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201.五浮 38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当天夜里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什么太过分的事情。    这当然要多谢刑从连的克制力,但归根结底的原因仍旧是林辰仍旧在发烧,继续挂了一整夜的消炎药,虽然有恰当的药物支持,但在恶劣的医疗环境中,想要短时期内恢复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船体轻晃,林辰听着水声,半梦半醒。    不知道夜里几点钟的时候,林辰感到刑从连从支在房间一侧的沙滩床上离开。其实他心中大概有所知觉,每次他熟睡后,刑从连总会离开一段时间。    而从他脱离生命危险后,他们也就没有再遭遇雨林武装分子的明显追击,一路上用旅游观光来形容也毫不过分,如果不是穷凶极恶的查拉图先生转性行善,那就是查拉图后方本身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无力维持后续的军事行动,无论是什么原因,大概都需要一些努力和安排。    他稍稍翻了个身,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过了一会儿,舱门再次打开,这次进来的人气息变的很软很甜,想当然只能是王朝。    林辰微微睁开眼,迎面而来是少年人认真端详他的面容。    见他睁开眼,王朝像是有点被吓到,往后退了半步,说:“阿辰你怎么醒了,老大说你睡熟了呢!”    林辰伸手拧开一些台灯,准备坐起,王朝赶忙从床后拿了个枕头给他垫在腰后。    “所以派你来看监吗?”林辰笑问。    “啊!不止我一个,门口还站着哼哈二将!”王朝说着在床头坐下,然后才发现自己说漏嘴,见少年人这样,林辰觉得这次的问题恐怕和先前的不太一样    “出什么事了?”他问。    王朝一脸很难说清楚的样子,林辰看他那副模样,本来不想问,也生出了逗逗他的意思。    “要玩我问你猜的游戏吗?”他顿了顿,拖长调子,“你的话,我就不用测你的生理指标了,看表情就能猜出来。”    王朝“嗷”了一声,嚷道:“阿辰哥哥你不能这样!”    “我要问了啊,你转过头去,别给我看到。”    “你好好养病,操哪门子的心啊,有我们在你就放心,没有荡不平的事情!”王朝拍着胸脯转身。    “查拉图。”    少年人走了两步。    “端阳、段万山……”    少年人脚步未停。    “宏景、永川……”    少年的手已经搭在门把手上。    “船上出事了?”    王朝哭丧脸回头:“阿辰哥哥你不能这样!”    “船上能出什么事情,高孟人……?”他问完,王朝的反应已经说明一切。    林辰见好就收,对王朝说:“回来吧,我不问了。”    少年人这才很郁闷地走回来:“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    “好了,乖,说吧怎么了,特地过来?”林辰揉了揉少年的脑袋,温和道。    王朝也是一哄就好的类型,他迅速从身后掏出什么东西递来。    林辰非常意外,因为确实来说,王朝递来了一只手机。    “你偷渡这种违丨禁品进来,你老大知道吗?”林辰问他。    “啊呀!”王朝一脸惊悚,忍不住说,“阿辰,人与人之间要多一点信任,我是觉得你养病真的太无聊了拿手机给你玩下下,你可不能害我。”    林辰看着手机,伸出小拇指和少年拉了拉勾。    然而等他真把手机打开准备上网,才发现自己可能上了王朝的当。    手机里大部分网页都没用办法打开,只剩下一个奇怪的通讯软件以及手机游戏自带的俄罗斯方块可用。    林辰点开通讯软件,里面只有刑从连和王朝两人。    “小王同志。”林辰放下手机,语重心长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人,“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王朝嘿嘿笑着:“阿辰你别生气,就是给你解闷玩玩,过两天回国了就用不上了嘛。”    差不多就在他点开聊天软件里刑从连头像的同时,那边也发了个咧嘴的笑脸过来,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门子的情趣,明明也就几步路,非要聊天解决问题。    刑从连:臭小子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林辰看了眼王朝,问:“这什么黑科技,他怎么知道我醒了?”    “因为老大要求比较变态,当你打开这个软件的时候,前置摄像头就会自动打开。”    林辰扯了扯嘴角,在对话框里对刑从连说:“没有,本来就没睡着……”    刑从连:我一会儿就回来。    林辰:不用急,让王朝陪我说会儿话。    刑从连:不行,他话太多,影响你休息。    林辰:所以……为什么让他拿手机给我?    刑从连:让你把手机支在床头,我看着你睡啊。    林辰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概是见他笑的很开心,王朝脸上露出非常嫌弃他们的表情。    王朝也低头拿出手机,片刻后,林辰收到加入群聊天的通知:您被“第一打手王朝”邀请加入“排挤老大红包小分队”。    王朝把食指竖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林辰收回视线,点开了那个红包群。    果然,群里已经开始刷起了红包。    张龙首先发了一个名为“to林顾问,预付诊疗费”的红包。    林辰看了看王朝,问:“为什么要排挤老大?”    他还没说完,王朝已经率先点开红包,林辰凑过去一看,张龙先生出手不凡,整个红包价值1000元,而王朝抽中了23元。    “这不科学!”王朝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手机,摇了摇,以为出现了幻觉。    “嗯?”    “啊啊啊!”王朝凌乱片刻后,才回答了他刚才的问题,“因为我们抢红包一般不带老大,他手气太好,永远能抢到面额最大的一个,太拉仇恨了……”    王朝话音未落,聊天记录里出现了“刑从连已领取红包”的记录,林辰也顺势将张龙刚才发的千元红包点开。    看着屏幕上出现的数字,他也摇了摇手机,同样以为出现了什么幻觉。    聊天群中,刑从连愤怒道:王朝你tm是不是把系统升级过了?    王朝盯着屏幕上显示的红包领取明细,又抬头看了看他,开始疯狂敲击手机。    王朝:完全随机分配好吗,老大你觉得我是智障吗,我要改过系统为什么不把自己的额度调大,我才领了23元,1000元,23元,什么概念!    张龙:我靠我靠我靠,神迹!林顾问居然领了888元!老大才001元!    赵虎:我眼花了?老大才一分钱?    野猪:呵呵,报应。    看红包群里众人的反应,林辰大概能猜到刑从连曾经对红包的支配力有多么恐怖。像是不信邪似的,康安也随即发了个红包:“祝林顾问早日康复!”    众人在三秒内迅速将之抢光。    群里没有人说话,林辰皱了皱没,点进查看红包领取详情的部分,令他震惊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康安整个红包面值100元,他领了其中663元,而刑从连再次以001元垫底。    看到这份详情,林辰坐在在船舱里仿佛都能感受门外以及船上各角落的大笑声。    刑从连:王朝你到一楼来,老大好久没和你谈心了。    王朝:老大我发誓真的没动过系统,你信我!!!我是不是只能自证清白了!!!    他边说,边火速发了一个看上去就面额巨大的红包。    “我还要领吗?”林辰小声问王朝。    他这么问道,却忘记前置摄像头仍然打开着。    刑从连:领,你领!肥水不流外人田!    林辰点了点头,再次点开红包。    屏幕中弹出的领取红包金额为501元,林辰稍稍松了口气。    然而未等他反应过来,手机屏幕上突然接连弹出红包群的信息提示。    “小五”已退出“排挤老大红包小分队”、“康安”已退出“排挤老大红包小分队”、“野猪”……    瞬间,群里所有人都退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他和刑从连两人。    林辰莫名其妙地点开详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王朝的红包总额竟然8元,刑从连再次以一分钱垫底。    “你怎么这么小气?”饶是林辰也有些无语。    “阿辰哥哥,我主要是新玩的那个手游手游比较氪金。”王朝把迅速手机关机重启,仿佛用这种方式就可以解决运气不好这个世界性难题。但还没等他的手机屏幕再次亮起,船舱外便响起急促的脚步声,这种脚步频率也只能属于刑从连。    王朝同样听到了声音,很焦急从椅子上窜起,开始到处在房间里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舱门被猛地拉开,刑从连怒火冲天的面容出现在门口。    王朝刚打开药柜想躲进去就被逮了个正着,少年人没有任何其他办法,只能一把扑住自己老大的脚:“老大,你信我,我真是清白的!”    刑从连抬了两下腿,发现没把人挣脱开:“老子信了你的邪!”    林辰拿起手机,轻轻按了两下。    刑从连的手机信息提示音响起:“你发的?”他边问边点开,然后惊讶道,“干嘛把你抢到的钱都转给我?”    “养你……包养。”    刑从连笑了起来,仿佛瞬间没了火气,他踢了踢王朝的脚:“一秒钟内消失。”    少年咧着嘴,脸上再次露出非常嫌弃的表情,但他大概是想了想还是小命要紧,于是真的立刻马上消失不见。    刑从连锁上门,缓步走到病床前,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严肃道:“林顾问啊,总这样很容易搞出事情来啊……”他这么说着,人已经俯身吻了上来。    那个吻只是浅尝辄止,刑从连很快抽离开来,坐在床头:“以后你要再转我红包,我就加个零还给你。”    “怎么这样?”林辰低头,刑从连果真转了笔钱给他。    “其实我很高兴。”刑从连说。    “嗯?”    “以前我抢红包的时候,他们基本都不带我玩,因为我运气太好,十有**总能抢到面额最大的一个。”    “今天怎么回事?”林辰问,“好运都传染给我了?”    “所以我才高兴。”刑从连说着,又蹭了蹭他的脸,“真是这样,我能放心不少。”    想起他们曾经谈论过的关于运气的话题,林辰觉得这大概真是刑从连的心底最真实的愿望,他勾着刑从连的衣领,把人拉到自己身前,亲了亲他的脖子,最后将人松开。    刑从连站起身,用拇指蹭过他的唇:“你好好打开摄像头,让我看着你休息,我还是得出去一下。”    思考片刻后,林辰还是决定破坏此刻氛围:“船上出什么事了?”    刑从连皱了皱眉,这下是真的严肃起来:“王朝和你乱说什么了?”    “他说不说意义也不是很大。”林辰勉强坐直身体,轻声道,“你身上有消毒药水的味道,端阳已经两个半小时没来过了,船上的高孟人出了什么事?”    刑从连想了想,最后还是不决定瞒他:“死了两个人。”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