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74章 三坟37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刑从连总是这样,看上去自由民丨主,其实完全是霸权主义……しw0。    在他做判断和决定的过程中,是不会受任何人所左右的,你只需要按照他所说的去做就好,虽然他下命令的时候,往往言辞和煦而目光温柔,可命令中内容的不可违抗性,是不会变的。    比如他说,不许顺着毒品案的线索查,那就一定不要去碰,又或者,他说不要和暗黑网络上的人有深入交流,那就一定不要说太多话。    林辰坐在车里,窗外灯光如流水般淌过,他忽然觉得,其实王朝大概真的欠了刑从连很多钱。    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不知为何,刑从连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将车窗关起,车内顿时安静下来。    “你认为,我们最后可以找出那些人吗?”    刑从连的声音低沉近乎冷酷。    林辰忽然觉得,刑从连大概又开始在判断局势。    如果他回搭有把握的话,那么他们就会按照现有路线查下去,目标是努力将这伙人一网打尽;如果他回答没有把握,那么刑从连大概会在他们造访书城后,选择跳出来打草惊蛇,逼迫那些人放弃执行已经策划好的事件。    a选项固然完美,但也有可能,他们最后都一无所获,意思是,他们不仅没能抓到凶手而且还眼睁睁看着惨剧发生无法阻止;b选项虽然保守并且憋屈,同时后患无穷,但比起阻止可能的死伤事件来说,一切都不重要。    如果这是连续剧,那么他们可以拖动进度条偷看结尾,然后做出正确的选择,可真实生活,一旦选择偏差,是不可能倒带重来的。    忽然间,林辰感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    他向驾驶室看去。    刑从连的目光中带有奇怪的笑意。    “放松点。”刑从连说,“别想太多,没到生死抉择的时候。”    林辰有些无语,现在想太多的人明显是你。    “可是,如果凤凰书城的线索断了呢?”    “断了就断了,再找就好,实在不行,那也是我的责任,和你有什么关系?”    “刑队长……”    “林顾问请说?”    “你有没有发现,你有时候真的很独丨裁。”    刑从连听见这话,毫无意外地笑得露出牙齿:“怎么会呢,我一向再民丨主不过。”    “这次和以外不同,我确实没有把握。”林辰握着安全带,然后说,“时间有限,线索缺少,我们完全是在碰运气。”    “也不是碰运气,我们好歹在林顾问的指导下,迅速找到了金小安。”    “可这次就算我们找到一万个金小安,她们松口的概率也几乎为0,她们不会告诉我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们不会透露接下来会发生的是杀人还是放火,是群体暴动还是集体自杀,是抢劫银行还是劫持客车,一切皆有可能,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额……林顾问……”刑从连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我能问一句,为什么她们会这么死心塌地地为组织效命,我用‘组织’这个词,恰当吗?”    “哦,因为她们被洗脑了。”    “当然是洗脑,可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刑从连拨转方向盘,根据导航的指示右转,凤凰书城四个大字已经清晰可见。    “群体、洗脑、自杀、再加一个暴力,这样的关键词组合出来的模式,你难道没有见过吗?”林辰皱了皱眉,问。    “正因为见过,所以更奇怪,为什么幕后黑手能成功,为什么他可以隐藏的这么好,以至于一直以来就从没有人举报过这些人?”刑从连想了想,又说,“就算是传销组织,也有宁死不从,最后逃出窝点的勇士吧,他们是怎么挑选忠心耿耿的受害者,这本身就是玄学吧?”    刑从连将车在路边停下,他拉上手刹,见林辰如遭雷击,怔愣地坐在位置上,一句话也不说。    他俯身过去,为心理学家解开了安全带。    咔哒一声轻响后,林辰动了。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传销组织啊。”    “谢谢你。”林辰说着,拍了拍他的肩,然后推门下车,“这就是为什么要三个人的原因。”    林辰走得很快,刑从连锁上车门,赶紧跑了两步追上去。    “为什么是三个人?”他跟在林辰后面问道。    林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径自走入书城大厅,然后在入口左手边的书店停下,他随手擦干净挂在书店门口的白板,拿起笔架上的油性笔,毫不犹豫地写下了三个字母――a、b、c。    三个字母呈三角形排列,刑从连站在白板前,望着林辰写下的字母。    从一开始,整桩案子便有一个最显眼却也最难以琢磨的地方,为什么是三个人,为什么要三个人一起死?    谁都知道,三必定有其含义,那么三的含义是什么,他们却毫无头绪。    “虽然这并不是传销组织,但所有的洗脑程序里都有一个经典的运作模式,我们称之为abc模式,a把b骗入组织,a不能做b的思想工作,a只负责把c神化,并由c对b进行思想灌输,所以,在这个组织中,活动一般是以三人为单位。”林辰缓缓开口,他一字一句,认真说道。    刑从连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许豪真把王诗诗骗入组织?”    “他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一道温和的嗓音从左后方传来,刑从连回过头,    刑从连循声望去,发现在他们身后的一家书店旁,摆着张宣传台,正是坐在宣传台后百无聊赖转笔的青年,插入了他们刚才的谈话。    青年穿一件烟灰色的西装,配浅色条纹衬衫,他的发色和眼瞳颜色都很浅,因此显得清淡儒雅,明明是夜间,他却好像阳光下舒展的花木,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就在他发愣的当口,林辰平素冷若冰霜的脸上,竟现出冰雪消融般的神色,未等他反应过来,林辰便抛下笔、绕过他,走到宣传台前。    西装青年施施然从座位上站起,然后轻轻弯腰,伸开手臂,仿佛要迎接什么,下一刻,刑从连震惊地发现,林辰竟然和对方结结实实抱在了一起。    大概有五秒左右,时间是完全凝固地。    刑从连看着紧紧抱住的两人,看着林辰双手环抱在对方背部,惊讶得合不拢嘴。    最后,打破凝滞时间的,是那位西装青年极其不怀好意的笑容,刑从连亲眼看见那人背着林辰,向自己挑了挑唇,甚至还眨了下眼,暗示意味十足。    他迅速清醒过来,然后迈开步子,走到那张宣传台前。    等走近了,他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公司的宣传台,那就是一张破书桌,书桌上摆着花花绿绿的图书,书名大致是《暴君的十三个王妃》、《霸道将军甜甜妃》一类让人浑身毛骨悚然的标题……    而书桌中间,摆着一张名牌,上面写着“著名作家――苏凤子”几个字。    所以,这是一个作家的签售会?    但一个作家要多冷门,才会大晚上一个人来摆摊,而且签售台前半个读者都没有,不过想到那些书名,无人问津也太正常了!    那一瞬间,刑从连简直觉得,和眼前这个青年比起来,王朝真是再正常不过的孩子。    就在他认真感慨的时候,在他身边紧紧搂着的两人也松了开来。    林辰迅速平静下来。    刑从连低低咳了声,用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正紧语调,认真地向那位“著名作家”伸出手:“请问阁下是?”    “苏凤子。”刑从连见青年眼波流转,撇过桌面,又再次看着他的脸说,笑着说:“牌子上不是写着吗?”    这人不仅不怀好意,而且毫无礼数,竟然抱着手臂,完全没有和他握的打算。    刑从连缩回落在半空中的手,更加想念王朝小同志了。    “所以,苏先生刚才的意思是?”他问。    “哦,我是说,不是许豪真诱骗王诗诗进的组织,许豪真是被神化的那个人,所以王诗诗的《离散数学》上才会写着许豪真的名字啊。”    刑从连心念电转,迅速看向苏凤子,书上的名字是案件未公开细节,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    看林辰的样子,似乎也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见这个人,所以,不是林辰泄露的,那么,是谁?    就在刑从连皱眉深思的时候,苏凤子却仿佛毫无知觉,只是自顾自说道:“就好像金小安的书上,写着江柳的名字一样嘛,这种组织,都会给被认可成员一点认证嘛,就算是超市会员还会给你发张卡呢,偶像的签名书,是不是很有创意啊?”    听到这里,刑从连反而不紧张了,他看了眼林辰,然后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案件未曾公布的细节?”    “很简单啊,我跟付教授说,让他随时将案件进展向我通报,如果他不干,我就把他□□贴满学校里。”    刑从连觉得这事简直在自己的常识之外:“你为什么会有老付的□□?”虽然应该专注案件,或者怒斥这种违法行为,但他还是下意识问了最想知道的问题。    “shop……”回答这句话的人,是林辰。    刑从连木然地转头,却只看见他的顾问脸上满是无可奈何的神情,仿佛类似的事情真的发生过一样。    既然连林辰都对这个叫苏凤子的人毫无招架之力,刑从连感觉自己的心情又好了一些。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