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39.五浮 76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那是地狱。    虽然林辰并没有对这种虚幻的概念有过确切想象,但他想,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地狱,那么地狱就应该是这个模样的。    整个房间既安静又整洁,像是最普通的养老院房间,窗户半开,窗帘拉开一半,微风卷起帘脚,明媚阳光落在床边茶几上,看起来没有任何黑暗的地方,除了床上的那两位老人。    不过准确来说,那不是也不是活生生的人类,而是两具尸体。    尸体上覆盖两条薄被,白色的薄被,背角掖的整整齐齐,与老人锁骨下端平齐。    而更上面一些的地方,是枯树皮般的脖颈。    当然,所谓枯树皮的形容是林辰的臆想,因为床上两位老人脖颈部位都被割开开一条又深又黑的口子,血液从口子里流出,浸泡着他们的颈部,并蜿蜒而下,流至雪白床单,氤氲开来,形成一块巨大而鲜艳的红色墨点。在阳光下,那些褐红色血液像还冒着热气,仿佛能蒸腾出灵魂的形状。    林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够走到病床边,反正人的潜力总比自己想的还要更加强大。    走得近些,他才意识到,究竟自己为什么还能感受到属于活人的气息。    因为死者的眼睛是睁开的,两位老人平静地望着天花板。他们眼白泛着黄褐色,眼瞳却黑得彻底,里没有任何情绪,空洞得仿佛能吸食人的灵魂。像是那割喉的一刀并不致命,致命的是长久以来贫乏而无味的生活,他们早该死去,只是被强行留在世间。    窗外吹来湖畔和田野的风,带着一点点长久艳阳照射才会有的焦灼味道,林辰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打了个踉跄,总之,他强行扶住床头柜,并站在两位老人床前,认真望着他们。    那时候,林辰的一切感官触觉都非常非常清晰,甚至还被放大了数倍。    迟来一些的警员们冲了进来,七八人的脚步声噼里啪啦,仿若惊雷。    从走廊尽头而来的门被一扇又一扇打开,每次之间总有几秒钟停顿,然后换下一扇,渐渐的,开门的声音越来越迟缓,像是没有人有勇气继续下去。    直到最后,所有脚步声都在他站立的这间病房门口停住。    林辰抬起头,在门口的位置望见许多双震惊的、不可思议的、绝望的眼睛,那些眼神里的情绪实在太过复杂,他们彼此僵持了一会儿,每个人的喉头都像是被哽咽住,谁也无法抢先开口。    是啥,事情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而真正让林辰回过神来的,是最后而来的脚步声,那是先前抢先进入养老院的年轻警员,林辰记得,对方叫李诺。    李诺眼眶通红,捂住嘴巴,这样浓烈的血腥味对一个普通片警来说显然太刺激了点,林辰一瞬间以为李诺会跑出去呕吐,然而令他意外的是,李诺居然强撑着,用显然已经痛哭过一阵的沙哑嗓音对他说:“林顾问……”    李诺的声音无助却又坚毅到极点。    林辰打了个寒颤,清醒过来,他再次看着门口那么许多目光,这才意识到,刑从连不在这里,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他低下头去,将手覆盖在老人的眼睛上,把眼皮缓缓抹下,然后向门口走去,并用非常清晰的声音说:“检查养老院内是否还有生还者,通知医院和急救部门,上报市局。”    林辰说完,冲所有人点头致意,径直向外走去。    “您去哪里?”    有人叫住他。    “我吗?”林辰单手插袋,回头说道,“我去找她。”    ……    事情发生之前,黄泽正坐在漫长的环形办公桌一侧,另一边则是刑从连。    刑从连点了根烟,手机放在桌角,并没有按照他的说法把通讯设备上交。    黄泽握着钢笔,用能想到的最冷淡的语调对刑从连说:“刑从连,你已经被暂时停职,不要摆出一副一问三不知的样子,早点把问题交代清楚对谁都好。”    他说话的时候正对刑从连深色的眼眸,刑从连目光平静,鬼知道刑从连为什么到这种时候都还有平静的底气。但黄泽很清楚的是,刑从连并不准备回答他这个问题。    香烟的灰烬一点点落下,青烟袅袅腾起,刑从连就用很均匀的速度抽完了一支烟。    当那支烟抽完,刑从连抽空看了眼桌上的手机,上面依旧平静如也,黄泽知道,林辰并没有打电话给他。    就在这时,刑从连居然站了起来,他把烟头在烟灰缸按灭,抄起手机,将椅子向后踢了踢,拿起甩在椅子上的外套,向门外走去。    直到这时,黄泽才意识到,刑从连刚才只准备留下等“老吴”一支烟的时间。    因为刑从连动作太快,他还来不及反应,人就已经走到门口。他的下属站在那里,可体测都艰难通过的文员哪里是刑从连这样一线警员的对手,未等两人有任何交谈,他的下属吃痛抱住手臂,而门就这么被打开了。    “刑从连你给我站住!”黄泽拍桌而起。    然而刑从连根本不看他一眼,径自掏出手机开始拨电话,仿佛他刚才那些警告还有训诫都是毫无意义的废话,甚至连他这个人都不存在一样。    黄泽还想再说什么,视线中却已经没有刑从连的身影,他拿着电话追了出去,只是两三步的距离,他就开始后悔自己刚才选择谈话办公室的位置并不恰当。    这里是宏景市警局主要办公区域,大部分警员都在这里办公,进进出出实在有太多人,而大部分人又显然与刑从连熟识。所以当刑从连经过这条漫长走道时,两旁忙碌的警员或与他点头致意,或停下脚步朝他敬礼,一时间“刑队长”、“刑队长”一类的低语声此起彼伏。    就在这时,刑从连放下手机,显然刚才的电话并未打通,他索性拉住一人问:“吴局在哪?”    那位警员很快为刑从连指明方向,后者加快步伐,向大厅尽头的临时指挥中心走去。    “刑从连你这是目无法纪!”    黄泽几乎用小跑的速度才赶到对方身边。    “我只是目无黄督察而已。”刑从连双手都插在裤兜,用一种漫不经心又异常沉稳的语调说道,“难道黄督察代表着法纪?”    黄泽气结:“你应该清楚,我现在是在给你留颜面,我完全可以就地缉拿你。”    说话间,他们就已经到了指挥室门口,刑从连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你可以试试。”    黄泽头一回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除了林辰之外,还有人能这么擅于口舌之争。    他深深吸了口气,刑从连将手放在门把上,只是这一个简单动作,却仿佛引爆了什么可怕讯号。    黄泽按住刑从连的手腕,阻止他开门的动作。下一刻,办公室内铃声此起彼伏响起,再然后,蹬蹬蹬的脚步声在楼里回荡开来,很多人都在跑步,一切顷刻间竟有种万马奔腾的紧张感。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大事不好的神情,却没有人有勇气说出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多警员拥到指挥室门口,他们显然是要进出传送报告,却因为他和刑从连堵在门口无法进出。    那瞬间,刑从连目光冷凝,带着睥睨一切的神情,转头对他说:“放手。”    黄泽呼吸一滞,指挥室大门被从内而外打开。    刑从连的顶头上司吴老局长正站在门内。    看见自己的下属,吴老局长一改曾经韬光养晦的态度,很明显,刚才发生的事情甚至让这位老人也倍感震惊,他对刑从连说:“你来了?”    “来了。”刑从连就这么站在门口,回应道。    老人点了点头。    刑从连继续道:“我来有两件事,长话短说。”    “你说。”    “第一,我犯了什么事?”    老人怔愣片刻,没想到刑从连这么气势汹汹跑来,第一个问题竟是如此简单,但还是很言简意赅地回答:“索贿,向周瑞制药。”    刑从连脸上短时间内显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片刻后,他眉头紧蹙,像在压抑内心的厌恶情绪,却仍平静道:“你知道我不可能这么做。”    “我知道。”吴老局长郑重点了点头,然后退了半步,指着铃声此起彼伏的室内,让刑从连进屋,并说:“所以,这里归你了。”    “出什么事?”刑从连并未推辞,只边走边问,而被堵在门口的警员,也随之乌泱泱进入。    “惠和养老院,38位老人,无一生还。”老局长停下脚步,一字一句说道。    刹那间,整个办公室像被施了什么咒语,所有人都停滞下来,一切冷凝到冰点。    刑从连也停下脚步,黄泽很清楚看到,刑从连目光中闪现过无数情绪,黄泽很确定那些情绪里必然有许多属于林辰,但让他非常惊讶的是,刑从连并没有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林辰,而是沉思片刻,非常干脆利落地说:“交通部门负责人汇报道口监控情况,汇报沈恋最后位置……”    “就近调派法医及鉴证科警员赶往红树镇……”    “榆林区警员向西南位置扼守要道,其余人员原地待命……”    刑从连一道又一道询问声以及随之而来的命令不假思索般飞速落下,黄泽低下头,陷入思考中。    “刑队长必须接受调查,这是董厅直接下达的命令。”    就在这时,一道劝诫般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黄泽回过头,发现自己先前那位下属正拉着他的臂膀,急切说道。    那时,刑从连刚好回答完一位警员关于他是否要赶往红树镇的问题。    “不,我暂时不去。”    刑从连是这么回答的。    黄泽心头剧震,整间办公室沉寂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他的位置。    他终于下定决心,抬头,看着刑从连,问:“需要我做什么?”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