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46章 三坟09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房间里,响起纸张轻微翻动声音。    林辰侧过身,见床头的调得很暗,刑从连坐在阴影里,借着一点微光,似乎在翻看什么东西,他于是醒了过来。    房间里多了一个人,江潮坐在刑从连对面的椅子上,眉头锁得很紧。    他翻开一点被子,靠坐起来。    “醒了?”    刑从连目光扫来,朦胧得看不清神色。    “几点了?”    “刚过12点。”    听着这话,林辰细算了算,他们也不过才睡了一个半小时,刑从连可能睡得时间更短,而看江潮的脸色,像是发现了重要的线索,才会迫不得已,来打扰他们睡眠。    “出了什么事?”他问。    “江队长已经查清了三名死者的身份。”    “好快。”    “其中一名死者的指纹在警方资料库中,另两人则是永川大学学生和员工,所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刑从连将手中的资料,分出两张,递给林辰:“你看一下。”    林辰有些讶异,毕竟是异地警方接到的案件,从程序上说,他们是不便插手的,可刑从连又不是不知轻重之人,他们看江潮的样子,似乎确实很需要他们帮忙。    为什么?    他低头,视线落在面前的两页纸上,开始    此案共有三名死者,他手上拿着的,是其中两名死者的身份资料。    李飒,男,28岁,家中独子,初中毕业后离乡打工,生前是永川大学后勤部一名油漆工。    王诗诗,女,19岁,永川大学数学系学生,家中长女,其下有个弟弟,家境优越,父母双方都是律师。    单从个人资料上来看,李飒与王诗诗,无论是年龄还是社会阶层,都相差甚远,男生太普通平凡,女孩却如明珠美玉,这样的两人,是如何发生交集,又因为什么,会最后双双被埋葬在那颗榕树之下?    想到这里,林辰轻轻捏在纸张一角上,转头,看向刑从连手上。    那么,第三位死者,又会是怎样的情况?    “你方才说,有一位死者的指纹,在警方资料库里,是谁的?”林辰开口问道。    刑从连刚才特意提到,指纹是在警方资料库中,而非公民档案里,这点,很奇怪。    “是最后那位死者的。”江潮抢先回答。    林辰想起树下被挖掘出的最后一具尸体,那似乎是位四十岁左右的女性,于是问道:“她的指纹,是什么原因被录入的?”    “因为一起抢劫案。”    刑从连目光微顿,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内容,他抬头看向江潮,语气很是惊诧:“程薇薇……雅沁珠宝?”    “对。”    “怎么了?”林辰问。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    刑从连说着,将最后一位死者的身份资料,递给了他,自己反手去翻从宏景带来的,与杨典峰一案相关的档案袋。    林辰低头,照片中的妇女穿一身干练职业西装,头发盘起,眉眼间颇有风韵。    程薇薇,女,38岁,安阳学院毕业,雅沁珠宝总经理助理,父母都是普通退休职工。    他将三名死者的资料在面前并排放置,果然,程薇薇和李飒与王诗诗,又很不相同。    “723特大公路抢劫案?”刑从连在档案袋中抽出一份材料,抬头问江潮。    “是啊,老刑你也知道啊?”江潮吸了吸鼻子,“去年的悬案啊,破不了啊,年底我们局每个人都被扣津贴啊,你说命苦不命苦!”    刑从连当然没有听江潮诉苦,他迅速扫过卷宗,果然,“程薇薇”三个字出现了。    7月23日,雅沁珠宝从南非采购一批价值近亿元的裸钻,委任猎鹰保全公司全程押运,雅沁珠宝总经理与其助手连同两名安保人员,乘坐早上7月23日凌晨由南非约翰内斯堡飞往永川的航班,航班于23晚十点抵达永川,猎鹰保全公司派出两辆特种防弹车和8名安保人员接机,并负责运送货物前往雅沁珠宝总部,然而,保全车辆在国道上遭遇抢劫。    车内九人不幸身亡,价值近亿元的裸钻不翼而飞,除了一个人,有幸逃过一劫。    那个人,便是程薇薇。    “九人身亡,只有程薇薇一个人活了下来,你们没有怀疑过他吗?”刑从连边问江潮,边将卷宗顺手递给林辰。    “老刑你说得这叫什么话,我们能不怀疑他吗,但是我们警方办案,讲什么,讲证据啊!”江潮从腿边捡起瓶矿泉水,猛地灌了一口,“车轮战啊,十轮审讯,她咬死不松口,我们查了她所有的通讯记录、联系人,连她家都翻了三遍,什么线索都没发现!能怎么办,只能放人啊。”    “她有说,劫匪为什么没有杀她吗?”林辰忽然开口问道。    “她说是因为劫匪看她是女人,所以没动她她……”    “还真是侠盗。”刑从连冷笑。    “这个理由,不足以让你们轻易放过她。”林辰说。    “哎,当然了,可是你们知道吗,两辆车里,其他九个人都死了,尸体都被打成筛子了,她可就真的是毫发无伤,警方赶到的时候,她就坐在淌满鲜血的车里,一句话也不说。”江潮咬牙说道,“一开始几天,我们就根本没撬开她的嘴巴,后来,她才开口说,对方就是没动她,没有任何理由,然后她又说,如果她是内应,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她要是被打得半死不过,不是更容易洗脱嫌疑吗?”江潮一拍大腿,“别说,还真他妈有道理!”    “那你们后来派人跟踪她了吗?”刑从连问。    “跟,能不跟,跟了整整三个月,就是一点线索都没发现,到后来,连老子都觉得这娘们是清白的了!”江潮怒道,又灌了一口水,或许是凉水的作用,让他冷静下来,他忽然愣愣地看着刑从连,“不是,你刚从你那儿卷宗里抽出来的,他妈这的不会和杨典峰那案子有关系吧?”    刑从连抬头,目光中有少见的无奈:“很不巧,真的有关系。”    “猎鹰保全公司的车辆,不会安装了公路安全分级预警系统吧?”江潮张大嘴,下巴几乎要掉下来。    林辰扫了一眼卷宗,说:“不仅装了,而且王朝对系统排查后发现,7月23日那天,猎鹰保全公司的两辆防弹车的行车记录,被人修改过。”    “靠,那现在岂不是……”    “死无对证。”林辰冷冷道。    房间内,再度陷入难耐的寂静。    江潮捏住矿泉水瓶,令人牙酸的咯吱声,一下又一下响起:“那么,程薇薇,是被杀人灭口了吗……”江潮顿了顿,仿佛在寻找合适的措辞,“因为,你们来了……所以……”    林辰与刑从连对视一眼。    “不排除这个可能。”林辰说。    听见这话,原本情绪低落的江队长,却忽然高兴起来:“那,岂不是可以并案侦查了。”他忽然蹦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拉开门,回头冲床上床下的两人说道:“你们不许走了!这是你们惹的事,我马上去跟局长打报告,听见没有,我回来之前不许动!”    他说完,飞也似地跑远,留下屋内两人,面面相觑。    “我们走不了了?”林辰问。    “恐怕是的。”    “可理由太牵强了,怎么叫我们惹的事?”    “江队长他,比较容易激动。”刑从连顿了顿,问:“但是,你觉得这个理由真的牵强吗?我是说……程薇薇的死,和我们带着卷宗来永川这件事之间的关系。”    “很难说。”林辰摇了摇头,“首先,还是要看他们的死亡原因,如果是谋杀……”    “不用看了。”    一道声音,自门口响起,打断了林辰的话。    林辰抬眼,只见先前那位法医,此刻正站在门口,手里还捧着一小叠报告。    “不是谋杀。”    “什么意思?”林辰问。    “三名死者的支气管和肺部都检出有泥土颗粒,同时,他们体内没有检出安眠药、致幻剂、镇定剂,除了手部受伤以外,他们身上没有任何外伤、没有头部外伤没有捆绑痕迹,甚至,连皮的没有擦破……”法医缓缓走入室内,居高临下地看着林辰,“也就是说,他们三个人,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被埋入坟墓中,并且……”    “没有任何挣扎。”林辰淡淡道。    “你是对的。”法医递出了尸检报告,这样说,“是活埋。”    明明是被认可,但林辰心中却没有半分喜悦。    如果,程薇薇、李飒、王诗诗,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被埋入土中,并且他们没有任何挣扎,这说明,他们三人很有可能是自愿的。    联想到三人脸上恬淡而满足的表情,饶是林辰,也觉得后背发凉。    那么,在怎样的情况下,才可以让三个人心甘情愿躺入湿冷的坟墓中,被盖上一层又一层泥土,直至呼吸停止,生命终结?    这三位年龄、阶层家庭背景都各不相同的死者,究竟为什么会相伴而死,而程薇薇的死,和发生在数月前的残忍劫案,又是否真的有关?    “我忽然觉得……”林辰抬头,看向刑从连。    “嗯?”    “你说先睡一觉,是不是早就算到,我们今天晚上,是睡不成觉了?”他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