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66章 三坟29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哦哦,静态图像捕捉系统啊。”涉及到技术问题,刑从连还没开口,王朝就忽然来了精神,“案子不小啊,都上这套程序了,但如果是卧底拼死传来的制丨毒工厂内部照片,应该是绝密啊,郑冬冬会不会只是碰巧用了这个包装袋,其实看他的样子,大概也只是想把我们搞起来关几天,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像是突然名侦探附体,王朝小同志眼睛都亮了起来,“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知道,这个包装袋一定会被你们的过滤系统捕获!”王朝结尾时加重语气,还特地推了推完全不存在的眼镜,“所以,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阴谋呢!”    “如果问题太复杂,回到原点来看整桩栽赃案,如果郑冬冬报案后来的只是普通民警,那么我们会有什么结果?”    “我们被带回局子喝茶,然后老江来捞我们啊。”    “现在,把人换成想要追查跨国毒丨品案线索的国际刑警,我们的结果又会有什么不同?”    “我们被逮去ip被严刑拷打?”王朝很惶恐地看着任组长,“你不会真有这个打算吧?”    “否则他为什么带特警来,打麻将吗?”刑从连顺手抽了少年的后脑勺,示意他安静一会儿。    “这两个结果对你们来说有什么区别吗?”任闲问。    林辰望着刑从连,这确实是他无法理解的地方,假设真的存在幕后黑手,他们为什么要冒着巨大风险,利用方志明传回的照片诱,从而诱使国际刑警组织出手?    “区别,在于时间。”像是早已猜到谜底,刑从连回答这个问题时,甚至没有经过停顿和思考。    林辰皱了皱眉。    “如果我们被地方民警带走,大概可以在1小时内重见天日。”刑从连不再卖关子,而是用一种平静到吓人的语气,分析这件事背后的那些阴暗和诡谲心思。    一时间,屋子里又恢复了冰冷和宁静,仿佛透过玻璃窗满溢进来的那些温暖阳光,都变得不起作用。    没有人说话,林辰想,果然又需要他来问问题:“那么,如果是ip呢?”他看着重案组长,这样问。    “我会扣押你们,到我所能限制你们人身自由时间的极限。”任闲说。    “大概是多少时间?”    “按章程,是48小时。”    “所以,这一切都是为了拖延我们办案时间?”    这个结论很不可思议。    像藏匿大丨麻这种微不足道的罪名,并不能对他们说产生什么真正实质性的伤害,所以究竟出动的是地方民警还是国际刑警组织,最重要的区别就是后者会不顾一切地审讯和羁押他们,直到48小时羁押时间结束。    那么,回过头来想,现在,究竟会有谁想让他们停下来喝杯茶,不要太赶时间?    答案几乎已经明显到了极点。    在坐的所有人里,只有王朝同刑从连明白这句话的意义,王朝咀嚼口香糖的速度慢了下来,像是很不能理解幕后黑手的脑回路样子,质疑道:“这也太冒险了,要是我们在被审讯的过程中,聊起了方志明或者是和上一个案件相关的内容,那不是真相大白了吗?”    噗地一声,少年将嘴里的口香糖吹爆。    “很简单啊,所谓的方志明和他未完成的卧底案,只是同一个圈套的两个不同阶段而已。”大约像刑从连这样的人,在说重要的结论时,都会平静得仿佛在向你介绍美食街上底哪家大排档更加好吃,“阶段一,我们被抓,被审问,被羁押满时间释放,在期间,如果任组长侥幸与我们聊起方志明或者别的什么线索,那故事自动进入阶段二……”    “阶段二是什么?”    “就像你刚才做的那样啊,分析死亡直播与方志明被杀一案之间关系,然后,误入歧途。”他没有抽烟,而是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老大你讲清楚好吗?”少年合上笔记本电脑,摘下鸭舌帽,狠狠揉了揉两下头发,他所做的,大概是整个房间里每人都想做的事情,“照你这么说,幕后b是故意引导我们去查两个案子之间的关联,可他这为什么啊?如果他们敢这么做,是不是说明,陷害咱们的人和杀方志明的毒丨贩不是一拨人,那么杨典峰修改车辆行驶时间的珠宝劫案,和之后目击者程薇薇的死亡还有关系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总之,少年的问题像连珠炮一样,令人无法招架,但那一个小包装袋所带出的问题,好像远比少年问出口的还要多。    空气里好像有无数细密的蛛丝,粘得人无法动弹,甚至令人喘不过起来。忽然间,林辰看见刑从连弯露出一种无趣又慵懒的笑意。    “问这么多问题,我都被你绕晕了。”刑警队长弯手指,敲了敲年轻下属的脑袋,他这次下手重了点,少年被他敲得弓起身,疼得龇牙咧嘴:“老大,你这样欺负弱小很不正义你知道吗?”    “知道为什么打你吗?”肇事者问。    “因为我问了你没法回答的问题,所以你觉得丢脸……”少年开始找死。    “那我换个问法,你知道为什么你爷爷能活到九十岁吗?”    “因为他每天吃蔬菜坚持锻炼!”    “不,是因为他从来不多管闲事。”    少年瞪大眼,很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还有心思在逗他玩的老大。    “可是老大,线索好多啊,制丨毒工厂的包装袋、方志明的死、杨典峰修改的系统时间、珠宝劫案的始末、那个目击者程薇薇的背景,我们有太多东西可以调查了啊!”    “少说话。”刑从连的脸上,带着少见的严厉神色。    王朝被他呵斥得迅速噤声。    “换种角度想,为什么那个包装袋就不是幕后黑手布下的疑症呢,实际上方志明的死也可能我们现在调查的案件没有任何关系。”四周的空气,都仿佛是凝滞的实体,他的话,却像是破开那些粘稠丝网的锋利刀刃:“你看,我们可以做出无数推理,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因为可能性太多,所以我们不能朝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这肯定是条会浪费我们无数时间却最终让我们无功而返的死胡同……”他认真看向少年,又像在看会议室里所有人,他说:“所以,收住你的思路,想都不要给我往这个方向想。”    这是命令,而非探讨。    有一那么瞬间,林辰觉得这条命令实在太令人难受了。    对于想要破案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放在眼前的线索更加诱人的了,那好像是散发的香甜气息的水果硬糖,或者是将要到□□的升级流小说,你很难控制自己缩回双手或者放下书本。    因为从很久以前,他们已经养成分析和研究各种事情的习惯,思维的惯性让他们就算是明知这或许是凶手布下的迷阵,也令人无法遏制地想要挖开整条街道,看看迷阵地下究竟藏着什么东西。    可是现在,现在刑从连就好像是在地上明确划了条线,告诉它们必须绕开这里,因为无论前方埋藏着什么东西,都暂时和他们没有关系。    这确实强硬得令人无法接受。    但在下一秒种,就像有冰凉的水,顺着头顶淋下,阴冷湿寒感觉让林辰很快清醒过来。    他很庆幸,坐在他身边打哈欠的人是刑从连。    毕竟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在不停分析和判断,只有少数部分人能够破开迷雾,看清事情的真相,而那些懒得和你废话,直接告诉你该怎么做的人,则更加了不起。    整个栽赃案件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险恶的思维陷阱,并不致命,却非常阴冷恶毒,在布局者的巧妙安排下,你甚至无法察觉原来你正踏入一片精心设计的泥潭。    事实上,拖延时间和制造意外的方式实在太多了,比如杀人、放火、制造车祸等等,但那些手法都太强硬太明显,很容易让他们察觉到背后的意图,而一起恰到好处的毒丨品栽赃案,48小时微不足道得仿佛扎穿车轮的铁钉,它令你只会想着该如何解决眼前的麻烦,如果你侥幸修补好车胎,准备继续前进时,你又会发现,前方公路上有几个洒铁钉的熊孩子,他们冲你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身就跑,这很容易让你提高车速,想把那些臭小子抓到手狠狠揍一顿,等到那个时候,你会离真正重要的东西越来越远。    那就是方向,以及时间。    “如果这一切都是为了拖延我们的调查时间,这说明下一次死亡直播应该很快就会发生。”林辰说。    “是啊,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刑从连开口,他眼神中的严厉神色已经消失不见,林辰发现,他正用一种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自己,“我们好歹知道了一个时限。”    “到底怎么了嘛,什么时限?”王朝有些急躁,或许是他家阿辰的脸色变得和他老大一样难看,又或许是他从头到尾,都有些跟不上他们这些侦探的思路,毕竟他只是个技术员而已啊!    “我恐怕,我们最多还剩下48小时。”    48小时,是任闲能羁押他们的最长时间,也同样,应该是未来那场死亡狂欢的落幕时间。    ―――    对于林辰与刑从连来说,他们已经明确了方向,知道未来最坏的可能性。可对于任闲来说,他在经历了今日的荒诞戏剧后,却无法回避那个最为重要的问题,为什么那只印刷拙劣的大丨麻包装袋会在时隔11月后再次出现?而重案组内部信息保密,外部人员又怎会知道方志明偷偷传回的那张照片?    正当他困惑,并思考是否该开口时,会议室的大门被再次打开。    那位总是大大咧咧的二局副队长站在门口,脸上满是审讯成功的喜悦。    “卧槽老刑你有点神,陈平全招了,他说那大丨麻是他的二助手给他出的注意,货也是他二助手给的。”    听到这话,任闲眼前一亮,他没想到刑从连一副不会过问此案的样子,却居然早已暗中派人审讯了犯罪嫌疑人。    “实施抓捕了吗?”刑从连变戏法似地又掏出盒烟,扔了过去。    江潮伸手接住,说:“按你短信里跟我说,一早派人去了陈家公司,只等陈平供名字就抓人,但老黄他们可还是扑了个空,助理办公室没人,桌上的咖啡还是热的?”    任闲的心情像是坐上过山车,听到那句话是,瞬间滑落至深渊,周围很冷,甚至没有一丝光。    “所以,这一看就是有人通风报信了啊。”江潮打开烟盒,抽了一支叼在嘴里。    听到那句话,不知是烟草的残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任闲觉得口中满是苦涩意味,    刑从连的网已经收得足够紧密,可那人还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脱身,这只能说明,方才呆在这间会议室里的人中存在内鬼。    而他记得,他刚才在这里组装过一个信号屏蔽器,那么房间里的人,是没有任何通风报信的机会。    可所有走出去的人中,郑冬冬已被羁押,陈平与陈家大佬在接受审讯,因此唯一有可能走漏消息的,就只他刚被支走的下属们。    “任组长。”    在彻骨的寒意中,任闲忽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他抬头,向窗边看去,那里满溢着灿烂的阳光,亮得刺眼无比。    在阳光中,他看到了一个模糊而懒散的笑容。    他听见有人对他说:“现在,您可以去搜查您手下的手机和通讯装备了。”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