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三坟 第39章 三坟02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半深不深的夜里,路灯将人影拉长。安静的夜里,街边的水声都清晰可闻。    林辰与刑从连走在石板路上,才晚上七点多,街边的小店都已关了大半,从某种意义上说,宏景真是个很没出息的城市。    颜家巷依旧有些窄,有些长,唯独发生变化的,是小巷两侧的店铺    据刑从连说,在他离开的那段时间里,市政府对颜家巷进行了改造,两边的民宅被重新修缮,出租给一些想要在文艺产业方面创业的学生,所以,街边的老宅有的变成了咖啡店和茶馆,有的变成了画室或者手工艺工作室。原本泛黄的墙面,被篱笆与花草覆盖,时不时还能看见猫咪在落地窗里小憩,苍老的街道,也因此温暖而富有人情味了许多。    微黄的灯光映照着古旧的门牌,在老式木门前,可怜巴巴蹲着两个人,好像两只等待主人投喂的小动物。    刑从连停下脚步,很无奈看着门口两人,说:“你们这样,隔壁邻居看到会报警。”    正沉迷网络游戏的某位小同志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啊,报什么警?老大你家wii怎么关了,我把隔壁和隔壁隔壁的密码都帮你破解了,你能放我进去吃口饭吗?”    而在一旁蹲着的另一人,半天都没有说话。    林辰低头看着他,只见那人眼眶微红,目光怔愣,像是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哎,不是前两天,已经通过电话了吗?”他的语气有些软,更多的,是无奈。    他话音未落,那人蹭地跳起,紧紧搂住他:“师兄,你可真别再吓我了!”    ―――    知道有人全心意在乎你,有时很温暖,有时又变成羁绊。    林辰被付郝拉着胳膊,一起进门,耳边尽是付教授滔滔不绝的诉苦声,他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撒娇?    刑从连站在门边,打开门灯,灯光亮起的刹那,付教授的唠叨声戛然而止。    在他面前,是一片古典式庭院,草木丛中,地灯莹莹地亮着,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径,连接着前门与正厅,庭院左侧,是一汪碧绿的池水,在灯光映射下,水面闪烁着清冷的浮光。    付郝愣了半晌,终于吐出两个字来:“卧槽?”    他说完,见鬼似地退了两步,走出门,看了眼门牌,然后冲进门拉住刑从连:“你没事进别人家门干嘛,作为公职人员,你不要知法犯法!”    刑从连也是惊倒,他看着林辰,一副“你师弟这是怎么了”的表情,王朝早就一马当先冲进屋内,迅速开启无线网络,搓着手准备再战一盘。    林辰只好揉了揉付郝的脑袋,替刑从连解释道:“老街改造,市政府实事工程。”    “实事工程还给换房?”    “原先他住的那间屋子就在隔壁,租给了一家画廊,所以就搬到这里。”林辰重复着刑从连给出的解释。    付教授满脸不信:“就他那破屋子,政府凭什么给他换这套,这是园林吧这?”他边说,边走到池塘边,池边堆叠着几处秀雅假山,石拱桥横跨水面,只见鲜红的锦鲤划过水面,漾起层层涟漪,“师兄你看,还有锦鲤啊!”    “嗯,你要不要拜一拜?”刑从连笑问。    “老刑,我跟你说,不该碰的钱你不能碰,知道吗?”付教授突然回头,神情凛然,“你要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啊,不要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击倒。”    刑从连有些哭笑不得,问林辰:“你师弟这是转行去上政治课了?”    “老刑,你严肃点,你说你一个刑警,住这样的房子,可千万不能被黄督察知道啊,否则不死你也得脱三层皮!”付郝继续苦口婆心。    听出他虽然絮叨,可言辞中满是关切之意,刑从连笑着揉了揉付郝已经被林辰弄乱的发型,诚恳道:“付教授,您放心吧。”    三人在池边说着话,大多是付郝在不停唠叨,林辰和刑从连则时不时逗他两句。    忽然间,正厅传来一声哀嚎:“老大,我饿!”    “泡面在厨房左手第一个柜子里。”刑从连提高音量,告诉屋里的小同志。    “可是我不想再吃泡面了!”王朝继续嚷。    “定外卖。”    “附近的外卖早吃腻了啊。”    刑从连带着林辰付郝,走进正厅。    王朝小同志趴在桌上,有气无力,一副刚输了游戏生无可恋的样子。    “你想怎样?”刑从连问。    听见这话,王朝的眼睛蹭地亮了,他的目光落在林辰脸上,说:“阿辰你做饭给我吃,好不好?”    王朝小同志,一个有着丰富刑侦经验的警员,每说一句话,都是有着切实事实依据的。    在场四人中,刑从连不用说,一个活在红烧牛肉面和麻辣小龙虾里的男人;付教授常年住学校,一看就是受了多年食堂荼毒的模样;而林辰嘛,林辰一直一个人生活,据说过了几年苦日子,菜一定做得不错。    王朝舔了舔嘴唇,说:“好想吃家常菜啊。”    事实上,王朝的分析并没有任何问题,唯一的问题是,一个熟知超市货架各种泡面口味的男人家里,并没有可以展现厨艺的素材。    林辰站在水槽前,冲洗着你朵打蔫的青菜,锅里煮着热腾腾的泡面,嗯,依旧是红烧牛肉口味。    刑从连靠在料理台边,对正在翻检冰箱的小同志说:“别找了,你前天就把最后的盐水方腿吃完了。”    “你为什么不去买菜!”王朝很气愤地回头。    “因为我每天都在用心工作。”刑从连很理所当然地回答。    王朝被噎得说不出话,砰地关上冰箱门,气冲冲跑回电脑前,准备继续杀两盘。    付教授退了两步,给他让了条路,目光依旧停留在那老式的上下双开门冰箱上。    方才,付教授已经忧心忡忡审视过正厅的每一个角落,该怎么说呢,虽然老宅翻修,门窗皆精巧雅致,厅堂也很气派,可在那片水磨地砖上,除了先前房子里搬来的八仙桌,连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整间宅子,除了空,还是空,说一句话,都有半天的回声,此情此景,让付教授的心放下一半,而等他看到空荡荡的厨房,和角落里的旧冰箱,另一半心,才完全放下。    老刑同志,果然是运气好而已,付教授默默想道。    ―――    加了青菜和鸡蛋的泡面,也依旧是红烧牛肉味的,翻不出什么新奇的花样来。    解决完晚饭,为了避免付郝再对刑从连进行思想品德教育,林辰把他带到阳台上喝茶。    春风半凉不凉,阳台正对着河面,两岸灯火倒映水中,更显得波光粼粼。    付教授,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可真坐在**的圈椅里,捧着一杯热茶,他就舒服得想哼哼。    “师兄啊,你打定主意要留在这里了?”付教授半眯着眼,问道。    四周只有流水声音,一切都很安静。    “嗯。”    林辰淡淡的鼻音传来,付郝望着他的面容,其实分明有很多话可以说,又有很多问题可以问,却觉得无从开口,过了半晌,他只好说:“那你可千万不要再像之前那样逞强了。”    “好。”    “冯沛林那事,我理解你是想诈死逃开监视,虽然一直躲藏总不是什么办法,但也比你老这么出头要好。”林辰表现得越是平静,付教授老妈子本性就被激发得越厉害,“高速劫案吧,我知道你也是一不小心碰上的,不管也不现实,可这也太危险了,能一下子杀掉一车人灭口的贩毒组织,还敢在警车下面装吸盘炸弹,这已经不是胆大包天可以形容的了好吗,要不是黄泽把事情压下来,你又要出名了,要是再被毒贩盯上,你可怎么办啊。”    付教授忧心忡忡,林辰听得很无奈,却只好宽慰他:“没事,警方有证人保护系统。”    “你根本没有重视这件事情!”付教授搁下茶杯,提高音量。    “但是,你让我该怎么办呢?”    不知识春风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林辰的声音有些软,付郝一听他这么说,觉得心都要揪起来,赶忙劝慰:“没事没事,就现在这样挺好,你就和老刑住,万一有什么入室抢劫杀人,他也能保护你。”    话题主旨瞬间转变,不得不说,在□□师弟方面,林顾问还是有一些心得的。    “你这样说,我总有不好的预感。”    “哎,谁叫师兄你命真不是很好呢?”    “那付教授你,有什么转运方法吗?”林辰笑问。    “我觉得老刑运气好像不错,你看政府修条街,他都能换到这么好的地方来住,我听说哦,有些人命格天生硬,就是命好,你赶紧蹭他,把他的好运全蹭走。”    “好啊。”林辰还是笑,他看着河岸两侧的万家灯火,这样说。    林辰没有再说话,周围除了水声,便再没有其他声响,付郝却觉得不习惯,抓了抓头发,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对了对了师兄啊,后天老爷子六十大寿啊,那个……”    “怎么了?”见付郝欲言又止的样子,林辰心知果然又有事了。    “你去不去啊?”    “付教授的意思,是想我去,还是不想我去?”    “不是,我当然是想你去啊,就算我不想,老爷子也想啊,就是我们老爷子桃李满天下,去的同学会有点多……”    “然后呢?”    “然后,我干脆跟你说了吧,他们好多人想借着老子也大寿,顺便搞同学聚会,卧槽,你还记得郑冬冬那个混蛋吗?非说要推荐你当同学会主持人,说你之前成绩又好又能干,现在一定是社会精英了,由你当主持人最合适,我看他在群里那副小人得志、明嘲暗讽的样子就各种不爽,他就是想趁机黑你……”    “我不记得了。”林辰打断了付郝。    “不记得什么了?”    “我不记得谁是郑冬冬了。”    “不记得没关系,那就是个小角色,之前我们隔壁班的,但他恶心人起来可够劲,说实话,老爷子大寿,你不去又真的不好,要不我们就当天晚上,去老爷子家里拜访一下,说话也方便。”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听着付郝这么说,林辰提起茶几上的水壶,往杯中续了些热水:“既然我都不记得他是谁,那么他想什么、说什么甚至做什么,很重要吗?”    “不重要是不重要,但是同学会……”    “你是想说,现在我的同学们都事业有成,而当初成绩最好的我,却偏偏越混越差,只能做警队的小顾问,去见老同学,容易心里不舒服,对吗?”    也没想到林辰居然如此直白,付郝想了半天的话被憋在喉咙口,最终,他憋得脸有些红,可在林辰灼灼的目光注视下,他只能点了点头。    “这项工作,是我很乐意做的事情,我为什么会不舒服呢?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