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34.五浮 71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楼下用餐的警员们并没有减少。    林辰同刑从连下楼时动静很小,他们穿越迷蒙着雾气的闷热店堂,掀开塑料帘,走到店外。    夏日阳光明媚,冬夜阴霾这才消散了一点。    如果算上最后一个未说完的故事,沈恋前后一共改过四次口供。    从刑侦学的角度来说,那时沈恋算不上成年人但也并非儿童,影响她口供真实性的因素,大约为内部生理因素和外部动机因素。例如创伤**件对记忆的压抑、记忆提取失败或者是外在因素对于记忆的混淆都是内部生理因素,而外部动机因素简单来说就是因为某些动机方面的原因促使她作出虚假证词。    林辰在店外的小花坛边坐下,并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对王朝说:“我们点的饺子是不是还在店里,可以去拿一下吗?”    “啊!阿辰哥哥你要在外面吃吗,多晒啊,还有灰。”王朝打了个激灵,像是从方才阴冷的氛围中突然清醒。    林辰看着不时呼啸而过的警车,说:“你也不用再提醒我一遍。”    刑从连踹了王朝一脚:“赶紧滚去办,是谁给你资格质疑的。”    王朝又很郁闷地一溜烟跑回店里。刑从连也一屁股坐下,树荫也不是很茂密,因此他们大部□□体都沐浴在灼热的阳光中。    刑从连长叹一口气:“这叫什么事。”    “其实当你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已经能感觉到这是什么样的事情了。”林辰说。    “所以,沈恋为什么反复修改证词,一而再再而三纠缠老流浪的死?”刑从连抱头靠在树干上,当作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这么问。    “显然,沈恋很偏执,不过她这么做的原因并非因为她是偏执狂,沈恋的问题显然比这严重多了。她善于撒谎,习惯用谎言欺骗他人以达到操控他人达成自己愿望的目的。”林辰微微歪过头,看着刑从连。    “让我想起李景天了。”    “我们要面对的人,从一开始都是一类人,不是么?”    “继续。”刑从连说,“以你的分析,那夜到底发生了什么,沈恋要达到什么目的。”    “她要达到的目的,当然是要维护个人利益。”林辰说,“你当然会问,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警方事情的真相,而选择非常迂回的方式来一点点改正自己的目击证词,那当然是因为事实真相与她个人利益相违背,她选择为了个人利益而隐瞒真相。”    刑从连问:“那小沈恋为什么还要去找警察叔叔呢?”    “因为隐瞒真相,任由她恨的人逍遥法外,也不符合她的个人利益。”    “好像是人性中的恶与恶相互斗争,把人推向更坏的地步。”刑从连说着,掏出一根烟。    “你的说法,很符合大部分反社会人格者的人生经历。”林辰把话题拉回正轨,“但无论沈恋改变过几次证词,我们都可以通过一定的技术分离出其中真相和谎言。”林辰摇了摇手上的卷宗。    林辰说完这句话时,王朝正好端着一次性饭盒从店里出来,少年人站在塑料卷帘下冲他们咧嘴笑起,让人觉得一切都温暖起来。    不过很快,王朝就陷入了即刻到来的繁重工作中。    sva就是这样一种评价陈述真实性的程序,它基于一种假设,即来自于真实经历的记忆陈述与基于创造或幻想的陈述在内容和质量上是不同的。虽然它常用于判定证言的真实性,需要有对沈恋面对面的结构性访谈来完成,不过现在也不是讲究这些标准程序的时候,用当年老边对沈恋做的口供记录,勉强也可以达到分离真相和谎言的目标。    王朝在花坛边蹲下,打开电脑,林辰翻开口供第一页,对王朝说:“我们将沈恋所叙述的事情经过分为几个部分,分别通过对这些口供相应内容进行的标准基础内容分析,用评分的方式计算出里面的真话和假话。”    王朝眼睛都亮了:“这么科学,我喜欢!”    林辰翻开第一页:“首先,沈恋的所有证词都是很明显的无组织叙述,她先讲述了核心事件‘陈建国杀了老流浪汉’,再回到最开始叙述当时发生的事情。受性侵害困扰的的被害人倾向于用无组织和不连贯的方式陈述。”    王朝当时停顿下来:“什么鬼,沈恋受到性侵害了??”    “既然你提到这个,那我们来看沈恋关于案件中最主要的触发事件的描述。”林辰说。    王朝用力点了点头。    “在第二版证词中,沈恋是这么描述陈建国和李宛如的交合。‘两个人搂在一起靠在墙上不知道在干什么,陈建国裤子脱了下来,李宛如在呻丨吟’。而在第三版中,这段证词变成了‘那个女孩对陈建国说走开,陈建国却死死捂住她的嘴巴,并且笑了起来,女孩的裤子前扣被解开,哭了起来。’”林辰平静道,“后者比前者多被害人和受害者之间交互行为的描述,可以判定为相对真实,标1分。”    “为什么是1分不是两分啊!”王朝很疑惑。    “因这不是她的目击证词,她说她看到陈建国对女孩做了那些事情,但视角却是主观的。”    王朝推开电脑:“陈建国猥丨亵的人是沈恋???我靠为什么沈恋没有报警什么的!”    “因为没有证据。”林辰摇了摇头,“我们接下来评定她下一处话。关于老流浪汉打断陈建国意图性侵害女孩的细节。沈恋说,她非常害怕,幸亏老流浪汉到来老流浪汉放下他捡垃圾的包袱,如天神降临般冲向陈建国。老人脸上很脏,身上也有剩饭剩菜的臭味,但却让人非常有安全感。”林辰顿了顿,继续道,“这段证词中,有包括嗅觉在内的诸多细节、以及她的主观心理描述在内的许多2分内容。老人阻止了陈建国的行动,救了她。”    “所以陈建国没有得手,因为老流浪汉救了沈恋?”王朝说,“沈恋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所以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过陈建国当晚是要伤害她?”    林辰垂眼:“事实上我很希望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过陈建国当日想猥亵她,也不希望她是发现自己无论说多少遍这件事都没有任何人相信这件事,因此在最后面对警察时她修改了自己证词。”    说话间,林辰感到肩上多了一份重量,刑从连将手搭在他肩头:“别想太多。”    林辰点头,继续说下去:“下面就到了最关键的地方,老流浪汉究竟是怎么死的,我直接说结果。沈恋提到,有许多街坊邻居围观了两人的争执,此处为真。陈建国蓄意找老流浪汉寻仇报复将人杀死难以判断。陈建国失手推倒老流浪汉难以判断。但在所有结果里,有一件事是真实的,她确实在当夜看到了老流浪汉的‘尸体’。”    “所以我们无法判断陈建国到底有没有杀人?”刑从连问。    “应该这么说,我无法从沈恋的证词中判断这点。我倾向于认为,她只是知道老人死去的结果,却并没有目击案发过程。”    刑从连摸了摸下巴,说:“这反而更合理,老流浪汉和陈建国起争执,邻居收到动静出来围观,遇到这种事情,大人们一定会把孩子赶回屋里。所以沈恋并不知道究竟是谁杀了老流浪汉,只能按照自己的推论,认为凶手是陈建国……”。    林辰继续道:“因此,为什么当沈恋得知老人真正死亡时间会非常激动的原因也有了解释。她以为老人死了,实际上对方并没有当场死亡,而是在冷雨中躺了几个小时,最后不治身亡。”    当林辰说完这句话时,刑从连没有再说什么,像是极心有灵犀的,他们彼此对视一眼,让所有推论都到此为止,没有人愿意问出接下来的问题。    然而在那一瞬间,他们都忘记了,王朝在,朝气蓬勃的少年人并不像他们一样,对于这些丑陋而黑暗的事情有那么敏锐的触觉。    “靠靠靠,那小林巷的居民是故意见死不救吗,这也太残忍了啊为什么!”    林辰举起手,想揉揉少年人的发顶,但却最终没有按上去,因为刑从连拉过了他的手。    周围是人来人往的警员,但刑从连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当然不可能会在意周围的目光。    于是,刑从连就这么拉着他的手,替他回答了王朝的问题:“因为,所有小林巷的居民们都是凶手。”    刑从连的声音又低又哑,并带着悲悯。    “是啊他们当然都是凶手!”王朝嚷着,但说道最后一个音节时,他却猛然停住。    刑从连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少年人的脑袋:“刚才你给我们找了那么多关于小林巷卷宗自己没看,里面有许多是关于那个老流浪汉的投诉。老流浪汉嘛,喜欢半夜唱歌、对着空气大吼大叫,他居住的简易住所时常散发恶臭,还经常吓到过往儿童,甚至还在情绪激动时有用砖砸坏居民窗户的恶劣历史。你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家附近住着这么一个人,甚至警方也很难管,你会有什么感觉?”    虽然阳光还是一样的,可伴随刑从连的叙述,林辰只觉得周围都逐渐冷了下来。南方冬夜的湿冷氛围再次浮现起来。    那天,沈恋被赶回屋子里,无论小女孩之前说了什么话,这些大人都一概不信。    一个是平日口碑良好又乐于助人的邻居大哥,另一位则是有精神问题的老流浪汉,当这两个人发生争执时,所有邻居都知道该怎么站队。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能够让所有人都将口供调成一致的可能性只有一种,这些人都成为了命运共同体。或许是陈建国推倒了老流浪汉,也或者是李宛如推倒了他,甚至有可能是隔壁上了年纪又好管闲事的老奶奶成为了杀人凶手,没人知道真正动手的是谁,当所有人回过神时,老人已经倒在血泊中。    河里的水冒着腥臭气息,像墨汁一样黑。    人们会开始互相指责,彼此推卸责任,可无论如何辩论,没人能说清楚,真正动手的是谁。    这些人开始缄默,而在这时,最有话语权者会发表自己的看法。    他会说:既然大家都这么讨厌这个老头,而现在又说不清楚是谁动的手,那么,我们就散了吧。明天早上我来报警,大家一口咬定,老头是自己摔的跤,我们都在睡觉,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就好。    这只是一个提议,有了提议就要有选择,而接下来的选择就太拷问人性了。    可无数心理学研究都证明,人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下,只会选择从众。    有人同意让所有人撇清关系的选择,也因此,没有人为这位烦人过头又有精神问题的老流浪汉做出继续活下去的选择。    王朝抓住刑从连的裤腿,脸色非常难看,甚至像是要哭出来:“可是我不会因为讨厌这么一个老爷爷,就放他在冷雨里渐渐死掉啊!”    “就算,是你不小心推倒了他,必须为此承担法律责任以及高额的医疗费用。”林辰插入了王朝和刑从连的对话。    “是的!”王朝坚定地说。    树的阴影落在少年人的脸庞上,因此那些明亮的光斑,仿若泪光。    “所以啊。”林辰擦了擦少年眼睛下方或许也不是泪水的东西,对他说,“你是个很好的孩子,像你这样的人,还是有很多很多,不要太难过。”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