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79章 三坟42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刑队长,也真是很有想法的人啊。”    比林辰反应更快的是苏凤子。    角落里传来略带嘲讽的声音。    苏凤子眯着眼,像是在责怪刑从连太异想天开,但又或者他这句话,是纯粹的欣赏。    林辰在思考,就像是先前刑从连所做的思考一样。    现在的问题在于,无论他们怎么处理这件事,都必须付出相应代价,公共安全也好、学生的健康也罢,这都是必须付出可他们又没有资格用以交换的代价。    就好像解一道平面几何题题一样,无论怎样破题,那些辅助线都是必须添加的。    “我们现在,好像走到了一条死路上?”林辰摇了摇头,这样问。    “你有什么想法?”刑从连点燃了烟。    望着他静默却坚定的眸光,林辰竟忽然有种轻松感觉。    “生路,总是从死路而来。”    他转过身,斜倚在柜台上,问刑从连:“你心目中,最理想的解决危机的方式是什么?”    “当然希望他们主动走到我面前说,警察叔叔我错了,然后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刑从连吸了口烟,说。    “我可以试试。”林辰这样回答。    刑从连猛地一震,他很清楚,方才自己的要求根本就是已经强人所难了,毕竟要在短时间内,扭转一群疯子的意志谈何容易。    可林辰却认真思考,并且很认真地回答他,可以试试。    还真是骄傲得过分啊。    “我靠,反洗脑吗?”王朝小同志忽然激动起来。    “理论依据是这样的,群体成员都丧失了自我人格,转而以集体意志代替了个人意志,那么这是一种缺乏认知能力的集体无意识状态……既然是无意识状态,那么有一样东西,就变得管用起来。”    “什么东西?”    “暗示。”    “诶诶,集体催眠吗,虽然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但是真的可行吗?”甚至是王朝小同志,都很怀疑。    “没这么夸张。”林辰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发丝,淡淡道:“想让他们冷静下来,警告、威胁和理智的劝说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他们疯狂而偏执,是幕后黑手让他们变成现在这样,那么,如果幕后黑手能给他们洗一遍,我们为什么不能也洗一遍?”    “虽然一句也听不懂但是却觉得很有道理呢!”    “要怎么做?”王朝话音未落,刑从连很果断地开口。    “需要一步步来,首先我们要处理的是一群充满仇恨的复仇者们,你的目标是希望他们出现在你的面前,而不是出现在那些无辜学生面前,那么唯一的方式是――拉仇恨。”    “拉仇恨?”    “就像打游戏一样,他砍了boss十血我砍了boss一百血,boss对我的仇恨值就高?”王朝问。    “对,你可以把那个群体想象成一群狼,如何让野狼不去攻击孱弱的羊群,而转而攻击我们设定好的目标呢?”    “让他们痛。”刑从连答。    林辰点了点头。    可未等他接着说下去,王朝就说:“我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车轱辘,但问题不就在于这儿吗,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又分别是谁、到底在哪,怎么伤害他们呢?”    “不知道他们是谁,并不妨碍我们和他们做一些交流。”林辰抬起头,望着对面那间店铺里闪烁着红点的摄像头,说:“你猜,那个摄像头背后,有多少人在看着呢?”    “阿辰你脑洞真不比老大小诶!你想用一个监控摄像头给他们反洗脑,但是会有那么多人在看吗?”    “有多少人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在看。”林辰顿了顿,说:“这有两个推论。第一,如果那个群体有100人,他们中不可能所有人每天都来这里看一遍讯息,所以我们假定他们有内部自有的信息传递手段;第二,你看,就算他们撤离这里,整个店铺内干净整洁,没有一丝杂乱,假设这家店对每个群体成员来说都非常重要,就算不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地也是他们精神和情感来源之一,那么如果在这家店里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你猜他们会不会很难受么?”    “怎么让他们不爽?”王朝很激动地说,一副放着我来全靠我的样子。    “既然失去了人性,那么就是动物性,对于任何群居性动物,最难受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的地盘被他人占领、践踏……”林辰歪了歪头,嘴角甚至有若有若无的笑容,“想象一下,如果有人走近你的房间,把你最心爱的手办放在地上踩。”    “日他全家好吗!”    “那如果,踩你手办的人,还是他们最厌恶的对象呢?”    王朝猛然扭头,看着刑从连:“老大如果黑杰克这么干了,你借我点钱好吗?”    “你想干嘛?”    “搞点雇佣兵弄死他啊!”少年怒道。    刑从连哑然失笑,嘴上却说:“好啊。”    林辰有些无语,但还是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所以,如果你们同意这个计划的话,我们就需要找一个拉仇恨的对象。”说完,他先开了眼刑警队长,道:“警方显然不行。”    刑从连举起双手,说:“我知道,但你和警方一起行动,所以你也不行吧。”    “我当然不行,个人力量是有限的。”林辰环视屋内,轻轻说道,“所以我们还是需要一个群体,一个令他们万分憎恶的群体。”林辰目光环视四周,语气非常镇定,“虽然这么说,可能太偏颇,但试想一下,如果你是那个群体的成员,你最讨厌什么样的人?”    “比我强的人?”刑从连说。    “比我美的?”王朝道。    “比我聪明的?”叶教授说。    “不仅实力强大还颜值超高、不仅成绩优秀更聪慧过人,总之是那些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抵消常人百倍努力的天之骄子们。”苏凤子微笑着,盖棺定论。    “靠,我们这是要把大学城里所有校花校草拉下水?”王朝搓着手掌很兴奋地说道,“好像很有意思啊。”    林辰的目光,落在刑从连身上。    刑警队长依旧在思考,突然,林辰见他抬起头,很果决地问:“时间来得及吗?”    “有些紧张,主要是布局需要时间……”    他还要继续阐述,刑从连却用锋锐的眼神制止了他。    “放手做吧。”    刑警队长这样说。    刑从连是个很干脆的人。    林辰从他那简单的四个字中,体会到了其中的意味,他大致是说,决定我做,责任我担,你只需要放开手脚。    林辰没有再说别的什么话,他冲刑从连点了点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现在已经到是夜里十一点四十分,时间远比想象中的还要紧张。    他的语气也随之肃然起来:“需要麻烦叶教授了。”    ―――    叶延是个很怕麻烦的人。    毕竟大部分搞数学的人,只喜欢窝在自己的地盘里,想一些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而这些感兴趣的问题里,显然不包括如何做一个好演员。    他望着面前的一排红色笔刷和油漆筒,非常非常郁闷。    “真要我上吗?”他很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克制住踢翻眼前油漆桶的愿望。    “是的,时间紧迫,时间并不允许由您写下演算过程,再由我们找学生背下默写出来。”林辰解释道。    叶延一直以为自己很疯,却没想到有人比他疯狂多了。    就在数分钟前,警方送来了两桶红油漆和一排笔刷,而他的任务,就是用这两件道具,把解开密码的全过程用血字刷满整个咖吧,最后留下一句□□裸的挑衅。    到底多丧心病狂的人,才会想出这种主意!    “您放心,您可以全程背对摄像头,他们看不到您的脸。”    “那我为什么要穿他的衣服!”叶延扯了扯并不算合身的烟灰色西装,只觉得浑身难受。    “因为……在场所有人里,只有我的衣服,看上去很贵啊。”西装的主人伸出手,替他轻轻整理这衬衫领口。    “你不许把我的衣服弄脏!”叶延看着苏凤子身上穿着的自己全套行头,更加生气,为什么同样的衣服穿在苏凤子身上就显得人模狗样。    “好。”苏凤子说着,替他系上领带,“请注意安全。”    叶延难得听他这么郑重,忽然有些莫名的感动。    “不要把我的衣服弄脏,真的很贵。”    苏凤子很认真地说。    空荡荡的咖啡吧,安静伫立在地下世界一隅。    榔头已经准备完毕,王朝事先计算过同款摄像头的监控画面范围,所有人都站在画面之外。    叶延光着脚,扯了扯领带,提起榔头,向前跨了一步。    他举起榔头,用尽全力抡起。    哐地一声巨响,玻璃炸裂,榔头重重飞入店内。    数学家踩着满地玻璃碴,走入那间阴暗的咖啡吧内。    地板是清纯的原木颜色,此刻却沾染着满地破碎,走入店内的男人潇洒地扔下油漆桶,几滴鲜红的油漆溅射开来,仿佛血液般落在地上。    像所有疯狂的人物设定一样,一旦站立在自己所引以为傲的领域里,叶延根本不需要任何演技,就可以将天才对凡人的蔑视演绎得淋漓尽致。    他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握着笔杆,微微仰头,开始随意而潇洒地书写起来,仿佛有激昂的音乐响起,叶延的笔触越来越快。    灯光昏暗,数学家的背影桀骜洒脱。    如同天神写下符文又又或是画家肆意泼墨。    一个个数字,一道道公式,以惊人的速度在雪白的墙壁上生长蔓延开来。    而更多的红色油漆,顺着墙壁缓缓滴落,画出一道道细小的纹路,宛如血红藤蔓。    望着店铺内那些不断扩散的血红字迹,刑从连说:“像我这样的正常人,都想冲进去打他一顿。”    “靠,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王朝揉着胳膊说。    “这还不够。”林辰负手而立,静静开口。    “什么意思?”    “还是那句话,个人的力量永远是有限的,一个伟大的群体是不可能因为个人的反抗而调转矛头,能吸引群体的,只有群体。”    “我们要让他们以为,叶教授并不是一个人,他身后站着很多人?”    “是的,我们要让他们以为,叶教授身后站的是那些他们内心恨到发疯的人,是那些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羞辱他们、碾压他们让他们一辈子都望尘莫及的天之骄子,我们要让他们以为,是那些人,在向他们发出挑衅。”    “可是要怎么做?”    “群体只接受暗示,所以,我们可以编故事。”林辰微微侧头,看着苏凤子,这样说。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