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52章 三坟15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无能为力之哀,不足为外人道也。m.乐文移动网    其实林辰有太多问题可以追问刑从连,比方说,为什么市级机关的刑警,会参与调查种族屠杀这种国际案件,又或者说,究竟是怎样的屠杀,能令王朝至今都没有走出阴影,甚至问题归结到最后,会变成最简单的两个问句,他是谁,而你,又究竟是谁?    但最终,他什么都没有问,如同刑从连一直对他所做的那样。    第二天清晨,他依旧是被一阵惊叫吵醒。    “啊啊啊!!!”    王朝小同志不知何时醒了,正躺在地毯上,瞪着满室陈设,满脸震惊。    林辰赤着脚,走到少年身边,伸手探了探他额头,幸好,并不烫。    直至冰凉的指尖触摸额头,少年才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大酒店,卧槽大酒店!”    林辰捏了捏他柔软的的脸蛋,问:“还好吗?”    “好高级好高级好高级!”王朝蹭地跳起,跑到窗边,视图拉开落地窗帘,然而帘勾却纹丝不动。    “噢噢噢,是电动的!”少年又开始满屋子翻找遥控器。    林辰抱臂立在一旁,刑从连揉着脑袋,从次卧走出,睡眼惺忪地问:“小兔崽子这又是怎么了?”    “大概是童年阴影自愈过程中造成的交感神经活动紊乱?”    刑从连:“……”    “老大,你终于变回有钱人了吗!”    王朝终于找到遥控器,回头看见刑从连,他很兴奋地按下开关。    窗帘缓缓向两边移开,露出窗外千倾水面,朝阳下,薄雾如纱,水面波光粼粼。    刑从连打了个哈欠,照着王朝后脑勺,就是一记头皮:“废话,老子一直很有钱好吗!”    “那可以叫早餐吗,要大龙虾!”    被抽了头皮,少年却恍若未觉,未等刑从连答应,他就扑到茶几上,开始搜寻找早餐菜单。    澳洲龙虾,当然是不做早餐供应。    但松软的小羊角包和可口的鸡茸蘑菇汤却依旧可以抚平肠胃,以及受伤的心灵。    王朝把餐单上所有食物都点了一遍,光饮料就要了三种,然后开始埋头猛吃,林辰泡了杯红茶,坐在他身边。    晨光很好,少年脸上满足的笑容,也很好。    刑从连吃了两块面包,像是想起什么,忽然问道:“你有想好找谁来接替你吗?”    王朝塞了满嘴烤培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呆滞地看着他。    “听说blackjack很有名气,要不换他来?”    “卧槽那个怂孩根本连键盘都敲不顺溜好吗!”少年猛地咽下食物,愤怒道。    “你不是说如果事关deepweb,你就不查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    “昨天,吃饭的时候。”    “可是阿辰已经治愈我了啊!”    “你还真是生机强大啊……”    “行了行了,老大你就别废话了,你也放心把案子交到bj这种傻逼手上。”王朝小同志大手一挥,咬着羊角包,窜到了电脑前面,“我要开工啦,不就是一段破视频吗!”    刑从连耸了耸肩,却见林辰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目光看着他。    “你在唬他。”林顾问饮了口茶,低声说道。    “孩子嘛,偶尔也要鞭策一下,遇到一点小问题就想着撂挑子怎么行?”刑队长义正辞严说道。    就好像被消灭干净的法棍面包或是连底都没剩下的奶油汤,昨日的阴霾,仿佛已被努力吞咽干净。    早餐结束时,林辰接到付郝电话,约他在学校办公室见面。    “师兄你早点来啊,记得打包校门口王记鸡蛋饼给我!”    “档案都找到了?”    “当然!”    林辰几乎可以想象,付郝在电话那头拍着胸脯,故作轻松的模样。    “可为什么,你到现在才给我打电话?”    付郝的语气实在不太对头,林辰想了想,还是问了。    “昨天太晚了嘛!”    付郝说完,很干脆利落地闭嘴。    林辰放下茶盏,大部分人在撒谎的时候,都会变成话唠,可他的师弟却有些特别,他的师弟会变得惜字如金,多说一个字也不肯。    果然,孩子都大了,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那么作为民丨主型家长,他当然不能事无巨细,把什么都问清楚。    “那把许豪真一起叫来吧。”林辰抬眼说道。    “为什么啊?”    “一起看视频。”    ―――    永川大学,保有着录下新生自我介绍的良好习俗,虽说是为了建档,但更多的,是为了科研追踪。    当样本量足够大后,这些新生入学数据,不仅可以代表某一代学生普遍特质,同样,可以作为纵向研究的时间起点,以观测那些白纸般的大学生,在四年后、十年后、甚至几十年后,究竟会变成怎样的模样。    这项研究的发起人,正是永川大学校长,林辰的老师苏安之先生,这也为什么在遇到王诗诗的问题后,他会首先想到查看新生档案的原因。    刑从连被江副队长捉去搜查视频中的失踪女生江柳,林辰独自一人,来到付教授的办公室里。    不得不说,虽然付教授拖延了一个晚上,可他找到的资料,却非常完整。    其中不仅有新生自我介绍视频、体检报告,甚至连入学时的心理健康测验报告,都非常完备。    林辰翻开王诗诗、许豪真、江柳三人的档案,将其中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mmpi)剖面图抽出,依次排在桌上。    便在这时,有人推开了办公室木门。    白衬衣,黑色羊皮短裙,小高跟,长发披在一侧肩膀上,女生穿着简约知性,或许是化了淡妆,她看起来比前日更明艳动人。    林辰抬头看了眼许豪真,女生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林辰师兄,您好,又见面了呢。”    葱管似的玉手半垂在他眼前,手腕上是一条纤细的银链,而那些圆润的甲瓣上,已经没有了指甲油的痕迹。    “不用客套,是我特地找你来的。”林辰并未同女生握手,而是指了指自己身旁的座位,示意女生落座。    许豪真有些尴尬,毕竟像她这样的女孩,真的许久未被男生如此粗暴对待过。    只是像林辰这样的人,只会比许豪真想象的更直白干脆,他无视了在他对面挤眉弄眼的付教授,直接了当地打开桌上办公电脑,并点开了标有“许豪真”三字的视频文件。    磕磕绊绊的女声先于画面,透过音响传出。    “大……大家好,我叫许豪真……毕业于复兴三中……”    每年入学都在九月,可视频中的女生却穿着厚实长袖外套,她肤色偏黄,留海几乎要遮过眼睛,如果不是文件名上标着许豪真三字,林辰都不敢相信,视频中那位不敢直视台下的女生,竟会与她身旁这位知性大美女是同一人。    “……我希望能在大学里,找到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自我介绍很短,女生说完,飞快逃下台去。    许豪真一直盯着屏幕,她目光灼灼,并没有任何尴尬或者羞愧表情,直至屏幕完全变黑,她的目光,才转移到林辰脸上。    “师兄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女生音质清凉,听起来,似乎隐隐有些动怒。    “你认识王诗诗吗?”林辰说着,点开了另一则标着“王诗诗”三字的视频。    播放器展开画面,视频中的王诗诗微低着头,声音小到几不可闻,她穿着长及脚踝的白裙,上身是件粗劣的雪纺衬衣,看上去与多年前的许豪真一样,胆小怕生。    林辰目光扫过屏幕,转而看向许豪真。    “你认识王诗诗吗?”他问。    “我……很高兴能考入永川大学……和大家成为……成为同学……”    音量被调到最大,王诗诗的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出。    许豪真没有回答。    “你知道她和江柳,拍过性丨爱录像吗?”    林辰问题很直白,很突然,但这样突如其来的问题,却未令许豪真失态,她理了理鬓发,尔后恭敬地朝向林辰,淡笑着说道:“我认识王诗诗。”    听到许豪真的回答,林辰面色冷凝,仿佛对面坐着的并不是美女,而是一块即将风化的石头。    “我和王诗诗都参加过文学社,因为我是学姐,所以王诗诗时常粘着我,江柳,则是学生会的干事,曾经是我的手下,我们三个人,都彼此认识。”    “王诗诗,是个很好的女生,她非常漂亮,爱慕者众多,所以经常受到寝室其他女生排挤,但她是个很正直的姑娘,不会乱搞男女关系。”    林辰静静听着,他与女生靠得极近,几乎可以看清对方瞳孔的形状和其中盛满的怒火。    “师兄是因为查到我和王诗诗的关系,所以才怀疑我吧?”女生挺直脊梁,竟有种居高临下的傲气,“我认识她们,但我也认识这所学校里,其余几百人。”    “我不知她们曾拍过什么录像,我不相信王诗诗和江柳会作出那样的事情,并且,那样的视频,我也没有拍过,师兄应该清楚,您刚才的问题,是对女生最大的侮辱。”许豪真说。    “你话太多了。”林辰认真开口,“我并没有问你那些问题,你只需回答我,知道还是不知道,认识还是不认识。”    “我已经第一时间,回答了您的问题,不知道,但是认识。”    许豪真的回答非常尖锐,与林辰仿佛针尖对上麦芒。    林辰望着女生如玉的面庞,点了点头,他关掉王诗诗的自我介绍,重新点开许豪真的视频,开始认真观看。    “师兄,我告辞了。”许豪真起身离开,行至门口时,她忽然回头,唇角轻轻勾起,语气一变:“师兄,再见啦。”    她笑着说道。    望着女生一闪而逝的如花笑靥,林辰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她来去如风,面对那些尖刻到不近人情的问题,依然举止得当,令人挑不出半点错来。    许豪真走后,付郝赶忙冲到他面前:“师兄,你太凶了,那是小师妹啊!”    “我知道。”    林辰按下暂停键,画面中,是数年前青涩的许豪真,她低着头,目光闪烁,与刚才那位面对尖刻问题,却依旧自信骄傲的美女,是完全不同的模样。    “那你刚才还那么不客气。”    “你觉得,大学,真的可以完美地,改变一个人吗?”    大学的教育和小范围的社会交往,真的可以令胆小者逐渐胆大,怯懦者开始自信,甚至让丑小鸭变成金色的凤凰?    林辰低声说道,仿佛在问付郝,又仿佛喃喃自语。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