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36. 五浮 73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既然是错觉,那它总很短暂。    黄泽在电话那头重重咳了一声,声音响亮到可以压过他们对话声。    “事实上,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些,对定位沈恋有什么作用。”    黄泽站在市局落地窗前,他身后站着一位下属,对方说表示上头又来了更大的领导要听取情况汇报,而背景音则是不远处的开门关门声和陆续而来的急促脚步。而更要命的是,市局门口的记者车辆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    仿佛要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出什么事了?    整条走廊从尽头开始突然肃静,黄泽知道时间到了,到最后只能干脆道:“行了林辰,你还有二十分钟。”    ……    黄泽的电话很干脆挂断。    饺子店门口,香樟树下,少年手捧的饺子盒已经几乎都空了。    那记干脆的挂断音让少年抬起头,他小心翼翼问道:“阿辰哥哥,我也不明白我们要怎么找到沈恋,这是我的问题吗?”    “对于沈恋,她在逃亡过程中选择不多,既然她已经达成既定目标,唯一可能就是躲藏。普通罪犯的行踪或许难以估量,但对于沈恋一定会选择让它极具安全感的地方。”    “李景天选择躲在大使馆是挺有安全感的,可什么样的地方能让沈恋有安全感?”王朝问。    “和‘自己人’在一起时。”林辰说,“现在我们回过头看手上的案件,有一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沈恋为什么要使老人们精神错乱?”    “难道和那个死掉的老爷爷有关系,那个老爷爷也有精神问题的对不对?”王朝恍然大悟,“老边刚才不是说,沈恋听到老爷爷最后的死亡时间可激动了!但她事发时当时没有替老人说话,事后没有和警察说真话,过了一个半月才报警,这么没用同情心的人呢,为什么在发现自己老爷爷死亡时间的问题时,崩溃了?”    “具体来说,那不是同情心而是同理心。”林辰纠正道,“同理心来自于幼年时期,是一种预知他人苦难并想要帮助他人的情绪。她很难感知到老人的痛苦并帮助对方,但这并不代表,她感知不到自己的痛苦。实际上,就算是最冷血的暴力分子都有强大的同理心,但只包庇自己的同伴,而对别人的生命不屑一顾。”    “这说明什么呢,沈恋的同伴谁?”    “你看,大部分心理学原理,只是很简单的一两句话。”    林辰停顿下来。    路旁的风吹过樟树,树枝摇曳的影子落在他们身上,没有一点声音。    ……    惠和养老院也静悄悄的。    但这种安静,与其说是宁静或者安详一类养老院常的形容词,不如用死寂来形容更加恰当。    和夜晚一样,这里白天的走廊也没有人,光洁明亮的瓷砖显示这里经过良好的保洁工作,但也正因为太过光洁,就意味着这里没什么人经常来往。    这和正常的养老院当然不同,因为凡是去过养老院的人都清楚,老人们都极喜欢坐在没有风吹日晒的走廊里闲话家常,然而这种情景却完全没有在xx养老院出现。    田埂上的野狗又在叫唤,踩着高低起伏的犬吠。    护工小姐模样的女士站在镜前,整理自己的领口,水流汩汩而下,女士用湿漉漉的手指在领口留下带着水渍的手印。    这是间标准两人病房,室内极其昏暗,洗手间的灯亮着。    病床上依旧躺着两位老人,借着昏暗的光线,可以隐约看见雪白被褥覆盖下,老人瘦削的骨架。再往上是一只放到被褥外的手,另一只手则在被褥里。    胸口处,老人身上的薄被显然刚被悉心掖好,而再往上是枯树皮般的脖颈、干瘪成两条线的嘴唇,以及被大量眼白覆盖的、空洞无神的眼珠。    是的,病床上的两位老人都睁着眼睛,他们仰视着天花板,有一些年久失修霉点顺着天花板缝隙生长。    脚步声再次于病房中回荡,护工小姐走到窗边,刷地拉开窗帘,明媚阳光洒入病房,然而就算这样骤然而来的光明,也没能让病床上两位老人眨动双眼。    还在轻微起伏的胸膛意味着老人们并没有故去,但和尸体相比,也没什么两样。    就在这时,护工小姐转过身,拉开被角,躺了进去。    ……    老边饺子馆。    走出门口的警员向花坛三人组点头致意,林辰也点了点头,这才回过神来。    王朝问,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沈恋无法接受老流浪汉的死亡与自己有关。    林辰思考了很多种成因,但最简单的也最有可能的原因只有一种。    “沈恋啊,她没办法接受自己成为像小林巷居民那样的、杀人凶手。”    不光是王朝,甚至连刑从连也愣住,远处的警员骑上摩托。    “这只是我的猜测,具体问题也要等见到沈恋才能了解清楚。”林辰缓了缓气息,平静道,“正常人在遇到极端的刺激时,会选择各种防御机制或者认知调适来缓解心理压力。但沈恋,她的心理问题注定她在遇到这些事情时,无法向正常人一样缓解那些压力。”    “所以呢?”刑从连问。他下巴上有青色胡茬,脸庞棱角分明,目光睿智,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看透人心。    林辰收回视线,将心底的情绪压了下,冷静地说:“简单来说,沈恋本来认为,老人是因为和小林巷居民在推搡过程中意外身亡的,对她来说不存在任何心理压力,因为老人的死和她没有关系。可当她骤然发现,老人当时根本没有死,而是在冰冷雨夜中因重伤而逐渐死去,那得知此事却没有再去看一眼老人的她也变成了杀人凶手之一。正常人遇到类似事情或许只会想,那是在场其他人的责任随便推诿一下就让这件事过去。但沈恋不行。”林辰说:“有三种攻击醒心理防御机制,转移、投射,还有内摄。如果我没用猜错,沈恋潜意识为她选择了最后一种机制,所谓内摄,是将她所爱、所恨对象征地变成了自我的组成部分,放在沈恋身上,则将具有精神问题的老人吸纳为自己的一部分。”    啪地一声轻响,王朝手里的餐盒落在地上:“这也太变态了!”    “沈恋突然变了一个人,学习成绩突飞猛进和这也有关?”刑从连很敏锐地问道。    “只是一个推测,毕竟我们并不知道那具体是个怎样的老人,但你要知道,精神分裂有时就是天才人物的代名词之一。”    王朝打了个激灵,这才像是:“有精神病的老年人才是她的同类?那她这是要干什么,让全国的老爷爷老奶奶都变成疯子吗,而且这和段老师又有什么关系!”    林辰垂眼,摸了摸少年人的头:“你看,我也不是神,哪能知道这么多。所以,既然段老师帮我们找到了沈恋,那我们就找到她问一问。”    “我们怎么找沈恋!”王朝把问题问出口,就觉得自己很白痴。他刷的转身在花坛前蹲下,拉开电脑开始搜寻机构资料。    林辰说:“精神病康复中心、养老院、或者收容所,宏景不是特大城市,在城市周边这样的机构也不会太多。排除国家民政部门旗下的大型机构,私人的中心就就更屈指可数……”    ……    夏风滚烫,拂碧绿田野、拂过大片瓜棚,顺着田埂一直向城市中心翻滚而去。    铺天盖地的热浪擦过那些或高或低的建筑,在宏景市警察局门口的广场上翻滚。    一辆林肯车沿市府大街行驶,并缓缓在市局门口停下。    闻讯而来的记者们像嗅到血腥味的鲨鱼在警局门口占据有利地形,既不敢太过分,又当然不愿放弃前排位置。    与门口沸反盈天的记者相比,真正的会议室里则显得非常肃静,所有人都在吞云吐雾。    上首位置坐着黄泽都要鞠躬行礼的长官。    长官面色凝重,席下噤若寒蝉,最后,对方猛一拍桌:“到现在为止还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是吗?”    大概是因为上司震怒,空气里浓重的烟尘都颤抖了下。    就在这时,会议室大门被敲响。    黄泽猛地向门口看去。    ……    老边饺子馆门口。    在刺目的太阳光下,王朝的笔记本电脑反射出令人几乎看不清楚的模糊白光。    林辰很安静坐在一旁,面容宁和,白皙细腻脖颈上因奔波而和暴晒冒着汗渍,像涂了一层釉质的瓷器。他也不在看屏幕,更像在漫无目的想一些什么事情。    “不要想太多了。”刑从连对林辰这么说。这句话有些隐晦,但对林辰来说,应该是再直白不过的一句话。    林辰望着远处虚空方向,并没有任何向他掩藏想法的意思:“就是觉得人类心理很有意思,沈恋这样的天生变态狂,真正逼疯她的居然是她人性中那点仅存的善意。”林辰顿了顿,又补充道,“多希望我错了。”    刑从连猛地一怔,他看着林辰,对方却没有回望他。    刑从连站起身,单手插袋,说:“林顾问,跟我来一下。”    林辰抬头,刑从连掏出车钥匙,指了指停在路边树荫下的吉普车方向。    林辰依言跟他走到车边。    刑从连习惯性拉开驾驶室的门,发现林辰却站在自己身后。他把钥匙在自己手上转了一圈,回头看着林辰。    “你要和我单独说话,可我不想说话。”林辰对他说。    刑从连点了点头,瞬间明白林辰的意思:“也对,驾驶室是有点挤。”    他打开后座门先进去,林辰跟着踩上车……    拜他新换的车膜所赐,车内昏暗极了,阳光透过树荫和车窗照亮一小片座椅。    虽然盛夏,但车里应该刚才的冷气还没消散,竟有凉意。    林辰另一只脚也踩上车,刑从连握住他的手腕,半开玩笑着说:“其实驾驶室也不错你可以坐在我腿上。”    他话音刚落,车门砰地关上。    刑从连感到林辰反扣住他的十指,下一刻,林辰听从了他的意见,分开双腿,跨坐在了他身上。    刑从连感到胸口一一滞,林辰温热的躯体不留缝隙地和他依靠在一起,林辰有时候真是从善如流的可怕。    不用低头,他都能想象林辰的姿势。    此刻林辰半跪在座位上,脊背柔顺地弯曲,而穿帆布鞋的脚应该露出于坐垫之外,鞋带半垂在空中,轻轻晃动。    刑从连记忆中,类似的场景也出现过,那时的空气里透着令人心猿意马的**,而现在,明明他们关系已经进展了那么多,却变成了只有理所当然的平淡。    只是现在,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思考这种平淡意味着什么。    毕竟林辰正靠在他肩上,带着凉意的呼吸落在他喉头,这让人很难分神。    隔着衬衣布料,他单手抚摸着林辰汗津津的脊背。他可以清晰分明摸到林辰的肩甲,脊椎的突起,柔韧的皮肤。    林辰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不想说话,只想静静地坐在一起。    在这很安静的过程中,林辰的呼吸节奏并没有任何变化,但因为车厢里实在安静极了,他们可以逐渐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因为呼吸交缠,温度逐渐上升,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但更多的,或许是因为林辰的在他腿上的重量也或许是因为林辰强有力的心跳,他能体会到一种全身心的信赖感。    一种非常珍贵并且毫无保留的情感。    过了一会儿,时间短到刑从连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这种感觉,他就听林辰说:“刑从连……”    “都叫全名了啊,这事有点严重了。”刑从连亲了亲林辰的耳朵。    “我……”    林辰刚开口,刑从连就打断他说下去:“你没有那么脆弱,不需要我时时刻刻都关注你的心理状态,一发现有不对的苗头就要叫停你找你谈谈?”    “不,我很脆弱,也真的很需要你。”    林辰这样说。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