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78章 三坟41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苏凤子找来的人名叫叶延,t大数学系教授。m乐文移动网    夜里十一点钟,叶教授揣着房门钥匙,匆匆赶到地下商城。    数学家大多形象不羁,叶教授大概更是其中佼佼者,他顶着一头凌乱的卷发,穿着双棉拖鞋,推门进来以后也不多说话,气喘吁吁地把钥匙甩在桌上,就问:“要解的什么码?”    林辰看了眼叶延至的造型,几乎可以想象对方在接到苏凤子电话时,是怎样一种见鬼似的心情,大概虽然想摔电话,但一想到打电话的人是苏凤子,只能乖乖从床上爬起来,下楼打车。    王朝让开电脑前的位置,江潮手下的警员已经把那本《离散数学》送了过来。    叶延迅速翻了遍书,看了眼屏幕上被还原出的价目表,然后说:“哦,确实是密码。”    “教授教授你确定吗,为什么刚我们怎么看,这都是乱码啊!”    “因为你书读少了。”叶延很好没好气地说道,像是一秒钟也不想多呆,他随手扯过张便签,写下了几个字,然后拍在桌上,问:“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    林辰看了眼苏凤子,后者像没事人一样靠在橱窗边,依旧用一种浅淡的笑意望着生气的叶教授说:“怎么这么着急,一起去吃个宵夜吗?”    “我有病吗,和你一起去吃宵夜?”    苏凤子大概是习惯了他这种态度,也不生气,依旧还是笑。    见叶延说着就要走,刑从连赶忙上前:“烦请叶教授稍等,我们的技术员仍在还原一些图像,或许等下还要麻烦您。”    “那为什么这么早把我叫来。”叶延至虽然嘴上很不客气,但还是一屁股坐下。    林辰拿起便签。    上面写着两个短句。    【】    昏暗的光线下,白纸黑字愈显迷离。    虽然为人不修边幅,但是不得不说,叶延的字确实很好。    “咦,书上都是中文啊,为什么破译出来变成英文了啊?”王朝小同志本着不懂就问的原则又开始问问题。    但叶教授显然没什么教书育人的自觉性,他抱着手臂,超苏凤子的方向冷冷道:“我还要负责教警察怎么破案吗?”    “当然不用。”苏凤子答。    这两人的气氛微妙地诡异着,具体来说,大概只要苏凤子在,气氛都不会正常。    林辰望着叶延译出的两句话,将便签递给了刑从连。    “第一条是几号拍到的?”刑从连问。    “4月8号。”王朝很自觉地回答。    “第二条呢?”    “4月10号,运气很好啊老大,他们4月10号清场,那是他们清场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了。”    “你怎么看?”    林辰听刑从连忽然问他,沉思片刻后,才缓缓说道:“第一条很好理解,更像是日程安排,4月8号时安排了4月10号的行程应该是地点,指的是他们通常的聚会场所,那么告别晚宴……”    “翻译成散伙饭更恰当。”刑从连又拿出手机,给江潮打了个电话:“老江,让你手下排查一遍六位死者再4月10号的行踪,看看有没有交汇点。”    “第二条……”林辰很自然地转头问刑从连,“什么意思?”    “法文,应该是句诗。”刑从连说。    “我靠还是诗,逼格好高好文艺噢!”王朝又从屏幕前抬头,插嘴道,“这不是有病吗,花大力气加密一段诗,直接写出来也不会有人怀疑的好吗?”    “这是不同的感觉。”林辰打断了少年的话。    不光是刑从连,甚至叶延都用疑惑的目光望着他。    夜晚的地下,静得连脚步声都没有。    林辰轻轻说道:“它营造的是一种美好的幻觉,一句每人心中都不断默诵的暗语,它会赋予所有人无比强大的力量。”    在晚宴之后,死亡开始之前,反复默诵,铭记于心。    “我们死了,却能够呼吸。”    刑从连音质低沉,如同大提琴般悠扬的嗓音在他耳边回荡。    林辰愣了愣,才意识到,他是在说那句诗。    没有沉迷于诗中关于死亡的意向,刑从连在手机中输入了关键词,然后很快搜出了全文。    《法国之忆》    跟我回忆吧,巴黎的天空,大秋水仙……    我们到卖花姑娘那儿买心:    那些心是蓝色的,在水中绽放。    我们的房间里下起了雨,    邻居莱松先生进来了,一个瘦小男人。    我们玩牌,我输掉了眼珠;    你借给我头发,也输光了,他打败了我们。    他穿门而去,雨在后面追他。    我们死了,却能够呼吸。    诗的作者是保罗・策兰,一位历经磨难的犹太诗人。    “这是什么意思?”叶延也看了一眼,忍不住问道。    林辰摇了摇头,有些说不出话来。    任何看过这首诗的人,都能体会到里面关于死亡的清凉而美好意境。    对于那些学生来说,这太有吸引力了,死亡并不血腥,它那么美。    这让他忽然想起他的小师妹从蓝到透明的天空中纵身跃下时的情景,她那样快乐,仿佛死亡只是另一种生命存在的形式而已。    手机在人与人之间传递,刑从连的指尖夹了支烟,用更偏近浓绿色的眼眸望着他:“这首诗必然有意义。”    那是清场前,组织给信丨众们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在鼓舞和煽动之外,它必然有象征意义。    林辰当然知道,刑从连想要的是从诗歌中推断出一个确切地址,在明天18:00整时,学生们会结束生命的确切地址。    但问题在于,诗歌中的意向是复杂多变的,更复杂的是,不同的人对同样的诗歌也有千万种理解。    我们死了,却能够呼吸……    那么,你们的理解又是什么呢?    “买心,还是蓝色的?心是蓝色的,在水里飘着?春天的水都是绿的啊,蓝色只有海水,可是永川也靠海啊……”能在这种气氛下,还说个不停的,也只有王朝了,“玩纸牌?最近大学城里有纸牌大赛吗,应该不会有吧,邻居莱松先生……雨在后面追他……他是谁?”    少年问个不停,刑警队长实在忍不住,狠狠敲了记他的后脑勺。    “先用排除法吧。”林辰顿了顿,对王朝说,“把永川大学城的地形图调出来。”    “得嘞!”少年手起键落,一张灰蒙蒙的3d卫星图铺陈开来,“可是阿辰你为什么认为会在永川大学城里呢,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着重于永川大学?”    “现在看来,明天事发于永川大学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如果我是最后的策划人,我一定会用前两次集体吸引警方视线,将最后的重头戏安排在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林辰说着,看了看刑从连,却发现对方只是敛眉深思,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他继续说道,“既然幕后黑手的首要目的是进行直播敛财,那么我们可以排除所有没有监控或者监控覆盖相对薄弱的区域。”    王朝迅速将所有无监控区域变成灰色。    “其实公共区域倒是好说,可是很多学校教室里都有摄像头,万一他们冲进去袭击教学楼怎么办啊?”王朝看着很多依然明亮的区域,忧心忡忡地说道。    “既然他们仇恨的对象,就是他们身边的普通同学,必然会选择学生相对聚集的人流密集场所……”林辰顿了顿,对王朝说,“请整理一份明天大学城里各个大学的学生活动表给我。”    “已经整理过了。”王朝从书包里掏出张纸,嘿嘿笑道,“老大让干的,有备无患!”    林辰望着a4纸上大大小小几十个活动,终于明白了刑从连的压力。    大概在这之前很早的时候,刑从连就已经考虑过暂停各项活动和布控的问题,可就算校内集体活动可以暂停,依旧有教室、食堂、图书馆等等人流密集场所,整座大学城二十余万学生却不可能在一夜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辰凝望着卫星图,一时有些出神。    他忽然听刑从连开口问道:“你想象中,最危险和最不可控的情况是什么?”    “你是想问,如果是我,怎样在这种情况下,杀掉最多的人,对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    “他们是群体,只有集体活动,才能让他们感受到短暂和无比强大的力量……”林辰深深吸了口气,说,“我会选择在一个外人短时间内无法攻破的封闭式场所,进行屠杀。”    他说完这句话后,店铺内便没有人再说话了。    一只旋转的展示架还在轻轻转着,水晶摆件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    “那就可以排除所有开放式的场所。”刑从连拿了支笔,把纸上的所有户外活动划去,继续说道:“食堂不太可能,食堂人流量太密集,除非有枪械,小众群体很难控制人数几倍于他们的学生,而且……”    “食堂不够优雅和美好。”林辰说。    “杀人还要杀得优雅,是不是还要配个bgm啊!”王朝怒道。    “既然要优雅和美好,那么有人反抗,显然不够美……”刑从连像是想到什么,问林辰,“他们按照那首诗歌的内容,来实施杀戮的可能性有多少。”    “诗歌是早就存在的,如果那是暗语或者说口号,那么,他们应该会希望最后的杀戮盛宴能符合意境……”林辰思忖片刻,猛然看向刑从连,“你刚才说控制?”    刑从连挑了挑眉,显然与他想到了同样的地方。    两人忽然互相看着,却不说话,王朝小同志开始着急,“控制怎么了,他们怎么控制无辜学生吗?”    “秋水仙……”林辰望着王朝,说,“你可以找一张照片看看。”    少年人闻言,迅速在图片搜索框内输入了关键词,他望着瞬间覆盖整个屏幕的花朵,半晌后,才木然地说道:“这是,蓝色的心?”    “秋水仙大致是粉色的,但是在光色晦暗时,会呈现出蓝紫色。”林辰解释道。    “所以,他们要把杀人时间定在傍晚?”王朝咽了口口水,“可是水里飘着的蓝色的心又是什么……”    “秋水仙碱的毒性很大,致死量大概是08mg/kg。”林辰淡淡说道,“但是它相对味苦,一定剂量才会至死,所以它的作用应该还是使误食的学生们变得虚弱,渐少反抗力。”    “投……投毒?”王朝吓的几乎要炸毛,“靠靠靠,怎么办,难道他们会饮水机投毒,我们是不是要连夜彻查所有水源,学校教室以及图书馆里的桶装水,还有活动现场会分发的矿泉水?”可这个工作量也太大了,“万一问题出在饮用水的源头厂家呢,已经流入市场了怎么办!”    少年的脑洞越开越大,林辰制止了他:“不会这么困难,剖析开来看,第一,我们现在还没有接到任何秋水仙碱中毒的报案,假设存在一批有问题的水源,那它现在还没有流入市场,而超市配货和学校送水也不会在深夜工作,所以我们有时间阻止这部分的水源问题。”林辰看着刑从连,说:“第二,如果是针对学生活动的投毒事件,很有可能,那批水源已经被采购,只待恰当时间发放给学生,那么要阻止类似的免费赠饮会相对困难;不过最难控制的是第三点,如果秋水仙素在组织成员手上,由他们亲自投毒,那么学校的开水房、教室里的饮水机,都会成为目标……”    “第三点也还可以啊,三条一起来才可怕呢~”    苏凤子的声音从角落里悠悠传来。    “秋水仙素很苦啊,学生们喝一口就很容易被发现水有问题,而且公用饮水设施的投毒是无法控制学生们的饮用量的,如果出现类似投毒,现在看来,至多辅助作用,用于分散警方注意力,营造恐慌气氛……”刑从连叼着烟说,“可以排除教学楼和图书馆了,应该是定点袭击啊。”    林辰闻言,再次看向王朝整理出的明日活动清单,虽然大部分的学校活动都是在五点半下课后开始的,但仍可以排除一些日间活动。    如果需要投毒成功,大量饮水是必不可少的,因此可以暂时排除知识竞赛、入丨党仪式、学院大会、讲座……    剩下的,是一场放学后的室内篮球比赛,以及a大校园歌手大赛、t大舞蹈节的活动……    它将这三处活动,用红笔圈出,然后看向刑从连。    今天夜里,刑从连的话一直很少,尤其从刚才开始,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沉思。显然,到了如此困难的决断,连刑从连都有些难以下定决心。    其实,现在距明天傍晚的直播,还有一段时间,如果他们下定决定,那么完全有可能阻止明天的投毒事件。    对三处具体地点的布控相对简单,瓮中捉鳖也好一网打尽也罢,都很好解决。    然而,一旦如果他们选择这种处理方式,意味着他们不能提前打草惊蛇,必须静静等待对方行动。    只是这样的静候,是将公共安全置于极大的风险之中,他们不仅要眼睁睁看着具体目标中的学生们喝下剧毒液体,等待他们毒发,而且必须忽略那些可能存在的对公共水源的投毒。    一旦出现任何死伤,都是他们无法承担的重责。    或者,他们也可以选择最简单的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方:出门直走,砸开对面那家咖啡吧然后对着那个监控摄像头比个中指,写下他们所有的推测。    但问题在于,然后呢……    然后,可能组织会下令停止行动,群体成员们继续蛰伏,也有可能,组织内部本来就有第二套方案,那他们就猜不到下次发生危险事件的地点……    甚至,组织可以让它的成员们集体走到一个地方,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把剧毒的水喝了。    尸横遍野,漫天哀恸,又何尝不畅快?    “我们不能冒险。”刑从连终于开口。    林辰没想到,刑从连的决定,居然是这样?    “有什么办法,能在明天晚上六点前,改变这个群体的意志?”    他听他非常非常认真地问道。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