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61章 三坟24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任谁被骂智障,都会愤怒。【更新快请搜索】    但幸好,荣容很喜欢上网,他也很年轻,所以他他大概知道,那句“您智障吗”更像是脑残二次元之间的相互问候。    于是他就更生气了,开什么玩笑,他现在代表的是执法部门,他甚至不用讲什么理由,只需把逮捕令往嫌疑犯面前一晃,就可以直接把人拽走,何况那是枪啊,被枪顶着脑袋还敢开玩笑,心眼也是真大……荣容又看了一眼角落里那位少年,少年反戴着一顶鸭舌帽,黑t恤上印着某个地下摇滚乐队的标志,他眼睛很亮,腮帮子一动一动,好像正嚼着口香糖,空气里有柠檬薄荷的甜味。    或许是少年明亮的眼神,荣容忽然觉得这情况不对,在他以往执行过的抓捕行动中,他得出过一个经验,犯人的镇定程度往往与他们的凶恶程度成正比,也就是说,唯有真正穷凶极恶的罪犯,才会在面对一群荷枪实弹的追捕者时,气定神闲,邀你坐下,喝一杯茶。    然后,荣容真听见有人问他:“您需要喝点水吗?”    他循声望去,那是位穿白衬衣的青年人,青年发色很黑,说起话来很平和清淡,或许是正好站在饮水机边,未等他回答,那人竟很顺手的,替他倒了杯水。    荣容觉得自己脊背有些僵,他移动视线,看向了2801号房的最后一位客人。    一柄黑色的枪,正顶在最后一位客人的前额上,所以他必须向前走两步,才能看清那人的面容。    那是位警察,是啊,情报上早就说明,2801号的客人中,有名警员,普通警员又哪里住的起柯恩五月这样的顶级酒店,所以这必然是个肮脏的警察,荣容平静了下来,忽然觉得有了些底气,于是他看向了那位警察的眼睛。    他说不清楚那是怎样的颜色,像是海蓝又仿佛湖绿,眼神中意味很平静,仿佛绝对静止的海面,没有任何的风以及波浪。    他听见那人说:“放下枪吧。”    不是“慢着”或者“稍等”,他说,放下枪吧。    这是命令而非请求,虽然声音和煦,但依旧是命令,再穷凶极恶的匪徒,也不敢对警察说出这样嚣张的话。    荣容不准备再浪费时间下去,他将手掌抬至耳侧,向下属下达了直接逮捕的命令。    可那低沉却温和的声音随之再次响起,却不在和他说话,而是在问角落里那个少年。    “王朝,你打过电话了?”    “什么电话?”少年人明显一愣,然后又迅速反应过来,“没啊!”    “那为什么ip的人会来?”    “不是说是因为我们藏毒吗?”    “哦。”    对话到此终止,很简单很随意,荣容觉得有凉气,从他尾椎骨最后一截,顺着脊背向上窜起。    不光是他,屋内每一位特勤警员,都下意识看了看彼此的服饰以及肩章,然而他们身上的所有配置都与永川当地特勤队一般无二,没有任何破绽,这当然是为了隐藏真实身份的考虑,可那位靠在椅背上的那人,却很轻易地点穿了他们的身份。    荣容按住了配枪,他很紧张。    如那人所说,他来自于ip,隶属于国际刑警组织永川分部,因为事出突然,他正在执行一起藏毒案的嫌犯逮捕任务,嫌疑人却不肯跟他走。    这听上去像一个笑话,然而,这他妈是个事实。    靠在椅背上的警察,却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很贴心地解释道:“其实是战术动作方面的问题,受训地不同,所以会有差别。”    谁关关心这个了!    荣容稳了稳气息,决定不再纠缠这些细节,他看了眼逮捕令上的姓名,说:“刑队长是吗,请您跟我走一趟吧。”    “抱歉,我想我有权不配合。”    荣容冷笑:“刑队长,既然您能猜到我们身份,那您应该很清楚你所犯下案件的严重程度,希望您还是不要再抵抗下去了。”    “哦……倒不是这个原因。”刑从连很客气地说道:“ip管理条例第五章第三条明确规定,国际刑警组织在各国特勤部门执行公务时,须经当地警方同意或批准,如遇红色通缉令等突发状况,也需在事后以书面形式通知当地警方并得到许可……但是我想,我的案件并不符合这两项吧?”    这次的话有些长,长到荣容也是过了一会儿,才完全理清其中的含义。    意思是,你们无权逮捕我,因为你们逾矩了。    荣容再次看向那位名叫刑从连的警察。    刑从连头发剃得很短,下巴上长着同样长度的胡茬,看上去很不羁很潇洒,他说那些话时,仿佛额上顶着的也不是突击布枪,而是春风下的树枝,而这里所发生一切,也仿佛都是很无所谓的小插曲。    荣容皱了皱眉,以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样的气质,往往只能出现在那些真正的巨擘身上,他抿了抿唇,现在的情况,他确实进退不得。    就在这时,角落里的少年忽然来了精神。    “真是ip的人,你们闲着没事跑来抓藏毒犯?”王朝从地上跳起,并同样无视了抵在后背的枪支,用手指着荣容的脸,很嚣张地说:“让你们头过来见我,记得,找组长级别以上的人来!”然后他骄傲地昂起头颅,又补了一句,“妈的智障!”    刑从连倒是对这句话不置可否,他只是伸出手,拍了拍江潮的肩膀,说:“麻烦江队长,先送学生家属回去休息。”    他虽然这样说,目光却一直盯着上首位上的陈姓管家。    江潮下了一跳,自始至终都没搞清楚状况。    可很奇怪的是,或许是刑从连的语气和姿态都与平日不尽相同,他竟真的下意识站起身来,去招呼那些学生家长离开。    房间里的人,霎时少了一半。    望着还在轻微晃动的门板,荣容简直搞不懂现在到底谁在做主!    ――    ――    柯恩五月洲际酒店,28楼01室。    房间内的搜查已经到了尾声,曹谦站在窗边,俯瞰窗外浩瀚湖景。    套房里很乱,所有抽屉都被打开,衣物和被褥都被仔细翻查过,两件衬衣散落在地,昂贵的水晶灯明明未被触碰过,却总仿佛在轻轻晃动。    作为组长,他很清楚此番抓捕和搜查行动太过突然,甚至显得鲁莽,但线报太过确凿,他已经追查此案三年之久,当然无法放过这样明显的线索,并且,他甚至也非常有把握,能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果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曹谦回头,见下属递上一个封口证物袋,他看了眼口袋里的东西,眼神一黯,尔后宣布收队。    郑冬冬站在2801号客房门外,他很得意,因为他只冒了一点很小的风险,就可以达成一个梦想,这真的非常值得。    房门被再次打开,荷枪实弹的特勤警鱼贯而出,那些人面色冷峻,枪支更是冰冷得不近人情,郑冬冬于是更高兴了。    他上前一步,自我介绍道:“警官您好,我是柯恩五月酒店的总经理,我姓郑……”    “哦,郑经理,没什么大事,这是国际刑警组织签发的特大案件搜查令,请查阅。”曹谦打断了面前这位虚胖的男人,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听见国际刑警组织六字时,郑冬冬脸色一变,突然慌乱起来,他接过搜查令,反复看了几遍,然后变得有些结巴:“这……怎么会……”    “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没有,我……我们一定配合调查。”郑冬冬鞠了个躬,只觉得脖子里都要冒出冷汗,在他概念里,任何带有国际两字的组织,都大得吓死人,可事情明明本不该闹这么大,起码不该大到国际上去,这一切好像都已偏离了既定安排。    然而事情往往只会向最坏的方向发展。    他这样想着,刚要直起身时,在他身后的走廊尽头,有很苍老又很冷漠的声音传来。    “谁让你配合调查的?”    郑冬冬脊背一僵,甚至连回转身都做不到了。    真是很嚣张的话啊,曹谦冷哼一声,循声望去。    他看见一位老者从尽头的黑暗中走来,老人穿着朴素,黑色布鞋,灰麻衣,前襟的盘扣紧紧扣着,看上去好像最寻常古板的邻家翁,唯独不同的是,邻家翁不会有那样的走路姿态和那样锋利的眼神,曹谦迅速将子弹上膛。    “市民配合警方调查难道不是应尽的义务吗?”曹谦举着枪,很有礼貌地问道。    可老人却似乎对黑洞洞的枪口无动于衷,更对他谦和有礼的问题无动于衷:“这是酒店,客人酒店员工的衣食父母,作子女的理应护住父母,这是本分。”    “那么父母违法乱纪,子女也不能大义灭亲吗?”曹谦并不知道老人是谁,可他却忍不住反问。    听到这个问题,老人只从头到位扫了他一眼,说:“小伙子你无不无聊,我开除个下属和你有关系吗?”    曹谦顿时说不出话来,    闻言,郑冬冬的头越压越低,几乎直不起身。    像是为了再给垂死的骆驼压上最后一根稻草,一位踩着高跟鞋的女服务生从远处跑来,见到郑冬冬时,她甚至没有在意周围的诡异气氛,很急切地说道:“经理,2801号房的客人刚致电酒店前台,说我们酒店侵犯了他们的合法权益,请您去永川大学解释清楚这件事,否则告到我们倾家荡产。”    此言一出,不仅是郑冬冬或者曹谦,甚是正准备开除下属的老人,都觉得很诡异。    倾家荡产,开什么玩笑?    曹谦皱了皱眉,看了眼手表,这个时间点,b组理应将嫌疑人控制住,那么为什么,嫌疑人还能很自由地打拨出电话?他这样想着,无线耳机里传出的通讯音,为他做了解释。    “b啊,我们今天碰上硬茬了,硬茬说我们执行公务时违反条例了所以不跟我们走,还请您也到永川大学来一趟,否则把我们告到总部去,他们怎么这么嚣张啊?”    “收到。”无线耳机还在传出喋喋不休的声音,曹谦毅然终止了通话。    他看了眼可怜的经理先生,又看了眼老人,显然在琢磨眼前局面,片刻后,他转身下令:“阿荣把证物送检,其余人跟我去永川大学。”    听见这句话,老人的脸上,仿佛出现了一丝笑容:“那么一起去吧,郑先生,还有曹警官。”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