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五浮 177.五浮 14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林辰思考了下掉头就走的可能性,如果不是这样看上去太怂,他真会毫不犹疑转身。    不过黄泽的视线已经扫来,那目光既幽且冷,让他想到冬天窗前的小河,天上甚至还飘着些雪花,清冷极了。    他将手插在口袋里,向黄泽走去。    大概是因为黄泽站在门口时一直不动不移,所以门灯暗着。因此当他走到门前,脚步敲击在青砖上,门灯便疏忽亮起,将一切都照得亮亮堂堂,仿佛在欢迎他回家似的。    林辰站朱红木门前,黄泽却一直没有开口,只是从头到脚审视他。    虽然他很想进门离黄泽远点,但黄督察非常有技巧地挡在门锁位置,以至于他就只能站在黄泽面前,被人当石像一样观看。    最后门灯暗下,黄泽终于开口:“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为了躲避江潮夫妇的追杀,林辰离开医院后就把手机关机避免遭受电话轰炸,当然,他不接黄泽电话的原因并不是这个:“哦,因为把你拉黑了,接不到。”    黄泽目光中很明显有一丝波动:“为什么?”    林辰很意外黄泽居然会问为什么。    “嫌你太烦了。”他只能如实回答。    黄泽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最后了,黄督察自己顺了顺气,指着身后的木门,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不请我进去吗?”    林辰的手指在口袋的钥匙环里转了半圈,随意道:“别人家里,不太方便。”    黄泽冷笑:“是么,你也知道是别人家,也好意思赖在这里这么久?”    “好意思啊。”    “林辰,我发现很久没和你聊天,你居然比之前更加不要脸了。”    “借住怎么又不要脸了?”大概是刚输了液又休息过,他居然有力气和黄泽多聊几句,“房价太高,能省则省。”    “借住在这种地方?”黄泽转身指着颜家巷3号的门牌,“你知道这套老宅值多少钱吗,普通警察能住在这种地方,你也不动动脑子!”    “懒得动。”林辰总觉得他和黄泽的谈话越来越像诡异的方向发展,并且在家门口和另一个人男人吵架实在丢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但是声音小点,隔壁邻居都睡了。”    “所以你懒得动的结果是什么!”空气里传来蛙鸣声,整条颜家巷里已经没有什么灯亮着了,就在这种清幽的环境里,黄泽居然生气了,“装作门里的主人还在?实际上人家难道不想说走就走,你还要死皮赖脸在这里等他回来吗?”黄泽顿了顿,冷冷道,“你知道你这样像什么吗?”    心中最郁结处被人戳中,林辰也很难平静,不过当他抬头看到黄泽愤怒的双眸,他又觉得实在没什么必要生气:“你知道刑从连去哪里了?”他皱了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黄泽更加生气了:“刑从连身为刑警队长无故旷工,我当然要查他行踪。”    林辰摩挲着门钥匙,认真道:“想说就说,不想说就赶紧滚,别吊胃口。”    “永川国际机场,有专机接他走,航班号保密、航线保密。”    林辰叹了口气:“原来你也不知道啊。”    “呵。”黄泽忽然像是找到了什么可以攻击他的弱点,“‘也’是什么意思,其实他去哪里,也根本没和你打招呼对么?”    “是。”    他说完这个字,也不知道哪里又触怒了黄泽,黄泽竟气得脸色铁青,他猛地拔高音量:“我就知道,他这是在乎你的样子吗?他根本就是在玩弄你而已,等他把你玩腻了,就会把你当垃圾一样扫地出门,你的工作甚至还是他给你的,你到时候一无所有,拿什么在社会上立足?”    黄泽话里的意思,好像已经完全把他当成刑从连的玩物,林辰仔细想了想,觉得被刑从连包养的日子应该也不差。但口头上他还得说:“那怎么办,我只能回去继续当宿管了。”    “你明明可以活得有尊严,为什么要选择走这条路?”    “走哪条路?”    “你不都已经在电视前面承认了吗,你和刑从连,你们!”说到这里的时候,黄泽竟然说不下去了。    林辰这才意识到,黄泽居然信了阁楼里李景天为难他而编造的那些两个问题,他觉得很不可思议:“黄泽,我并没有承认啊。”    闻言,黄泽一愣,尔后怒目圆睁,目光中竟然还有些欣喜,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强作冷静地问:“你难道没有和刑从连睡过?”    “没有。”林辰顿了顿,见黄泽勾起了嘴角,他继续道,“虽然很想睡。”    他话音未落,黄泽猛地抬手,黄泽五指并拢竟然是想扇他巴掌,他抬手格住黄泽。    就算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黄泽手劲太大,耳光声又实在太响,林辰觉得半张脸都麻了。他眼冒金星,过了很长一会儿疼痛感才逐渐袭来,他觉得自己口腔里大概破了一半的皮,满嘴血腥味,非常浓郁。    他侧着脑袋,被抽的半边脸颊连带半边身体都疼,更郁闷的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平白无故要挨一巴掌。但黄泽的躁狂症越来越严重了,在“抽回去”同“与躁狂症患者保持距离”之间,他决定选择后者。    他看也不看黄泽,转身就走。    下一刻,他感到手臂被黄泽用力拽住,黄泽猛一收手,他重重推在门上。    他的腰间被门上的铜钉撞得生疼,然而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黄泽竟然强行把他的双手拉过头顶,欺身上来。    ……    就在黄泽终于被林辰激得失去理智时,他和林辰都没有注意到,悬挂在颜家巷3号屋檐下的监控摄像头轻轻移动了一个微小的角度。    仿佛现场直播一般,在数万公里外的达纳河上,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看到了所有画面。    王朝觉得这事真TM太可怕了,事实上,在数分钟之前,他还在船上晃晃悠悠,被两岸景色吓得不轻。横贯雨林的达纳河两岸是热带特有的高大油椰和橄榄树,藤蔓沿着树干相互缠绕,纠结成巨大的树网,间或有黑猩猩拽住藤蔓相互荡来荡去,周围的气氛湿热而腥腐。    河里晃动着不知是水蛇还是河鳗一类的生物,鳞片擦过幽绿的水面,令人汗毛倒竖。    大概是被这种原生态景象吓坏了脑子,以至于他在船上躺着躺着,突然对自己老大说:“老大,要不要看看阿辰哥哥?”    那时,刑从连看他的眼神仿佛很欣慰在说,孩子终于长大了。    水势平缓起来,他翻身坐起,从防水袋里掏出笔记本电脑,然后飞快调到永川二院林辰所住的病房门口。当然,现在华国时间已经很晚,走廊里根本没人,他们不远万里偷窥基本也就还是在看墙。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刑从连凝望了半天几乎静止的画面,突然说:“他不在病房里。”    王朝差点喷出来:“老大你这是哪门子特异功能啦!”    “把监控往后退。”    他老大冷冷吩咐道。    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原则,王朝很听话地开始给一个痴汉调监控。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果不其然,画面走着走着,江副队长那位漂亮老婆突然气急败坏地冲出病房,拉着小护士仿佛在找人。    他赶忙将播放顺序调回正常,在那更前一些的时候,他阿辰哥哥居然真的换下病号服,穿戴整齐,乘着走廊里没人,大大方方走出病房。    “阿辰哥哥这是怎么了,这么不喜欢住院。”王朝认真批评道。    但他老大只是皱着眉,然后掏了跟烟塞嘴里,因为雨林实在太潮,那根烟居然点了两下还没点着。这时,他老大就更烦躁了。    本着为领导服务的原则,王朝做了一件让他后悔两小时零五分的决定,他很多事地把监控调回家门口,嘴上还对他老大说:“没事阿辰哥哥估计回家了,我们……”    下一刻,王朝觉得自己要被吓得灵魂出窍,卧槽再刺激的鬼片也没那么惊恐。    黑夜里,他多日未见的阿辰哥哥确实正站在他们家门口的那扇闷骚大红门前,但那个姿势确切来说并不是站,因为他阿辰哥哥正被人按在门上,双手还被拉过头顶这样那样。    托高清监控摄像头的福,从侧面看去,他很清楚看到那个紧贴他阿辰哥哥的人就是天下第一傻逼――黄泽。    王朝脑海里瞬间飞过一行诸如“午夜偷情”、“丈夫不在家寂寞少男缘何与陌生人激吻”一类的弹幕。    但他瞬间就清醒过来:“老大,事情应该不是这样的……”    他说着就要去关笔记本电脑,就在这时,画面激变。    他阿辰哥哥竟不知怎地挣脱黄泽束缚,用那只还缠着纱布的手,一拳揍上黄泽。    黑夜里,黄泽踉跄倒退两步,差点摔下台阶,他单手捂住脸颊,不可置信地看着前方。    而他阿辰哥哥反而很冷静,站得笔笔直直,完全没有刚揍了上司的上司的样子了,显得凛然而不可欺。    没有多说一个字废话,甚至连滚字都没有,被强吻的人就这么站在台阶上,目送黄泽大傻逼受伤转身,滚入夜色中。    激情一幕终于结束,王朝过了很久才缓回来,他拼命吞咽了半天口水,才敢向身边看去。    在他身旁的位置上,他老大深深吸了口烟,反而很冷静,不过脸上小人得志的神色是藏不住。    就在这时,康安的声音突然响起:“王朝王朝,快后退看看刚才那是亲上还是没亲上。”    卧槽王朝真心发誓他这辈子没见过康安这么没眼力见的人了。    果然,他老大刚刚缓和一些的脸色再次变得铁青,语气冰冷:“康安,自己滚下去。”    康安无比惊恐地看了眼河水,尔后抬头道:“老大,达纳河里有巨蟒,我会死。”    “老子就是让你去死。”刑从连骂道。    “老大你息怒息怒!”王朝说着扑过去一把抱住那个愤怒男人的腰,防止他真把康安踢到水里。    这时,王朝忽然又听见他说:“拿我电话来。”    小王同志吓了一跳,赶忙道:“卧槽老大你别用拿朕的屠龙宝刀来说这种话好吗,你想干嘛!”    “没事,想找人办点事情而已。”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