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73章 三坟36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离散数学是研究离散量的结构及其相互关系的数学学科,离散数学也可以说是计算机科学的基础核心学科,离散数学同时是构筑在数学和计算机科学之间的桥梁……”    这两句话,是刑从连刚搜到的关于《离散数学》的解释,他大声念了出来,然后被王朝打断。    “离散数学我熟啊,老大你为什么还要百度,看不起我吗!”    “那请问王先森,为什么金小安在付郝提起‘江柳’的时候,看了眼书架上的《离散数学》?”    “你怎么知道她看得是《离散数学》啊!也有可能是旁边那本《一切从相遇开始呢》?”王朝反问。    “因为我们王诗诗的宿舍里,也同样发现了同样一本属于许豪真的《离散数学》……”    “神马?”王朝打了个激灵,“unbelievable!”    “好好说话!”刑从连拍了拍少年的脑袋。    “靠,《离散数学》又不是高等数学,不属于大学必修课啊,她们也都不是数学或者计算机系的吧,怎么突然就对这感兴趣了?”    听王朝在耳边喋喋不休,林辰低头,望着屏幕中正和金小安尴尬闲扯的付教授,他们在会议室里说的话,大概都通过话筒,尽数落入付郝耳中,所以付教授现在脸部肌肉僵硬,像是不知该怎么接下去才好。    “付教授……你猜,金小安那本《离散数学》的扉页上,会不会写着江柳的名字呢?”他对着话筒这样说,然后很明显看到,画面中,付郝显然因为他这句话抖了抖。    不过验证猜测的方式,只有动手。    这次,他没有再为难付郝,而是说:“你腋下不是夹着文件袋吗,用另一只手拿烟盒,假装去看那本《一切从相遇开始》,然后装作不小心,把离散数学也抽出来。”付郝大概再面对女生的时候,只能发挥出平时百分之零点一的说话能力,所以他继续嘱咐道,“你可以对金小安说:‘你也看一切啊,这本推理小说我也看过。’”    总之,虽然导演的水平也不算高。但幸好付郝从头到尾都是尴尬的本色出演,所以无论是他那句引言,还是接下来把书弄下书架的动作,都还意外地并不突兀。    好几书都掉在地上,付郝赶忙蹲下身,挡住了金小安的视线,他先是将某本推理读物放回桌上,嘴里还念叨着:“这书真不错的,你看完了吗?”    然后假装不经意地,他迅速翻过那本《离散数学》,另一只手还不忘拿着烟盒,将翻看整本书的过程拍摄下来,态度非常敬业。    “这本《离散数学》,和王诗诗那本一样吗?”王朝手动放慢画面,将进度条前拖,然后问。    “一样。”林辰伸出手指,在屏幕上轻轻画了个圈。    书籍扉页的右下角,果真出现了“江柳”的名字。    “注意拍一下版权信息页,然后你就可以撤退了。”林辰说完,便关闭了话筒。    会议室里安静下来,林辰没有说话,刑从连也没有说话,连平时大大咧咧的江队长,也不敢说话了。    所以,唯一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开口的,也只有王朝了。    “这是姐妹会吗,还要互相送书督促好好学习?”    少年声音轻甜,虽然这个问题并没有太大作用,可光听着王朝的声音,就会令人莫名轻松下来。    “你能稍微解释下离散数学吗?”林辰问。    “我没法解释给你们听啊,学科太大,内容太多,对你们来说太难了。”虽然这句话的大意是在说“你们凡人智商太低”,可王朝眼神诚恳,让人连敲他脑袋的力气都没有。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刑从连很认真地跟随付郝看完了正本离散数学,忽然开口:“有点奇怪。”    “怎么?”    “你看,这本书被翻得有点旧了,但是上面没有任何标记……”刑从连指着卷曲的书角,说:“许豪真送给王诗诗那本,也是一样的情况,虽然被翻过很多次,但是书上没有任何明显的读书笔记。”    “没笔记怎么了,这种书正常人看10页就受不了啦?”王朝接口道。    “那请问王先森,你为什么要把一本正常人看10页都受不了的书翻到烂?”刑从连勾住王朝的脖子,笑问。    在那一瞬间,王朝小同志灵光一现三花聚顶,转头对林辰说:“阿辰,老大问你呢!”    林辰被他逗乐,原先的迷雾重重的情况,突然变得豁然开朗起来:“书被翻烂,只能证明有人翻过它很多次,而不能证明其他任何事情。”    “不能证明什么?”    “不能证明,金小安也好、王诗诗也罢,她们有认真看过这本书……”林辰看了眼刑从连,又说,“像这样的专业书籍,大部分认真阅读的人,都会边看边在书上做笔记……”    “但也有可能是这本书对她们来说很珍贵,她们舍不得涂画啊!”    见王朝会举一反三,林辰很欣慰地点了点头,说:“确实是这样,所以,现在有两种可能性,一、她们没有认真看过《离散数学》这本书,只是纯粹把这本书翻了又翻,那么这门学科究竟讲的什么,其实对她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二、她们认真学习过《离散数学》只是因为太珍视这本书,而没有在上面做过任何笔记……你觉得哪个可能性更大?”    王朝挠了挠脑袋:“我不知道啊!不过讲真啦,不是数学或者计算机专业的人,学《离散数学》太吃力了,集合论的创始人都疯了……”    “所以你认同观点一?”林辰打断了少年的话。    “阿辰凡是你说得我都觉得对啊!”王朝很没骨气地对他这样说,“所以答案真的是她们屁都不懂,瞎翻书吗?”    “是啊。”    “可你怎么知道?”    “哦,因为你刚才给我看过金小安档案,里面有她大学成绩单啊,她高数挂科。”林辰说。    一听这话,王朝小同志迅速吸了口凉气,然后很哀怨地对他说:“阿辰你不要学老大啊,这样不好……”    “认真仔细在办案过程中非常重要。”刑从连敲敲王朝,教育道,“而学过离散数学也没什么好炫耀的。”    “但为什么啊,她们这是在练什么气功吗,翻书百变其义自现?”王朝很郁闷地问道。    “如果再加上本案的其他几个关键词,比如‘暗黑网络’、‘毒丨品’,您对此有什么联想吗?”刑从连继续问。    刹那间,王朝的眼神都变了:“靠,老大我要毛骨悚然了啊,大晚上你想点什么不好!”    少年此言既出,整座房间陷入难耐的静默。    林辰右手紧握,也同样陷入了沉默。    一本翻烂的书、一群大学生、受控制的群体、暗黑网络直播、毒丨品交易、珠宝劫案……    如果把这些关键词串联起来,大致是这样的:有人通过某些手段,控制了一群大学生,不仅利用他们进行各种网络直播,谋取暴利,甚至还可能牵扯出上亿元的珠宝劫案和跨国毒丨品案,而他们现在唯一掌握的线索是,这些学生手里,似乎每人都有一本奇怪的《离散数学》。    那么,这本书的作用,似乎也就显而易见了。    “到底什么怎么回事,我发现你们就不爱说明白话。”江潮终于忍不住打破这种太过默契的寂静。    “这么说吧,为什么幕后凶手要利用暗黑网络直播?”王朝反问。    “为了不被查到啊!”    “对啊,无论是洋葱服务器还是暗黑网络,本质上都是为了保护个人*服务的,换句话说,那是种加密手段,那么如果有人控制了一大群学生,他是不是需要给这些孩子下指令,那么,他也要保证自己传递出的信息,有一定的安全性,对不对??”    “不是吧,你们难道认为那本书是密码册,现在什么年代了,还玩这种东西,而且其他死者的遗物里,也没发现这本书啊?”江潮反应很快,继续说:“而且他们不是有什么暗黑网络吗,那么在网上,搞个黑暗论坛什么的交流,不是更方便吗?”    “哦,很简单啊,这种重要的东西死之前组织不回收吗,犯罪组织是傻吗,这么明显的线索能留着给你查?估计王诗诗那本一定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所以没有被销毁!而且其实这种加密方式,虽然很简陋,但其实挺管用和隐蔽的。首先,就算是室友,也很少有人会去翻《离散数学》这种书,你在宿舍上网看个奇怪的页面,还是挺容易惹人怀疑的。然后,群发短信微信什么的就更容易被追查啦,而数学书呢,它公式多,奇怪的字符也多,比如说,我报一个数字1612,你知道我说得是16页12行,还是1页6行12个字,如果那个字恰好是个减号,你知道那代表退格、进位或者是删字?当然,理论上这种加密手段是可以破解的,不过这需要大量的数据和运算分析,因此,数学书吧,真的可以作为是比较理想的密码手册了……我之所以认为它比较理想,是因为,除了我老大,谁他妈会把好好一本书和地下密码工作联系起来啊!”    “我当你是夸我了。”刑从连冷冷道。    终于,一直躲在角落的任组长,也忽然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但与其说是兴趣,不如说,这本身就是他所最关心的问题:“您的意思是,她们用这本《离散数学》作为传递信息的加密手册?我想,您之所以能联想到这点,恐怕是因为这种加密手段是地下犯罪组织、准确来说,是毒丨贩很爱用的手法吧,那么我能怀疑,这些学生,其实有被暗中利用在递送毒丨品吗?”    “你可以这样怀疑,但这样的怀疑,现在基本没有任何用处。”刑从连倒是异常高冷地说道。    “您不能因为自己的案子就阻止我的调查!”    “我好像说过,和方志明的毒丨品工厂案有关的一切,都暂不在我们侦破的大方向内?”    “这是重大线索,我们可以顺着查下去!”任闲猛地拔高音量。    “哦,那任组长有截获过任何密码吗?”刑从连依旧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可他一句话,就把任闲噎得说不出话来。    “暂时没有,不过我可以回顾档案,说不定会有线索……”    “好,假如你的侥幸截获过一串密码,然后你的结论得到验证,是,有人操控一群学生进行无数违法犯罪活动,包括利用他们贩丨毒,然后呢,你能以此抓到幕后凶手或者拯救这些孩子吗?”刑从连声音很冷,他伸手,指着王朝的笔记本电脑,画面定格在座位中那个微低头的女孩身上,“你还不明白,这个案子和我们之前所遇到的那些凶杀案有什么区别吗?”    “我……”任闲欲言又止,显然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有什么区别啊?”江潮也插了一嘴。    林辰看着显然被两人气到的刑警队长,忍不住拍了拍他的手背,替他解释:“区别在于,普通凶杀案,我们只要找到杀人凶手就好了,但在这个案子里,甚至找到幕后黑手,都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抓到幕后黑手还不重要吗?”    “和迫在眉睫的流血事件以及一群□□控的大学生相比,幕后黑手是谁,以及他究竟利用这些学生做了什么,这些问题都不重要,如何解决当下的问题才最重要。”    林辰说完,又再次看向刑从连。    事实上,如果不是亲口替刑从连解释完,他也不会发现,原来刑从连的思路一直都很清晰,轻重缓急,孰先孰后,他判断得再正确不过。    正确得令他无话可说。    “那找到凶手然后让他停止行动,这样不是最快的解决方案吗?”江潮又问。    “我们现在有两条可用的线索,一本书和一个人。假设那本离散数学真是密码表,但我们现在,连对应的密码都没有截获一条,这条线索现在基本是无用的,而金小安……当日您没有撬开程薇薇的嘴巴,那么,您看到今天的金小安,觉得能够撬开她的嘴,得到任何有用讯息吗?”林辰继续说道。    “那我们现在不还是死路一条?”王朝很哀怨地举起了手,问。    “谁说的?”刑从连拎了拎王朝的耳朵,说,“首先比对王诗诗那本离散数学和江柳是不是确定为同一版本的,然后查版权页找出版社看看印量和出库记录,看有多少本书流到宏景,这种事还要我教你吗?”    “这种小事包在我身上……”王朝拍着胸脯,双手如飞,“首先看版本!”他说着,放大了先前的版权页图片,然后道:“恭喜这位先生,这本书是2001年第一次印刷的版本,印量是5000,也就是说,它真的是古董呢!”    “旧版书的好处在于,它可能没再网上卖过……”少年敲了记回车,啧啧叹道:“bingo,真的没有在网上销售过,这位先生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的运气。”    “所以,运气是好还是不好呢?”刑从连百无聊赖地问。    “没在网上卖过,意味它走的是出版社的渠道,好处在于,我可以查到出版社出库记录,坏处在于,时间段太长了,很可能有多家经销商分不同批次订过这本书,而且任何系统都只能查到一级经销商,查不到二级经销商,所以……”    少年猛地收住尾音。    虽然做了很多假设,可在他设定完检索条件,搜索结束后,整个永川市,只出现了一位经销商的名字。    正在此时,江潮也将传来的手机图片,递给了王朝。    少年看了一眼照片,迅速复制下书店地址,发送给自家老大:“两本书是同一版本,地址发你手机了,老大你可以出发了,byebye!”    时间是晚上8点31分。    林辰先是看了看刑从连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然后才看了看地址,他发现,那家经销商所在的位置,恰好在永川大学的图书市场里,于是说:“凤凰书城一般晚上九点才会歇业,稍微开快一点,应该能赶得上。”    刑从连已经转身准备出门,听到了他这句话话,猛然转身,对任闲说:“我们是九点,那么大洋彼岸的时差党们大概快起床了,麻烦任组长盯紧些,网上有什么事情,你吩咐这个小子来办就好。”他说完,指了指王朝的脑袋,像是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不要和那些人做任何交流,他们提供用有用信息,我们就给钱,这样最快。”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