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26.五浮 63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小詹先生还在喋喋不休,林辰已经不在意后续那些话。    他立即打电话给刑从连,要求见面。    “怎么突然要过来,出什么事了?”刑从连问。    “刚才参加周瑞制药的新药发布会,突然意识到,我们恐怕一直以来都被沈恋误导了,这件事确实和诺德伦有关,但沈恋的目的一直都不是诺德伦这个药物。诺德伦更像是一块覆盖在真相上的巨大阴影,遮盖了那些我们本应该看到的细节。”    “什么细节?”    “暂时还不知道。”林辰顿了顿,问:“从端阳家取出的内存卡在哪,我这里有一个……还算靠谱的朋友,可以请他看看?”    “送去药科大了。”刑从连答。    “王朝那有备份吗?”    “当然有,没有的话拖出来打一顿。”    刑从连很快将王朝切入对话,少年人愉快的声音响起。    “阿辰哥哥,您的贴身小管家王朝竭诚为您服务。”    “我在宏景大酒店,你在交通局,你老大在警局,我们要怎么碰头比较方便?”林辰问,“可能还需要你检索一些东西,你把端阳的内存卡资料也带上……”    “回家啊,我们回家吧!”王朝很兴奋道。    想起在刑从连身边的黄督察,还有前些天发生的某件事情,林辰一时间无法回答:“这个,听你老大意见。”    “回,必须回!”刑从连很高兴地说。    林辰无奈地摇了摇头,挂断电话,拉着小詹先生就走。    小詹先生很不情愿地一步三回头,开着小捷达一路上还不停说,“林先生,那我……我们时候可以去找周瑞制药的人聊聊……”    林辰见年轻人实在可怜,快到家门口时,刑从连恰好从台阶上下来。    林辰终于松了口气,他指着门口那位先生的身影,对小詹说:“不用聊了。”    “为什么啊?”    “周瑞制药一个单子才多少钱,你眼光要放长远。”林辰指着刑从连这样说道。    像小詹先生这样的人,再不食人间烟火,那好歹也是在詹董事长手下摸爬滚打过,很知道该怎么狗腿,就是可能狗腿得有些过分。    总之见了刑从连还有刑从连的院子,小詹先生就一口一个“刑董”,搞得刑从连很不知所措。    林辰也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一切陈设都没用任何变化。    花草繁盛,小池塘的锦鲤看上去也没有瘦,家里被打扫得非常干净,冰箱里还有准备好的水果。    黄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观鼻鼻观心,只当没看见这里的一切。王朝则很高兴地在撩拨黄泽,边开投影仪,边向黄督察介绍他的每一款新电动游戏。    林辰下意识开了自己房间门。    然后退出来,看了看房间位置,又开门进去。    “我房间里的东西呢?”林辰忍不住拉住刑从连。    他的房间里面空空如也,所谓空当然不是指没有家具,而是他的被褥他的书籍甚至包括他衣物都不见了。    刑从连一副你开什么玩笑的表情,搂着他的腰把他拉到主卧门口,推开房门:“林先生,这才是你的房间。”    林辰看着刑从连房间里的单人床变成了双人床,床上铺了条很简单的格纹床单。他的书都被刑从连收拾进书柜里,里面还多了一张书桌,虽然除此之外房间里也还是简洁的过分,但大概是新换床单的清新气息还未散去,林辰竟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刑从连把他推进房间,用脚勾上房门,问:“怎么了?”    “你怎么动作这么快?”林辰走到书桌边问。    刑从连一把将他抱上书桌,伸手撩进他衬衣下摆:“我是一个做任何事情都有准备的男人。”    林辰坐在书桌上笑了起来:“但是家里不是有书房,为什么还要摆书桌。”    刑从连凑在他耳边说:“林顾问,你想象一下,你穿着白衬衣,坐在这张书桌前工作,书桌上点一盏灯,窗外是夜色……”    “你呢?”林辰问。    “我当然躺在床上看你。”    “真的躺着?”林辰亲了亲刑从连脸颊。    刑从连尚未回答,门外就传来小詹先生的高喊:“刑董,我们准备好了。”    刑从连和拉开一点距离,问道:“刑董是怎么回事?”    “哦,我跟这位小詹先生说,你可以给他家工厂提供大单子。”    “我还以为他看上我了。”    “看上你的钱了。”    “哎,你也是看上我的钱多好。”刑从连说,“这样就可以永远用钱把你拴住。”    林辰忍不住转身将人抱住,说:“可是我更喜欢赚钱给你花。”    就在这时,黄泽的喊声传来:“刑从连,你有点专业素养!”    刑从连离开一点距离,问他:“我专业素养够吗?”    “吻技很专业。”林辰从书桌上跳下,“其他没有验证过。”    林辰边说,边拉开门出去。    刑从连大概很不乐意被黄泽打断,走到客厅,很不耐烦地说,“黄泽你去洗盘水果。”    黄泽一脸莫名其妙:“刑从连你什么意思?”    “我老大意思是,你看小詹先生是客人,我们是主人,只有你一个闲人,当然你去啦。”    “能让你坐这里已经很够意思了。”刑从连指了指冰箱,“快点快点不然赶你出去。”    黄泽愤怒起身,向厨房走去。    “他怎么这么听你话?”    “估计在这里干过亏心事吧。”刑从连很不屑地说,“开始吧。”他冲王朝刑从连正色道。    小王同志跑去拉上窗帘,投影仪被点亮,相关内容被打在一面白墙上,墙上正是周瑞制药新药诺德伦的成分公式。    “这个……林先生你到底要我看什么东西?”小詹先生很不明白。    “是啊阿辰哥哥,你去了趟发布会,到底发现了什么东西?”    望着在雪白墙面上旋转的药物构型式,林辰缓缓开口:“我怀疑,出问题的药物,可能根本就不是周瑞制药的新药诺德伦,而是诺德伦的前代药物,诺德伦只是周瑞制药为了掩盖前代药物的问题,而改良出的新药。”    他说完之后,房间没有人说话,只有黄泽在厨房洗水果的流水声。    黄泽端了果盆出来,砰地上茶几,见所有人都面色凝重、沉默不语,忍不住没好气地说道:“你们怎么了?”    王朝这才清醒过来:“阿辰哥哥,你有什么证据吗?”    “我们从一开始来说,沈恋利用端阳散播对诺德伦上市不利的证据,是为什么?”    王朝答:“不是说,为了给段医生下套吗,沈恋利用端阳,制造了段医生可能杀死司坦康的动机――也就是假学术抄袭事件。”    “如果是一石二鸟呢?”林辰说,“制造舆论压力,延缓诺德伦上市,毕竟,跟刚刚试图推广的新药比,人们更习惯前代药物。”    王朝:“但是,但是……沈恋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她难道还是好人?”    林辰说:“这就是我把你找来的原因,我们目前掌握的关于诺德伦的资料都是来自于沈恋编造的假信息,诺德伦所谓的不良反应很有可能是来自于前代药物。”    林辰拿了支笔,走到家里的白板前,写下诺德伦三字,在旁边打了个勾。尔后他将诺德伦三字圈起,并画了个向上的箭头,打了一个问号。    刑从连问:“你从何得知,周瑞制药早就知道前代药物有问题?”    “周瑞在很早前就开始替换供货商,一个制药公司为什么会这么做?”    “你的意思是?”    林辰说:“他们药物有问题,可他们发现不了问题在哪里,他们甚至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的药物有问题,就只能一层层自查。”    “甚至包括达纳的人体实验?”    “那样能更快出结果,不是吗?是什么事情让一个大制药公司都必须隐秘地做着实验,铤而走险?”    “一定是在文明社会不被允许,并且难以启齿的事情。”刑从连答。    林辰点了点头。    “所以你说,我们一直以来,完全被沈恋和周瑞制药编造的骗局给蒙蔽了?”王朝拼命挠头。    “‘诺德伦’这个药物,就像一颗巨大的太阳,它从头到尾都散发着夺目的光亮,以至于遮蔽背后的所有细节。”刑从连淡淡道,“沈恋在前代药物上搞鬼,被周瑞制药发现了问题,周瑞为此研发诺德伦弥补前代药物的漏洞。而作为诺德伦的研发主管,司坦康发现了沈恋搞的鬼,被沈恋所杀,沈恋将杀人凶手的罪名再被嫁祸到老段身上……”刑从连顿了顿,“这确实反映出诺德伦可能存在问题,但是,如何证明你的观点呢?”    “第一、沈恋给端阳的假资料,很有可能是基于前代药物,等下请小詹先生有针对性的查阅资料,应该能找出蛛丝马迹;第二、如果周瑞制药确认了是前代药物的问题,那他一定会做出减少出货量的举动,大规模停产很容易让别人怀疑,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原因;第三,其实我们知道,如果真的有药物不良反应,那副作用究竟是什么,使用前代药物的病人病例上一定会有所体现出来,我们只需有针对性查找患者的病例记录,就能发现异常情况。”    “所以……”    “所以,很有可能,已经有大量的老人,服用过了这种药物。而沈恋一直以来做的,说不定就是拖延我们发现真相的时间,她可能在等待着,大规模病发的那一天……”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