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45.五浮 82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林辰的声音在黄泽耳中猛地炸开,这让黄泽出现短暂的耳鸣,他甚至怀疑已经出现幻听或者什么精神疾病也好。    林辰敢居然为了让沈恋活下来,做出这样的提议?    黄泽内心涌出无数想法,他想对着耳麦频道中大吼痛骂林辰。    却知道坐在窗边长椅上的那个人根本不会听取他任何意见,哦不对,只要他吼出声,保不准林辰和沈恋都可以听见。    频道内再次响起嘈杂纷乱的劝阻声,可沈恋轻柔的声音却在下一刻压过这一切。    女人很不以为意,甚至毫不动摇地说:“我干嘛要看你变成疯子,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频道内瞬间肃静,所有人头一回因为沈恋的话而感到庆幸。    但“有什么好处”,显然和“没有好处”的措辞完全不同。    “你研究一辈子精神类药物,难道不想看看我这样人在发病时会成为怎样的怪物?”    林辰只用非常简短的话,就打碎了他们心中的庆幸之意。    林辰语音温柔,带着点蛊惑意味,他的手缓缓包覆上沈恋紧握小瓶的手指,直视女人的目光,继续道,“你明明一直在等待,你耐心蛰伏,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为什么现在要这么快放弃?”    “放弃什么?”沈恋反问,“生命这种玩意对我来说没意义。”    “是么?”林辰望着沈恋,“那你为什么不在陈建国差点强丨暴你之后去死,不在老乞丐亡故以后去死,不在段万山把你赶走之后去死,非要现在去死?”林辰将沈恋手中的细管一点点抽出,虽然缓慢,却非常坚决,“不要说什么生命对你没意义这种话,你是个心理变态,你没有那么大的牺牲观念,个人利益对你来说高于一切,什么事情都还是自己盯着靠谱一些,你就真的确定你死了以后你的集体能完成你的意愿?”    沈恋猛然抬眼,女人脸上终于出现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沈恋手指猛地一松,林辰将那支安瓿瓶捏在手中。    “林顾问真是谈判高手。”女人换了个姿势,翘起二郎腿,“可你怎么保证,当你服用了我的药物以后,我不会马上撕毁合约?”    林辰依旧离沈恋很近,却只是摇了摇头,显得信心十足。他没有就沈恋的谈话继续下去,而是又给出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好处,“你如不想想,我们的交易一旦被所有病员家属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闻言,沈恋眼波流转:“请林顾问说清楚。”    林辰也随沈恋双腿交叠,淡淡道:“你满手血腥,恶贯满盈,所有受害者家属都希望你死,你自己也选择这条路,可却被警察救了下来,你难道不好奇当公众得知我们的交易后,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他说着,抬起手指向大楼对面的商业广场以及广场上簇拥的人群,从高层看下去,大概最能明白芸芸众生是个怎样的词汇。    广场上人不少,大部分人都会不经意瞥一眼高处的大屏幕,从六点整开始,两层楼那么大的电视主播就一直在播报整点新闻。和林辰坐在一起的时候,沈恋也看到自己名字被打在屏幕上过,这种感觉实在好极了。她唯一有些不满意的是,底下那么许多人却并不很清楚正有绝对劲爆的新闻,在他们背后高空发生。    想到这里的时候,沈恋承认,她真的心动了。    夕阳又降了些,金红色却变得更加深沉艳丽,甚至带有种雄壮意味。    林辰清晰而平和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他们说会,用警员来换罪犯的命根本不值得;他们也会说,警方向犯罪分子低头是最不可接受的做法,他们会做出这样或者那样道德判断,评价我向你做出的提议。这样那样的评价,说不定会把我逼向你们一方,你难道不想看看吗?”    那声音清澈悦耳,沈恋贪婪地看向那块屏幕,尔后突然回神,看着林辰:“林顾问果然不肯吃亏。”    那时,林辰已经把整支安瓿瓶内液体倒出,他手指上有刚抢夺玻璃瓶时被割开的红色小伤口,他望着远处人群,将小瓶架在手指上轻轻晃动,有一瞬间,小瓶在他手指上架成完美平衡状态。    “就是这样的合约。”林辰说,“我服药,你活下来,住进看守所,我保证你每天可以看到所有事件进展最新报道,你死了,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    那瞬间,黄泽觉得自己仿佛成为沈恋,林辰的话语无论从音调还是内容都诱人极了。    可他即刻清醒过来,变得非常慌乱,他的手心在发汗,浑身肌肉里充斥着一种冰凉意味。    他倒退两步,然后压低脚步走到另一端角落,生怕再迟一秒沈恋就会同意和林辰的疯狂约定,他冲着耳麦粗声喘气:“刑从连!”    然后他才意识到,当林辰做完那一提议后,刑从连自始至终都未再出声,频道内死一般寂静。    就在这时,耳麦内溅出一记高频杂音,所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沈恋温柔的嗓音随后传来:“喂喂,不好意思,我不太会用这个?”    一席黑衣的女人戴着耳麦,笑盈盈问道:“喂,你们觉得林辰的提议怎样?”    她翘着二郎腿,显露出胜者姿态。    “给你们倒数三秒钟救他哦。”女人又说。    黄泽紧紧咬住后槽牙,甚至要将之连根咬断。    “三……”    沈恋的声音里都带着灿烂的笑意。    “二……喂,怎么没人出声?”    黄泽握紧拳头,看向两人所在方向,深深吸了口气,就要去他妈的不顾一切喊出声来。    这时,林辰开口:“我做的决定,他们不会反驳。”    “哎呀,真是太懦弱了,牺牲你一个,幸福千万家,啧啧。”沈恋撇了撇嘴,”不过老实讲,林辰你的提议正是好玩极了,活下来确实比去死要好,这让我随随便便就能把你们玩弄于股掌之上诶!但你知道为什么任何谈判专家都会说,千万不要向恐丨怖分子妥协吗,因为他们真的很容易得寸进尺,比如我现在想要你们全队都服毒,否则我就自杀,你说他们是不是也会答应?”    “沈恋。”林辰拖长了调子,“把握平衡才是游戏可以进行下去的关键,你确实有价值,但价值还没有那么大。”    沈恋挑了挑眉:“我是变态杀人狂啊,我可不知道什么才叫尺度!”    林辰再次抬起手,很温和告知沈恋:“现在,只要我放下手,你会被马上会击毙,你的脑袋会炸开、你会脑浆横流很快失去生命,但在死前的那个瞬间,你会非常非常后悔,没有答同意我的提议。”    沈恋扭头,她没想到前一秒还略显委曲求全的人现在会突然变得如此冷酷,林辰还是那般温和平静,但漆黑瞳仁中蕴满最森冷寒光。    “好啦好啦。”沈恋笑盈盈举手,同林辰林辰击掌,很爽快道,“一!”    ……    刑从连一直盯住林辰的高举的手掌,反而不太注意他脸上的表情。    林辰手腕有些细,指骨略显纤长,穿过他指缝而下的夕阳有种变态而妖异的美感。    如果那只手章落下,他会毫不犹豫开枪,可自始至终,那样的时刻都没有发生。    他看到沈恋同林辰击掌,看到沈恋开始翻提包,看到林辰深深朝自己望来的目光。    耳麦还戴在沈恋耳朵上,所以他说的任何话,林辰此刻都无法听见。    在沉默的时间里,刑从连甚至已经想好一长串告白,他同通过整个频道告诉沈恋林辰是他的爱人,他会说,他不希望自己的爱人失去理智,他自己更有价值,他可以替他,这才是任何一个浪漫主义或者有英雄情怀的人该做的事情。    可那些话,只是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就被很干脆利落地否决,理智很清晰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    事实上,他现在完全可以按黄泽说的那样,扣下扳机击毙沈恋,可理智又很清晰告诉他,他仍旧不能这么做。    因此,在这个时刻,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沈恋从皮包内掏出一管封装有纯白色粉末小瓶。    在望见药剂的刹那,林辰的所有神情都有片刻凝固。只是在那一瞬间,刑从连就非常清楚,林辰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没有全然把握,他也在害怕。    但下一刻,林辰就完全克制住所有情绪,像是恐惧之类的情绪从未在他体内存在过。他将手臂摊平,伸在沈恋面前,用恳求地语气说:“请控制好剂量,如果我死了,就没有人会遵守同你的约定。”    沈恋唇边只有笑意,她开了支安瓿瓶吸出药水,注入西林瓶内,又将其中混合出的液体缓缓抽出,最后抖了抖针管。    沈恋说:“你看上去很笃定,然而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在你们研究出解决方法钱,这支药水说不定会让你这辈子都变成疯子,又说不定它不会很快起作用,但会让你惶惶不可终日,不清楚究竟何时发作。”    “我知道。”林辰说,“请随意,按你的喜好来就好。”    透明液体从针头溅出一些,林辰凝望着那支药剂,下一刻,针头已经狠狠扎入他静脉,甚至是林辰,也因疼痛而颤抖了下。    沈恋的手在缓缓推动,她兴奋的声音传入频道内所有人耳中。    “林顾问,真伟大啊,但你不觉得,你这种牺牲精神会让别人很难堪吗?”    林辰看向沈恋,回答道:“首先,这并不伟大,所谓伟大是指远超常人,但事实上,无论是这个通讯频道内、这幢大楼内、甚至是整个地球上,大部分普通人坐在你身边,都愿意做出像我一样的选择,为其他更多人争取一丝希望。”    整支针管中的药水已经被推进三分之一。    沈恋笑着摇头,“我都不知道,你对人性是哪来的信心。    “这不是信心,而是决心。”林辰说,“是我们这样的人,战胜你们那样的人的决心。”    林辰语音并不大,甚至在刑从连听来都变得有些渺远,高空中的狂风突然嘶吼起来,拼命撞击窗棂。    但这一刻,刑从连觉得所有声音都消失而所有距离也都化为虚无,甚至包括他先前的愤怒无措也罢都都突然完全淡去,因为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最无能为力,却又最为骄傲的时刻。    ……    林辰坐在长椅上,夕阳的最后一丝光辉,隐没于城市尽头。    直到沈恋将针头猛地拔出,他才意识到交易已经完成。针管推得很快,他也从头到尾都没用感到什么疼痛。    周围非常安静,远处城市呈现出一种美丽的朦胧感,他现在唯一后悔的,只是刚才听从沈恋安排取下耳麦,在这样的时刻,他实在很想和刑从连坐在这里,说一些话。    他想说他现在实在有些恐慌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他想说他爱他,想说谢谢,想说在刚才那短暂的瞬间里,刑从连给对于他人格的尊重、给予他对生死抉择的尊重已经高于一切。    他望向远处的那栋高楼,轻轻地,点了点头。    实在是,非常感谢。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