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02.五浮 39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刑从连说死人这件事时,并没有太凝重的表情,说明那也应该不是可怕的传染病一类的可怕东西。    高孟人在逃亡过程中本身死伤惨重,现在重伤者突然离世,可能也说不上多么出人意料,林辰皱了皱眉,突然发现自从他和文明社会脱轨后,生命的价值在他概念里有了变化,这可能不是太好的现象。    但那两位高孟人的死因,却稍稍超出林辰想象,两人死于斗殴,船上正在供应每日晚餐时,其中一人突然与邻座发生争执,用黄油刀直接戳入邻座人的眼珠,并且捣得血肉模糊,邻座也不好惹,在死前死死勒住那人脖子,向铁制桌角撞去。两人打斗太过激烈、过程极快,其余高孟人甚至来不及劝架,那两人就双双毙命。    林辰听的心惊胆战,不禁有些难以接受。因为按照航程安排,他们在明天早上时便能到达港口,所有面临死亡威胁的高孟人都将重获自由,现在却因斗殴而死,这也太不不值得,他想了想,问刑从连:“怎么会这样?”    “端阳说,可能还是药物后遗症。”刑从连叹息片刻,和他聊了关于整个高孟部族可能被当做非法药物或者说是新型毒品试验对象的事情,并讲述了其中和精神分裂症的微妙联系。    想起周瑞制药和其中种种,林辰看着刑从连,还未等他开口,刑从连就仿佛看透他的心思,直接说:“你想都别想。”    林辰抬手拉住刑从连,又空出病床内侧的位置:“那你也别去了,陪我睡觉吧。”    刑从连睁大眼睛看他,很不可思议:“还有这招?”    林辰笑道:“这才哪到哪,主要是不舍得离开你。”    刑从连忽然坐下,单手抚住他脸侧,眸色幽深:“林顾问……”    刑从连此刻的语气有些不对头,林辰感到刑从连手掌皮肤的粗糙触感,打了个激灵,认真道:“在,刑队长。”    “知不知道你病还没好?”刑从连微微俯身,凑到他嘴角边,但没有任何亲吻动作。    “不止没好,现在情况好像还挺严重的。”    林辰话还没说完,刑从连呼吸间非同寻常的灼热气息从他唇边洒到耳侧,他听见刑从连一字一句说:“所以,你这么撩拨我,确定身体受得了吗?”    刑从连握住他的手,向自己下身探去。    林辰很轻易摸到刑从连灼热而硬挺的存在,他的手微微颤抖,吃惊地看着刑从连:“你怎么这样。”    刑从连轻轻咬了咬他的耳垂,声音又低又沉:“因为想你。”    林辰觉得嘴炮党和实际行动党的差距可能就在这里,下一刻,刑从连已经把他放倒在床上,虽然什么动作都没用,但光是被刑从连灼热而硬挺的东西抵住腹部,他就有种毛骨悚然感觉。    男人微微眯起眼,认真威胁道:“你可能真的会几天下不了床,所以……”    林辰赶紧楼主对方的脖子,诚恳道:“我错了。”    “错在哪里?”    “我身体还不好。”    “嗯?”    “等我身体好了,得找个不上班的假期,而且不能在家。”    “为什么不能在家。”刑从连很满意地用胡茬蹭了蹭他的脸,问道。    “王朝太烦了。”    “我把他逐出家门吧?”    林辰想了想,有些不忍:“算了,给他报个国内□□五日游……”他想了想,试探着问刑从连,“五日够吗?”    “可能不够。”    林辰笑出声来:“那下次再说。”    “下次不能光说啊……”    “知道了。”    总之,这种两个人腻在一起的时间,真是无论说多少话都不够。但最终,刑从连还是选择尊重他的意见,带他下楼。    船上也实在没什么像样的衣物,林辰批了条薄毯,跟刑从连走到一楼船舱里。    经过一场骚乱,大部分高孟人都被勒令呆在内舱。    而姑且可以称为案发现场的地方,只有那位被王朝称为大忽悠的部族长老带领两位强壮手下在。    据说高孟部族首领早已战死,所以实际上这个部族真的没有剩下多少人了,河风穿堂而过,地面一片狼藉,雨林特产香蕉在地上被踩得稀烂,混合着血浆,空气里透着股腐烂味道。    船上唯一的医生正蹲在尸体边上做尸检,端阳现在也算是一专多能。林辰站在这位青年医生身边,看他正在检查了死者面部的伤口。    “有什么发现吗?”林辰问。    端阳猛然抬头,见他站着,皱眉道:“你怎么来了,注意休息,小心热度又起来。”    林辰跟着在他身边蹲下:“过来看看,我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帮上忙。”    端阳脱下塑胶手套,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懂这个,最好能找个法医,做开颅和病理学检查,不过……”他抬头看了看刑从连,“是不是很困难?”    “这些都好解决,说说你的看法。”    “纵观整个过程,他们发生争执并导致死亡的速度太快了,突然躁狂不安、突然大打出手、突然死亡,好像是突发躁狂……”    “不是突发。”林辰抬眼看着刑从连,伸手要了副塑胶手套,他戴着手套,轻轻摸过死者面部,“他应该愤怒有一段时间了。”    端阳看向林辰刚抚摸过的死者眉心位置,说:“表情纹?”    “没有。”林辰抿了抿唇,“他们皮肤太粗糙,这个不能作为依据。”    “但人在愤怒时,会蜷紧手脚指。这又要说到科学家对于人类先天情绪的研究,即情绪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习得的,它是否超越人种,根植于人类基因深处。”林辰边说,边向下握起死者右手,检查了掌心,在那里有非常清晰被指甲掐烂的痕迹。他想站起身检查死者脚步,刑从连抢先过去,脱下死者脚上的草鞋,抬起一些给他看。    林辰点了点头:“这位非洲裔死者的情况告诉我们,愤怒应该是一种超越人种的先天情绪,更科学的心理学实验方法应该是把白人、黄种人的各种表情做成照片,给这些雨林民族的朋友们辨认,看他们是否能识别其中的各种情绪……。”    “林顾问,我不太理解,这种研究有意义吗?”端阳问。    林辰耸了耸肩:“其实我也不知道,就是怕自己烧傻了,随便说说。”他站起身,俯瞰着地面上死状凄惨、并临死还在愤怒着的人,淡淡道,“但科学研究这种事情,哪里能每次都预测到,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结果究竟会在怎样程度上影响人类进程呢。”    端阳镇重道:“我明白了。”他想了想,又说,“确实还是要更细致地判断周瑞制药究竟给他们服用了什么类型的药物,这大概是老师执意要救下那些病人的原因,看起来他为之献出生命可能很不值得,但或许又是值得的。”    林辰脱下手套,揉了揉青年人的发顶:“别想太多了,那是他的决定,我们没资格多说什么,但这些案例确实很古怪。”    “我也觉得。”端阳说,“大部分会导致脑损伤或精神问题的药物都是长期服用才会对人体造成累积量的影响,但这里大部分高孟人看着都没什么问题,很多人都是没有征兆突然发病。比如刑先生的手下,就意外接触药剂后出现精神异常,可今天这位又不太一样,难道说高孟部族服用的药物还分很多种?”端阳说着,回头看向正警惕注意他们的长老一行人,“船里的高孟人,还有可能出现新的病例?”    林辰踢了踢端阳的脚后跟,平静道:“你别这么明显,在背后说人坏话还要看着别人。”    端阳苦笑了下:“林顾问,我现在能判断,你真的在恢复。”    “看起来……就算是健康的高孟人,我也不能放他们在邮轮上工作了?”刑从连皱眉道,很烦躁,“难道我也要像查拉图一样把这些人圈起来?”    “你觉得呢?”林辰问端阳。    “这涉及到医学伦理问题了。”端阳眉头皱得更深,“如果得知这些人中可能会有人出去伤害他人,我们是否应该将其中无法判别的暂时健康者也同犯病者一样圈禁起来……”    看着与初见时气质已大不相同的青年,林辰说:“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有些吓人。”    “什么?”    “第一是我会开始联想,这件事发生在雨林或许还好解决,但如果它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呢?”林辰看了眼刑从连,对端阳说。“第二,你提出这个观点以后,会让他很难做事。”    端阳立即道歉:“我没想到这点,抱歉。”    林辰微微叹了口气,刑从连将手搭在他肩头说:“还是找个相对与世隔绝的庄园吧,不限制他们人身自由,但已经发病的人,必须接受治疗,这样可以吗?”    “我没什么意见。”端阳说,“但现在致病原因也没有完全找到,谈何治疗。无论是药物也好、精神类毒品也罢,具体还是要找到真正导致他们变成现在这样的东西。”    “我的意思是,让你主持整项工作。”刑从连站在夜色中说。    端阳猛然抬头。    案发现场可能并不是谈论这些事情的恰当时机,但刑从连仍旧对端阳说:“明天船就要到港了,我们会回国处理周瑞制药的事情,但雨林这里的事情总需要有人来做,段万山临死前给我提了很多要求。鉴于他确实是我很服气的人,我会给你一笔钱,完成他的这些愿望,具体你是拿钱挥霍,还是实现你老师的未完成的事业,比如看看能不能救治这些高孟人,就看你的了。”    林辰也吃惊地看向刑从连,刑从连按着他的肩头,说话间要把他往船舱内部带去,并在他耳边说:“你也吹够风了,不要以为我真会放你在外面呆多久。”    “刑先生。”    端阳蓦地开口,叫住刑从连。    刑从连回头看着半蹲在地上的青年医生,说:“可别问我十万个为什么,你不要我正好省钱了。”    端阳没有任何犹豫,他仿佛早已下定决心,因此非常镇重而严肃地说道:“谢谢。”    “这话你已经说过了,没必要说第二次。”    刑从连挥了挥手手,林辰站在他身边,继续被他往里带着走。    “为什么现在才和他说这些?”林辰低声问。    “前两天你看上去还没脱离危险期,当然不能那么早给诊金。”刑从连这样说。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