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10.五浮 47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我们是怎么想的?”    刑从连站起身,走到角落,低声反问。    林辰语气少见的犹疑起来:“我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想的,此案中有太多枝枝蔓蔓的背景线索。周瑞制药即将推行上市的新药、雨林的制毒工厂,被当作非法药物试验对象的雨林民族,突然被杀的司坦康博士,甚至包括被周瑞制药踢出局的供货商,这么多东西组合在一起,让人头晕眼花。而且你很难说清,这些事情是彼此有关,还是相互**或者两两组合――这里面的可能性太多了。”    “确实。”刑从连停顿了下,反问,“但这和你不去体检有什么关系?”    林辰很少见地被噎住:“以后要突然转移话题,能不能先给点提示。”    刑从连一本正经地对林辰说:“可以,前提是以后定个规矩,如果你该做的事没有做,是不是要接受惩罚?”    “罚款?”林辰试探着问道。    “不不,林顾问,其实我还是比较有钱的,我并不缺那个。”刑从连说。    林辰顿时明白过来:“刑队长,我还是个病人。”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你想怎样?”    “你可以选择按次数或者按时间计费。”刑从连想了想,诚恳道,“我建议你选择按时间计费。”    “刑从连。”    林辰很难得叫了他的名字。    “在。”    “我从前都没发现,你野心这么大。”    刑从连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    过了一会儿,林辰的声音才传出:“还是听你的建议,按时间来,但能先欠着吗?”    “一次错误加三小时。”刑从连说。    “刑从连!”    林辰头一回加大音量,刑从连几乎都能想象他在医院里对着电话,耳朵尖都红了的模样。    “那两小时。”他家是做生意的,所以很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    “你现在是不是期待得有点过了。”林辰有些恼羞成怒,“万一我们不和谐呢?”    “和谐不和谐主要靠技术。”刑从连说。    “聊案子吧。”林辰终于被他打败了。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刑从连笑问。    “明天周瑞制药有一场新药宣讲会,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听。”林辰兀自说道。    “所以刚才的铺垫,都是为了谈这个条件吗?”刑从连十分了然于心。    “我们对诺德伦知之甚少,既然看上去一切都是围绕这种即将上市的新药发生,我们真的有必要全盘了解这种药物,看看周瑞究竟在做什么打算。”    “有道理。”刑从连拖长调子,“但没有体检报告啊林顾问,我怎么带你去。”    “我现在就去体检。”林辰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就在这时,一份指纹检验报告递了过来。    刑从连握住电话,对那边说:“稍等,先别挂。”    “怎么了?”林辰问。    “指纹结果出来了。”刑从连一眼扫去。    林辰问:“鼠标被谁动过?”    “你猜?”    “张敏?”林辰试探着问道。    “真不愧是林顾问啊。”刑从连笑了起来。    “那司坦康博士笔记本呢上的指纹呢?”    “你再猜。”    “你会这么问,就说明那上面的指纹不属于张敏。”    “聪明。”    “那属于谁?”    “我不知道。”    林辰简直要被噎住,但沉默片刻后,林辰问:“这句话的意思是,笔记本上存在既不属于张敏又不属于司坦康的神秘第三人的指纹?”    “是啊,虽然理论上,笔记本上的指纹可能属于很多人,比如随便哪个正好摸过那本笔记本的人,但很可惜的是,整本笔记本上只有两个人的指纹――司坦康本人和那个神秘第三人。”刑从连补充道,“比对过笔记本和日程本了,不明身份的指纹并不属于司坦康的秘书小姐。”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司坦康刻意弄乱了自己的笔记本,那就确认只有那位神秘第三人动过它,对吗?”    刑从连感慨:“你这么聪明,真想找个屋子把你关起来,不让别人看到。”    “刑队长,你这个想法有点变态。”林辰认真道,“我现在已经在体检中心了。”    刑从连笑道:“我都忘了这茬了,干嘛突然提起来。”    “因为我觉得你有点可怕。”    话筒那边传来护士小姐指引方向的话音。    周围嘈杂的人声渐渐少了,林辰在那头问:“为什么还要检查视力?”    “全身体检嘛。”刑从连说着,将手里的指纹检验报告折叠了下,放在旁边。林辰那边应该是走进了视力检查室,可他们谁都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    刑从连觉得谈恋爱真是会让人改变很多。    他看着周围的警员搬来大批刀具,开始了新一轮的比对工作,望着那一把把闪烁银光的刀具,刑从连开口:“我忽然有个想法。”    “向左。”林辰大概真在乖乖检查视力,说完后才问,“什么想法?”    “那枚指纹,会不会属于凶手。”刑从连说。    “你这也太天马行空了。”林辰在电话那头对什么人说了“谢谢”,转身走出科室,“不过万事皆有可能,说不定人还是张敏杀的呢。如果你能找到凶器,就能把她钉死。”    “很麻烦,别说凶器了,连是哪种刀都还没有确定。”刑从连叹气,“鉴证科已经要把市面上能买到的符合尺寸的道具都搬来了,估计还要查几天才能有眉目。”    “凶器的范围太大,暂时更可用的线索仍旧是监控,我们只能以此着手。”林辰说,“先确定凶手在乐园的行踪吧,虽然我也觉得,职业杀手很有可能会把凶器带走,不会留下明显可找寻的物证。”    “你说得没错。”刑从连温柔道,“你把手机拿远点。”    林辰问了句:“啊?”    刑从连按住自己手机话筒口,高喊道:“王朝!”    鉴证科里没有回应,刑从连于是再次放大音量:“随便什么人,把王朝给老子找来!”    喊完后,他才再次把手机放到耳边,温和地道:“你视力怎么样?”    “左右眼都是50,请放心。”    “下个检查科目是什么?”    林辰顿了顿,说:“男科。”    刑从连瞪大眼,不可思议看着电话:“有这项?”    “你给我报的项目啊,我进去了。”    “等等等等!”刑从连赶忙道。    “怎么了?”林辰很无所谓,“好像还有直肠指检,我看单子上有这项。”    刑从连听见翻动纸张的声音。    “那是什么鬼?”    林辰笑了:“你不知道吗,就是用手……”    “不!许!去!”刑从连顿时清醒过来,有种毛骨悚然感。    “可是缺几个单项的话,体检能算通过吗?”林辰反问。    刑从连有种被人捏住七寸的感觉:“那几项我负责检查。”    林辰的低笑声透过话筒传来:“快来。”    ……    王朝从底楼上气不接下气跑到鉴证科,看到的就是自己老大抱着电话,一脸浪笑的模样。    他很想掉头就走,但他老大却提前注意到他,冲他勾了勾手指。    王朝没好气地走到角落,用力拍了拍他老大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老大我同你港啊,你收敛点好吗。”他扫视过周围来来往往的同事:“虽然你现在的角落很隐蔽,但你没发现大家都在看你吗?”    刑从连挂断电话:“看什么?”    “你这种少男怀春的样子很惹人怀疑的好吗?”    “没事,老子就是谈恋爱了,这很正常。”刑从连很和气地摸了摸他的脑袋,突然非常歉疚地道,“抱歉,我又忘了,你没谈过,不懂。”    王朝掉头就要走。    “滚回来。”他老大在他背后喊道。    人穷志短,小王同志跺了跺脚,乖乖地滚回原位。    “监控查得怎么样了?”    “有一点眉目了。”    “什么叫一点?”    “我确认了凶手70%的活动路线,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细节。”    刑从连点了点头:“走,我跟你下去看看。”    小王同志瞪大眼:“所以您刚才是为了什么要喊我特地跑一趟啊!”    “接驾啊,这都不懂。”刑从连又怜爱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王朝扭头就走,刑从连跳下桌子,勾住他的脖子:“从监控里发现什么了你?”    王朝根本没听进去这个回答,依旧沉浸在悲伤中:“老大,为什么你谈恋爱了,对我就一点也不好了。”    “我对你哪里不好了嘛。”    “你老说我没谈过恋爱。”    “你确实没谈过嘛。”    “为什么我没有谈过恋爱,都是因为你。”    “怪我?”    “你老让我干这干那,以至于我都没有私人生活。”    “太好了,你可以选择离家出走,寻找你的私人生活啊。”    “不行,我没钱。”    “所以嘛,人穷就不要谈恋爱,好好赚钱不行吗?”    “混蛋!”    “哟,会骂人了啊。”    王朝心一横,问道:“你能给我介绍女朋友吗?”    “王朝啊,现在都21世纪了,不兴父母包办婚姻了啊。”    “老大!”    “在呢在呢。”    “我现在很想去把监控视频的硬盘毁掉,真的!”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