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33.五浮 70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她求我们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她来找过警察,要是她的爸爸妈妈知道,会打死她。”老边用清晰如常的语调叙述很多年前发生的这件事。    “因为听了她的话,所以您没有将这份记录放入最后的大卷宗里?”    “老刑,这不是正式的报案啊,而且……”老边摇了摇头,“在她的那段叙述中,是有漏洞的,但我们仍旧进行了调查。”    “什么问题呀?”王朝问。    “死亡时间。”刑从连眯起眼。    卷宗上的法医鉴定报告表明,老流浪汉的死亡时间是在凌晨4点左右。    但按照的说法沈恋的说法,她在补习班结束回家时目睹陈建国推倒流浪汉,这个时间点应该在18:00-22:00点之间,与死者真实死亡时间不符。    老边点了点头:“虽然女孩证词有问题,但我们还是做了四次排查,都没有任何疑点。最后,我们调查了那个初中生的身份。”    “是沈恋?”    老边点头:“这个事,虽然她自己保密自己是谁,但我们肯定是要调查她的身份背景,而且我们很简单就查到她是小林巷4号沈家的闺女。后来,我们找了当地居委会主任,旁敲侧击了下,当然没提女孩的名字,但主任也一下就猜到了是沈恋。”    “沈恋……”林辰轻声道,“主任怎么能一下就猜到是她?”    老边用手指敲了敲脑子,说:“主任说,她们很早就猜到沈恋会为了流浪汉的死再去找警察,之前沈恋已经在家里闹过很多次,沈家和陈家关系也弄得很僵。她说那个小姑娘的脑子不好,有问题。”    老警员所谓的脑子不好,当然是指精神方面的问题。    “可沈恋并没有精神类疾病的病历记录。”林辰说。    “是没有,但是那个年代,孩子要是精神不太正常,很多家长是藏着捏着的,而且沈恋的精神问题,说起来也没那么严重,所以她父母没有送女儿去医院。”老边说。    林辰很敏锐察觉到老边话里的问题:“您是怎么知道,因为她的精神问题并不严重,所以父母并没有送她去医院?”    林辰着重强调了“父母”二字。    “我们和她父母谈过这个问题。”老边说。    屋子里,王朝倒吸了口气:“她不是求你们不要让她父母知道的吗,您怎么还说出去啊!”    刑从连说:“应该是街道办主任泄漏出去的?”    老边很无奈想摸烟,刑从连从兜里掏出一根过去,老边咬着烟,刑从连点燃打火机凑过去。    老警员说:“小街小巷,邻里之间本来就没什么秘密,街道主任找了沈恋爸妈谈话,两夫妻有天来警局,解释了女儿的问题。夫妻两的意思是,女儿早上上学,看到路上死了人,受了刺激非常激动,沈恋总觉得老流浪汉的死和自己有关,换了很多理由。他们当时带女儿去乡下,就是为了让女儿远离刺激源。沈恋父母最后央求我们不要让她们闺女留下案底。”老边吐了口烟,“这怎么能说是案底呢,也就是一个简单的调查。”    “所以,你们就简单相信了沈恋父母的说辞?”刑从连很尖锐道,“案发后离开,女儿又精神出现异常,怎么看这对父母都有问题。”    “她父母当天晚上都不在家,在加班,不在场证明很确,所以口供上也就没有他们两个。而且基本上和沈恋爸妈说的一样,因为陈建国没有被抓捕,沈恋又来找过我们。这次,小姑娘的证词又发生了变化。”    因为老警员抽烟,二层楼里被烟气弥漫,在加上顶层日晒,房间里热的恍若蒸笼。    然而那个夜里,却冷得刺骨。    父母因为夜班而没有回家,初中生的沈恋已经习惯了这种偶尔独自生活的夜间。但那天很因为寒潮,下起了冻雨,屋外摄氏度已经跌至零下,屋里当然也没好上多少。她确实目睹了老流浪汉同陈建国发生争执,但时间却不是在她补习班回来,而是在晚上12点。她做完作业,准备上床,听见屋外有女人的呼喊声,声音很轻,但那种被人捂住嘴并且带着性丨欲的呜呜声音,在下着细雨的冬夜里却分外清晰。    她挣扎了一段时间,最后鼓起勇气悄悄拉开窗帘,并推开一点窗。借着极其微弱的路灯光芒,看见极其恶心而龌龊的一幕。    她看到陈建国在屋檐下,裤子脱了一半,和隔壁李宛如阿姨在**。    十几岁的少女偷窥到了午夜奸情,她就一直在窗边这么看着。但无论是她或者李建国,甚至是李宛如都没有想到,在寒冬夜里,出现了第四个人。    老流浪汉晚上捡酒店的剩饭剩菜回来,不小心走入了那条本该无人的隐秘小巷中。黑夜里,老人穿着破棉衣,却仿佛天神般降临,让小巷中的两人无所遁形。李宛如仓皇逃窜,陈建国为了灭口,杀了老流浪汉。    这是第二版的故事,比第一版的简单构架已经多了详细剧情。    听完后,王朝只是翻过手机说:“我查了下那天的历史气象记录,-1~4°,天还在下小雨,陈建国不怕冻掉jj吗?”    刑从连照例抽了王朝一记头皮:“就你知道?用词还这么不文明。”    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却没有人接茬下去。房间里静的吓人,仿佛冬夜里死者的黑影在轻轻浮动。    林辰坐在角落,一直锁眉沉思。当刑从连的视线投射过去时,林辰也恰好抬眼,问:“这是第二个版本,还有第三个版本的故事吗?”    因为被完全猜中事情经过,老边猛然抬头,惊愕地注视着林辰,尔后揉了揉脸,继续讲下去。    在午夜偷情的版本过后,沈恋第三次找到警方,又一次更改了自己的目击证词。    这回,她向警方表示,实际上和陈建国偷情的人并非李宛如,陈建当晚意图性丨侵一个小女孩,女孩被老乞丐所救,免于被害。然而陈建国气不过,第二天早上乘老乞丐出去捡垃圾的时候,把人弄死了。    大概这个案子也在老边心中留下了很深刻的痕迹,因此老警察说起细节时丝毫不乱。    林辰靠椅背坐着,双腿交叠,正低头看着木地板某处的阴影,不知在想什么。    终于,林辰开口:“应该,还有最后一个版本的故事吧?”    林辰这样问道。    然而破天荒的是,林辰这次猜错了,老边没有点头,而是非常干脆地否认:“没有,这就是沈恋最后说的一版故事了。”    林辰猛然抬头:“出了什么事?”    “您是什么意思?”老边说了这么久,情绪也有些不是那么对头,他很莫名其妙地反问林辰,。    “不应该。在那之后,沈恋真的没有再找过你们?”林辰再次问。    老边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按灭,说:“林顾问想说什么,我老头子已经听不懂了。”    林辰很明确道:“我的意思是,我认为沈恋并没有讲到事情真相,她应该会再来找你们。”    “她确实来过。”老边说。    “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    “发生了什么,让她没有改目击证词就离开了。”    老边长叹一口气:“因为我的搭档他终于忍不住啊,当面揭穿了小姑娘的谎话。”    老边说,他的搭档和他不一样,是那种天生的暴脾气。    一而再再而三被一个小姑娘用假话蒙蔽,浪费了警方的人力物力,他的搭档已经很不满了。    第四次沈恋找到他们的时候,他的搭档直接对告诉沈恋,让她好好读书,找警察不是好玩的事情。她所有编造的故事里老流浪汉的死亡时间和死者真正的死亡时间都不符合。    “然后呢?”林辰问。    “然后沈恋就走了。”    林辰皱眉:“能请您仔细回忆下,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让沈恋离开后再也没有找过你们。”    老边挠着眉毛,陷入痛苦的回忆中。    “一定是您搭档的话让她产生剧烈的情感波动,她的反应应该很明显。”    “就是说到流浪汉死亡时间的时候嘛!”老边拍了下腿,“我搭档说,老流浪汉不是半夜死的,而是在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小姑娘连说了几个“不可能”,特别特别激动,半大的女孩子,差点袭击我搭档。”    “袭击?”王朝一惊一乍。    “掐脖子,不过被我搭档挡下来了。”老边连连摇头,“那以后,我们是真相信她不正常了,正常小女孩谁一次又一次跑来跟警察编故事,太偏执了。”    老边依旧在絮叨,老警察被迫翻起十几年前的旧事,重新诉说,到了最后,故事讲完,老人像是刹不住车,竟开始忆往昔。    刑从连有一搭没一搭和对方说了两句,却一直在留意林辰的神情。    从听到沈恋因为老流浪汉真正死亡时间而激动的时候开始,林辰就一直保持深思的神情,最后,刑从连很明显在林辰脸上看到了悲哀的神色。    林辰的神色一闪而逝,他缓缓眨动了下眼皮,像是已经将拼图补充完整,一切都变得清晰明了。    林辰站起身,向老边告辞。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