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41章 三坟04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与宏景相比,数百公里外的永川,才是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这里高楼林立,车流如织,往来行人皆神色匆匆。    林辰走出永川站,只见付郝正踮起脚尖,紧张地守在出站口,仔细筛查旅客,生怕错过什么。    隔着许多许多人,林辰远远望着他,总觉得这样的情景,宛如过年前场景重现。    他双手插袋,走到付郝面前,付郝却吓了一跳:“师兄,你也不挥挥手什么的,看见我一点也不激动。”    “那我再按付教授的剧本来一遍?”林辰笑了笑,反问道。    付郝轻轻哼了一声,没再说话,只是围着林辰转了一圈,然后睁大眼睛,很不可思议地说:“师兄,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没带?”    “要带什么?”    “寿礼啊!”    林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小师弟拉住胳膊,往站外走,话唠小师弟又开始话唠:“你是不知道,郑冬冬他们那帮人,刚一直在群里炫耀给老爷子的寿礼,我已经看到了灵芝、人参、寿山石印章……”    付郝的情报,让林辰也有些吃惊,他笑着说:“这能赶上给皇上进贡的规格了。”    “这算什么,郑冬冬同志本人,还准备了一套八扇的黄花梨寿屏!”    “真是大手笔。”    见林辰半点都不着急,语气也慢悠悠的,好似调侃,付郝反而急了:“师兄,你要有危机意识啊,看看人家,又是出钱给老爷子订豪华寿宴又是送礼的,我们情何以堪啊?”    “豪华寿宴?”    “柯恩五月旗下的洲际酒店啊,现在算是永川最好的酒店了吧,郑冬冬现在混到柯恩五月的总经理,他这种不炫耀会死的人,直接给老爷子包了一个宴会厅。”付郝边走,嘴上还说个不停。    听见这话,林辰只觉得不妥:“老爷子知道这事吗?”他问。    “应该不知道吧?”付郝愣了愣,然后答道,“他们在群里说,要给老爷子一个惊喜的。”    林辰摇了摇头:“这也太自作主张了。”    “那有什么办法,我觉得他们也是掐准了咱家老爷子这么老好人,就算不喜欢,学生的心意他能当面斥责吗?”    付教授不会开车,打车的地方又总是人满为患,林辰回过神来时,已经下意识和付郝走到了公交站台边上,大学里养成的习惯,几年后还是一样顽固。    站台上有很多学生在等公交,一边的人行道上,摆着各种小摊,油烟和香气弥散到站台上,林辰回过头,向人行道走去。    等回来时,他手上多了一只塑料袋,里面是新买的水果。    “师兄,你这是干嘛!”付郝望着林辰手里的红色塑料袋,惊呆了。    “你不是让我买寿礼吗?”    “这也太随意了,你就不能买点贵的吗!”    “可是我确实没钱。”    ―――    没钱,有没钱的心意,有钱,也有有钱的活法。    柯恩五月洲际酒店,就算在寸土寸金的永川市,也是有富人们的首选,它坐落于宏湖之畔,十二平方公里水岸尽收眼底,虽在近郊,却毗邻bd,地里位置好得不能再好。    可对林辰与付郝来说,这需要他们坐大半个小时的公交,再步行十余分钟,才能辗转到达酒店门口。    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晚霞染红了湖面上半边天空。    林辰拎着塑料袋,甫一踏入酒店,便有服务生上前询问。    付郝站在一旁,只说了寿宴,机敏的服务生便鞠了个躬,轻声道:“是苏老先生的60大寿吧,在三楼,请您跟我来。”    五星级酒店的电梯里,弥漫着一股清雅的香薰味道。先前从宏景到永川,又坐了一个小时公交,林辰都没有任何感觉,可真正还有一两分钟就要见到老师,他忽然觉得紧张。    服务生把手搭在宴会厅的大门上,躬身,将门推开。    宴会厅内人声鼎沸,璀璨的灯光,刺得人睁不开眼。    在大厅尽头的主桌上,坐着位戴眼镜的老人家,老人家明明刚过耳顺之年,却已满头白发。    老人身边围着很多人,很多人都在和他说话,他也在和很多人说话,那些人里,有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也有穿着朴素、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无一例外,老人对每个与他说话的人,都非常耐心,他脸上满是笑意,握手时,总是双手,听人说话时,也是微头,一副侧耳倾听的模样。    林辰从印有ayday金丝雀与蔷薇lg的长绒地毯上走过,站在人群边缘等待。    便在这时,老人轻轻拍了拍面前学生的胳膊,像是说稍等,然后抬头。    林辰正好撞上那道目光。    老人推了推眼镜,笑着说:“阿辰啊,你来了啊。”    那目光温和安宁,在那一瞬间,大厅内的所有喧嚣声音,仿佛都如潮水般退却,对于从来克己守礼的老人来说,特地打断学生的话,与他打这个招呼,已经是莫大的偏爱了,林辰向前走了几步,在老人面前蹲下,轻声喊道。“苏老师。”    “回来了?”老人的手掌按在他的发顶,声音听起来竟有一些沙哑。    “嗯。”    “回来,回来就好啊。”老人说着,拍了拍他的脑袋。    林辰随即将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说:“生日快乐,补充维生素。”    老人接过那朴素的口袋,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六个桃子,于是乐得笑出声来。    师徒两人的气氛实在温馨。在大厅中央招呼同学的某人,恰好看到这幕,便很不悦地向主桌走去。    “这不是林辰吗,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    中气十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辰起身,回头,面前站着一位穿酒店高管制服的男人。    他愣了愣,下意识看向付郝,付教授很体贴地比了个口型:“郑冬冬”。    林辰收到信号,很自然地向他伸手,说:“你好,好久不见。”    虽然付郝曾反复提起郑冬冬这个名字,可对林辰来说,他对郑冬冬这个人,实在没有太多印象,记忆中,郑冬冬好像是他们那一届的学生会主席,除此之外,他真的记不清楚了。因此,说好久不见,只是理论上的客套。    “那是那是,你这样的大忙人,哪能想到来看看我们这些老同学啊。”郑冬冬调侃道。    林辰想了想,不知该说什么,因此也就没有搭话,场面一下子就尴尬下来。    郑冬冬脸色一黑,斜眼瞥见老人手上的塑料袋:“林辰啊,你给老师送了什么好东西,让我们也瞧瞧?”    “桃子。”    “老师寿宴,你就送一袋桃子?”郑冬冬猛地提高音量,故作震惊地嚷道,场内许多目光,纷纷循声望来。    “嗯,刚买的。”    他声音很平静,没有半点羞愧,郑冬冬无数嘲讽都被这句轻描淡写的话憋在胸口,很难受,特别难受。    老人看了眼两位僵持着的学生,轻轻拍了拍手,向身后说道:“豪真啊,你不是总喊着要见你林辰师兄吗,来来。”    这时,林辰才注意到,老爷子身后,堆了半人高的寿礼,有位身材纤柔的美女,正在登记着什么。    听见老师召唤,那名女孩赶忙回头,长发顺势滑落。    那实在是很漂亮的一张脸,眉如远山,眸光灵动,女孩穿栗色短袖针织开衫和及膝黑色百褶裙,柔和的长发披在肩头,珍珠耳钉若隐若现,她收起本子,笑着走来,冲林辰伸手:“师兄,你好啊。”    林辰审视着面前的女生,目光最终落在她颇为不协调的桃红色指甲上,许豪真指尖轻轻颤动,却并没有把手缩回去,最终,林辰伸手,与她交握:“你好。”    林辰收回手,凑到老人身边,小声地问:“这是在做什么?”    “你说他们送我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我登记一下价钱,让他们拿回去,兑现以后再给我,我给他们捐了。”老人悄悄说道。    林辰哑然失笑:“这会不会不太好?”    “你小子拎一袋桃子来给我拜寿,怎么就不觉得不好了?”    “可好歹,你能带回家。”林辰悄声道。    他说完,老人就笑了,笑声有些大,落在郑冬冬眼里,分外刺眼。    话也说过,礼也送完,老人身边,还围着许多学生,林辰很自觉地退下。    六点时,寿宴准时开席。    酒桌上的坐序很有讲究,在场很多人都知道,林辰是老爷子最偏爱的学生,可也不知是排座的人有心或者无意,他和付郝两人,被安排到最角落那桌,一些社会名流精英,则坐上了主桌。    老爷子被众星拱月似的围住,时不时还有学生去敬酒,林辰也没有去凑热闹,很安静坐在角落。    坐序被打得很乱,他和付郝也并没有和之前的同班同学坐在一起,每每坐角落的人,大概都不太合群,所以同桌每个人都在埋头吃饭,席面上竟有种诡异的寂静。    五星级酒店的菜品,想当然的好,再加上或许是大厨知道,这次是总经理请客,做菜时也更加用心,付郝忍不住吃了半盘虾仁,揉了揉肚子,却再次听见了郑冬冬阴魂不散的声音。    “林辰你怎么在这,我真是忙忘记了,走走,要不要坐主桌去?”西装革履的青年举着杯红酒,他面色通红,像是刚敬完一轮酒。    他语气倨傲,声音又很大,半是嘲讽半是客套,像郑冬冬这样睚眦必报的人,刚才丢了脸,当然也必须要找回场子,这样的问题,答应就是上杆爬,不答应就是给脸不要脸,无论怎样,都会让人很难受。    周围几桌,已经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动静。    只是林辰这样的人,很多时候,都非常令人无话可说。    他脸上没有半点尴尬窘迫,只是拿起茶杯,平静地与那红酒杯碰了碰,然后说:“好。”    他越坦荡荡,郑冬冬脸上就越难看。    他走到主桌前,老爷子见状,热情地拍了拍身边空着的位置,说:“阿辰啊,来来,坐这里。”    桌上坐位已满,唯一空着的位置,想当然是郑冬冬本人的,    对于苏老先生这种人来说,这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表态了,在场大部分人,又都是老爷子的得意门生,看上郑冬冬的眼神里,少不得带上些异样。    老爷子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又让服务生在桌上再多加一个座位,郑冬冬敬了一轮酒,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坐到了自己的新位置上。    他坐下后,向桌上另一人使了个眼色,对方会意,放下酒杯:“林辰啊,久闻大名啊,年级第一永远是你,从来不给我们活路,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高就啊?”    主桌上,当然就不能偷懒,别人问的问题,也要认真回答:“我之前在宏景市实验小学当宿管……”林辰回答。    “噗。”他话音未落,桌上就响起了嗤笑声音,“那老付怎么说你在宏景刑警队当顾问啊,这小子!”    “嗯,这是刚接任的。”    “你这跨界跨得有些大啊。”那人笑着说。    林辰没有应答,只听郑冬冬凉凉道:“宏景那个小地方的警察局?那真是大材小用了啊。”    “哎,谁都能跟你似的啊,年纪轻轻就能在柯恩五月当总经理!”那人再次和郑冬冬一唱一和,“柯恩五月可是跨国财团,你要是哪天当上了集团总裁,可不要忘记我们这些老同学啊!”    “哪那么容易啊,我们心理学毕业的,本来就不如正统金融系学生吃香,而且,柯恩五月那可是海外那个邢家旗下的产业,集团总裁,当然只能是邢家嫡系子弟,我是没希望咯!”    郑冬冬半真半假地说道。    周围同学都有些震惊。    毕竟,谁都知道,柯恩五月是全永川最好的五星级,可很少有人知道,在这座酒店之上,是一个跨国财团,而在那个财团的背后,又是巍峨的邢家,那么,有希望在那个家族的企业里再进一步的郑冬冬,确实非常了不起了。所有人看向郑冬冬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羡慕,很快,有人再吹捧起他来:“不管不管,你要是真当了总裁,也要像今天这样,请我们大家吃一桌,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啊!”    “以后是不好说了,不过今天晚上,我还是可以请大家再去喝酒的。”    “你小子说请喝酒,那一定是好地方!”    “还好还好。”郑冬冬抿了口红酒,故作神秘地说道,他目光一转,再次看向林辰,“林辰也一起去吧?”    “是啊,师兄也一起去嘛。”    不知为何,在林辰身边的那位小师妹,也开口说道。    林辰望着许豪奇怪的真桃红色的指甲油,最后,点了点头。    既知学生晚上还有活动,老爷子当然也就找个理由,提前溜走了,临走时,他还特意拍着林辰的肩膀,嘱咐有空要来家里吃饭。    老爷子走了,当然有很多人也跟着开溜,付郝坐在位置上,不停冲林辰使眼色。    主桌的人,都被郑冬冬留了下来,见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有人对郑冬冬说:“冬冬,说好了啊,等下喝酒你请,但你帮我们定酒店的钱,我们还是得给你。”    那人说着,桌上很多人都点头应和。    “你们怎么都这么客气。”郑冬冬像是觉得颇有面子,视线轻移,看向林辰,问:“对了,你晚上住哪?”    林辰尚未开口,已经偷偷摸到桌边的付教授抢答道:“师兄晚上跟我住。”    “别开玩笑了,谁不知道我们永川大学教师公寓那都是单人间,你真让你师兄和你打地铺啊!”那人说着,又讲出了郑冬冬最想听的话,“冬冬啊,你看你酒店还有没有特价房了,再给林辰也订一间,我们同学都住一起,也热闹。”    郑冬冬点点头,不由分说就拨通了总台电话。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些什么,郑冬冬按住话筒,脸上挂着虚假的歉意,他对林辰说:“不好意思啊,我们酒店特价房都被这帮家伙订光了,只剩下湖景行政套房,原价六千,我给你打个六折,三千六怎么样?”    他挑起嘴角,眼神也满是得意神色,似乎就等着林辰说一些推辞的借口,好再嘲笑一番。    付郝听着,忍不住握起拳头。    林辰并未动怒,脸上也依旧是那副平淡从容的表情,他轻轻按住师弟的拳头,说:“不用了,谢谢。”    “师兄,卧槽郑冬冬这小子摆明了是要给你难堪吧,三千六一晚上,还打完折,他自己怎么不去住!”    散席下楼时,郑冬冬领着一群晚上要再去喝酒的同学走在前面,付郝特意拉住林辰,狠狠吐槽。    “住不起豪华酒店,难堪在哪里?”林辰反问。    这样的问题,付教授哪里答得上来,他瞪了林辰一眼,只好扯开话题:“你为什么还答应和他去喝酒!”    “因为,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林辰低声说着,忽然间,他抬起了头。    前方的大部队,已经走到酒店大堂,十几人围在郑冬冬周围,像是在分配等会出行的车辆,他们都喝了点酒,有些吵吵闹闹,可忽然间,林辰却听不见任何声音。    在酒店大堂,璀璨的水晶灯下,坐着一个人。    他长腿交叠,依靠在沙发中,阅读文件,他的警服搭在一旁的扶手上,柔和的灯光,铺洒在他身侧,在他背后,是漆黑静谧的宏湖水面。    然后,他抬起了头。    依旧是散漫的神态和宁静深远的目光。    大厅里轻柔的钢琴音,忽然流淌下来。    林辰走了过去。    刑从连笑了笑。    “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说,不想打电话吗?”    像是感知到什么,郑冬冬回过头,只看见林辰站在不远处一张咖啡桌旁,似乎是遇见了什么人。    他心念一动,走了过去。    沙发上的男人正微笑着与林辰说着什么,从郑冬冬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他轻搁在台面上的手以及英俊至极的侧脸,然后,郑冬冬看见,桌上还摆着一张黑色房卡,上面绘有ayday标志性的金丝雀与蔷薇图样。    刑从连的手指,轻轻点在那张卡片上,然后至桌边。    林辰还在怔愣,耳边却响起对方一贯低沉悦耳的嗓音。    “这位先生,房卡请拿好。”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