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43章 三坟06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大学这种地方,就算过去百年时间,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其实,林辰没有太深的大学情节,但路过校门,不进去看看,又觉得遗憾。    清晨时,薄雾未散,校园里很静,四周只有鸟鸣声。    林辰带刑从连走在古老的砖石路上,沿一条小径,向校园深处走去。    在小路尽头,依稀可见一片老式民国建筑,路边树木丰茂,遮蔽了远处大部分景物,因此,行走其间,颇有些寻幽览胜的趣味。    “你们校长,一定不是个生意人。”刑从连双手插兜,步行在林荫道中,忽然开口。    “嗯?”春风很软,林辰被吹得有些迷糊,一时没理解刑从连话里的意思。    “这种地方,不收20块钱一张门票,可惜了。”    林辰觉得好笑:“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能教出你的地方,当然好。”    林辰抬头看他。    刑从连眼眸低垂,睫毛被风吹得轻轻颤动,显得目光温柔诚挚。    林辰叹了口气,刑从连这人,有个非常厉害的本事,就是可以把很肉麻的话,说得坦坦荡荡,让听着的人,觉得理应如此,那么这种时候,除了叹气,好像也没有任何更好的办法。    他站在原地,想要开口,远处突然有警笛声,穿透密林响起。    那声音很急,似乎还在移动,因此可以判断,好像是辆高速移动的警车。    两人对视一眼。    林辰先抢先道:“这不怪我,是你说先要来的。”    刑从连无奈地笑了起来。    循着警笛声,两人很快来到湖边。    隔着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见,湖边小树林外,围着一条明黄色警戒带,身着藏青制服的警员,正忙碌地进出其间。    而在树林尽头、榕树下,似乎还蹲着一位身着白袍的法医。    不远处,食堂开始做饭,空气里弥漫着喷香的米饭味道。    间或有学生经过警戒线外,他们望着频繁进出的警察,脸上露出异样和好奇的神色,保安站在警戒线最外侧,驱赶想要围观的学生。    林辰看了眼刑从连,两人加快了步伐。    很巧的是,走到树林边,刑从连发现,带队出警的人,是永川刑警队副队长,正是他要交接杨典峰一案新资料的那位。    两人四目相接,彼此都觉得意外。    “老刑,你怎么在这!”副队长姓江,是位非常大大咧咧的汉子。    刑从连拍了拍林辰的肩膀,向对方介绍:“林辰,我们局新顾问,永川大学毕业的,这不今天时间还早,我们就先来学校转转,你既然在这,我等会去车里,把那个案子的资料拿给你。”刑从连很客气地说着,反而没问小树林里是出了什么事。    “就是跟你一起搞‘糖果大盗’的那位?”江副队长惊讶地瞪着眼,小声捅了捅刑从连。    见江潮反应这么神秘,刑从连看了眼林辰,笑道:“是啊,怎么?”    “牛逼牛逼,恩人恩人啊!”江潮一把拉过林辰的手,重重地握了两下,“快进来快进来。”    林辰见多过太多行事谨慎的警察,突然遇见江潮这样热情似火的人,反而有些不习惯:“案发现场,我们进去,不太方便吧?”    “哪那么多规矩!”江潮大手一挥,提起警戒线,拉着林辰就往里面走。    刑从连拍了拍他的肩,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方志明以前战友。”    林辰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    树林里侧,离湖最近处,是一颗茂盛的榕树,树冠苍翠而丰茂,湖风一吹,它便轻轻摇曳起来。    林辰站在树下,有些意外。    这颗榕树,是所有永川学子心目中,最美好的风景之一。    他记得,在他读大学时,就有很多同学都喜欢在这颗树下看书或者谈恋爱,因为这里不是太冷又不是太热,可以吹着水风,看几页书,又或者,拉着恋人的手,说几句悄悄话。而又因为这颗榕树树干粗壮、树荫浓密,以至于树下的一切,都会显得静谧而安详,甚至包括树干下的土坑中,躺着的那个人。    那是一个年轻男人,他皮肤有些黑,衣服因为在土里掩埋时间过长,而脏得看不出本来颜色,他双腿伸直,双手在胸□□叠,他长相非常普通,眉毛很粗,嘴唇也有些厚,几乎是迎面走来,都不会有人注意的那种面容,但在场所有人,在第一眼看到他时,都会忍不住将目光停留在他脸上很长时间。    林辰静静地凝视着泥土中躺着的那个人。    那张脸上的神情,是如此安逸舒适,好像他所躺的地方,不是冷硬的土坑,而是家中最温暖的床铺,而此时此刻,他好像只是枕在羽绒枕上,做一场不用醒来的好梦。    “死者名叫李飒,是你们学校后勤部的工人。”江潮在林辰耳边,开口说道。    他说着,走到土坑边,法医正蹲在地上,做初步尸检。    “怎样?”江潮问。    “很奇怪,非常奇怪。”法医眉头紧锁,将手从死者颈后抽出,“暂时没有发现外伤,看上去也不像是中毒。”    “噢!”江潮的眼睛亮了起来,“不是凶杀就好啊!”    法医横了他一眼:“你想什么呢?”    “没有外伤,又不是凶杀,很有可能就是普通的抛尸案啊。”江潮边说,边抬头看天,仿佛在许愿。    “呵呵,请问江队,如果他被埋下的时候,还能呼吸,也算抛尸吗?”法医冷冷说道。    听闻此言,江潮眼睛瞪得老大,像是不敢相信你自己所听见的:“死因是什么?”    “初步判断,是机械性窒息。”    所谓机械性窒息,是指由外力作用,阻碍人体呼吸,致使人体缺氧而死的一种生理功能障碍。    通俗来说,就被闷死。    江潮一脸郁闷,可法医还不放过他:“死者的颈部没有外伤,说明他没有被缢颈、扼颈,我检查过他的口鼻,也没有明显的表擦擦伤和皮下皮内出血,也就是说,他也不是被人闷死的,所以……”    “是活埋。”林辰淡淡开口。    江潮倒吸一口凉气。    法医猛地回头:“你是谁!”    刑从连走了两步,站到林辰身侧:“我们是宏景大队的。”    “哦,同行。”法医蹲在地上,很有兴趣地看着林辰,问:“你有什么看法?”    “能问一下死亡时间?”林辰的目光,落在死者胸前那双手上。    “12日凌晨3:00左右。”法医答。    “既然是活埋,那么就有两种可能。”林辰顿了顿,接着说,“第一,他是昏迷以后,被人埋入土中,第二种,他是活着的时候,自己躺到了这座坟墓里。”    “那你认为,哪种可能性最大?”    “如果是第一种,那么他体内应该能检测出大剂量安眠类药物的成分,如果是第二种……”    “第二种怎样?”    “一个人,是不可能完美地做到,挖开坑、躺进去,然后把自己埋起来的,所以现场,有铁锹类的工具吗?”林辰的语气变得森冷起来。    “没……没有。”江潮下意识就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林辰微低头,沉思片刻,问法医:“我能看看他的手吗?”    至此,那名法医眼中的目光,已经从性味盎然,变成了欣赏。    他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抽出一副橡胶手套,递给林辰,然后退了两步,让出了位置。    林辰蹲下,将手伸入土坑之中,轻轻握起了死者的手腕。    与那张安逸舒适,面容平静的脸孔相比,死者那双手,则显得无比狰狞恐怖。    他指甲碎裂,手上满是伤口,褐色的血迹和泥土混合,凝固在他手上。    “怎样?”法医站在林辰身侧,问。    “我有一个想法。”林辰放下死者的双手,脱下手套,视线依旧凝固在那一方土坑之中。    “不要卖关子。”    “这座坟墓,是他自己挖开的。”    他语速很慢,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出了令在场所有人,都不禁颤栗的话。    全场一片静默。    法医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小伙子,你真的很敢想啊。”    “能再挖开一些吗?”林辰打断了他的话,回过头,抬起手,比了个大致的高度。    “坑还不够大吗?”法医问。    “我是说,搬出死者,再向下挖一些。”    ―――    一锹又一锹的泥土被飞快铲出。    刑从连与林辰站在湖边,远远望着树下。    “我刚才,是不是太僭越了?”林辰想了想,还是问道。    毕竟先前,刑从连已经提醒过他,在陈家的地盘,还是要万事小心。    听他这么说,刑从连哑然失笑:“没有,老江不是会在乎这些的人,倒是你,怎么这么紧张?”    “情况,可能不太好。”林辰说。    榕树下,被挖出的泥土,已经堆积到膝盖高的时候,负责挖掘的警员,蓦地停下动作。    他一只手扶着铁锹,僵硬地回过头,见此情形,江潮赶忙凑过去,深坑中贯穿着一根断裂的榕树根,除此之外,好像并无异常。    “下面有东西。”那名警员扔下铁锹,趴到深坑边缘,用手拨开薄薄的土层,一块鲜红布料突然暴露出来。    原初的呼喊打破了刑从连与林辰的交流,一位满手泥土的警察,飞快冲到两人面前,牙齿都在哆嗦。    “底下……底下,还有一个人!”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