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69章 三坟32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将近傍晚时,天阴了下来,这显然不是什么太好的预兆。    任闲在处理完手下那些,如约回到了楼上的会议室里。    事实上,作为资深的重案组探员,对于处理内鬼有一套内部流程,究竟是现杀还是做饵,都有不同的考量,外人还真得不好过问。    但林辰想,任闲大概会选择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封存在自己心里,因为他现在已经很难再相信其他任何人,起码在关于方志明的这个案子上,他已经失去了信任的能力。    这就好像必须把不适宜播种的种子贴上标签,封存在储藏室的角落,然后静待春风和适宜的土壤。    秘密这种东西,大抵如此,并非不能说,而是始终没有到达那样恰当的时机,他真的太了解这种感觉了。    就像方才,他与刑从连的对话,到他说完关于喝酒的问题后,就很自然地结束了。    而刑从连也并未就是否会请客这件事做出任何表态,意思是他在那之后,不仅没有回答好或者不好,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再说下去。    与刑从连深交后,他才发现,这人真是与外表完全不符地谨慎着。    那么,造成这种谨慎的过往,也自然是个秘密。    林辰写完最后一条主题帖,将之交与对方审核。    刑从连看完后,很吃惊地说:“林顾问,就这几条主题帖,我都有想把你铐起来的冲动了。”    他的语气和表情非常自然,好像先前他们并没有进行过任何私下谈话一样。    林辰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虽然嘴上这样说,可刑从连却迅速地将他写得那些肮脏下丨流病态的语句翻译出来,并输入电脑,而任闲只要完成复制黏贴的工作就可以。    而在这之前,刑警队长已经完成上千人心理测验的计划安排,其中包括具体执行人教室安排和先后顺序等等一系列工作,他好像天生擅于安排和整理,干起正事来高效到可怕。    以至于付郝下课后赶来时,对于这样的安排也几乎无话可说。    要知道,付教授专攻心理测量方向,主持过许多大型联合测验,对于测验计划的好坏实在太有发言权了。    “同时进行计算机测试和纸笔测验啊……虽然从测量误差的控制上不太可取,但是如果赶时间也没什么大问题,我等下去我们机房准备下,可是这里为什么还有条细则,让参加计算机测试的学生先在食堂里集中,再由我带队去机房?”    “为了以防万一。”    ―――    以防万一,近来都快变成刑从连最近的座右铭了    或许是一语中的。    夜晚降临时,天开始下雨。    春雨并没有任何规律,它时大时小,整座校园便被笼罩在这样稀薄的雨雾中,散发出幽静的光芒。    可对于永川大学心理、化学和医学系的学生来说,这个夜晚注定幽静不了。    毕竟是散漫惯了的学生,没人愿意在本该窝在宿舍追剧打游戏的时间跑到教学楼,做五百多道人格测验题,他们甚至还要认真填涂答题卡,这简直是煎熬中的煎熬。    雨夜冰凉而潮湿,空里弥漫着电子设备的滋滋声响。    为了隐蔽的目的考虑,林辰只能坐在监控室里,观察着那10间教室的一举一动。    像是被复制黏贴过的画面一般,每间教室的景象,几乎一模一样。    每间教室的前后方,分别坐着付郝找来主持测试的博士生,他们讲解和分发完测验纸,就开始百无聊赖地玩起手机。    而大部分学生都弯着腰握着笔,他们一页页翻过试题册,有些人打着哈欠,有些人在用超常的速度答题,可问题是,光从那些低头的角度或者脊背的弧度上,你根本无法判断,他们之中究竟有谁与其他人不太一样。    “哎,你们学校确实实力雄厚,连教室里都装摄像头。”    监控室的大门被推开,林辰转过头,见刑从连端着两杯咖啡,缓步走入屋内。    “看出些什么了吗。”刑从连问。    他摇了摇头:“角度不好,摄像头主要是为了监视老师上课情况,所以都装在了后墙上,光看动作,很难看出什么可疑点来。”    望着学生们整齐划一的后背,林辰有些郁闷。    “毕竟学生太多了。”刑从连宽慰道,他声音很低,像是不经意而随口说出的那种话。    可这句话落在林辰耳中,却仿佛是黑夜里突然打了个响雷,他微微抬头,皱起眉,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很令人烦闷。    “怎了了?”刑从连这样说。    “你刚才提醒我了,整个事件最危险的地方。”    “什么?”    “我们看不出来。”他双手交叠在桌上,凝视着屏幕中的五百多名学生,说,“就算能够筛选出一些学生,依旧会有我们看不出来的那些孩子存在,因为他们已经完美地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就好像用一张渔网永远无法捕完池塘里所有的鱼类,他们现在所做的,只不过是捞出那些恰好符合渔网大小的种类,可是剩下那些鱼,依旧在自由游曳。    “能够找到一些人,已经很不容易了,好歹有个突破口。”刑从连说。    “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有突破口,我们可能也很难触及到问题的本质,也就是说,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他们会做那样的事情?”    “可你说,这不是毒品也不是催眠,人怎么能无缘无故就失去自我,他们总不能是被下了降头吧?”    听见这话,林辰抬头,久久无言。    监控室窗户半开着,依稀可以看见,远处教学楼里灯火通明。    不知不觉,雨声渐渐密集起来,他们的谈话声,似乎都要被雨声掩盖。    “又怎么了?”刑从连问。    “你给与了我非常不好的启发,希望不要被你不信言中。”    “林顾问,封建迷信要不得啊……”刑从连打了个激灵,悄声问:“不会真是什么邪术吧?”    “心理学的邪术算吗?”    林辰无意吓唬刑从连,但从男人的表情上,他看出了一丝惊愕,那神色一闪而逝,像是有什么东西照亮了他的整张脸孔,然后林辰才注意到,那是因为窗外的一道闪电。    “现在说不好,等结果出来吧。”趁着雷鸣未响前,他说。    “希望,能顺利出来啊。”    总之,林辰觉得,刑从连最近的逆言灵好像精准得过了头。    因为在刑从连说完“祈求顺利”的那句话后,天上落下一个响雷,那道雷是如此之响,以至于整栋楼的玻璃窗似乎都因此震颤起来。他甚至听见,远处的教学楼里,有些微惊叫声传出。    然后雨声变得狂暴,毫无章法地落下。    春雨和春雷,都是毫不讲理的存在,它们带着强大无比的生机,铺天盖地而来,连空气都开始骚动。    他站起身,向窗外看去,再一个更新更亮的闪电后,灯灭了。    这是比春雷更不讲理的剧情,可事实如此,没有任何预兆,远处大片校园陷入黑暗,就好像有人用粉板擦硬生生擦出了黑暗,包括正在进行心理测试的教学楼在内,有数十栋教学楼的灯光尽数暗下,而学校的其他地方,此刻仍旧灯火通明。    林辰借着闪电的微光,对刑从连说:“这件事完了以后,你真的要去拜拜。”    他说着,掏出手机。    托刑从连做事细心周到的福,在组织人格测验前,负责具体实施测验的那些博士生们,都被统一拖入微信群中。    “安抚学生,守住前后门。”    “禁止任何人离开教室。”    他在群里发了两行字。    坐在黑暗教室里的学生,全都愣住了,在尖叫响起前,有一两秒钟的静默。    接着雷声炸响,胆小的女生们开始尖叫,那些尖锐的声音如暴雨一般,开始撕扯着整栋黑暗的大楼。    然而,也并非所有学生都在喊叫,大部分人都陷入了沉默,他们倾听着周围的叫声,先是左顾右盼,渐渐地,在那些尖锐的叫声下,出现了焦虑不安的窃窃私语。    “我靠好吓人啊。”    “不会那些自杀的……”    “闹鬼了吗,怎么突然就停电了?”    学生们交头接耳,做着无端猜测,可在暴雨中黑夜下,这些猜测却真实而立体地存在着。    他们甚至感受到那些穿堂而过的风变得更凉了,仿佛有一些尖锐的手指刺破黑暗,即将扼住他们的脖颈。    像是有无数蚂蚁爬过,学生们细碎的抗议声此起彼伏响起。    “好吓人啊老师,没电了怎么做啊!”    “我们能不能走啊!”    “老师你就放我们走吧!”    林辰站在监控室里,俯瞰着远处的黑夜。    就在这时,刑从连也放下手中电话:“好像就那几栋楼突然断电了,学校保安正在赶去配电室,这事很蹊跷。”    天上又砸下一个惊雷,隆隆雷声滚过,林辰几乎听不见他说话的声音。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