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53章 三坟16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有太多原因,会改变一个人。““(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一场事故,一席谈话,一本书甚至是一个笑容,都可能令既定的人生轨迹发生偏移,但这并不代表,这些细微的事件,足以彻底改变一个人。    人本就是顽固不化的生物,不仅如此,人还是一种群居性、特别容易的激动的顽固生物。    林辰坐在阶梯教室最后,付教授正在讲台前上课。    窗外传来高音喇叭声,心理学院楼层很高,声音传至高层时,已经不太清晰。    林辰边看师弟和学生聊天,边随意听着窗外飘来的声音。    “希望大家能向警方提供更多信息,帮我们早日找到失踪的江柳同学……”    头戴扩音器的男声慷慨激昂,正不断招揽周围过往师生。    林辰大致听明白,这似乎是永川大学学生会在得知江柳失踪后,自发组织的搜寻活动。    他不由得,向窗外看去。    恰逢两节主课间隙,不少学生刚下课,几位学生干事模样的人,正在分发传单,广场上学生越聚越多,干事们似乎也来了精神,声音越发响亮。    林辰皱了皱眉,发动师生寻找江柳,当然不失为迅速有效的手段,但现今永川大学已人心惶惶,再加上失踪女生,只怕会引起更大波澜,他掏出手机,给刑从连发了条讯息。    ――你们联系了学生会,要求帮助寻找江柳?    ――没,怎么了?    ――文星广场上,有学生会干事在发传单。    校门外,刑从连收回手机,看向面前的电线杆。    不知何时,永川大学周围,贴出了许多相同的“寻人启事”。    告示上贴着江柳照片,其下是情真意切的呼唤,大抵意思是全校同学都盼望江柳同学平安归来,若江柳看到这份告示,也请早日回归校园云云。    正当刑从连眉头紧锁,一字一句阅读告示时,一个身浅紫色连衣裙的女孩,也站在校内的宣传栏前,笑意盈盈阅读同样的寻人启事。    女孩穿得格外漂亮,画了浅紫的眼影,配上暗红色唇膏,明艳动人,仿若有光。    抱着教科书的一队男生,从她身后经过,其中一位男生,忍不住看了女孩一眼,然后,那名男生的脚步顿住了。    如果他没有看错,告示内外,似乎是同一个人。    心理学院教室内,林辰正靠在窗边,漫不经心俯视着广场上发生的一切。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林辰望了眼屏幕,来电人是刑从连。他走出教室,接起电话,刑从连焦急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江柳出现了。”刑从连喘着粗气,似乎正在奔跑着。    “在哪里?”    “刚才有学生说,在3号食堂门口看见她了。”    “对方有说,她往哪个方向去了吗?”    “说是刚上了三号教学楼。”    林辰闻言,猛地一怔,他抬头看向教室门牌,3609,如果他记忆力没有问题,他现在所在的教学楼,正是三号……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电话那头,刑从连似乎察觉到他短暂的停顿,很关切地问道。    “如果我没判断错,恐怕,江柳现在,应该正在楼顶……”    叮铃铃铃……    上课铃声很不凑巧响起。    林辰不由自主,向天花板上看去。    突然间,楼外传来一阵闷响,仿佛是重物落地声音。林辰只觉得头皮发麻,他迅速冲进教室,已经有好事的学生跑到窗边,正探出身子,向外望去。    林辰一把蒙住学生的眼睛,将人拖回座位:“好奇心不要太重。”    他在男生耳边低声说道。    付郝动作很快,已将视线从楼下收回,他刷地拉上窗帘,冲学生说:“靠窗同学把窗帘拉好!”    “付哥,你是不想让我们留下心理阴影么,外面是不是有人自杀?”有调皮地男生趁着这个当口,试图偷偷开窗帘,向外望去。    “废话怎么这么多,再问就挂科,禁止重修!”付郝的态度非常强硬。    见小师弟控制住场面,林辰冲他点了点头,握住手机,冲出教室。    只是,他尚未走出门,楼外又传来一阵闷响,教学楼下,学生们的惊呼与尖叫声,如潮水般翻腾而起。    林辰拨了刑从连的电话,那头却传来急促的盲音,林辰握紧手机,三步并作两步,跑上顶楼。    天台铁门半开,原本的铁链正松松垮垮挂在门上,林辰猛地推开铁门,目之所及,是蓝到扎眼的天空,天上没有一丝云,骄阳灼灼,刺得人眼角发疼。    在天台最边缘,坐着一位长发美人。    白衬衣,黑色短裙,长发扣在一侧耳后。    林辰望着她的背影,向天台边缘缓缓走去,只是未等他靠近,女生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猛然回头。    “师兄,真的再见啦,你要加油噢!”    女生笑容柔和甜美,说完最后一句话。    他甚至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刹那间,林辰只觉得耳膜刺痛,心脏冷到极致。    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一只柔弱而微张的手掌,迅速消失在天台外!    重物落地。    尖叫乍起。    哐当一声,天台铁门被再次踹开。    刑从连扒住门框喘气,然而空旷天台上,只有林辰兀自独立的身影。    天很蓝,春风很暖,那些细微的风,拂过林辰的黑发,吹起他的衣衫。    刑从连走到天台边缘,在离林辰一臂处站定。    林辰依旧木然地站在原地,他甚至没有再向前走两步,望一望楼下,那三位已摔得血肉模糊的学生。    “不是你的错。”刑从连单手搭在林辰肩头,宽慰道。令他意外的是,他的手心并未传来颤抖感觉,林辰站得非常坚定,声音也依旧清凉。    “不必安慰我。”林辰露出自嘲的笑容,“实在是精巧到极点的安排,第一和第二位自杀者,引开了我的注意力,如果我能在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往天台,就能救下她。”    刑从连掏烟的手停在半空,他转而将双手搭在林辰肩头,将人掰向自己。    他微微躬身,双手压在林辰肩膀上,几乎要透过林辰漆黑的眼眸,望向他灵魂深处。    “自责和伤怀并不适合你,警队里其他人马上就到,我们先下楼。”    ―――    学生活动广场,本就不像小树林那般隐蔽,加之先前学生会活动,吸引了不少学生,一时间,案发现场外里三层外三层,人越围越多。    不少学生捂着脸,却透过指缝,小心翼翼,偷看地上那几滩血迹和血迹上趴着的人。    林辰随刑从连下楼,或许是先前急速奔跑,他的四肢开始渐渐回暖。    因为警方一直在校园内外搜寻江柳,所以人来得很快,警戒线迅速拉起,江潮的手下开始驱赶围观学生,可在场没有人赶去触碰那三位一动不动的学生。    林辰站在人群最外的花摊上,冷眼看着眼前宛如地狱般的残忍场景。    许豪真、江柳,以及一位不知名的男生,正躺在血泊之中,红的、白的、黑的、紫的,各种颜色混成一团,原本的尖叫声,已经渐渐弱化成窃窃私语,然而低声议论,却比尖叫更加刺耳。    江柳摔在广场边的小水池里,池水极浅,几乎只有薄薄一层,池底是大小各异的卵石,水池里原本飘有几株水生浮萍,现已被坠落的女孩,砸得七零八落。    血水缓缓渗开。    救护车呼啸而来,医生淌过池水,检查了女生的瞳孔和脉搏,然后下意识摇了摇头。    两名护工将女生抱上担架,送入急救车中。    在场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从那样的高楼跳下,三名学生,已经几乎没有了生还可能。    所以医生和护士的那些动作,仿佛都只是为了完成最后程序。    林辰深深吸了口气,鼻尖渐渐传来熟悉的薄荷烟草气息。    他回头,刑从连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边,手还很自然地,搭上了他的肩头。    如果这世上真有人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那么刑从连一定算一个。    混血青年夹着根烟,语气依旧平静:“又是三个人,三代表了什么,强迫症?”    林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部分人面对突然事故,就算不惊慌失措,也会有短暂空白,可刑从连呢,他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半点慌乱,林辰忽然想起他与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似乎是:不是你的错?    到底要多强韧的神经,才能在第一时间就开始宽慰他人?    “无论与什么有关,这都是一条重要线索。”或许是肩头的手很稳,又或许是鼻尖的气息太令人安心,林辰缓缓开口    “什么线索?”    “我不知道。”    他很诚实地回答,目前的线索少得可怜,他也不可能凭借一个数字,就分析出这背后的原因。    又是三人一起自杀,任谁都能想到,三这个数字必然有很重要的意义,可究竟代表了什么,他却真的说不上来。    是强迫症?    刑从连这个观点,当然不失为一种思路,凑满三人一起死,可以代表一种强迫行为,但如果这样分析,却只会带来更加无穷无尽的问题。    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强迫行为,它有何寓意,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这些孩子为何要自杀,还会再有人自杀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他们又能否阻止,悲剧的再次发生?    问题如潮水般涌来,林辰再次觉得,头疼欲裂。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