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16.五浮 53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华国和达纳有时差,视频电话接通时,漫天阳光让林辰有那么一瞬间慌神。    端阳的面孔随后出现,青年剔很短的板寸,皮肤在短短几天之内晒成炭色,眼神则更加明亮坚定。    见到他之后,端阳第一句话是:“林顾问,看起来你没有好好吃药休息。”    林辰那时早已拍完x光躺在病床上,期间还因为可疑的肺部感染被主治医生训了半天,所以现在他很有底气地把摄像头移向上方的吊瓶和自己的条纹病号服,对端阳说:“已经是半软禁状态了,非常听话。”    刑从连的声音随后插丨入:“五分钟前开始听话的。”    端阳眼神变得严厉起来:“林顾问,我认为你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应当很清楚认识到身体健康的重要性……”    林辰回过神,打断端阳说:“暂停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找到周瑞制药的问题了?”端阳问。    林辰摇头,看着现在变得很不一样的青年人,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会不会把他推到另外一个深渊,但他仍旧开口:“不,但仍旧和周瑞制药以及你的老师有关。”    端阳眯起眼:“出事了?”    林辰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说:“在那之前,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和老师有关?”端阳坚持不愿按他的思路走。    林辰叹了口气,怀念起半个多月前,那个还会对着他支支吾吾的年轻医生。刑从连握了握他的手,仿佛在说如果他觉得难以开口,他可以代劳。林辰握着刑从连的手,看向屏幕中端阳黝黑的面容,问:“段老师在达纳身亡的消息,你有告诉过其他人吗?”    听到这句话时,端阳神色中已经看不到明显的悲痛,他很脸色很平静,并用一种平静过头语气回答:“没有,我们前天在抵达这处庄园,这两天一直在打扫和做相关安排,并没有和除你们之外的任何人有过联系。”    端阳说完,就这么看着他,仿佛在等待接下来的话。    “有件事要告诉你。”    “需要在告诉我之前,做这么长铺垫的事情,应该不是好事。”端阳说。    “司坦康死了。”林辰直接道。    端阳一时间没有说话,只剩下背景音中的风声和小孩子们的笑闹声此起彼伏。    大约30秒的停顿后,端阳才开口:“怎么死的?”    “被人刺死在宏景公园。”林辰答。    “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法?”端阳反问,“周瑞制药干的,灭口?”    “不。”林辰抿了抿唇,选择速战速决,“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另一人――你的老师,段万山先生。”    端阳镇定的脸色碎裂的很快,在那一瞬间里,他的脸上出现欣喜、怀疑、痛苦和不知所措。但最后,在端阳激动的情绪恢复过来后,这一切都被现实的悲伤击中,连渣都不胜。    “怎么会?”端阳问,“总不至于是孪生兄弟或者□□人一类的烂梗吧?”    “凶器上检出段万山先生的dna,和司坦康遗物相关的物品上,同样检出段万山先生的指纹。”林辰说。    他的视线从一开始就没从端阳脸上移开过,现在当说完这段话后,他依旧注视着端阳的面容,他在思考端阳会怎样说,而他又该怎样回应。    但端阳脸红红的,只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认真望着他,慢慢说道:“如果是真的,该多好啊。”    如果是真的老师,该多好……    如果是活着的老师,该多好……    听到端阳用平淡如水的口吻说出那句话时,林辰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时间无法控制情绪,眼中酸涩。    “林顾问,不用难过。”端阳说,“人总要死的,想通就好,老师死前一点都没用后悔和遗憾,我们也不用遗憾,他这一辈子,过的比大多数人都有意义太多。”    “十天前你还不是这样的。”林辰说,“长这么快,有时候很烦人。”    林辰看见端阳背后光着脚丫奔跑的小朋友们。镜头中,隐约可以看见张龙同、赵虎同志如保镖矗立在后看管孩子的身影,更远的地方是猴面包树和杂乱无章的荒草,当然,还有荒草之后令人愉悦种植园。幸存的五百余位高孟人,应该就生活在那里。他看着那里的景色,忽然觉得其实野蛮社会也有野蛮社会令人向往的之处,起码善恶生死都很纯粹,杀人也是真刀真枪,没有那么多阴谋诡计,令人疲惫。    端阳笑了起来:“继续来说案子吧,我老师的dna是怎么出现在刺死司坦康的凶器上的?”    “通过特殊技术伪造。”林辰顿了顿,补充道,“应该。”    “那么能弄到我老师dna的人,应该是他生前与他亲近的那些人?”端阳顿了顿,问他,“我可以做这样的推论吗?”    “你的推论过程有点快,不过基本上没有问题。”    “我老师一生无儿无女,能弄到他dna的最可能人选只有他身边的学生和同事,而且也只有我们这些人有这样的技术能够伪造老师的dna样本。”端阳思路清晰,飞快说道了,说道这里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什么,停下来,问他们,“但是,为什么要在凶器上伪造我老师的dna样本,诬陷他?”    林辰刚要开口,又被端阳打断。    端阳说:“所以你才问我,究竟除我们和高孟人之外,是否还有人知道老师身亡的消息,因为你必须确认伪造老师dna样本的人的真正动机。如果除我们之外没人知道老师身亡的消息,这就说明杀害司坦康的凶手目的明确,他就是为了把杀人凶手的罪名推到老师身上,才这么做?”    “我们现在也有这样的怀疑。”林辰说。    “但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端阳皱起眉头,仿佛不停思考可以让自己好受一些,“老师人在达纳,凶手不可能不知道,就算是诬陷又怎样,华国警方又不可能跨国逮捕老师,这种诬陷根本是毫无意义的举动。”    “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么这里面就存在两种可能性。第一、对方知道段老师人在达纳不可能回国,甚至可能三两个月都联系不上他本人,这样的人物是背黑锅的很好人选。第二、对方根本无所谓这件事究竟能不能最终让段老师定罪,他要的只是一个过程。”    端阳问:“为什么我老师是背黑锅的很好人选,无论如何杀人都要有动机,我老师究竟有什么杀了司坦康的动机,警方是傻了吗?”    “因为你老师的研究成果被司坦康抄袭了。”林辰一字一句道。    端阳再次变得沉默。    “端阳……”林辰轻声道。    “原来是这样啊。”端阳神色如常,只是有短暂的沮丧,“我还以为,可以靠这件事情离老师近一点,原来也还是在给凶手制造杀人动机……所以,现在看来,散播司坦康抄袭事件源头的人就会很可疑?”    林辰垂下眼帘,对端阳说:“王朝刚才已经通过关键词查证过,有关此消息的一级扩散者ip在乖乖宠物店,也就是说,那个人是你。”    端阳猛然抬头:“是我,只有我,对方在利用我,为什么?”端阳语速很快,“这不是太可笑了吗,警方查证线索的时候总会查到我身上啊,那个人不是会很快暴露吗?”    林辰刚才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所以现在,他可以很快也很残酷地回答端阳:“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被绑架,不是那么不巧的事情,而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呢?”林辰问他。利用达纳地区武装分子,实行跨国绑架,那个人很清楚,端阳会死在达纳。    端阳愣了愣,然后咧开嘴笑了起来,他的嘴角扬的很高,可眼神中没有任何笑意,反而冷到了极点:“所以,原来是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却死了?”    “你不该这么想。”林辰打断他。    “那我该怎么想?”端阳反问。    “这是命。”林辰非常残忍地说道。    “是玄学啊……”端阳笑道,“林顾问你不像是会信命的人。”    “我很信,真的。”林辰看着端阳,说,“我相信命运,但不相信天理昭昭,老天爷从不仁慈,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不过是欺骗小朋友的心灵鸡汤。”    林辰点头:“所以,今天要问你的第二个问题,请把告诉你那个消息的人名字告诉我,周瑞制药给你透露消息的高层,以及当时告知你抄袭事件的学姐,都很有可疑,我同时需要你提供一份名单。”    “林顾问。”    通话结束将要前,端阳突然叫住他。    林辰抬眼:“请说。”    “你今天告诉我的一切,对我来说意味着在老师过世之后,仍有人在利用他的基因做恶,甚至试图将一切罪恶推在他身上,我无法接受。”端阳说。    “我也同样。”林辰说。    “我以前从没有理解过受害者家属的心情,但现在忽然有很奇怪的体会。”端阳看着他,“虽然老师已经死了,虽然找到杀死司坦康的真正凶手看起来对老师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但我仍请求您,将那个人绳之以法。”    青年站起身,退了半步,说:“因为我真的很爱他。”    端阳这样说道,画面最后,归暗与他深深鞠躬的身影上。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