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54章 三坟17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学生广场上,有江潮手下控场,围观的学生渐渐被驱散了不少,但还是有顽固的好事的学生,仍站在警戒线最外沿,东张西望,不肯离开。首发哦亲    江副队长从警车上下来,他先前已经接到报告,永川大学里他妈的又有学生跳楼,还又是三个人,已经一个脑袋三个大,现在又见学生们不听警方安排,他顿时火冒三丈,于是冷笑着,冲警戒线外的学生说道:“来来来,闲得没事啊,都来做笔录,一个都不许走啊!”    江潮说完,冲维护秩序的警察使了个眼色,有几人围到了人群后,将学生们圈了起来。    普通大学生,又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顿时有不少人四散逃走。    广场上,一下子又空了不少,虽然四周的教学楼里,不知又有多少人在偷看那些零落的血迹和警方取证过程,但场间总算安静下来。    一安静,哭声便隐隐响起。    江潮循声望去,广场边花坛处,坐着好几个正在哭泣的女生。    那些都是学生会的几位干事,方才许豪真三人跳楼时,她们正站在最核心的位置,受到过度惊吓,有两位女警陪在那里,正一下下拍着女生的后背,试图问出点什么。    而在花坛后,林辰和刑从连正站在那里,两人凑得极近,不知在说些什么。    江潮想了想,还是绕到花坛后,拍了拍老刑的肩。    “我说老刑,你这样不厚道你知道吗,那俩小姑娘哭得跟什么似的,你也不去劝劝,帮忙做个口供啥的!”    江潮下手不知轻重,刑从连猝不及防,被捶得差点跌下花坛。    “你小声点。”刑从连回头,见江潮不停瞥着林辰,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冲江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把人拉倒后方。    “你家的小姑娘问得挺好,你安静听。”    “这抽抽噎噎的,得问到什么时候去啊,让你家林顾问给帮个忙给做个口供啊,最好能有牛逼的细节!”江潮凑近刑从连耳边,低声说道。他可是看过“糖果大盗”一案的全部卷宗,林辰用一个电话就唤起目击者零星记忆,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他还想再说,可略显清冷的声音,却他耳畔响起。    “其实并不需要。”林辰抱臂,站在江潮面前说,“我就是目击者,我亲眼看着许豪真从天台跳下的。”    江潮抠了抠耳朵,以为自己听力出问题。    刑从连的目光从林辰脸上扫过,见他面容肃穆,眼神清冽,脸色却非常苍白,刑从连忽然后悔,刚才没有迅速把林辰带离现场。    “你你,这是怎么回事?”江潮随即把两人又拉远了些,压低声音问道。    “当时,我正在心理学院教室里,接到刑队长电话,说江柳出现,并且上了我所在的教学楼,我挂断电话时,楼外就有人跳下,那是一个男生,联想到之前的案件,我恐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很快,又有人跳楼,我冲上天台时,正好看见许豪真坐在天台边缘。”    林辰言简意赅,同江潮简述了事情经过。    虽然他说得简短,可江潮觉得浑身鸡皮疙瘩哦都要冒出来:“你刚说,许豪真从你面前跳下去的?”    “是。”    “那……那他们最后有说什么吗?”    “她还同我说了一句话。”    “她说了什么?”    “她说,师兄,真的再见啦,你要加油噢。”    林辰语调很平,他声音又有些冷,完全是在陈述当时听到的话。    江潮瞪大眼,毛骨悚然:“这不是有病吗,自杀前还让你加油,让你加什么油?”    “我不清楚。”林辰脑海里,满是女生在生命最后时的笑靥。    该怎么说呢,许豪真当时很清醒,她非常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并且,她是发自内心地愉悦着,仿佛只要从楼上跳下,便能得到生命与灵魂的升华。    “我靠……”江潮揉着胳膊,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这学校是被下了降头吗,一个两个都自杀,这都死了六个了!”    “不是降头,我恐怕,许豪真的死,是她蓄谋已久,在她跳楼前两小时,我还与她见过一面,那时候,她就特意对我说了再见……”    “那你怎么……”江潮听到这话,想开口,却被刑从连看了一眼,他刚要出口的话,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我怎么就没看出,许豪真有自杀倾向是吗?”林辰目淡淡望向刑从连。    “其实这个案子,还有个问题。”刑从连忍不住出声,打断了林辰,并且不给林辰任何说出接下来那些话的机会,他说:“刚才广场上聚的人实在太多了,学生会的干事在组织寻找江柳的活动,老江知道,我们并没有委托学生会发动师生寻找江柳,连江柳失踪的消息,都只是在小范围内传播,为什么会那么巧,那三个孩子,会选择在人流最密集场所,在那个时间点自杀?”    林辰抬头,望着刑从连,久久无言。    远处花坛上,女生们依旧在抽泣,满地的寻人启事,仿佛是最无声的嘲讽。    林辰弯下腰,捡起落在脚边的一张,照片上的江柳,同许豪真笑得一般灿烂。    他终于看向江潮,点点头,说:“还是我来吧。”    刑从连心下微怔。    方才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江潮只觉得大脑已经当即,他木纳地点了点头,就看见林辰回过身,向花坛边的女生走去。    “我……我真的记不得了。”女生断断续续的哭音随风传来,“求求你别问我了好吗?”    林辰走到女生面前,蹲下身,目光与她齐平。    未等周围人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轻轻抚上的女生眼帘,他声音很轻,很沉静,却带着抚慰创伤的温柔,他说:“我不需要你回答问题,请你闭上眼睛,跟我做三次深呼吸,然后睁开眼,可以吗?”    女生抽噎了一下,尔后点了点头。    “一,吸气……”    “二、呼气……”    “三、请睁眼。”    林辰的手,从女生眼前移开。    女生睁开眼,面前多了一根手指,那根手指很细很洁白,然后,她听见面前有人说:“请看着我的手指,目光向右。”    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可女生却忍不住盯住那根手指,很听话地看向右边,然后,她的目光再次根随那根手指,缓缓移向了左边。    江潮踮着脚,望着蹲在地上缓缓移动手指的林辰,使劲拽着刑从连,悄声问道:“这是在干嘛?”    “你不是让他问话吗,大概是种让人平静下来的手法?”刑从连的声音中,有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冷意。    时间大约持续了半分钟,四周变得雅雀无声。    林辰缓缓移动的手指,终于停下。    “如果你觉得好点了,能否回答我一个问题,可以的话,请点一点头。”他说。    女生竟奇异地平静下来,她吸了两下鼻子,原本反抗的情绪,也消失了大半。    “你……你问吧。”    江潮看在眼里,很激动地扒拉着刑从连:“好像催眠啊,这太神奇了。”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分发传单,是谁让你们来的?”    林辰话音未落,旁边坐着的另一位女生,却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是……是许学姐让我们这么做的,她说,她说……”    一旁的女警赶忙递纸巾过去,林辰却不说话,只是安静地望着自己面前的那位女生。    “许学姐?”    “许……学姐说……江柳不见了,恐怕凶多吉少,我们作为她的同学,能帮一点是一点……”    “许学姐,是许豪真吗?”    女生点了点头,眼眶里再次溢满泪水:“许学姐是不是故意把我们骗来,让我们看她自杀的?”    望着眼前痛苦的女孩,林辰没有回答,他缓缓站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然后翻开了女生的手掌心,写下一串数字。    “这是学校心理咨询中心的援助电话,你一定要去寻找专业人士的帮助。”    他说着,一并看向花坛上的女警:“等会,请务必送她们去见心理医生。”    ―――    喧闹过后,便是寂静,直至死寂。    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少,林辰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趁江潮主持工作的间隙,刑从连带他悄悄离开了广场。    正是上课时间,学校里没有什么学生,一切都显得太过静谧。    不知不觉间,两人走到了又走到了大湖边上。    天光灿烂,整片湖面都亮过了头,以至于有诡异的迷蒙光晕,轻轻飘荡在湖面上。    榕树依旧枝繁叶茂,树下,是许多纪念的花环,甚至还有学生自发点上的蜡烛,蜡烛还未烧尽,烛光仍在轻轻摇曳。    刑从连拍了拍林辰的肩,竟有些语塞。    从刚才林辰对警员说完那句话后,他就再没有开过口。    对于十**岁的大学生来说,亲眼目睹有人自杀,大约是她们人生中所经历的,最残酷的事情。    那么林辰呢,他的师妹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跳下,他却没有将人救下,任何正常人,都会自责都会难过。    其实刑从连刚才分明感觉到,林辰并不想去询问那份口供,因为他自己也很混乱,他并没有准备好,但在江潮请求下,他却迅速收拾好心情,甚至到最后,都不忘提醒那些孩子,要去看心理医生。    这也真是太他妈敬业了。    望着眼前人略显单薄的背影,刑从连没由来地,觉得烦躁起来。    肩头的力量越来越重,林辰回过神来,见刑从连眉头紧蹙,想起方才刑从连刻意打断的他与江潮的谈话,他还是说:“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悲春伤秋,但就算是普通的心理咨询师,看不出病人有自杀倾向,也算是失职,又何况是我?”    刑从连收回手,很认真地反问:“你没有发现,你有个很严重的问题,你是不是一直觉得,自己是万能的?”    觉得自己理应对所有人负责,认为没有挽救生命,就是自己的失职,这真是很可笑了。    “我很清楚,我不神仙,我不可能救下所有人,我也没有圣父心态,不会把一切错误都归结到自己身上。”林辰的嘴角,露出自嘲的笑容,“或许从前有,但真的经历一些事情以后,就会发现,人的能力总归是所限,办不到就是办不到。”    “那你为什么认为还认为是自己失职,退一万步说,这根本就不是我们的案子,跟你的职责,没有半点关系!”    “我只是在就事论事……”    “你在钻牛角尖。”    刑从连话音未落,却感觉腰间一紧,林辰忽然转身,抱住他。    拥抱时间很短,林辰的双臂环过他腰间,然后脑袋在他肩膀上靠一靠,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林辰便退开了,可呼吸间,却犹有属于心理学家的清冽的气息,虽然时间很短,但那分明又是非常真诚的一个拥抱。    林辰说:“谢谢。”    刑从连愣了愣,妈的,这到底是谁在安慰谁?    “换个角度想,连我都没有看出许豪真有自杀倾向,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毕竟是林辰,在如何不动声色扯开话题,实在很有一手。刑从连已经不记得自己刚才想说什么,他的注意力迅速从刚才那个拥抱上转移开,只觉得这句话,真是自负到了极点,可由林辰说来,又让人觉得很理所应当。    “我也觉得,这不是你的失误,或许,这些孩子跳楼自杀,但那与传统意义上的自杀,并不相同?”    许豪真安排同学分发寻找江柳的传单,故意让人群聚集,她对林辰说再见,然后才跳下,光从这几个小细节来看,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蓄谋已久可以概括的,因此,这当然不是普通意义上那些因负性情绪而导致的绝望自杀。    如果排除掉这项以后,剩下的自杀动机,就变得有些可怕了。    “当然不同,这根本,就像是按剧本演绎的自杀事件。”    林辰蹲下身,抚摸着面前松软的泥土,昨日清晨,三位学生的尸体,在湖边被接连发现,而在一天之后,又有三名学生,从教学楼上相继跳下。    一具、两具、三具尸体。    一人、两人、三人跳楼。    从惊吓变为惊恐再从惊恐转为毛骨悚然,任何旁观者的心情,都好像是坐上过山车,一波三折后,他们将体会到冲向地狱般的极致恐惧。    这两个片段中的起承转合都太过精妙,这这实在太像是有人编好剧本,然后按场演绎的故事。    四下皆寂。    刑从连深吸了口气,只觉得林辰的推论太过大胆,可正因有大胆,有可怕地合理着。    或许是因为太安静,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周遭的寂静。    刑从连接通电话,王朝跳跃的声音传来:“老大老大,你是不是在永川大学,刚学校里是不是有人跳楼了?”    少年的声音,带着少见的颤抖。    “你怎么知道?”    林辰刷地站起,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刑从连很快意识到这里的问题。    王朝现在应该在酒店独自工作,他和林辰也都还来得及告诉王朝新发生的跳楼案件,那么,王朝是怎么知道?    “我……我好像找到他们的直播网站了……”    少年恐惧地说道。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