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22.五浮 59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医院急诊大楼被蜂拥而至的媒体记者围的水泄不通。    这么说可能有些夸张,但现在是新媒体时代,不少人拿着手机就可以做现场直播,你也很难分辨这些人同传统记者谁的影响力更大。举着带有台标话筒的记者和摄影师挤在最前,而拿着录音笔的一些人则在后面,最外围则是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情的围观群众。    小陈秘书正被团团围住,像是风口浪尖的一叶扁舟,林辰还未走近,就听见有人举着录音笔问道。    “局长和市领导来了吗,什么时候召开发布会?”    小陈秘书说:“局长正在慰问伤员,主持案件调查工作,请稍安勿躁。”    记者又问:“慰问伤员,伤亡情况究竟如何?”    小陈秘书愣了愣,脸上现出不知所措的神情,记者很快用闪光灯记录下这一时刻。    林辰快走两步,撸高一些袖口,拍了拍陈秘书肩膀,切到他身前,代为回答道:“鼓楼小区烧烤摊发生的暴力事件中,共有三人受伤,其中两名伤员伤势较重,一名警员因公殉职。”    当他开口那刹那,闪光灯蜂拥而起,林辰眯起,扫过台阶上下所有人的脸孔,大多人表情或激动或严肃的记者,少部分则透着好奇,但没人露出得意或者极端冷漠的神情……    所以凶手很显然没有混在围观采访的人群里。    ……    大概是在林辰走出急诊大楼站在媒体前的时候,黄泽恰好将车驶入医院外停车场。    黑夜是最好的背景,而医院雪白的走廊则更像是反光板,令他能很清楚看到林辰比他离开那天更加瘦削的脸庞,然而在那一片闪光灯中,林辰反而不显得苍白瘦弱,有种另类的,傲然美感。    黄泽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目光用通常的话来说就是犯贱,但老实讲他又确实没办法放下这些,这种撕扯和纠结感觉快把他逼疯了。黄泽神情冷漠地看着远处的灯光忽闪的处,手却紧紧攥着方向盘。    ……    林辰没有看到近在咫尺的黄督察以及他的座驾,因为面前的记者们都如狼似虎,凶悍异常。    “警方是否正在向公众隐瞒伤员真实受伤原因?”    “没有。”林辰很干脆答道,但没有任何下文。    问他问题的那位记者呆住一会儿,显然没想到他竟然不准备解释下去。    “可有目击者称,烧烤摊主和顾客都丧尸化了,彼此疯狂啃咬!”那位记者随后接着大声问道,并且直接抓住了最有爆点的问题。    “确实如您所说,有食客发生斗殴和相互啃咬现象,您已经很清楚现场发生的实情,为什么认为警方有所隐瞒呢?”    “我的意思是丧尸,宏景城区是否出现丧尸!”记者激动道。    “我不知道您从哪里得来的类似联想。”林辰没有任何意外,依旧平静:“不过我想伤员家属一定很不希望听到您这样的猜测,除了殉职的警员外,生命检测仪器显示所有伤员都有正常生命体征,因此也就不符合通常意义上科幻故事中对于丧尸的定义。”    林辰强调了科幻故事。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另一侧的记者开口:“抱歉这位警官,请允许我打断您一下。我听见您刚才的回答,认为您一直在顾左右而言他,其实并没有回答我们媒体和公众最关心的问题。”这位记者同先前那位相比,语气更加平和,但也更加难以处理。    “请说。”林辰冲对方点头致意,态度温和。    ……    黄泽并不能听清林辰究竟说了什么,但只是看着林辰从容不迫的举止以及那种沉静得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面容。事实上,他根本理不清他对林辰的情绪究竟是爱或者是恨,准确说来,他甚至认为自己是太恨林辰以至于总是记住这个人,当一个人出现频率太高,就很容易让你产生错觉。黄泽强迫自己把视线从林辰脸上移开,为了让自己找点事情干,他开始在人群中搜寻刑从连惹人厌烦的身影,不过也同样没有任何收获。    就在这时,他副驾驶门被突然拉开,黄泽猛然向一侧看去,一道身影带着弥漫的烟味,坐进车内。    黄泽意识到来人是谁,攒紧拳头,额头上青筋突起。    “黄督察。”    擅自坐进车里的人靠在椅背上,用幽绿而冷淡的目光看他一眼,却笑着说道。    黄泽说:“刑队长不请自入,不太好吧?”    “总比黄督察等下在记者面前发疯要好,当然,主要是他也不想见你。”    刑从连说得他当然是指林辰,尤其是刑从连咬“他”这个音时比其他词显得更加亲昵,只从这个细节黄泽就意识到,林辰和刑从连在一起了。    “下车。”黄泽马上意识到自己失态,他神情微寒,毫不犹豫对刑从连道。    “聊聊,黄督察。”刑从连说着,径自掏出烟来要点。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我下车你家生意怎么办,股东最近不好伺候吧?”刑从连按住打火机,火苗忽闪而起。    想到进来父亲和兄长今日猛增的白发,黄泽猛然抬眼,怒视刑从连:“刑从连,你不觉得自己的手段太下作了吗?”“比如搞你家生意?”刑从连笑了,“我觉得还好,商场如战场嘛。”    刑从连用一副“你家钱少这也不能怪我”的纨绔子弟脸在说话,黄泽很想挥拳揍上这人得意的脸孔。    “所以你究竟想来做什么?”    刑从连没有说话,只是从耳朵里掏下一只透明耳麦,放在汽车仪表台上,然后看了眼耳麦,对他说:“听听吧。”    黄泽虽然犹疑,但还是将耳麦塞入耳中。    ……    急诊大楼口,台阶之上,林辰按了按耳麦,听见那头声音出现断续,然而眼前这些人让他无法仔细去想刑从连究竟和黄泽在说什么。    先前那位记者用非常凌厉语气问道:“请问食客们究竟为什么疯狂斗殴、相互啃咬,甚至还有警员为此献出宝贵生命?”    林辰点了点头,用最通俗的媒体用语表示:“距案发至今只有1个小时,具体原因警方仍还在调查过程中。”    “意思是警方什么都不知道吗?”那位记者露出一个猎物踏入陷阱的狡黠表情,继续道:“可据我所知,案发前,宏景警队的众多警员就在现场附近,案发当时,甚至还有警员开枪示警。因此警方能迅速控制情况,避免事态恶化,是这样吗?”    林辰点头:“确实如此。”    “所以警方为何会突然出现在鼓楼小区附近,我是否可以认为警方已经提前得到某些消息,却没有知会当地居民?”    林辰并没有因这样诛心的问题而显得太过激动,他依旧很平和回答:“警方是在实施一起例行抓捕行动中,偶遇鼓楼小区的这起突发情况。”林辰向前站了一步,坦诚道,“如果我们事先得知鼓楼小区会发生这样的恶**件,一定会配备更充足警力,而不是眼睁睁看着我们的同事因公殉职。”    “听您的意思,仿佛是在说警方根本没能力保证人民群众生命安全,那请问我们纳税人的钱究竟花在哪里?”那位记者推了推黑框眼镜,像是什么总能捕捉到猎物弱点的优秀猎人,稍有不慎就会踏入他早就布好的陷阱。    林辰停顿片刻,尔后认真问道:“你在哪工作?”    那位戴黑框眼镜的记者愣住,然后很不可思议开口,讥讽道:“您这是准备事后找我算账吗?”    林辰淡淡回答:“不,我只是想向您了解您每个月的基本工资还有奖金。”    “我没用回答这个问题的必要。”    “我理解。”林辰从上到下看了对方一眼,说,“看你的年龄和你手上话筒的台标,我可以判断你工作与宏景电视台,今年35岁左右,你在质问我的时候气势很足,说明你应该在工作中勇于进取的类型,所以按照宏景记者的普遍工资标准加上你的个人能力奖金数额,我估计你的年薪在22w左右,所纳税款在三万八千元每年。”    “这是我的个人**!”记者拔高音量,非常紧张,这个反应说明林辰猜测的数额确实没有错。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今夜牺牲的民警名叫安国,按国家标准规定,他的抚恤金标准为金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加本人40个月的工资。去年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1195元,20倍也就是62万元左右,安国每个月基本岗位工资是4200元,40个月工资不到18万,也就是说,他因公殉职,他的家属一次性能拿到的补偿金在80万左右,这就是一位刑警生命的最后价值,大概是您4年的工资。”林辰顿了顿,“再换算一下,他这一条命,大概值您工作21年的纳税总额。”    “你什么意思!”    “只是如实告诉你,你纳的税用在了哪里。”林辰林辰望着远处高楼,和高楼之上更深的夜空,平静说道,“但实际上我认为,这些事情,是没办法用金钱衡量的。”    现场再没有记者说任何话,黑夜再次变得悄然无声。    “请问各位还有其他问题吗?”林辰最后问道。    ……    黄泽将耳塞取出,用手掌将之包裹起来,看向刑从连,挑了挑眉。    “结束了?”刑从连问。    黄泽将东西递了过去:“我听完了,刑队长可以明确点告诉我,你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刑从连耸了耸肩,没有立即把耳麦插回,而是用很轻松的语气说:“没想表达什么,只是像你炫耀下我男朋友有多好而已。”    黄泽瞪着刑从连,以为自己听力出现幻觉,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刑从连却丝毫不以为意,他拉开车门,准备跨下,就在这时,他又像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拍了拍黄泽的肩头,说:“他真的很好,所以我能理解你有多懊恼,真的。”    黄泽很想甩开刑从连的手,但那样的动作就坐实刑从连的话。按在他肩上的手很快抽离,就在车门即将被甩上的刹那,黄泽开口:“刑从连,四年前我的想法和你一样,真的。”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