同样在不断拓展心灵的疆界,这件事没有意义,但充满了意义。刑从连想,如果林辰清醒,他们聊天,林顾问一定会这么教育他。乏味的、带着学究气息,又思路清晰得令人忍不住想和他接吻。    刑从连吻了吻林辰干裂起皮被还带着血腥气味的嘴唇,翻身起床,开始给对方穿衣。    林辰乖顺的像个假人,刑从连抱了抱他,然后忍不住无奈而自嘲地笑了起来,其实哪有那么多歪理邪说,所有心灵鸡汤,都是给绝望中的人们一点希望。    撑下去很难,但还得撑下去。    ……    出租司机小张深夜在慈济医院门口接到一单奇怪生意。    对方站在路边拦车,上车后才说要去邻省海滨。    对于任何司机来说,听到这种活第一感觉是高兴,第二反应是有不能接。    长途意味着高收入,但在精神病院门口,遇到一个男人抱着另一个人的情况,总之非常很不正常。    但他大意就大意在让对方先上车,后问的地址,时间差给了对方报价的机会,光预付的定金他就无法拒绝。    总之干出租这行,也见多识广,胆子不大也跑不了夜路,小张收了钱,决心如果对方指什么偏远小路,那他一定坚决不走。    但一路上,后座的人都没有惹麻烦,除了报地址外,那位剃着板寸的先生就像沉浸在自己世界内,阴暗孤僻,除了时不时低头吻一吻怀里的人,就是毫无目的地看向窗外,目光中带着隐忧、不确定还有种莫名其妙的沉稳气质。    夜路越来越黑,车辆也越来越少。    小张甚至有某瞬间怀疑那位先生怀里搂着的是具尸体,因为被单包起的人形物几乎一动不动。    但他又很清楚听见来自于后座细微而痛苦的呻吟,分不清男女,却绝望得像有时午夜电台才会播放的另类音乐,每当那位先生怀里的人开始挣扎时,他总是搂着对方,近乎无奈地用亲吻安抚,除此之外,像什么也做不了。    后座诡异情形持续了一路。    下高速到娄海市时,小张也想过是不是直接把出租往警局门口一停更好,但在他们路过警局时,后座的先生就像提前察觉到他的目的,向他亮了亮警徽。    看到警徽的刹那,小张一路上提起的心终于放下,警察总能给人安全感,也能解释一切不言不语的怪异现象。    他甚至忍不住抢先和对方搭话,询问为什么要半夜赶路,还不使用公务车辆?    “与你无关。”    那位先生是这么回答的,简直酷的可以。    小张降下车窗,窗外一旁是漆黑的海,另一旁是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度假酒店,他吹着海风,吹了记口哨。    却忽然听见后座传来低沉的声音:“请关窗。”    他下意识看了眼后视镜,才发现后座的被单被夜风吹的飞飞扬扬,借这机会,他也终于看到那位警官先生一直抱着的人,是男性。    小张简直再想吹一记口哨,三个半小时车程,他居然从精神病门口载了对同**人穿越数百公里来到海边,夜班司机经历简直丰富的可以,说不定还能碰上悬崖殉情一类的狗血故事,到时候他是救还是不救?    小张无聊地想着,按导航指示,他七转八绕,终于到了一片连路灯都没区域,风声越来越辽阔,遮盖住海浪,除了车灯前的一线路面,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但按他预设,这里绝不能算什么偏远小路,因为这里简直就连路都没有。    小张忍不住回头:“顾客,这路太偏了,您确定还要走下去吗,我这怕要没油了啊?”    对方像是瞬间看穿他心中所想,只说:“放心,到地方可以加油。”    鬼知道这荒郊野外哪个加油公司还设站点!但走回头路也太怂,他只有硬着头皮继续……    又开了没多远,小张又突然意识到,他的手机导航已经很久没有响过。    他毛骨悚然、低头看去,手机右上角信号一格都没有,他暗暗叫苦,这简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小张浑身冒冷汗地说:“先生我上有老下有小,您有什么想不通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前面是疗养院。”后座的先生这么说,“比较特殊,有相应安保级别,所以这片区域手机信号会被屏蔽。”    小张目瞪口呆:“这这……得大领导的级别吧!”他说完又觉得不对,哪有人一上来就把机密地点抖落出来,总觉得不符合电视上演的那套,于是他转念一想,小心试探,“那我还能回家吗,会不会被……”    后座的先生皱了皱眉头,小张也他觉得自己问题真有点无厘头,但对方还是涵养很好,耐着性子回答他:“不是,不会。”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那郑重其事的语气,还真让人轻松不少。小张脑子里一直绷着的弦松了下来,出租司机唠嗑的天赋技能憋了一路,他踩了脚油门,找了根烟叼上,又夹了一支在耳后,怕后座不满,所以不敢点烟:“您这大晚上的可吓坏我了,您这是带爱人去求医吗,这是怎么了,那地方有国医圣手吧,小说里那种?”    他看着后视镜,后座的先生摇了摇头,否认了他的推测。然后很自然向他伸手。他下意识把耳朵后面那根递了出去,然后才怕对方嫌弃。    可对方毫不在意,径自抽出烟点燃。    火星明灭,男人的侧脸被火光映衬,显得无比寂寥。小张注意到他另一只手一直紧紧扣在被单上,直接泛白,甚至颤抖。    “那您这为什么要去那?”小张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因为我可以去。”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