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47章 三坟10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林辰也没想到,他随口说的话,却好像要一语成箴。    江队长还没从局长办公室回来,来寻他的人,就已经先找到了值班室里。    圆脸的小警察满脸通红,推开门就喊:“老大老大不好啦,王诗诗她妈带人在学校闹事啊,学校警务室hold不住啦,让我们快去。”    林辰依旧靠坐在床,正和法医先生研读尸检报告,听见这话,法医望向门口,朗声道:“马寒你能不能不要每回都一惊一乍的,怎么回事,慢慢说!”    林辰扭头看着刑从连,满脸不可思议:“马寒,他和你们家王朝是什么关系?”    “都是活宝。”刑从连在膝上整了整文件,笑道。    还真是恰当的总结啊……    马寒小同志说:“慢不了慢不了啊,再慢要出人命啦,记者都去了,我们老大死哪去了!”    “老子在这呢!”    闻言,马寒僵硬地扭头,只见江副队长叼着根烟,单手撑在门框上,一副你找我有何贵干的模样。    马寒非常机智地一把抱住江潮,喊道:“老大,永川大学出事了,死者的母亲叫了记者,说是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害死她女儿,要让学校给个说法,据说手法特别专业,可能是做医闹出身,好可怕!”    “王诗诗的父母,都是律师。”林辰开口。    “靠,那岂不是比医闹还可怕!”江潮明白过来,把小警察从自己身上掰开,冲刑从连说,“老刑,走呗!”    刑从连点点头,穿好制服,迅速站起,而在他系好最后一颗风纪扣时,林辰也已下床,绑好了鞋带。    “是不是觉得,还是我们局比较正常?”他回头问。    “确实。”林辰想了想,这样说。    ―――    永川大学,正门。    巍峨的汉白玉石牌下,有两拨人正在对峙。    其中一方身穿藏青色制服,正是学校保安,而剩下的一拨人,个个披麻戴孝,他们拉着横幅,纸钱和照片撒了满地。    哭声震天。    行政副校长许国庆站在太阳底下,只觉得头疼欲裂。    如果说,早先见到林辰时,他只是觉得麻烦,那么现在的这个女人,让他真正明白,什么叫难缠。    实际上,他也不是没见过家长闹事,毕竟学校大,总有学生会发生这样那样的事故,孩子出了事,父母们跑来闹事,说白了,还不就是为钱。    可王诗诗的母亲不同,这女人,从头到位,只口不提钱这一字,她只要公道,要学校给她一个公道。    女人神情委顿,跪坐在地,她发丝纷乱,眼眶通红,手上捧着一张相框遗像,也不哭闹,只是静默坐着,便让人觉得心疼不已。    在她头顶,是永川大学立校时便建起的汉白玉石牌,上书“中正平和”四字,而那个女人,又恰恰坐在了“正”字之下,天气很好,阳光很灿烂,可偏偏石牌降下的一片阴影,将她笼罩起来,因此,眼前的画面,就颇有些震撼意味。    在两拨人群之后,记者的镜头,也都纷纷对准了石牌下阴影中的女人,快门不停闪动,他们心里盘算着新闻稿要如何撰写,才会更加轰动。    许国庆清了清喉咙,再次开口:“王诗诗妈妈,你这么带人闹事,影响了学校正常的生活秩序,是违法的你知道吗?”    王母猛然抬头,厉声道:“法,你和我说法,我把活生生的女儿交给你们,现在她死在学校里,这就是永川大学的法吗?”    她说话间,颇有庭上的犀利风采,许国庆被呛得说不出话,周围围观的过往行人也越来越多。    不仅是报社记者,甚至连电视台记者都来了,摄影师肩扛摄像机,从车上下来,跑到王诗诗母亲身前,就是360度一顿猛拍。    许国庆的语气只能软下来:“那你要怎么样嘛,你说要公道,那也要给警方调查时间的嘛,究竟是什么问题,王诗诗是自杀还是他杀,我们学校也是要听警方的啊……”    “我女儿是自杀,可是他是被这座学校里所有老师学生,给害死的!”汪诗诗母亲蹭地站起,左手搂着女儿的遗像,右手直指校门上方“永川大学”四字,“亏你们还是百年名校,里面全是肮脏龌龊的东西!”    她脊背笔挺,风姿绰约,指控学校时,姿态英勇无畏,仿若雕塑,场间快门声,再次响个不停。    就在这时,紧闭多时的校门,忽然移开,有人,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那是位老人,戴着老花眼镜,穿一身很寻常的老头衫,他背着手,走到汪诗诗母亲面前,抬了抬眼镜,问:“这是怎么啦?”    他语气很是平缓柔和,仿佛老翁询问路边幼童,究竟因何哭泣。    王诗诗母亲提了口气,却发现,面对这个老者,她竟然连话也说不大声,她目光微动,看了眼许国庆,只见许校长也对老人和出现颇为意外,她于是问:“你是谁?”    “我啊,我是永川大学的一名老教师。”老人转了个身,绕到保安面前,拍了拍保安队长的腰,说,“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呀,堵着门口啦。”    保安队长闻言,弯下腰,恭敬道:“校长,您怎么来了?”    “我啊,我听说学校门口人很多,就来看看。”老人笑呵呵说道。    保安说是校长,既非张校长亦非李校长,那么,眼前的老人,必然是永川大学唯一的正校长。    “苏安之,你是苏安之!”汪诗诗母亲一想,猛然拔高音量,用手指着老人背影大喊,“你终于出来了!”    “哎……是我,是我。”老人又转过身,平静地面对着女人直指面容的手。    林辰赶到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他的老师站在人群正中,被一个中年妇女指着面孔,周围闪光灯此起彼伏,摄像师正在拍摄。    江潮将车停下。    他拉开车门,就要下去,刑从连却按住他的手。    “现在这种情况,你不适合出面。”刑从连说。    听见这话,林辰看了眼校门口站着的老人,然后又扭过头,死死盯住混血青年的脸。    林辰的脸色非常严肃,甚至带着些紧张,这是刑从连从未见过的,他看向校门口背手站着的老者,心下了然,恐怕,老人就是那位总被林辰和付郝提起的“老爷子”,而正指着老人破口大骂的,不出意外,就是王诗诗的母亲。    “放心,交给我。”他拍了拍林辰的肩,走下车。    警方的到来,犹如水滴落入油锅,薪火落入干柴,校门口瞬间炸开。    记者早就听说,永川大学湖边树下,挖出了三具尸体,怎奈学校门禁森严,禁止记者入校查看,警方发言人又是一副公事公办撬不开嘴的模样,他们们正愁没有消息渠道,现在,警车来了,跑刑侦线的记者一看车牌,就知是二局江队长的车,他们迅速调转镜头,对准车上下来的两名警察。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这么多人围人家学校门口,学校重地,传播知识的地方,大家尊重相互尊重一下啊。”江潮自然是老油条,不问缘由,只当不知道校门口为什么围着这么多人,抬手就要赶人。    “江队长、江队长,您能透露下案情吗?”    “是不是案件侦破有了重大进展?”    “请问学校里发现的三名死者,究竟是他杀还是自杀?”    “死者王诗诗的母亲刚刚向我们透露,说凶手就在学校里,请问凶手是否是学校师生之一?”    江潮横了眼围在他跟前的记者,神秘兮兮地勾了勾手:“来来,我告诉你们啊。”    记者见状,都围了过去。    “你们就这么写啊,本报记者,援引警方发言人消息,称‘此案正在全力侦破当中,相关消息不便透露’。”    江潮说完,也不管记者们什么反应,脸色一沉,就来到王诗诗母亲面前,刑从连一句话不说,只跟在他身后。    王诗诗的母亲,自然战斗力超群,也很有章法,她没有硬碰江潮,反而冲面前的老人喊道:“怎么,把警察都叫来了,你们学校所有的老师学生,一起逼死了我女儿,现在连话都不让我说了吗?”    江潮站在王诗诗母亲身后,对方就不看他,面对记者他还能游刃有余,可面对这样的彪悍女子,他却有点束手无策。    刑从连看江潮一眼,上前一步:“您有什么问题,是都可以向我们警方反应的。”    闻言,王诗诗母亲转过身,上下打量着刑从连。    未等她开口,刑从连又说:“如您手中有什么关键性证据,还希望您能不吝出示,以帮助警方,迅速侦破案件。”    他语调平和,场间渐安静下来,记者们的镜头再次对准王诗诗母亲。    人类都是八卦的,连路人的目光都透着殷切,仿佛在说,你有什么证据就拿出来嘛。    刑从连的话,很轻飘地,将王诗诗母亲,再次推至台前。    路人的目光,令人很不舒服。    女人咬着牙,似乎是下定什么决心,语气决然:“我女儿是自杀的,她是被学校给逼死的!”    “噢,您可有什么证据?”刑从连继续问道。    “我……我……”女人欲言又止,脸憋得通红,最后,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那些禽兽,在学校里,传播我女儿的床丨照啊,我女儿就是不堪受辱,才自杀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