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82章 三坟45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该怎么说呢,其实是很不恰当的时间点。    但人生中,总有一些时刻,会让你莫名其妙地感动。    就好像是带露水的花或许是冬天夜里的烤山芋,总之,对于林辰来说,他有太多时间都在别人忠告和建议,以至于忽然听见有人在劝诫自己,他起先是意外,尔后是深深的感慨,最后的最后,只剩下单纯的感动。    夜风带着晨露的湿意。    林辰望着刑从连渐渐走向光明的背影,白色的光让他的身形轮廓变得毛茸茸的,然后他消失在拐角处。    突然,林辰感到眼前一暗,有人单手蒙住了他的眼。    “啧,可千万别回头,千万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苏凤子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林辰拉住他的手腕,转过身,很无语:“现在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吗?”    “哪种事情,是你一颗食古不化的心终于开始萌发生机的事情,还是你那清澈内敛的目光凝视你工作伙伴的事情?”苏凤子微微俯身,林辰有种要被他看个对穿的错觉,正当他想打断时,又听苏凤子说,“但不管是哪种事情,又不是谈你们何时结婚,还需要挑良辰吉日?”    说起打嘴仗,林辰觉得苏凤子真的无人能敌。    “比喻用这么差,难怪你的书卖不出去。”林辰只好这么说。    但苏凤子又哪是一句打岔能应付得了的人。    “那我换个妥帖的词,你不会真喜欢上那个警察了吧?”苏凤子很直截了当地问道。    林辰倒是也曾幻想过心意被人挑明的瞬间,但与臆想中的紧张或者失措不同,他突然听到苏凤子这么问,忽然就没了那种忐忑慌张,只觉得很平静    毕竟这种时刻总会到来,既然如此,现在突然到来,也没什么不妥。    那么,他说句真话,也没什么不妥。    “是啊。”    他答道。    这下,换苏凤子吃惊了:“你好歹矜持一下啊。”    “矜持什么?”林辰双手插兜,不太理解。    “你好歹现在要搞基,不该有什么违背世俗伦理的纠结感或者害怕自己心意得不到回应的羞怯感吗,总之,你好歹害羞下?”    “我喜欢他,关他什么事?”林辰忍不住问道。    太多时候,关于爱情的痛苦,都来自于求而不得,林辰反而没有这种烦恼。    “为什么?”    终于,连苏凤子的语气都不再轻佻戏虐。    他认真问道,带着朋友间最真诚的关心。    也很深,风很轻。    林辰没想到他竟这么认真问为什么,很是意外。    事实上,他觉连自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有多喜欢他,为什么喜欢他,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喜欢这种事情,本就是种感觉,感觉这个玩意,更加说不清了。    或许是见他第一面时。    或许是见他第二面时。    或许是离开他时,又或许是再见他时。    或许是那天休息站里阳光太好,他穿风衣的样子太帅;又或许是在指挥中心,他运筹帷幄的样子让人很放心。    或许是自己墓前,那束百合半枯萎的样子很好看;又或许是他低头种花的样子太温柔……    有那么多的或许,积累起来,已经成为了必然。    起码,林辰想,他这辈子遇到的幸运事情确实不多,那么那些令人觉得幸运的或许,在他这里足以累积成为必然。    “他就像一块糖,很甜,尝了一口,就不舍得吐出去。”林辰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终于决定用一个比喻句回答。    “你这话说得有点色丨情。”    “但真的很甜。”    说完这些话后,他与苏凤子就没有任何对话了。    那是非常恰到好处的休止符,朋友间,最难能可贵的,反而不是滔滔不绝,而是适时的关心和恰到好处的停止。    林辰走回灯火通明的大办公室里,所有的布置已经完成。    二局的警员们一些人趴在桌上浅眠,一些人开始关机,一些人,用不确信但又无可奈何的目光望着他。    似乎是想问,这样这的有用吗,他们明天真的会上钩吗?    在那本最著名的、关于大众心理研究的书上,林辰读到过一段话。    大致是说:    作为个体的人是理性的,因此可以用善恶来打动他情感,用是否来规范他的观念,用利害约束他的行为……    比方说,因为理性可以约束感性,所以他不会因私人感情,而打扰到刑从连,然而可惜的是,在群体里,这种理性就不太管用了。    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来说就是,如果他身处于一个狂热的刑从连粉丝后援会中,身边都是刑从连的痴迷者,他就不会理性地控制自己的爱了。    那么,如何解决一个深陷集体无意识的群体,其实和让一群狂热粉丝迅速脱粉的难度也差不多。    首先,时间肯定是管用的,大部分人都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磨去狂热、恢复理智。    但在没有太多时间的情况下,要影响一个群体,那就必须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    其实理论反而很简单。    群体不受理性和逻辑制约,却拥有丰富的想象力和伪推理能力,他们似乎倾向于相信拿些不可能之事、不合逻辑之事、不存在之事,但却唯独不信日常逻辑。    好比在远古时期,人们是真心实意地相信,巫师的祭祀能求得大雨,为此,他们愿意跪上三天三夜或者杀掉族群里的妇孺,用他们的生命祭天。    这些相信的开始,可能只是巫师吟诵时偶尔刮起的风,又或是施法后的几日里,突然降下的雨。    总之,越是表面上看似存在的联系,越能群体成员让人深信不疑。    因此,他只是塑造了一群守护校园的精英,虽然普通学生们或许会对此将信将疑,他们会思考,那份文件真是“三坟”帮助老人与某不良医药集团签下的和解协议吗;他们会怀疑,那个出现在案发现场的林辰,真是“三坟”的一员吗;他们甚至会考量,那三个半圆的签名,真是某个校园精英组织的标志吗,而就算出现了标志,就真的能证明那个校园精英组织真的存在?    可很奇怪的,群体的成员们,却不会这么想。    他们一旦看到那些表面联系和不算太牢靠的证据,就已经栩栩如生地幻想出“三坟”成员的面貌,他们能幻想出那些高大出色的校园精英们聚集在一起的情形,不仅如此,他们甚至会深信着“三坟”成员正密谋要除掉他们的事实,甚至他们仿佛能清晰感受到那些校园精英的鄙夷眼神和厌憎词句。    每个人都有被害妄想症,这是基于生物自我保护的本能,而群体成员更是如此,如同粉丝会厌恶任何说他偶像坏话的人,将那些人视做必须战胜的仇敌,极端群体的成员当然也会极端厌恶那些敢于挑战他们的人。    粉丝或许只会敲击键盘和那些坏家伙们打嘴仗,但那个群体的成员们,是真的会拿起武器,砸烂那些反对着们的头颅。    更何况叶延还生动演绎了一个最经典的反派形象,玷污了他们心目中的圣地,留下最不屑的词句。    林辰完全可以想象,明天,哦不对,是在数小时候后,那些愤怒会累积成怎样的狂风暴雨,朝他们铺天盖地砸来。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