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58章 三坟21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虽然只是一个推论。【更新快请搜索】    在这所学校,或者说,这个城市之中,出现了一些人,他们失去自我,无论是道德还是法律,都已经无法约束他们,但这个推论都必须令人警惕。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究竟有什么东西,可以令人失去自我?    午休的乐曲,落下最后一个终止音。    三层楼之下的心理学院教室内,付郝刚收拾好上课的笔记本,他看了眼林辰早先发来的短信,找他在天台会和,他放下手机,开始努力把连接线塞进电脑包里,一位学生悄悄走到了他的面前,神秘兮兮地喊了一句:“付老师。”    那声音压得极低,几乎是凑近他耳边说的,付郝被吓得往后缩了缩,清了清嗓子,问:“怎么了,求不挂科是没有用的啊,平时成绩和期末考试四六开,分数不到60就挂科啊……”    “不是不是。”男生又凑得近了点,问:“刚来咱班听课的那是谁啊,您和他熟吗?”    “这事跟你有关吗?”    “我刚在学校论坛上,看见张帖子……”    “上课刷手机,扣平时分啊!”付郝顺口说道,末了,他忽然醒悟过来,问,“什么帖子?”    “您不扣我平时分我再给您看。”男生嬉皮笑脸说道。    “赶紧拿来!”    付郝摊开手,男生将握后背发烫的手机,塞到了他手里:“就这个。”    手机屏幕上,是永川大学的校内bb,一张帖子被版主飘红置顶,全贴只有一个字“他”。    发帖人大概深谙暧昧的艺术,越是混沌不清的内容,越令人有点进去看的兴趣。    他扫了眼发帖时间,是在二十分钟前,可回帖数已到200,而点击量竟已经破4000。    果然,上课玩手机的小兔崽子不少啊呵呵。    付郝冷笑着,点开了帖子。    阴谋来得很快,任谁也措不及防。    主楼只有三张照片,恰好拍下了许豪真跳楼前后的场景,只不过,照片中真正的主人公,却并非他命丧黄泉的小师妹,而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师兄――林辰。    付郝稳了稳气息,开始仔细观察那三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中,他师兄站在天台上,他的小师妹许豪真坐在天台边缘,女生回过头,似乎在同他师兄说着什么。可是照片的构图很巧妙,阴影让他师兄的脸色显得很冷漠,仿佛是对女生的话语无动于衷。    第二张照片,他师兄的位置向前走了一些,而许豪真刚从楼顶跃下。他的师兄,依旧保持单手插袋的姿势,照片截取的时间非常巧妙,看上去,好像是他师兄把许豪真逼着跳楼一样。    而第三张照片,他师兄正蹲在广场花坛边上,地上满是血迹和凌乱的传单,他的面前,是位因自杀而惊吓,并且哭得非常伤心的女生,场间气氛阴郁,他的师兄冲女生伸出一根手指,仿佛正对女生做着什么事。    这些照片的暗示性太强,好像在说,就在自杀案发生时,有人恰好在案发现场,可是那个人,不仅没有阻止悲剧的发生,还对死亡无动于衷。    而在悲剧发生之后,那个人还下到广场,对着目击者,做着一些仿佛很奇怪的事情。    付郝觉得自己手心已经开始冒冷汗了,这些照片暗示性太强,他几乎都可以充分发挥想象了。    他吸了吸鼻子,缓缓将帖子向下移去。    果不其然,因为主题帖的暗示,底下的回帖,也纷纷脑洞大开,做着各种各样的推测。    ―――    3l:我靠,这谁啊,怎么出现在案发现场了?    10l:他怎么了,lz不要说话说一半啊啊啊!    17l:第三张照片里,那个人在干嘛,伸手指干嘛,是不是在催眠啊?    19l:17哥让我不寒而栗啊。    20l:昨天湖边那棵老榕树底下,还发现了三具尸体,太可怕了……    21l:17l这么一说,确实很像是催眠啊……    22l:有道理啊!如果不是催眠,话说……如果不是催眠……为什么他们心甘情愿往下跳啊?    44l:什么,不是自杀吗,又出现嫌疑人了?    49l:楼主是谁,为什么能拍到这些照片?    ―――    付郝看完第一页的回帖,只觉得齿颊皆冷,空气里好像充满了碎冰碴。    他赶忙将手机塞回给男生,提着电脑包,匆匆冲出教室,甚至,连自己的手机都忘记拿了。    在几栋教学楼之外的永川大学的会议室里,也同样有一群人,也看着同样的帖子。    “请问江队长,这么明显的线索,为什么警方对此会置之不理?”永川大学常务副校长许国庆从椅子上半站起身,拍了拍桌,语气少见地咄咄逼人。    江潮则坐在板凳上,翘着腿,抽着烟,说:“调查需要时间啊……”    “难怪调查事件毫无进展,永川警方办事效率低下,学校里又发生自杀事件,这件事江队长您难辞其咎!”    闻言,江潮瞥了许国庆一眼,好像在说,“你们学校管理不利老有学生自杀给老子惹这么多事儿老子还没找你们算账这会儿倒打一耙什么意思?”    虽然内心戏非常复杂,情绪也因为将近半小时的轮番轰炸,到了忍耐边缘,可江潮还是忍住了!    “警方会加快调查速度的。”他说。    “所以,还是用林辰调查吗?”    听见又有人插嘴,江潮很不耐心地向说话方向看去。    这时,他才发现,会议室的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了,门口站着个一身黑的中年人,江潮眯着眼,觉得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江副队长难道不应该把林辰当做嫌疑人扣押起来,直到弄清事情原委吗?”    说话没事要加个副,江潮忽然想起,穿这么骚包,说话还这么刻薄,除了那个没事找事的管家大人,也没第二个人了。    “哎,您怎么老阴魂不散的啊。”江潮忍不住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这位是永川大学董事会成员代表,有权替董事会发言。”许国庆很狗腿地补充道。    江潮按灭烟头,冷冷道:“哦,永川大学董事会,就因为几张照片,逼我抓人?”他说着,自己觉得很可笑,“这张帖子,明明对林顾问再明显不过的构陷,你们有没有想过,谁能这么恰好,拍到案发现场的照片,还截取了这么别有用心的角度?”    “但这确实是条线索,而且照片也有可能是有热爱摄影的学生偶然拍到,就是因为害怕被怀疑,所以他才匿名发上论坛,而且,退一万步说,为什么照片不拍别人,就拍他林辰?”    “靠……”江潮简直要被这样无理取闹的逻辑征服了,就好像说被强丨奸是你太风丨骚,一定要找自己原因一样傻逼。    江潮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于是继续被抢白。    “而且,底下学生的回帖难道不也是一种思路吗?催眠啊……如果是催眠,确实有可能让学生心甘情愿的自杀啊,林辰可是我们苏校长的高徒,在心理学上的造诣,可是很深的啊。”许国庆阴阳怪气地嘲讽道。    江潮闻言,忽然来了精神:“噢……催眠吗?原来林顾问这么厉害啊!”    他虽然信任林辰,可确实催眠似乎也是一种可能性,他必须追查下去。    他摸了摸巴,掏出手机,开始翻找刑从连的电话。    ――    ――    刑从连和林辰走出天台。    王朝正盘腿坐在楼梯口摆弄电脑。    听见脚步声,他赶忙回头,可看到他们两人的脸色,他却觉得很惊吓人:“怎么了老大,你们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直播网站入口的事情,有线索了吗?”刑从连问。    “没啊,那人没回我了,我追加50比特币,想求下次直播的入口,那人也不回我,难道是时差党?”    “也有可能,对方是察觉了你的动机。”林辰说,“毕竟是违法行为,虽然有匿名保护,但他们的警惕性应该非常高。”    “阿辰你别吓我啊!”王朝赶紧从书包里掏出鸭舌帽戴上,还压了压帽檐,像是很怕被人发现的样子。    “50比特币,将近12万人民币,你的钱花得有点多,对方确实有可能心生怀疑。”刑从连想了想,接着说道,“不过这是暗黑网落,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地方,再次追加悬赏吧,不要怕,如果对方没有回应,你就继续发悬赏贴,总会有人上钩的。”    “不会太大张旗鼓吗?”林辰问。    “越是看上去有执着变态欲的人,越符合那个地方的气场,反而不会容易被怀疑。”刑从连很笃定地说道,他望着林辰,顿了顿,又说:“毕竟,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    “是不是又出事了啊?”看着刑从连样子,王朝非常惶恐,于是小声问道。    “暂时还没有。”刑从连伸手,将少年从地上拉了起来,“不过,打电话吧。”    王朝迅速会意,他提了提裤子,又忍不住问:“你怎么忽然改主意了,真这么严重吗?”    “以防万一,以及,有备无患。”    楼梯口很安静,所以两人的简短对话,尽数落在林辰耳中。    虽然刑从连和王朝说话时,并没有避开他的意思,但两人对话的内容非常含糊不清,而看刑从连的样子,也并没有向他解释的意思,林辰觉得,自己理应有种被排斥的烦躁感。    可是相反,或许是刑从连说话的语气太镇定,或许是说话的内容更像是在做准备,林辰竟有种奇异的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安心的感觉。    他看向刑从连,想要说话,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从楼下传来。    他低头,只见付郝的身影,出现在楼梯拐角。    付郝似乎非常急切,透过楼梯扶手之间的间隔,付郝看到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来,一把握住他的手说:“师……师兄,出事了!”    似乎是为了应和那样急促而略带惊恐的语气,刑从连的手机铃声,也突然响起。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